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小叔 > 第二三二章:我的女人?别开玩笑!

第二三二章:我的女人?别开玩笑!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非鱼大眼中水气弥漫,死死将楚承运护在身后,由于张开双臂,初具规模的双峰颇为动人。

    雪白的脖子僵硬的拖着脑袋昂着头,倔强的半步不退。

    似乎肖丞若敢对她父亲轻举妄动,她便愿意引颈就戮。

    肖丞看着面前悬而欲泣楚非鱼皱了皱眉,将飞剑收了收。

    楚非鱼向来大大咧咧,就算上次被他拆掉四肢下颌也没有出现此类哀求的神情。

    肖丞忽然心生触动,物是人非而又今非昔比,他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拥有主宰他人生死的能力。

    前世大期间,总是被楚非鱼追揍的四处逃窜,能躲就躲,能逃就逃,极为狼狈。

    而现在楚非鱼则是在他剑下,只要一动念,便能将楚非鱼从这个葡京娱乐平台上抹去,和前世的狼狈遭遇是两码事。

    当然,他的气量不至于因为前世那点点不快而记恨楚非鱼,更不会因为今天的实力而小小得意。

    只是有些恍惚,前世大时代的事情仿佛如昨,今天却转换了姿态,一些大时代的无厘头回忆似乎就这般破灭掉,虚幻如镜花水月。

    不过他从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只在乎有且仅有的那么几个人,并不会因为楚非鱼的眼泪动摇()()()杀心。

    楚承运和另两人合谋暗害玉儿,虽没有成为事实,但已经严重触及了他的底线,对这样的人,唯有从上抹灭掉。

    “不管非鱼的事情,她什么都不知道,求你放她走,之前的事情我一力承担!”

    楚承运看着女儿秀气的背影,睚呲欲裂,他怎么都没想到女儿会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面前的肖丞显然是个杀人眼都不眨的人,会在乎他女儿?

    恐怕一条人命对肖丞来说可能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楚承运激动的说完。立即从地上坐了起来,原本颓败的神情恢复了几分荣光,精神气也徒然凌厉几分。

    “非鱼你赶紧走,这些事情与你无关,再不走我没你这个女儿!”

    楚承运对着女儿大声怒喝,眉头拧成一团。

    “不,我不走!”

    楚非鱼目光凄楚的看着肖丞,对父亲的话似乎并不在意,极为坚定的摇摇头。

    今天她之所以会随父亲来李家,是因为李弄潮的死。

    李弄潮是她早年崇拜过的人。也陪伴过她一段时日,虽然如今她对李弄潮并没太多的情愫,至多以朋友相视。

    但一个朋友死了,她也会伤心,也应该来吊唁。

    她来到李家,并没进入中堂,而是留在大院内。

    听到中堂内传来的巨响,她便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第一时间赶来中堂。就见李老太爷躺在血泊中,而她父亲却被一口飞剑指着眉心。

    “你不能杀我父亲!”

    楚非鱼怔怔看着肖丞,曾几何时她还满葡京娱乐平台找肖丞,欲图将肖丞暴揍一顿为室友出气。

    不曾想今天的肖丞竟是她只能仰望的存在。将沪海所有高手都踩在脚下,早已不是被她所不齿的无用纨绔。

    昨晚听到肖家寿诞上肖丞一剑败众强的消息,让她极度震惊和骇然,除却骇然之外还有些莫名的情绪。因为她的身子被肖丞破掉了。

    “给我一个不杀的理由!”

    肖丞淡淡看一眼楚非鱼,他并不想为难楚非鱼,他不是一个嗜杀之人。

    “他是我唯一的父亲!”楚非鱼声音微颤。口不择言道。

    肖丞皱了皱眉,唯一的父亲?

    他到是有四个嫂嫂,玉儿只是其中之一,难道就因为不是唯一,死一个挂一个也算不了什么吗?

    这是什么狗屁道理?

    想到这里,肖丞浑身杀机肆意,更凌厉几分,飞剑光芒大盛。

    楚承运脸色灰白,闭上双眼,等待着飞剑刺下眉心。

    “他是我唯一父亲,死了我就再也看不到了,这理由难道还不够吗,你要什么理由?

    这就是我的理由!”

