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小叔 > 第一千四六四章:意欲何为(二合一)

第一千四六四章:意欲何为(二合一)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有道是公道自在人心,肖丞一席讥讽,瞬间扭转了数十万强者的态度,在场绝大多数强者此时更偏向肖丞,站在了肖丞这一边。

    几个可笑可耻字字珠玑,针针见血,仿佛几巴掌响亮的耳光,狠狠抽在沧澜剑君、离韵尊者甚至两大圣地的脸上,让沧澜剑君和离韵尊者羞愤难当。

    在场绝大部分强者都信了肖丞和宁倩夕的话,包括众多峨眉派、昆仑派的强者,也深信不疑,甚至沧澜剑君和离韵尊者自己都信了。

    可此时他们即便相信了此事,却不能表现出来,丢不起这个人。

    离韵尊者和沧澜剑君脸色阴沉到极点,沧澜剑君更是怒火中烧。

    本来他想做到“仁至义尽”,以大势威逼宁倩夕和肖丞,让天下群雄明白他是为天下大局着想,然后在“迫于无奈”出手诛杀肖丞。

    这样一来,不仅剑阁迫于天下舆论不得找他以及峨眉派的麻烦,天下群雄也不会因此说他的不是,甚至为他拍手称快。

    所以,他并没在肖丞出现的第一时间便出手抹杀。

    何况在他看来,肖丞不过是一个年轻后辈,纵使达到了出窍之境,在他面前也翻不起半点浪花来,何必急于一时呢?

    不曾想,肖丞9999,↑.■.n■et竟是四年前的陈霄,几句话便改变了所有人的态度,将他至于死地,丢尽颜面,名声扫地,即便等会儿杀了肖丞,也无法挽回一切。

    此时想来,后悔到极点,为什么就没有第一时间杀了肖丞呢?

    没待沧澜剑君发作,离韵尊者咬牙冷冷喝道:“哼,四年前确有此事,不过那名为陈霄的修者早已陨落。不要以为你两人一唱一和就能骗过天下群雄。

    谁都清楚四年前的事情,方天圣子那一箭正中陈霄心脉,以他当时的修为,必死无疑,神仙难救,岂能活在这个世上?

    你明知他已经死了,所以才和我师妹串通一气,来哄骗天下群雄。

    没错,四年前的事情路人皆知,但谁又能证明你就是当年的陈霄?你和陈霄高矮胖瘦以及容貌都完全不同!这世上巧合的事情太多了!”

    离韵尊者一口咬定肖丞不是陈霄。抓住了关键点。

    只要肖丞拿不出证据,那么四年前的事情便和肖丞没有半点关系,昆仑的声誉自然不会受到半点影响。

    “不见棺材不落泪!”肖丞冷哼一声,想要证明他便是陈霄实在太容易了,只要变幻出当年的容貌便可。

    不过他却不想这么做,能轻松变幻容貌这个秘密,就让他永远是个秘密。

    肖丞手中光芒一闪,出现一个玉质腰牌。肖丞拿着腰牌,冷冷道:“想必很多人都认识这个牌子。这个牌子正是四年前茶会之上倩夕送予我的,当时在场的人不少,有目共睹。

    这牌子乃是昆仑的通关腰牌,每一枚通关腰牌上都有独特的印记。无法仿制,也绝不会出现两块印记一模一样的腰牌。

    此物便可为证,难道你老太婆又要说这是我捡来的吗?”

    看着肖丞手中的玉牌,离韵尊者哑口无言。完全不知该如何回答,她确实想说这玉牌是肖丞捡来的,可肖丞却堵死了她的言路……

    她知道。此事已成定局,无法改变,就算继续狡辩下去,也没有半点作用,在场数十万强者都已经相信了肖丞的说辞。

    离韵尊者呼吸急促,胸口起伏不定,气得怒火焚神,这时她却神色一动,想到了另外一番说辞,冷哼道:“哼,即便你便是当年的陈霄,可三年前进入内墟被虚空吞噬,谁都认为你形神俱灭,既然如此,我师妹为何不能改嫁?

    我们昆仑也是为了倩夕终身幸福着想,你都死了,倩夕难道要一辈子守寡吗?修行之人寿命绵,动辄几百年,再嫁几次多正常,我昆仑何错之有?”

