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小叔 > 第二三五章:硬撼(二合一)

第二三五章:硬撼(二合一)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

    伴山道人恼羞成怒,他活了一把年纪,修为达到准金丹,竟差点被一个女子给吓退,老脸挂不住,说出去还不被笑掉大牙。

    御剑升空之后他便觉得有些不对,乍然想通哪儿不对。

    如果方玉嘉真具备金丹以上的修为,被他攻击一剑会善罢甘休吗?绝对不会和他废话那么多,一直都是他自己在恐吓自己罢了。

    方玉嘉根本就没展现出任何修为实力,将手掌放在电磁炉上为何没有被烫伤,他无法理解,但肯定是有原因的。

    刚刚方玉嘉所表现出的态度和伎俩只能说明方玉嘉色厉内荏,虚张声势。

    “哼,现在看你能如何?任何阴谋诡计在真正实力面前都是虚妄!”

    伴山道人冷哼一声,祭出飞剑攻向方玉嘉的右肩。他要的是方玉嘉这个人,并不像杀死方玉嘉,攻击右肩是进一步试探。

    他心中还存有疑虑。

    方玉嘉见伴山道人去而复返,便知道刚刚的小算盘已经暴露,伴山道人恐怕已经看清了她只是虚张声势。

    被看穿就被看穿,她不会觉得有多难为情,反而听到伴山道人这句话有些不齿。

    任何阴谋诡计在真正实()()()力面前都是虚妄?

    可伴山道人如今还不就是在用阴谋诡计?实质就是想以她来对付小叔子。

    对付她一个弱女子还大言不惭说什么实力,真有脸了。

    看到迎面而来的飞剑。方玉嘉微惊,面对死亡,任何人都会害怕,她自然也免不了俗。

    不过这种惊恐转瞬即逝,既然伴山道人想以她来对付小叔子,那么伴山道人绝对不会将她如何。

    她已经拖了十来分钟,她相信小叔子会很快出现的,这是她最近对小叔子建立起来的信心。

    飞剑划过空,剑气凌厉,让人心中升起一阵无力感。准金丹强者的威势果然非同一般。

    飞剑刹那间便至。来至方玉嘉身前。

    “咔”龙儿忽然张开小嘴,发出一声完全不符合娇小体形的震天嘶鸣声。

    十分钟之前伴山道人偷袭方玉嘉,让它防不甚防,这是对它的一种侮辱。

    它是青蛟。修行几百年。距离神兽青龙只差一转。心高气傲,从修行至今,也只在肖丞手上吃过亏。

    它绝不会让这种事情第二次发生。肖丞刻意将它留在别墅内,它自然是知晓其中用意的。

    伴山道人听到这声嘶吼,神色一变,定眼看向方玉嘉脖子上的小蛇,此时才发现这条人畜无害的小蛇恐怕不简单。

    龙儿嘶吼过后,傲立在方玉嘉的肩头,伸出尾巴抽向迎面飞来的飞剑。

    “咻”破空声

    “咣”撞击声

    龙儿的尾巴准很稳重重抽在飞剑上,发出一声锐鸣声,火花四溅。

    飞剑当即被抽飞出去,改变方向刺入方玉嘉身后的墙体之中。

    飞剑力道巨大,极度锋利,直接将方玉嘉背后的墙体洞穿。

    伴山道人毕竟是准金丹高手,龙儿的身体防御强横程度仅仅相当于先天巅峰,只此一击,便让龙儿遭到了不轻的创伤。

    龙儿灵巧的尾巴抖了抖,嫣红的鲜血缓缓渗出来,不过龙儿似乎并没有在意身上的创伤,昂首挺胸死死盯住伴山道人,周身散发着阵阵恐怖的嗜血气息,便如一头忽然张开大口的远古巨凶。

    “咦!”

    伴山道人见一条小蛇竟然能将他的飞剑抽飞,下意识发出一声惊咦,接着便感受到小蛇撒发出的嗜血气息,心中凛然。

    刚刚小蛇嘶吼之后他便发现小蛇竟是一只相当先天三阶的聚丹期三阶妖兽,本以为小蛇螳臂当车硬撼一记飞剑就算不被斩断也至少重伤,可眼前的小蛇只是渗出了丝丝血迹。

    这小蛇恐怕不简单!、

    “哼,妖畜,也敢在本道面前逞凶,吃了你可是大补!”

