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小叔 > 第一九五章:惊战(万字四合一)

第一九五章:惊战(万字四合一)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也有很多事情要问清楚!”肖丞冷冷道,神色坦然平静,因为早就有思想准备,所以此时反而没有情绪波动。

    回头看洪九岭一眼,示意洪九岭不用跟来。

    洪九岭知道两人之间的矛盾已经达到不可调和的程度,这次肯定免不了一番冲突,他丝毫不担心肖丞,反而对肖浮生投于怜悯的目光。

    “哼!跟老夫来!”肖浮生双手握拳,压抑着心里的怒火。

    本以为肖丞这孽障至少会害怕他,现在看到肖丞平淡竟没有任何表情,顿时感觉他被轻视了。

    肖浮生转身手背后,浑身散发着凌厉的气势,朝着西面而去,所过之处,所有人自然而然的分开一条道路。

    不过这时却有一个发髻挽起、鹤发童颜的修道士打扮的老头迎面走来,挡住了肖浮生的去路。

    “肖家主,近来可好啊!”鹤发童颜老道士满脸带笑的看着肖浮生,神情亲和却又有些倨傲,正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伴山道人。

    伴山道人来到肖浮生面前,却微微出神的瞥了不远处四个女人一眼,心中赞叹,果真是倾城倾国之姿。

    而且如果没看错的话,这四人竟然都还是处子之身,肖家本就修的童子功,四女是处子到也\\\ .()().不算出奇。

    最后目光在方玉嘉身上稍停片刻,露出了诧异的神色,他感觉到方玉嘉的体质有些与众不同。

    “伴山居士!居士您能来为家母贺寿,实乃肖家的荣幸。”肖浮生努力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心中诧异不已。

    伴山居士他见过几次,不过以前的实力和他相近,现在却发现无法看透,难道说伴山居士已经臻至金丹之境。

    金丹强者绝对是沪海境内最强战力,这种人已经完全超越俗世的力量,拥有飞天遁地之能。怠慢不得。

    尽管肖浮生此时着急处理肖丞,却不得不停下来和伴山道人寒暄一番。

    “荣幸谈不上,今天除了为老人家贺寿之外,还有另外两件事情,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殿啊!”伴山道人皮笑肉不笑的注视着肖浮生的神色变化。

    肖丞放开神识查探伴山道人,眉头微不可查的一皱,又舒展开来。肖浮生看不透伴山道人的修为,他却能看得明白。

    这伴山道人竟是一个金丹强者,不过却又和金丹强者有些不同,实力低于金丹一阶又在先天巅峰之上。这人应该是准金丹强者才对,前世他见过不少这种情况。

    所谓准金丹之境,就是已经成功凝聚金丹,却通过某种特殊的法门避过了金丹雷劫。

    这种准金丹高手的实力大概相当真正金丹一阶强者的五成,毕竟没经历雷劫淬体,身体素质还停留在先天巅峰,只是真气强度和丹田容量得到提高。

    这种准金丹强者是无法进阶的,除非渡过雷劫才行,若无法渡过雷劫。便一辈子准金丹。

    不过尽管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金丹强者,但实力却不是先天高手可以比拟的。

    在先天、金丹、元婴三大修真关口之中一直存在一个不完全实力衡量标准,一个先天一阶高手的实力相当于十个凝练巅峰的修士,一个金丹强者相当于十个先天巅峰高手的实力。元婴同样如此。

