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小叔 > 第一千九五六章:密函

第一千九五六章:密函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人退下,拓跋血月随手一台,将房门关上,卧室中便只剩下她和肖丞二人。

    拓跋血月端起水盆放在床边,将手巾用温水浸湿,挽起有点凌乱的青丝,将肖丞身上残留的一些碎布清理干净,便拿起手巾细心为肖丞擦拭身上的血迹。

    拓跋血月模样认真,绝美的侧脸映着月华格外温柔恬静,此时的她,不像一派之掌,更像是一个娴淑的温柔女子,偶尔心疼肖丞的伤势微微蹙眉,便让人心生怜意。

    拓跋血月在天女派一直地位很高,可谓养尊处优,这恐怕是她第一次服侍别人,肖丞有点受宠若惊,看着拓跋血月温柔恬静的模样,并没破坏这难得温馨安静的气氛,只是静静看着拓跋血月的温柔娇颜。

    拓跋血月将肖丞从头到脚都清理了一遍,肖丞总算像个人样了,清理完全身,拓跋血月的目光自然而然投向肖丞那残破的宝裤,神色有点恍惚。

    肖丞被看的有点不好意思,干笑道:“血月,这里就算了,回头我自己来吧!”

    拓跋血月白了肖丞一眼,她可没有帮肖丞清理那里的意思,微嗔道:“想得美,谁会帮你清理……那里,我只是觉得你这宝裤很奇特,这样都没完全烂掉,而且还能随你一同变大变小。”

    肖丞肉身如此强横,可谓金刚不坏,都被强横道力震的全身龟裂,偏偏这宝裤却没完全烂掉,岂不是比肖丞肉身还要坚韧,着实让人奇怪。

    “这宝裤是我从奇虎那里弄来的,也不清楚什么材质,不过这宝裤确实可以,不然我每次施展神通变大岂不是光屁*股,那情形多尴尬!”肖丞失笑虚弱道。

    被肖丞这样一说,拓跋血月脑海中立即浮现肖丞巨大身躯光屁*股的情形,想到那迎风几米长的……不禁有点惊悚,俏脸上浮现淡淡的红晕,瞪了肖丞一眼:“我就随口一提,说这么清楚干什么。”

    见拓跋血月的神态,肖丞如何猜不到拓跋血月想到了什么,暗笑不已,凑趣道:“其实也没那么吓人……”

    “还说!”拓跋血月没好气的拍了肖丞一下,一阵羞臊。

    肖丞浑身没一处完好,伤痕累累,拓跋血月虽然轻轻拍了一下,也拍的他呲牙咧嘴。

    “丝……对伤员能不能温柔点!”肖丞倒吸一口凉气,苦笑道。

    “谁让你浑身是伤,还没得正经!好了,你先休息疗伤,我还得去处理一下派内的事务,有什么事就给我传音!”拓跋血月没好气白了肖丞一眼,说着便起身出门。

    如今派中刚刚渡过大劫,许多事情需要安排,她作为掌门,当然不可能一直陪着肖丞。

    经过一番休息,肖丞已经将轰散的真气凝聚的七七八八了,再次建立了周天,真气在体内生生不息运转,正在不断的将体内残余道力一点点溶解,随着周天运转带出体外。

    凌午阳的道力虽然霸道,但并没有婀娜仙元道力那么棘手,随着真气运转就能将其一点点带出体外,不过这个过程急不来,恐怕需要几天时间。

    只有完全驱散体内残余道力,才能以青山沁水之术快速恢复。

    肖丞让真气自行运转,倦意上涌,眼皮重于千钧,逐渐合上双眼沉沉睡去。

    墟城的情况他并不担心,只要道盟众尊返回墟城,加上五湖四海集结而来的援军,墟城围困的局势就能迎刃而解,如今他的情况太糟糕,也根本没有余力去亲力亲为。

    ……

    白玉京,月华如水

    今夜的白玉京没有往日的繁华喧嚣,气氛极为压抑,街上行人稀少,没人大声说话。

    白玉京城主府幽深的后院中,凌午阳盘坐在蒲团上,脸色惨白,气息颓败,嘴角染着血迹,在他面前的白玉地砖上,是一滩尚未干涸的鲜血,显然凌午阳刚刚吐了很多血。

    此次奇袭天女派,计划被挫败,损失惨重,十万精锐死亡殆尽,前去的五十几个尊者只剩下三人活着回来,他虽然只是损失了一具分身,但这分身却不是普通的分身。

    这分身乃是他利用秘法灌注道力以精血炼制而成,耗费足足半年时间,拥有他三成实力,和他休戚与共,就像他的本命之物,分身自爆,令他元气大伤,相当于瞬间折损了三成的实力,恐怕至少需要两个月才能恢复全部实力。

    方天教损失惨重,他自己元气大伤,这令他筹备已久的计划完全落空,又是受伤,又是愤怒,伤怒交加之下,伤势更加严重,吐血不止。

    凌午阳擦擦嘴边的鲜血,抬目看向西方,严重寒光闪烁,杀意凛冽,咬牙切齿道:“肖丞,你毁我教千年大计,令我百年筹划付诸东流,你该死啊,本教定要将你碎尸万段呐!”

    凌午阳的声音近乎咆哮,每一个字充满了恨意,神色癫狂。

    良久,凌午阳才稍稍平复心中的怒意和不甘,看向一旁佝偻而立的严堂主,冷冷问道:“严堂主,这次本教损失惨重,你以为,接下来我教该当如何?”

    严堂主战战兢兢,欲言又止,最后鼓起勇气道:“属下以为,不如暂且退回‘库页’保存实力,虽然我教损失惨重,但根基还在,修生养息几十年,未尝不能再振雄风,一举吞并九州……”

    如今方天教大势已去,最好的选择就是退回老巢,避免和道盟交战造成更大的损失。

    “退回库页?”凌午阳瞪着双眼凝视严堂主,根本无法接受这个建议,不甘道:“本教筹备百余年,本教势力前所未有的强大,如果这次无疾而终,那即便再修养几十年又有何用?就能一统天下?

    虽然如今我教元气大伤,但也未必没有一争高下的力量,不,本教绝不会退缩!”

    哪怕清楚严堂主所说的是事实,方天教大势已去,已经无法和道盟抗衡,但凌午阳也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他雄才伟略实力盖世,岂能退缩,岂能承认自己的失败?

    “此乃属下浅见,属下岂能和教主相比,还请教主赎罪,一切听从教主的号令,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严堂主见凌午阳不听劝,连忙告罪道。

    凌午阳目光闪烁,愤怒在胸壑间沸腾,最后变成一声长叹,精神萎靡。

    这时,一个身穿白袍颇有书卷气息的中年修士拿着一个木匣快步来到禅房,中年修士乃是方天教的史官,主职是记录方天教重大事迹,是为数不多可以直接觐见凌午阳的人。

    史官单膝跪地,呈上木匣,道:“教主,这是慕容姑娘委托属下交给教主的密函,还请教主过目,慕容姑娘说,教主看到这密函,一定会圣颜大悦!”

    “慕容云烟的密函?慕容云烟还活着?”凌午阳惊愕的站了起来,双眼微眯看着史官。

    见凌午阳反应如此剧烈,史官吓了一跳,连忙道:“属下并不清楚,慕容姑娘于一年前将密函交给属下,令属下在方天教遭到重创之际将密函交给教主。”

    ——

    ~

    ...

    《最强小叔》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