    伴山道人盯着小蛇,阴恻恻一笑,说着伸出舌头舔舔干枯的下唇。

    妖蛇浑身都是宝,是不可多得的大补,服食蛇胆能提高修为,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如此修为的妖蛇。

    他并不多么忌惮小蛇,刚刚一击只是他试探性的攻击,只有五成威力,如果全力一击,想必斩杀小蛇并不算太难。

    方玉嘉看到龙儿蛇尾渗出嫣红的血迹,心中一痛,眉头皱起。

    在她心里,可爱的龙儿就像一个淘气的小孩子一样,此时却为了救她而受到了创伤,原来龙儿的实力还要在伴山道人之下。

    伴山道人说完,双手掐印诀,被崩飞的飞剑飞回来,再次刺向方玉嘉。

    华丽的飞剑忽然光芒大盛,凌厉的剑气一时无两,令人睁不开眼。、

    “呼”

    飞剑破空,速度更快几分,飞向方玉嘉的右肩,这次竟没有丝毫留手。

    方玉嘉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她不想龙儿再受到伤害,可对于迎面而来的飞剑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咻”

    龙儿弹身而起,化作一道残影,以娇小玲珑的身躯迎向飞掠而来的飞剑,义无反顾。

    这并不是它最强的状态,但却是它防御力最强的状态,也只有这种状态下,它才能硬拼准金丹飞剑。

    而且它此时绝不能变大,变大之后会毁掉别墅,它无所谓,可方玉嘉必定更加危险。

    “叮”

    龙儿和飞剑相触,发出惊天巨响,振聋发聩,飞剑和龙儿身体之间爆发出一蓬绚丽的火花,一团冲击波如水波一般散开,屋内的玻璃器皿刹那间化为粉碎。玻璃窗也同时碎掉。

    腾腾,伴山道人不由自主的倒退几步,心神大震,脸色白了白。

    这条小蛇竟让他受了震伤,一条聚丹三阶的小蛇竟让他受伤,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妖兽,绝非普通妖兽可以比拟的。

    “啪!”

    龙儿被飞剑巨大的气劲震飞,重重撞击在坚硬的墙壁上,将墙壁撞出了一个大洞。

    龙儿此时的状态非常不好,如同翡翠般的娇小蛇躯上出现一个狰狞的豁口。鲜血不断喷涌而出。鲜血的流量和龙儿娇小的身体完全不成比例,喷溅的鲜血将整片墙壁染红大半。

    “咔”龙儿嘶鸣一声,重新盘坐起来,梗着脖子死死锁定伴山道人。

    它虽是九转成蛟。可却成蛟不久。道行太浅。

    若是八转圆满之时。别说一个小小的准金丹强者,就是合体大能它也能将其神魂具灭。

    所谓龙游浅滩遭虾戏便是如此。

    “龙儿!”

    方玉嘉满眼全是血,触目惊心。下意识捂住嘴巴,玉指颤抖不已。

    怎么流了这么多的血?会不会血尽而亡?伤成这样都是为了保护我……

    龙儿的伤势并没有方玉嘉想象的那么严重,如果按照龙儿本体来说,这点鲜血只能算是九牛之一毛,大抵相当一个人流了点鼻血。

    “哼哼!一只妖畜而已,不过如此。”伴山道人看到小蛇血流如注,鄙夷一笑,又看向方玉嘉,手印一动,被击退的飞剑又刺向方玉嘉。

    “哼,我看这次谁还能救得了你?欺骗本道是要付出代价的!”

    飞剑掠空,如一抹惊鸿,此时龙儿距离太远根本来不及回防,方玉嘉却无力应对。

    方玉嘉目不转睛的盯着空中越来越近的飞剑,光芒四溢的飞剑在眼中越来越大。

    这时她只感觉眼前一花,在她三尺之前倏忽出现一个人影,黑沉沉的大衣,背影显得有些单薄,可往那儿一站便如一柄气撼凌霄逼八方的插天巨剑,无懈可击、不可撼动。

    “我去你妈的!”