    虽然伴山道人只是准金丹强者,但也拥有相当五个肖浮生的绝强实力。

    肖丞不知道伴山道人是为何而来,不过却猜到准没好事,因为伴山道人后面紧紧跟着一个熟人楚景辉。

    楚景辉有些得意的向肖丞笑了笑。一幅小人得志的嘲讽嘴脸。

    “肖少,我看你还是先度过今天再说吧!”楚景辉见肖丞看向他,幸灾乐祸戏谑道。

    肖家的事情闹得挺大。他自然知晓肖浮生要除掉肖丞的事情,现在肖丞回到家族,面对肖浮生的压力和警方的逮捕,早已自顾不暇,他没什么好怕的。

    肖丞淡淡瞥了楚景辉一眼,只不过是狐假虎威的跳梁小丑,他并没在意,注意力一直放在伴山道人身上。

    “哦,不知伴山道人有何指教呢?”肖浮生拱拱手,已经改了称呼,将居士换成了道人。

    “呵呵,其一呢,本道是来给景辉提亲的,楚家和方家都有结亲的意思,方玉嘉如今还是肖家的人,现在本道从中做媒,向肖家正式提亲,不知肖家主是个什么态度?”

    伴山道人说着,无形之中释放出来强者威压,让人心生寒意。

    原本他帮楚景辉说这么亲事的态度并不坚决,为了楚景辉一个小辈做这事情根本不值得,但当看到方玉嘉之后立即就坚决了态度。

    方玉嘉绝非普通人,虽看不透什么地方特殊,可凭他多年来的直觉,如果得到方玉嘉,对他必定有天大的好处。

    肖浮生感受到伴山道人的威压,心头一凛,姿态更是放低几分。

    “原来道人是为这事情,呵呵,这事情全听道人的!”肖浮生连连赔笑称是。

    肖丞紧皱一起,心头泛起一阵恶心,不是因为伴山道人,而是肖浮生。

    作为家族之主,平日里高深莫测,现在被伴山道人一唬,立即就怂了,堂堂家主竟然低声下气。

    以前虽然很不喜肖浮生,但觉得肖浮生在为人处世方面还是极为强硬的,现在看来……不知道肖浮生自己害不害臊,他都觉得丢人。

    “提亲?我不答应!”肖丞毫不避讳,双眼直视伴山道人,对伴山道人的威压似毫无所觉。没有道理,不答应就是不答应!

    无论前世今生,他都从没低过头,就算当年被无数人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他都从没低过头,金丹强者他见得多了。

    “放肆!这你有你说话的份吗?”肖浮生脸色一变,怒喝一声,又赔笑道:“道人别介意,这孽障一向如此,那么另外一件事情是什么?”

    被肖浮生呵斥。肖丞眉头紧锁,脸色不好看,却不想继续说什么,伴山道人提亲不是现在能解决的,更不是说几句话便能解决的,除非现在就动手。

    可一旦动起手来,他恐怕面对的不是伴山道人一个人,还有肖浮生,肖浮生绝对不介意帮外人来清理门户的。

    为今之计是先和肖浮生好好“谈谈”,再处理别的事情。

    伴山道人淡淡瞥了肖丞一眼。放开神识查探肖丞,发现竟看不透肖丞的修为,微微一愣,不过随即便释然了。

    看不透肖丞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肖丞的修为已经超过他,不过这根本就不可能,第二种则是肖丞没有任何修为,只是个普通人,肖丞自然是后者。

    对于肖丞的话伴山道人全然不在意。只不过是一个毛头小子而已。

    “另一件事说起来不好意思,是来讨债的!”伴山道人淡淡一笑,摸索出一张白纸。

    肖浮生微微错愕,不知道这讨债从何而来。看向伴山道人手中的那张纸,瞬间明了。

    白纸是个借据,上面写这王器易某年某月借一千万,下面有王器易的签名。

    “本来呢。本道不应该在今天说起这事情,但最近一直没见到王器易,所以刚好今天就来问问!”伴山道人将准备好的说辞复述一遍。

    他们是方天教的人。行事都要很小心,免得暴露身份。

    别的可以不用在乎,但必须在乎九处,九处这个国家机构就连方天教本身都极为忌惮,今天是老太太大寿,九处的人肯定会来恭贺。

    而且王器易的死疑点重重,不知道王器易的身份是否暴露,他本就不喜王器易,现在来询问也只是例行公事,免得教内的人问起来没有个说法。

    肖丞听到伴山道人的话,心中一凛,难道说这伴山道人和王器易有关系,甚至也是方天教的人不成?