    肖丞怒笑三声,讽刺道:“哈哈哈……真他妈可笑,在十秒之前,你他妈还说我不是陈霄,现在却又说我死了,倩夕就守寡,可以再嫁。

    哼,按照你之前的说法,我不是陈霄,那么我死不死,和倩夕守不守寡有何关系?真是一把年纪都活到了狗身上,什么狗屁逻辑,真他妈脑残!”

    全场修者都感到可笑,这离韵尊者的逻辑真是狗屁不通,若不是肖丞和宁倩夕自己承认,没人知道肖丞便是当年的陈霄,那么肖丞死不死,和宁倩夕有何关系?

    肖丞这番喝骂噎的离韵尊者险些一口气上不来,整张脸变成了猪肝色,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才好,太丢人了。

    肖丞说完之后,便懒得理会离韵尊者,说这些话的目的是为了让全天下人都明白此事的缘由,让道义偏向他这边,不至于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

    叶灵蝶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很对,一个人的名声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如今天下大乱,势力割据,战争不断,他作为云霄城的城主,不得不从云霄城未来的发展考虑。

    若是人心背向,云霄城将会彻底被孤立,从而走向衰落,必定会被方天教所吞没。

    除了这个原因之外,另一方面,这些话他不吐不快,不说意念不通达。

    这时,沧澜剑君冷哼怒喝道:“哼,老夫不管你们以前到底何种关系,老夫只知道宁姑娘已经是老夫的新娘,老夫下了聘礼,昆仑答应了这桩婚事。

    那么,宁姑娘就应该嫁给老夫,成为老夫的道侣,谁都无法更改,至于你们以前的事情,老夫并不在乎,完全可以既往不咎,人活一世,谁人没有几次感情经历呢?

    两个圣地门派共同定下的婚约,没人可以改变,你们的感情只能是过去。想必你也明白,那么,你来此践踏我峨眉尊严,羞辱老夫。意欲何为呢?”

    沧澜剑君一口咬定婚事无法改变,仿佛一支有力的大手握住了整件事情的七寸,不管肖丞和宁倩夕以前的感情如何,那也都是过去,现在宁倩夕是他的新娘,没人能够改变。

    通俗来讲,肖丞是宁倩夕的前男友,而他则是宁倩夕的夫君,难道这场婚事就因为前男友的出现便废止吗?当然不可能,更不合理。

    其实摆在沧澜剑君面前的有两个选择。其一干脆成人之美,放过肖丞和宁倩夕二人,至少能挽回一些颜面,其二,便是杀死肖丞,继续完婚。

    沧澜剑君显然选择了后者,被羞辱,颜面扫地,人也丢了。绿帽子仿佛也戴了,如果放过肖丞和宁倩夕二人,岂不是太吃亏。

    何况,对太上忘情他势在必得。下了这么大的功夫,筹划了好多年,他岂会善罢甘休?

    尽管在场数十万强者都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可却不得不承认沧澜剑君此话很有道理。修行界又修行界的规则,师门为大,在师门不干涉的情况下。大可自由婚配。

    可一旦师门干涉,定下了婚约,尤其是现在婚约已成,大婚在即,又怎么可以因肖丞的出现而改变呢?此事已成定局!

    肖丞似乎早就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没有半分诧异,说到底修行界是个实力为尊极为现实的葡京娱乐平台,此事到最后必定还是要依靠武力解决。

    不过,前面一番话,却让他占尽了理字。

    “哈哈哈……”肖丞突然大笑几声,笑声浑厚,响彻天地,脸上满是疯狂之色,深黑的大麾迎舞动,气势猛升,霸道雄浑,冷冷喝道:“意欲何为?小爷是来抢亲的!”

    肖丞顿了顿,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当着天下群雄宣布道:“倩夕是我肖丞的女人,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必须是,谁也抢不走!”