    肖丞双目血红,怒骂一声,双手紧握变大雷震剑的剑柄,无比霸蛮不讲章法的狠狠劈向掠空而来的飞剑。

    九玄仙剑和现世的飞剑有所不同,现世的飞剑经过几百上千年的演化,后事者在炼制飞剑之时早已经将没有任何用处的剑柄省去。

    而九玄仙剑却一直沿袭着几千年前的飞剑造型,变大之后是有剑柄的。

    雷震剑变大之后,便是一柄锋利的剑。

    肖丞之所以选择雷震剑而不是最为锋利的天乾剑是有原因的。

    伴山道人是准金丹强者,因为惧怕雷劫而未渡过雷劫,雷震剑对伴山道人理应具备一些克制效果。

    神识查探一遍,发现玉儿并没受到伤害,龙儿虽然受了伤,并不会有生命危险,肖丞暗松一口气,总算赶上了。

    “呼”

    剑破空狠狠斩向掠空而来的飞剑,剑光芒四射,在虚空中形成一道绚丽的光影。

    “轰”

    雷震剑毫不花哨劈在飞剑之上,发出震天巨响,火花四溅,空气被巨大的力道震出层层气浪。

    “嗡”

    两剑发出令人眩晕的嗡鸣声,伴山道人的飞剑被雷震剑斩中,当即被弹飞出去,如同一只折翼的乌鸦,惨然跌落,飞剑剑锋处被崩出一个小小的豁口。

    若是肖丞这一击只是御剑斩中绝达不到这种效果,肖丞手握雷震剑力劈而下,这剑中所具备的不仅仅是飞剑本身的力道,还有肖丞身体的巨大力道,两厢叠加,威力惊人。

    这完全是不计后果近乎玩命的打法,恐怕没有哪一个修者会竭尽全力用本命剑去劈砍另一口飞剑,以硬撼硬,就算能占得上,也会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伴山道人看到肖丞突兀凭空出现,瞳孔剧缩,肖丞这是怎么出现的?出现竟没有任何过程可言,转瞬间便站在眼前。

    伴山道人心中惊骇不已,他没想到肖丞竟回来的这么快,自知绝不是肖丞的对手,当即想收回飞剑立即逃遁。可根本来不及了。

    便听一令人眩晕的嗡鸣声响起,他只感觉心神巨震,胸腹之中血气翻涌。

    “噗”伴山道人腾腾倒退几步,捂住胸口喷出一口鲜血,面如金纸。

    只此一击,他便遭到了重创,心中惊骇无以复加,这肖丞怎么可以强横到这种程度,就算是金丹一阶的强者,也做不到一击重创他的地步。

    感受到肖丞周身惊天杀气。伴山道人再无任何战意。心中唯一的念头便是一个字逃!

    但此时想逃恐怕不容易,肖丞绝对不会放过他,如果不想出计策,唯有死路一条。伴山道人骇然之后心思电转。

    伴山道人一把岁数。并不缺乏战斗经验。吐出鲜血之后立即召回自己的飞剑,看着飞剑剑锋上的豁口,心痛不已。

    肖丞不给伴山道人喘息的机会。也不给自己休息的时间,此时他身体状态一团糟,一旦停下来,内伤便会立即爆发。

    他此时将将先天一阶的修为,硬撼伴山道人极为勉强,不是他不够强,实在是重生以来时间太短暂。

    肖丞举剑而上,一手御剑一手紧握剑柄,脚上踩着凌虚步,飞剑速度和凌虚步的速度叠加,速度快到极致,如同一道幻影,提剑迎头斩向伴山道人的面门。

    伴山道人大惊失色,肖丞的速度是他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根本来不及躲闪。

    伴山道人无可奈何,尽管明明知道用飞剑会再遭重创,但也只能再次御剑抵挡。

    飞剑的力量终究敌不过肖丞手中剑的力道,被击飞出去,剑势变缓几分,却依然斩在伴山道人的胸口。

    “噗”