    肖丞立即调动神识仔细查探,却没感受到伴山道人身上存在任何邪气。肖丞暗自思衬,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恩,劳您亲自跑一趟,不过最近器易离开了家族,我也没找着人,估计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回来的,到时候再说!”肖浮生笑着解释道。

    他之所以命魏良翰发出通缉令,另一层意思便是想让“离开”的王器易看到他已经开始处理肖丞,希望王器易看到之后能回来。

    “哦!是这样!那就等他回来再说吧!”

    伴山道人目不转睛的盯着肖浮生的神色,见肖浮生竟没有任何反常,便猜到肖浮生根本就不知道王器易是怎么死的。

    可笑还希望王器易能回来……

    既然肖浮生不知道,他就不需要在肖浮生身上浪费时间。

    “好了,本道看您们爷孙两还有事情要处理,就不叨扰了,等你们处理完,我们再谈谈提亲的事情!”

    伴山道人淡淡一笑,说完便转身离开,爷孙两人急着自相残杀呢,他就不耽搁这个时间了。

    ……

    一路无话,七拐八拐来到一个偏僻的地方,一眼望去,四座别致而造型各异的古朴院落。

    因为年久失修的缘故,四座院子的白色墙皮业已脱落,朱漆木门已经腐朽,很多地方都是破洞。

    四座院子就像蜷缩在地且皮毛脱落的将死老狗,萧瑟凄凉。

    周围罕有人迹,散发着腐朽霉变的气味。

    肖丞认识这地方,这里四个院落正是叔伯们活着时的居所,死后这里就变成了荒地。

    吱呀一声,肖浮生推开一个院落的木门,阳光从门口倾泻下来,打照在斑驳的苔藓上。

    肖丞稍稍迟疑,便一步一步踏上台阶进入院子中,不知道肖浮生带他来这里是做什么。

    忽如其来的明亮阳光让他有些不适,双眼微微眯了起来。

    院子内荒草蔓生,阳光下的荒草充满生命力,四周的房屋一片破败,窗户早已经烂掉,匾额也脱落在地,花坛中开着不知名的紫色小花,微寒的中显得有些瑟缩。

    肖丞看着陌生而熟悉的院子,不由怔在原地。

    这正是他儿时生活的地方。六岁之前便一直在这里度过,已是很久远的记忆。

    三岁之前大概是他人生中最为快乐的日子,那时候父亲还在,经常带着他到屋后的溪流中搬螃蟹,那时候的父亲总会莫名其妙夸赞他大后一定是个坚强的人。

    这大概是每个父亲的望子成龙情节。

    那时候他还太小,对于父亲的记忆很少,只记得父亲咧嘴一笑总会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让人错以为他每天都会刷十次八次牙。

    走过中堂,看到了一幅老旧照片,这是他六岁生日时的照片。不过照片中只有他一个人,照片左边大概是他儿时的涂鸦,上面画着一个极为抽象的人,写着歪东倒西的两个字“爸爸”,却没有妈妈两个字。

    看到这些,肖丞难免有点伤感,谁都有小时候,谁都年轻过,不过这种情绪很快便被强行斩断。眼神愈发明亮,道心更坚定几分。

    不知不觉来到屋后的竹林,竹林很茂盛,地面积攒着半尺的干枯竹叶。竹林的中央是一片开阔地。是用来修炼的。

    肖丞淡淡看着肖浮生的背影,不知道肖浮生带他来这里是个什么意图,难道就是为了让他回忆过去?

    “哼!你老子不是东西,你就更不是东西!”

    肖浮生忽然回过头。怨毒近乎狰狞的盯着肖丞,整个人的气质大变,和以前的深沉严肃完全判若两人。此时更像一头即将狩猎的野兽。

    “那么我老子的老子就更不是东西!”