    肖丞的声音极为坚定,响彻天地,回声阵阵,久久无法平息。

    全场立时鸦雀无声,无数修者呆若木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却不知为何热血腾腾,原来肖丞来此砸场是为了抢亲,好大的气魄。

    自古以来,修行界中便有抢亲的习俗,虽然极为罕见,但却时有发生。

    抢亲习俗简单来说,就是,婚嫁当天,某个强者单枪匹马出手抢夺新娘,若是成功抢走新娘,那么新娘便属于该强者,变成该强者的女人。

    这习俗听起来似乎极为不合理,但修行界本就是个实力为尊弱肉强食的葡京娱乐平台,如果男方连新娘都保护不了,只能说男方无能。

    眼下婚事已定,似乎真只有抢亲方能破坏这次婚事。

    可这里是峨眉金顶,一个万年圣地最核心最强大的地方,肖丞绝对无法成功,莫说是肖丞,便是来个大乘尊者也做不到。

    肖丞说要抢亲,听起来确实有些自不量力有些可笑,可在场众人笑不出来

    “呵呵哈哈……”沧澜剑君仿佛听到天下最好笑的笑话,放声大笑,嗤笑道:“抢亲?老夫没有听错吧?你莫不是已经疯了。

    我峨眉乃万年圣地,底蕴深厚,不提尊者,单单出窍强者都有五百之众,一人一口唾沫便能淹死你,你竟然想抢亲?真是大言不惭,可笑至极!”

    峨眉派的其他强者也纷纷露出戏谑的冷笑,肖丞来峨眉竟然是抢亲的。

    这不是天大的笑话是什么,不说半尊尊者出手,便是大老出手,便可轻易将肖丞斩于剑下,就算没人出手,肖丞也闯不过峨眉的护山大阵。

    肖丞不怕大闪了舌头,竟想抢亲?

    金顶之上,宁倩夕杏目清润迷离,怔怔看着肖丞,虽然肖丞刚刚的话极为霸道,可却让她感动莫名,芳心被甜柔似蜜的东西填满,整个人仿佛都快要融化了一般。

    哪怕明知道片刻之后她和肖丞便会赴死,她也心甘情愿,没有半分惧怕,能听到肖丞当着天下群雄亲口说这番话,纵使死也值了。

    “师兄,谢谢你!倩夕永远都是师兄的女人!”

    宁倩夕动情柔柔道,面带羞赧的婉约微笑,黛眉之间春色弥漫,出尘的气质中凭空多了几分娇媚,更是醉人到了极点,令人意动神摇。

    说着,宁倩夕眼角滑落两行清泪,不是哀伤,而是幸福,转身依偎在肖丞怀中,缓缓抬起俏脸,俏脸绯红一片,杏目闭上,的睫毛微微颤抖,令她看起来楚楚动人。

    而后,宁倩夕轻轻踮起了脚尖……

    换做以前,即便她对肖丞用情极深,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如此羞人的举动,可明知必死,还需要在乎旁枝末节吗?

    就算幸福短暂,她也要牢牢抓住这短暂的瞬间!

    肖丞看着宁倩夕近在咫尺的朱唇,心底一片柔和,深心中涌起一阵阵喜悦,几年前,宁倩夕仿佛漂浮在云端的仙子,他只是一个小修士而已。

    如今宁倩夕却在他怀中,红唇近在咫尺……世事难料,令人无尽感慨!

    肖丞低下头,轻轻吻住宁倩夕的红唇,宁倩夕的红唇温甜,吐气如兰,好闻的体息让人如痴如醉。

    肖丞只感觉浑身轻飘,仿佛被注入了一股磅礴的力量,每个细胞都变得极为通畅,仿佛遨游九天……

    夕阳落尽,漫天红霞,肖丞和宁倩夕站在金顶之巅,离天只有三尺三,两道身影重叠,和周遭天地融为一体,形成一幅极美的画卷,两人仿佛画中的一对神仙眷侣。

    广场数十万修者见两人竟站在金顶之巅亲吻,立时呆若木鸡,如此危险的时刻,两人竟然有心思亲吻?

    众人却又受到情绪感染,不少女修者湿润了眼眶,好感动……

    短暂的安静之后,广场中突然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好……”

    沧澜剑君瞪大双眼,看着金顶之巅上亲吻的二人,双眼发黑,险些气晕过去,肺都快气炸了,浑身颤抖不止,牙齿都要咬碎,双拳嘎嘣作响,胸口发闷,差点吐血……

    他的新娘,此时却在别人怀中,当着天下群雄的面,和别人亲吻……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

    沧澜剑君羞愤欲狂,浑身散发出磅礴的气势,杀机席卷天地,再也无法保持镇定,发髻爆开,发飞舞,如发疯的狮子。

    “宁倩夕,你个贱人啊,你们两个狗男女,都得死,今日之耻,当用你们的鲜血洗清!”沧澜剑君怒吼道,声音在空中形成一道道波纹,冲向四面八方。

    ~(未完待续……)

    《最强小叔》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