    伴山道人胸口的衫被切出一条尺的豁口,伤口深可见骨,鲜血瞬间将衣襟染红一大片。

    伴山道人连连后退,继而又喷吐出一口鲜血,发髻早已凌乱不堪,白胡子也被鲜血染红,显得极为狼狈凄惨。

    伴山道人缓口气,手指快到极致,眨眼之间掐出一个繁复的印决。

    “去!去!”伴山道人厉喝一声,竟同时间释放出两个道术。

    只见虚空之中突兀出现三条亮线和一只金色近乎实质的巨大手掌,三条亮线如同激光束一般,巨大手掌直径足足有三米,威势极为骇人。

    三条亮线正是楚家的井字印,练到极处可切割万事万物,金色的巨大手掌似曾相识。

    伴山道人施展出的井字印和楚承运施展出来的井字印,完全是两码事,威势惊人。

    井字印毫不停歇冲向肖丞,而金色的大手则是不顾肖丞,一口气扑向方玉嘉。

    肖丞没有紧皱,如果伴山道人仅仅施展一个道术他足以应付,不曾想伴山道人竟同时施展两个道术,而且都是指向性的范围攻击道术,实在防不胜防。

    这两个道术他可以不在乎,可以躲闪,但玉儿绝对会受到伤害。

    如果再强几分,他可以一剑杀死伴山道人来破解这个危局,但世事没有假设。

    肖丞双手立即一个印决,身形从原地消失,倏忽之间又来到方玉嘉的身前。

    井字印转瞬既至,所过之处的沙发、液晶电视、桌椅、茶几尽数被切割成几块,就如被激光束切割过。

    肖丞举起雷震剑,真气怒放而出,雷震剑光芒大盛。

    “轰”一声巨响,雷震剑狠狠劈砍在井字印三条亮线之上,三条亮线明灭不定,僵持一瞬,便瞬间消散,变成一股刮骨劲狂吹而过。

    肖丞被迎面而来的劲吹拂,头发迎乱舞,肖丞立即感受到这股劲的不同,就如同无数小刀子,虽然威力有限,但对普通人却能造成一定的伤害。

    肖丞回头看向玉儿,只见玉儿在劲中衣裙飘飘,似是要乘而去一般绝世临尘。

    显然,玉儿并没有受到劲的伤害。

    肖丞心中稍安,看见空中铺天盖地而来的金色手掌,双眼微眯,手中的雷震剑消失不见变成了指头。

    肖丞伸出双手,灌注真气,五指张开狠狠刺入金色手掌之中,接着用力一撕。

    “噗”金色的手掌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竟似是个空壳子,被肖丞这一撕,立即就化为漫天光碎,没有任何威力可言。

    伴山道人趁肖丞破除两个道术的间隙,立即御剑飞出窗户。

    “想跑?哪有这么容易!”肖丞怒喝一声,紧随其后纵身一跃,跳出窗户。

    伴山道人用心险恶,一直都想要对付他,刚刚对玉儿不利,又伤了龙儿,他怎会轻易放过。

    在跳出窗户的同时,肖丞对自己加持一个轻羽之术,身体轻盈,一飞冲天,直追半空中的伴山道人。

    肖丞气机将伴山道人牢牢锁定,随后右手一挥,雷震剑再出,急速刺向伴山道人的后心。

    伴山道人此时御剑飞行,飞剑被踩在脚下,想要防住肖丞致命一击很难,伴山道人想要闪躲,可奈何飞剑实在太快,他仅仅只来得及侧过身。

    “噗”

    雷震剑狠狠斩在伴山道人的左臂上,这一击实实在在,当即伴山道人的左臂便被从根部切割下来。

    左臂离体,鲜血洒空。

    “啊”伴山道人捂住左肩的巨大伤口,惨叫一声,却丝毫不敢停留,立即燃烧精血加快速度,尽快离开肖丞的攻击范围。

    他早已吓破胆子,如果全力以赴和肖丞硬拼,可能根本不至于如此凄惨。

    肖丞看着从高空中急速落下的一条手臂,眉头暴跳,终归没能将伴山道人杀死,不过斩下一条手臂也不错,这至少让伴山道人的实力下降两成,以后有的是机会杀死伴山道人。

    他无法飞行,此时根本无法追击,身体也是一团糟,更不适合追击。

    ~

    ~(未完待续……)

    《最强小叔》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