    肖丞冷冷看着肖浮生,没有怒意也没有伤感,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

    “你可知道你之前看到的那老道是什么实力?你竟然呵斥别人,你难道要将整个家族拖进坟墓吗?孽障!”肖浮生怒道。

    “准金丹实力怎么了?难道你喜欢低三下四,别人就要和你一样!”肖丞淡淡摇头,不知道肖浮生是什么逻辑。

    “你懂什么,知道什么是退一步海阔天空吗?知道什么叫隐忍吗?知道老夫支撑一个家族有多不容易吗?”肖浮生越发愤怒,肖丞这孽障竟然还敢嘲笑他。

    “叫我来这里,难道就是想让我歌功颂德?”肖丞失笑道。人总喜欢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现在肖浮生说的这番话无疑就是给自己一个大义凛然的借口而已。

    “好!好!”肖浮生咬牙切齿,脸色变了变,继续道:“那老夫问你,你为什么要杀死你四叔肖国伟?”

    “因为他该死!”肖丞看了肖浮生一眼,不管肖浮生会不会信真实原因,他都懒得去解释。

    “该死?”肖浮生冷哼一声,目光咄咄逼人,又道:“那器易呢?你赶走器易干什么?他到哪儿去了?”

    肖丞听到肖浮生满口的器易器易,喊得比亲儿子还亲,便一阵犯恶心。

    从肖浮生话中他能听出,肖浮生至今都还不知道王器易已经死了,估计还盼着王器易回来吧。

    “我没赶走他!”

    “事到临头还不敢承认!”

    “我只是杀了他而已!我知道你肯定还想问为什么要杀他,因为他该死!就这么简单!”

    肖丞将该死两个字咬的特别重,没有人比王器易更加该死。

    此时他也不想解释为什么杀王器易,因为这固执的老头是不会相信的,便是该死两个字全然概括。

    起了,竹林中传来一阵好听的沙沙声,显得格外静谧。

    肖丞轻飘飘的话飘到肖浮生耳中,让肖浮生如遭雷击,腾腾不由自主的退后两步,脸上的皱纹更深了几分。

    “你杀了器易?”

    肖浮生不可置信的看着十米之外的肖丞,脸色一阵白一阵青。

    他怎么都想不到王器易竟然已经死了,怎么死的?王器易可是先天三阶的高手,肖丞有这个能力杀死王器易吗?

    忽然想到王能超的话,那天王器易带着五十个佣兵去抓捕肖丞,最后五十个佣兵反水。难道王器易是被五十个佣兵乱枪打死的?

    想到王器易被无数颗子弹穿透身体而死,肖浮生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王器易跟他整整十年,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每天早上就等着他的拆迁,每天看到王器易已经是他多年的习惯了,而且王器易也是他唯一的门客。

    竟然让肖丞这孽障给杀了。竟还说王器易该死!

    “我看该死的是你!”

    肖浮生怒发冲冠,花白的发髻瞬间散乱,脸型扭曲,双目赤红,如同一头嗜血的猛兽。

    周身气势乍然升腾,杀气四溢,衣服头发无而动,气势极为惊人。

    肖浮生的气势让周遭天地都为之一滞,无数青色的竹叶纷纷飘落下来,就像下雨一样。

    他原本不想亲自对肖丞动手。毕竟影响不好,打算交给警局。

    但当他得知王器易竟然死在肖丞手里的时候,早已怒火焚天,失去了理智,唯一的想法便是杀死肖丞为王器易报仇。

    “你去死吧!”肖浮生怒喝一声,快速冲向肖丞。

    肖浮生速度极快,如同一道残影,所过之处,纷飞的青色竹叶尽数化为齑粉。如饿虎扑食,一往无前。

    肖丞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尽管早就有这种心理准备,但当看到肖浮生得知王器易被杀的事实之后。怒发冲冠不顾一切的要杀死他,依然觉得命运这东西真他娘的荒诞,亲祖孙竟要同室操戈。

    在肖浮生眼里,他这个亲孙子可能什么都不是。或许早就希望他死了干净。

    前世他确实做过很多错事恶事,但重生以来自问对得起良心,可肖浮生却一再针对他。想抓他,想罚他,到最后竟想借他人之手杀了他,现在为了王器易就想立即杀死他。

    虽然这之间有一些不方便解释的误会,可何至于此。

    这两个月是他最难的两个月,修为从无到有,而这期间还要不停面对肖浮生的责难,四处躲藏,有家不能回,受伤了却要呆在桌青莲那里,让一个女子来庇护他。

    这些都罢了,肖浮生十几年前还逼死了他父亲,十几年来家族直系纷纷死亡,可肖浮生又做了什么,最近还为了面子试图逼玉儿嫂嫂改嫁。

    这种亲人不要也罢,这种家主不要也罢!