    楚非鱼感受到肖丞周身凌厉的杀机,心中出于本能忍不住一寒,眼中的泪水再也挡不住,决堤一般滚滚而下。

    她的理由很简单,她父亲只有一个,死了就再也没有了,父亲辛辛苦苦将她养大成人,到她快成年的时候却撒手人寰,她根本来不及尽孝……

    这就是我的理由!!

    肖丞一怔,这句话反复在耳边回放,忽然间心中莫名一突。

    是的,对于一个子女来说,这个理由便足够,根本不需要别的理由。

    而他早已经失去了父亲,却是子欲养而亲不待凄凉无处话,他也曾憧憬着父亲其实还活在葡京娱乐平台的某个角落。

    罢了!

    想必这次以后,楚承运决计不敢再做出这等事情,且放他一马,楚承运终归只是一个随声附和的角色,伴山道人才算罪魁祸首。

    楚非鱼见肖丞眉头紧皱,心中一片慌乱,她一个大家族成起来的女孩何时遇到过这种场面,完全已经失去了理智。

    “我是你的女人!这算不算理由?”

    楚非鱼心中发横,将最难以启齿的话给说了出来。

    楚承运灰白的脸色忽然一僵,疑惑的看向肖丞。

    女儿怎么会说这样的话?怎么可能是肖丞的女人?这怎么可能?

    肖丞听到楚非鱼忽如其来的话,不禁错愕不已,就算口不择言也选一个比较靠谱的理由,你是我的女人?我自己都不知道,你怎么就成我的女人了?

    肖丞承认和他发生关系的女孩女人很多,但其中绝对不包括楚非鱼。

    “你是我女人?别开玩笑!”

    肖丞懒得多说,估计楚非鱼是情急之下口不择言,意思可能是用身体换取楚承运的活命。

    既然决定放过楚承运一马,肖丞便不再拖沓,毕竟伴山道人去向不明,他需要尽快回到汤臣。

    随手掐一个繁复的手印,屈指一点,一股炽烈的真气冲向李春盛的尸体。

    感受到肖丞指尖传来磅礴的真气,楚非鱼父女以为肖丞要动手杀死他们,心如死灰,自知反抗不会有任何用处,干脆闭上眼睛等待死亡。

    “轰”

    一声气流爆开的闷响,在两人身旁不远的尸体立即变成了一个大火球。

    接着,楚非鱼父女二人便察觉凌厉的杀意如同潮水般退却,消失无踪,更没有迎来肖丞的狂暴雨。

    两人缓缓睁开眼,只见和煦明媚的朝阳从中堂大门倾泻进来,屋顶的大洞也洒下无数光束,身旁多了一堆灰土,而肖丞早已消失的渺无踪迹。

    一切都这般平静,仿佛肖丞从未来过一般。

    还能看到阳光,真好……

    ……

    肖丞一个缩地成寸之术遁出李家,来到兰博基尼旁,立即打开车门驱车回返汤臣。

    伴山道人能够御剑飞行,而他却不能。

    虽伴山道人只是一个准金丹强者,但御剑飞行的速度也不是汽车可以比拟的,从李家老宅到汤臣最多需要十分钟,而他却需要二十几分钟。

    实在是势单力薄,他终归是一个人,很多时候难以护得周全。

    只希望伴山道人仓促之下,碍于对他的忌惮不会想到前往汤臣对玉儿不利。

    但这种可能性极为渺茫,所好的是,龙儿被他特意留在了住所内。

    龙儿具备先天五阶的实力,先天巅峰的防御力,希望能阻上一阻。

    肖丞一边将车速飙到极限,一边拿起手机拨通玉儿的电话。

    几声忙音过后,电话通了,肖丞戴上耳麦。

    “玉儿!别问为什么,按照我说的做!”肖丞急切吩咐道,言辞强硬,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好!”

    方玉嘉听小叔子的口气,便知道事情可能有些严重,立即答应下来。

    “将龙儿找到,别离开龙儿三尺之内,然后电话保持通话,别挂断……”

    【呼呼今天去了女友家吃了饭见了家,见了七大姑八大姨,足足二十多号人等在客厅,着实唬了小刀一跳!

    有必要这么隆重么,小刀脸上又没有花,一个糙爷们儿毛看头!

    晚上终于回来了,兄弟们放心,小刀没缺胳膊少腿的!噶!看来就这么定下了!嘿嘿!小小得意一下……

    】(未完待续……)

    《最强小叔》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