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小叔 > 第一千九五五章:有心无力

第一千九五五章:有心无力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虽然凌午阳这贼首并未陨落,但对于此战取得的战果众尊还是相当满意,大战结束,众尊齐齐松了一口气,看向肖丞的目光充满了敬意,纷纷隔空向肖丞拱拱手。

    此战之所以能如此轻松取得如此巨大的战果,一大半都是肖丞的功劳,若没有肖丞,胜负很难说,即便能胜,也是惨胜,何况,若非肖丞,他们根本不可能赶到天女派。

    见肖丞身负重创,浑身鲜血淋漓,几个较近的尊者连忙飞过去搀扶住肖丞,泰和尊者后一步飞了过来,见肖丞伤势极为严重,眉头皱了起来,满脸凝重。

    泰和尊者正要开口询问肖丞伤势,肖丞却先开口问道:“战果如何?”

    “战果不错,方天教几十个尊者只有两**王和一个大乘尊者逃走,其余均被形神俱灭,逃走的三人拥有特殊逃命秘技,追之不及……”泰和尊者将情况简单说了一下,连忙问道:“你的伤势如何?”

    “伤势有些严重,不过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复,师祖不必担心!”肖丞虚弱笑道。

    对于战果肖丞相当满意,方天教五十几个尊者,只有三人逃走,比他预想中还要好。

    说话间,几个尊者搀扶着肖丞从高空降下,此时天女峰的大阵已经解除,众人扶着肖丞飘身落在宽敞的教场上,肖丞双脚触地,双腿立即传来一阵剧痛,差点没站稳。

    天女峰上聚集着天女派无数女修,见肖丞落下,不约而同向肖丞汇聚,都满怀感激,只是当看清肖丞浑身龟裂鲜血淋漓的恐怖伤势,都被吓了一跳,很多女修眼眶都红了。

    此时的肖丞浑身鲜血尚未凝固,浑身裂纹般的伤口清晰可见,脸上也满是鲜血,看起来就像一个从血池中爬出来的血葫芦,后背塌陷,还有一道深可见骨的掌印,伤势惨烈至极,简直让人无法直视。

    如此严重的伤势,足见肖丞为了拯救天女派的为难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她们生出天女峰上,目力有限,根本看不清天际一战的情形,但从肖丞的伤势就可以想见,那必定是一场惨烈至极的恶战。

    人群之中,拓跋血月呆呆凝视着浑身鲜血淋漓的肖丞,这一瞬间,她浑身失去了温度,心中一阵酸楚,目光渐渐变得朦胧,肖丞的伤势让她触目惊心。

    拓跋血月伸手捂住嘴巴,害怕自己喊出声来,不忍直视的闭上美目,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担忧和感动,快步冲向肖丞。

    拓跋血月来到肖丞身边,浑不在意肖丞浑身鲜血会染红她干净的衣裙,双手抱住肖丞的胳膊,用身体支撑肖丞,语无伦次颤声问道:“你,你还好吧?怎么样了?”

    肖丞下意识摇头,却感觉脊柱剧痛,脖子有些不听使唤,便放弃了动作,回报一个安心而虚弱的微笑,自嘲道:“还好,死不了,让血月失望了!”

    肖丞虚弱的笑容让拓跋血月心中一阵刺痛,肖丞的话更是扎了她的心,她明白肖丞所谓的失望,其实是因为肖丞觉得此战艰难弄得重伤极为狼狈,担心没达到她的心理预期。

    她又怎么会失望呢,肖丞能第一时间赶来,她就已经非常满足,肖丞不仅赶来,而且化解了天女派的危局,虽然和凌午阳一战被重创,可对手是凌午阳,没人能比肖丞做得更好。

    “血月怎会失望,你已经做得够好了,如果没有你,天女派恐怕已经被灭门了!”拓跋血月诚恳道,语气柔和坚定,许是因为担心肖丞的伤势,音色有些嘶哑。

    这时,天女派无数女修回过神来,纷纷自发的单膝跪下,拱手向肖丞行大礼,齐声感激道:“多谢肖元帅救命解围之恩,恩比天高,我天女派永生铭记……”

    整个门派的修者都单膝跪地行礼感激,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场面壮阔,肖丞惊愕不已,就算感谢,好像也没必要弄得如此隆重,弄得他都有些不好意思,如何身受?

    其实对天女派的女修而言,这样隆重的感谢一点都不过分。

    要知道如果没有肖丞,她们不仅仅是死那么简单,还会成为方天教的玩物,那是生不如死的下场,肖丞解救她们于水火之中,再隆重的感谢都不为过。

    “都起来吧,不必客气,贵派是道盟的一份子,道盟绝不会坐视任何道盟成员门派和势力受到威胁,此行带大军和诸位尊者赶到天女派解围,本就是应有之举,何需道谢!”肖丞艰难的挥挥手,示意众人起来,说话牵动了伤势,止不住的咳嗽几声,又吐出一口黑血。

    见肖丞吐血,拓跋血月紧张不已:“你怎么样了?要不找个地方疗伤?”

    “恩,好,找个僻静的地方,我确实需要疗伤!”肖丞虚弱道,此时他需要休息需要疗伤,以免伤势加剧,至于战后的残局,他也没有精力去操心。

    拓跋血月闻言,连忙搀扶着肖丞飞向大殿后院,大殿后院正是她的居所。

    拓跋血月扶着肖丞在一方优雅精致的秀榻上躺下,躺在秀榻上,肖丞便闻到秀榻内充满一股熟悉的幽香,那正是拓跋血月独有的气息,显然这秀榻是拓跋血月睡觉休息的地方。

    尽管浑身剧痛,也不影响肖丞的兴致,深深一嗅幽香,打量秀榻,虚弱微笑道:“这是你平日休息的秀榻吧?这难道就是你说的扫榻相迎?看来我艳*福不浅呐!”

    拓跋血月极其担心肖丞的伤势,却听肖丞浑身重伤还有心思开玩笑,有点哭笑不得,白了肖丞一眼,俏脸泛起淡淡红晕,故作风*情*万种娇*嗔道:“是啊,那你吃了人家吧!”

    这还真难住肖丞了,肖丞闻言苦笑不已:“我倒是想,可惜没这个力气……”

    换做平日,如果血月这么说,他绝对毫不犹豫将血月就地正法了,现在,他动弹都挺费力,哪有翻云覆雨的力气,也就是过过嘴瘾缓解一下气氛。

    这时,两个负责内务的女修端着热水走了进来,两女修颇有些姿色,一人端着水盆,一人拿着手巾,显然要给肖丞清洗一下身体,两人面色含羞,有些羞涩又有些兴奋。

    见两人端水进来,拓跋血月恢复了正色,摆摆手道:“还是我来吧,你们退下!”

    两人一愣,掌门难道准备亲自给肖丞清洗,这不太妥当吧。

    不过两人也不敢反驳,好生失望的退下。

    ——

    ~

    ...

    《最强小叔》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