    想到以前的种种,肖丞也不由怒了。

    和煦明媚的阳光下,青色的竹叶纷飞不止,阳光透过竹叶的缝隙透射到地面,在地面投下斑驳的光斑。

    肖丞穿着黑沉沉的衣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双眼微眯紧紧锁定肖浮生。

    肖浮生急速靠近,如同残影,身法极为迅捷,和凌虚步竟不遑多让。

    五米!

    四米!

    三米!

    两米!

    肖丞感受到迎面而来的狂乱压,发丝飞扬,神色平静。

    一只遒劲的打手并掌拍向他,直奔他的额头,若这一掌拍实在,脑袋肯定会变成烂西瓜。

    肖浮生面部狰狞,眼中杀意强盛,拍向他的脑袋没有任何犹豫。

    肖丞见手掌拍向他的脑袋,心中一凛,伸出右手几乎同时拍向肖浮生的手掌。

    “轰”两只相触一起,发出骇人的轰鸣声,一道白色的波纹从两掌之间爆开,咻咻两声,将四周几根竹子懒腰斩断,在竹林中栖息的鸟群均噗咛咛飞走。

    两种真气相撞,周围爆出巨大的压,将地面的竹叶吹了起来,露出泥土地面。

    两手相触极为短暂,两股强大的气劲相撞,两人都同时倒退好几步,直到靠到竹子才停下。

    肖浮生站定,瞪大血红的眼睛看着肖丞,嘴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心中的骇然无法言表,这种惊骇不亚于一只小猫咪骤然变成了霸王龙。

    在他心里一无是处的肖丞何时具备这种实力?竟然生生接下了他必杀一击,非但如此,此时他还感觉右手火辣辣的痛,手指忍不住的微微颤抖。

    “你哪儿来的实力?”肖浮生怔怔看着肖丞,下意识的问道。

    他问的是哪儿来的实力,这意思就像肖丞本不该具备,而是通过某种手段获得的。

    “哼,有点点实力就自以为天下无敌了?就来耀武扬威欺负老夫这糟老头子?”

    肖浮生愤怒到了极点,本以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没想到现在肖丞具备这种实力,竟还向他出手,恶毒喝道:“看老夫今天不废了你。再杀了你!”

    肖丞皱了皱眉,实在无法理解肖浮生这是什么逻辑,明明是想置他于死地,却说的好像是他有点实力就回来欺老一般,也懒得分说,唯有战。

    肖浮生再次冲向肖丞,之前只用了五成实力,这次却用上了全力,速度更快几分,整个人飘忽不定。如同残影。

    啪啪,两人冲撞,发出一连串的交击声,速度快得让人看不清两人的动作。

    “轰轰”

    两个近乎叠加一起的轰鸣声响起,两人四掌相对,真气大作,狂肆掠,两人的衣服全都鼓胀起来,肖丞黑色的衣整个飘了起来。

    肖丞之前动用土遁术已经将双腿陷入泥土之中。从地面借力,双手猛的一推,将肖浮生推了出去。

    肖浮生倒飞十几米撞断一根竹子才停下来,肖丞站在原地纹丝不动。

    肖浮生抬起头看向肖丞。头发凌乱,面色骇然。两人对掌拼的便是真气强度,肖丞的真气强横程度和他相比竟不落下,这怎么可能。

    他足足修行了七十多年。竟然还不如一个毛头小子,肖丞的实力是从何而来的?

    而且肖丞的真气绝不属于家传绝,竟然修自家的绝。却修行别人的心经,简直是欺师灭祖不可饶恕。

    肖丞并不好受,内府一阵血气翻涌,对掌让他受了不轻的内伤。

    他修为只有先天一阶而已,修行仙经让真气比常人更加强横,但也顶多相当于先天四阶的真气强度,肖浮生可是实实在在的先天巅峰,论真气强度,他自然是大大不如。

    之所以能将肖浮生击飞,全都是因为将双腿陷入了地面。

    “老夫今天必杀你!”肖浮生怒喝一声,从地上站起来,双手掐出一个玄奥的手印,口中念念有词。

    肖丞心中一凛,看肖浮生的手印繁复程度就知道即将施展而出的道术绝对非同一般。

    “去!”肖浮生冷喝一声,顿时虚空中出现了一方倒三角的飘渺大印,大印呈金色,远远看着便能感受到其中的炙热之意。

    竟然是金火印,肖丞看到虚空中的大印便猜出了这个术的名字,这个印一旦接触修者的身体,就能将修者的身体化为灰烬,端是威力无穷。

    肖丞吐出一口精血,与此同时双手齐动,掐一个印诀,心中暗喝一声四相真火。

    随着印诀的完成,空中的精血顿时化作一头飘渺的火麒麟,飞速扑向铺天盖地印下的金火印。四相真火是他突破到先天才能使用的,这是他第一次施展。

    噗!火麒麟瞬间将金火印破开一个大洞,金火印迅速消散于无形。火麒麟毫不停歇,扑向肖浮生。

    金火印太庞大太过分散,火麒麟则凝聚一起,破开金火印容易很多。

    肖浮生看着火麒麟扑来,周身立即浮现一层青色光晕,自然是先天护体真气。

    呼火麒麟冲到肖浮生近前,肖浮生顿时陷入了熊熊大火之中。

    三秒钟过去,烈火燃烧殆尽,再看肖浮生已经是衣衫褴褛,灰白的头发被烧去了三分之一,极为狼狈,不过其他地方却没有受到任何烧伤,火麒麟根本就没破开他的先天护体真气。

    “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肖浮生冷哼一声,这次双手同时掐印。

    接着一支纯金色的翎羽箭突兀的浮现在虚空之中,翎羽箭发出一声清亮的凤鸣,划破空射向肖丞。

    翎羽箭非同一般,速度竟比飞剑的速度还要快几分,肖丞心生警兆,猜到这是家族绝纯阳道箭。

    纯阳道箭的厉害之处就在于速度,令人躲无可躲。

    肖丞踩着凌虚步,速度快到极限,一个闪身,快速躲避纯阳道箭,可尽管如此肩头依然被纯阳道箭擦过。

    擦过之处,火辣辣生疼,衣服破开,露出伤口,深可见骨,鲜血从中不断彭涌而出,不过并不碍事。

    “你确实让老夫很吃惊,竟然已经拥有这样的实力。但是你还是嫩了一点,肖家不要你这种禽兽不如的东西,死吧!”

    肖浮生怨毒的看着肖丞,整个人气势缓缓收回,就像一切都尘埃落定。

    肖丞皱了皱眉,看肖浮生的样子好像是吃定了他一样,刚刚一来二去也只不过算是平手,肖浮生哪儿来的把握?

    肖丞忽然觉得哪儿不太对,伸手在脸上摸了摸,心中不禁骇然。嘴巴不见了!

    嘴巴竟然不见,鼻子下面光滑一片,试着张嘴,可嘴巴完全不存在。

    难道是闭口咒印?什么时候中了闭口咒印的?可肖浮生什么时候对自己施展的闭口咒印,难道是将闭口咒印附着在纯阳道箭上射了过来,被擦了一下就中了这个闭口咒印?

    尽管非常厌憎肖浮生,可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竟然算计得如此周密,金丹之下无敌果然名不虚传。

    修真者失去了嘴巴等于失去了九成的实力。因为无法念道诀,就不能施展道术,甚至连飞剑都动不了。

    肖浮生狰狞一笑,并一个剑指。一口光华四溢的飞剑凌空飞出,在虚空中缓缓变大,变成足足三米半米宽的巨剑。

    巨剑发出一声轻鸣,接着破空袭向肖丞的面门。

    虽然肖丞拥有金丹一二阶的强横神识。可却无法撼动肖浮生先天巅峰的飞剑,顶多能对付先天八阶以下的飞剑。

    飞剑速度极快,几乎刹那间便至。

    随着飞剑刺向肖丞的面门。肖浮生看着将死的肖丞,忽然神经质的大声狂笑起来:“哈哈,器易,我给你报仇了!哈哈……”

    飞剑越来越近,肖丞用神识死死将飞剑锁定,当飞剑的剑尖距离他还有两米的时候,肖丞轻轻举起了右手,忽然伸出中指,将真气凝聚于中指,指尖稳稳迎向巨型飞剑的剑尖。

    “叮!嗡”

    一声清脆的锐鸣,让人头皮发麻,接着一声悠扬的嗡鸣声。

    肖浮生哈哈大笑却戛然而止,就像喉咙突然被隔断的鸭子,瞪大眼睛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只见他三米半米宽的巨型飞剑悬浮在空中无法寸进,而在巨型飞剑的剑尖处,一根中指顶着巨型飞剑,让飞剑无法前进。

    这怎么可能?血肉之躯怎么可能抵住飞剑?这个念头在肖浮生脑中一闪而过。

    巨型飞剑和肖丞的手指一经接触,只停留了短短不足一秒的时间,便被崩飞出去,巨剑的剑尖竟被崩断了一截。

    别忘了,肖丞的手指头便是他的飞剑,虽然无法祭出飞剑,但并不影响。

    肖浮生的飞剑很大,只能说明所用的材料很多,实质只是一口下品顶级飞剑,比起肖丞的中品飞剑差了一大截,而且他的中指便是最为锋利的乾字剑。

    “噗!”飞剑受损,肖浮生吐出一口鲜血,当即被重创,颓然倒地。

    双眼大睁,如同看着一个恶鬼一样看着肖丞,之前肖丞展现出的实力已经足够他惊骇,现在肖丞竟然用血肉之躯挡住了他的飞剑,且还将飞剑的剑尖崩断,却只用了一根手指,还是中指!

    这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别说见过,连听都听说过。

    肖浮生被重创,闭口咒印当即就被解开,肖丞吐一口气,没有嘴巴的感觉真不舒服。

    肖浮生从惊骇中转醒过来的时候,眉心处便多了一口古朴精巧的飞剑,飞剑散发着凌厉的剑气,比他的大剑都要恐怖几分。

    看着近在咫尺的飞剑,肖浮生精气神就如同被抽走一样,整个人颓败下来。

    他没想到他也会有今天,竟然会败在最看不起、最厌憎、最不齿的孽障手里。

    曾几何时,肖丞在他眼里便如同一只蚂蚁,想怎么蹂躏便怎么蹂躏,现在却栽在蚂蚁脚下。

    同时他心里无比惊骇,肖丞什么时候具备了这种实力,怎么会如此强横?他修炼了七十多年才达到现在的地步,而肖丞呢,一向惹是生非,从不刻苦修炼,这修为从何而来,从天而降的?

    看来王器易的仇是报不了了。

    “我是你爷爷,你不能杀我!”肖浮生怨毒的瞪着肖丞,继续道:“如果你杀了我,就会被世人唾弃一辈子……”

    肖丞淡淡瞥了肖浮生一眼,没理会肖浮生的话。从兜里拿出手机,找到那个录音件,按了一下播放键,其中的录音清晰的播放出来。

    这录音正是王器易和冷玉婵对话的录音,由于当时肖丞是将手机放在室内的衣柜下面,录制的十分清楚。

    很容易从两人对话之间听出事实,王器易是方天教安插在肖家的卧底,而且这十年来家族直系的死亡都是方天教一手造成的。

    “听!”肖丞冷冷轻喝一声。

    肖浮生闭上嘴巴,侧耳倾听,里面传来王器易熟悉的声音。

    录音短短三分钟。肖浮生听着脸色一变再变,最后露出骇然之色,整个面部肌肉全部不断抽搐,无比狰狞。

    “不!这不可能,这是你骗我的,这是你做的假,现在什么假做不出来!不!不!”

    肖浮生无论如何都不相信王器易这个跟了他十年之久的门客竟是方天教的卧底,尽管听了录音他已经信了七分,可他还是不愿意相信。或者是不敢去信。

    王器易是方天教的卧底,直接害死了他所有的儿子和四个孙子,可王器易追随他十来年,一直听命与他。那么这事情一旦被人知晓他该如何自处?

    肖浮生不顾一切站起来,满是疯狂之色,死死盯住肖丞,气势不断攀升。比之前暴怒之时还要恐怖,周身出现一层浓郁的金光,如同一个金人。面部血管暴起,甚是骇人。

    接着肖浮生不顾一切扑向肖丞,连眉心的飞剑都不去理会,身形快到难以捕捉的境地。

    肖丞见肖浮生已经暴走失去理智,御剑刺向肖浮生的双腿。

    “叮”

    一声尖锐的金属交击声响起,飞剑被崩开,肖丞骇然发现飞剑对此时的肖浮生竟然没有任何作用。

    这难道便是嵩阳心经中描述的金刚不败之金身?肖浮生竟强行燃烧纯阳之气来发动金身,不顾一切都要杀死他。

    见肖浮生越来越近,肖丞知道不是犹豫的时候,此时一旦被肖浮生击中必定有死无生,肖浮生强行燃烧纯阳之气,实力至少提高了一倍。

    看来只能动用八剑封绝杀阵才行了!

    他本打算将肖浮生制服,将录音给肖浮生听,让肖浮生知道王器易的底细,然后他再设法搞清楚他一直疑惑的问题,最后根据肖浮生这十年来在叔伯兄的死中扮演的角色,再考虑如何处置肖浮生。

    但现在看来只是奢望,变化赶不上计划,肖浮生杀他的决心已经超出了意料。

    另外七口飞剑缓缓脱离手指,悬浮在手指上方,可恰在此时,忽然一股绝强的气势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如同海潮一般,周围的空气顿时变得极为粘稠。

    肖丞心中一凛,眉头紧紧皱在一起,这是谁的气势,竟如此强横,绝不是他二人之一的气势,是第三人的气势。

    如此强横的气势,前世他也只在他师傅五合道人身上见到过,来人绝对是个金丹强者。

    这是金丹强者之威!到底是谁?

    “嗡”

    气势将周围尽数笼罩在内,下一刻整个天际忽然响起令人耳鸣的嗡鸣声,就像无数把利剑发生共振。

    “呼呼”声起,越来越近。

    “咻咻”

    一连串破空声响起,两道由无数剑气凝聚而成的飓划过空,形成一个弧形,所过之处的竹子皆尽被懒腰斩断,断口极为平滑。

    两股剑气飓绕过肖丞,在肖浮生身前凝聚一起,狂暴的冲向肖浮生。

    “轰!”一声巨响,所有剑气爆开,金身肖浮生被剑气飓轰飞,口中喷出一口鲜血,直到五十米开外才停下,七窍都渗出鲜血,受伤极重。

    肖浮生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看向竹林入口处,眼中写满了惊骇,比刚刚看到肖丞一指接剑还要吃惊。

    肖丞回过头看去,也愣在原地。

    【呼呼,万字大更,本书的第一次万字更,小刀今儿着实码了一天的字,删删写写,不好写,可算更新了!

    啥也不说,就希望兄弟们继续支持,满地打滚求自动订阅,喜欢本书的兄弟点击一下面的自动订吧,谢谢!

    】(未完待续……)

    《最强小叔》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