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小叔 > 第二三七至二四零章:心跳(修订版)

第二三七至二四零章:心跳(修订版)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昨日的更新尺度有些大,已经被!这是修订版,谢谢兄弟们的支持!本章免费!】

    ~

    方玉嘉的红色裙子化为碎片,被冬一吹,漫天飞舞,如同天女散花一般。

    方玉嘉的娇躯绝美,圆润双峰,平滑小腹,俏脸含羞,充满东方女性的婉约含蓄美。

    在她周围白色羽绒和红色花瓣似的碎布不断飞舞,她在其中便如一个俏立落英缤纷桃花林的出尘谪仙,很美很仙然,近在眼前却又感觉很是飘渺。

    方玉嘉浑身莹白如玉,动人清丽的同时却多了一股子圣洁味道,让人生不出任何亵渎的心思。

    可远观却不可亵玩焉!

    方玉嘉站在原地,看着周身只余透明带内衣和蕾丝花边内裤,羞怯到骨子里,面红耳赤呆愣愣的站在原地,莲藕般的玉臂都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合适。

    肖丞口中吐出一口鲜血,看着玉儿嫂嫂,欣赏着玉儿嫂嫂独有的清丽动人。

    他知道这么目光灼灼的看着玉儿嫂嫂的娇躯极为失礼,但绝不会惺惺作态非礼勿视转过头不去看,想看便要理直气壮的看,一切出乎本心。

    方玉嘉身材比不得宁惊蛰身段的惊心动魄,可却[_]美的极为含蓄婉约,诱人到骨子里。

    看到这一切,肖丞的呼吸不由有些急促,下身霎时间传来阵阵有些难受的鼓胀之感,裤子中央立即出现一个颇为壮观的帐篷。

    他不是善男信女,是个正常男人,遇到这种情况有些本能方面的冲动再正常不过。

    而且他体内还有一股纯阳之气,令他在这方面更为敏感几分,此时没有饿狼扑食已经算是定力非常了。

    方玉嘉羞怯难当,面红如血,当发现小叔子目光灼灼的看着她的娇躯甚至看向她的下体时。她心跳急速加快。

    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如果此时有个地缝,她恨不得钻进去。

    刚刚那股小刀子般的烈吹来,将沙发的真皮都给切碎,但她却没想到裙子也会被割成碎片。

    正在她不知该如何是好时,却看到小叔子竟留下了两行猩红的鼻血,接着小叔子便捂着胸口吐出一口鲜血,地面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

    小叔子这是怎么了?受了重伤吗?方玉嘉一惊!

    一定是刚刚受了重伤,昨天的伤还未痊愈,现在又添加新伤。一口吐出这么多鲜血,伤势必然极为严重。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肖丞大口吐血,吐血必定是受到了极其严重的内伤,甚至性命堪忧,电视剧中不都是这么演的么。

    想到这里,方玉嘉极为紧张,将所有的羞怯都抛之脑后。

    她是女子,身子终究会给某个男人看的,她宁愿这个男人就是小叔子。在她心里也只有小叔子才有这个资格。

    前不久她在网上看到了一则寓言故事,寓言故事中这样讲道:

    “一杯白开水不忍孤独不断寻找伙伴。

    第一次找到了一条金鱼做伙伴,白开水将金鱼养在她之中,但金鱼却日渐萎靡。缺少营养最终离开了她。

    她和金鱼显然不合适,她的白开水无法给金鱼自由和养料。

    第二次她遇到了一个被太阳晒得干瘪的海绵,干瘪的海绵需要她,她便和海绵成为了朋友。

    但和海绵在一起。海绵不断的索取她的白开水,不断的被晒干。终于有一天,她不堪索取离开了海绵。

    第三次遇到了一株仙人掌。她随仙人掌来到沙漠。

    但仙人掌显然不在乎他,因为仙人掌并不需要太多水分,有她没她都一样的生,对于仙人掌来说,她是没有价值的。

    她再次选择了离去。

    第四次她遇到了一块冰糖,她惊讶的发现,冰糖才是她需要的最好的伙伴,冰糖和她在一起便能成为糖水,每天都可以甜甜蜜蜜。

    可这时候她却忽然失落的发现,她的开水早已经被前三个伙伴用尽,只剩下一个空空的玻璃杯。

    遇到对的人,却已经失去最宝贵的东西,哀莫大于此,只能抱憾终身。”

    这则寓言告诉众人,不要挥霍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否则一旦遇到真正需要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早已空空如也,失去了拥有他人的能力。

    更是告诫女子,需留得璧身待良人,否则终将抱憾终身!

    看完这则寓言故事,她感触颇多,她从小到大何常不是一杯白开水,现在她认为小叔子便是她的冰糖。

    她便要为小叔子倾尽这杯满满的白开水。

    昭华易逝,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

    这和爱情无关,她早已不是一个整天想着白马王子和公主浪漫故事的单纯女孩,在她眼里爱情这东西本就是用来欺骗小女孩飞蛾扑火的恶毒东西。

    爱情被誉为最为神圣的情感,在她看来却不过如此,只不过是男女之间荷尔蒙作祟产生的某种美好依恋感情而已。

    实质上究其根本,就是需要和被需要或者一起需要的关系,谈不上什么神圣纯洁。

    一度被赞为最为纯洁的柏拉图式爱情,也只不过是心理上的需要和被需要,说到底就是双方为了追求精神上的宁静和满足。

    最近她一直试图读懂男人、读懂小叔子。

    这里的男人并不是通常意义来讲具备男人特征的人,而是怎样的男人才能被称之为男人。

    男人需要有担当、需要有责任心、需要有血性和开阔的胸襟,可以有野心,但必须具备匹配野心的执行力,这样的人才能称之为男人。

    能不能称之为男人和外表更没有任何关系,任你是故作深沉还是嬉笑怒骂,管你是玉树凌还是丑到灵魂深处,强大的内心才是根本。

    随着对小叔子深入的了解,她渐渐读懂了小叔子的硬骨凌霄。

    遇到事情绝不退缩,愿意用单薄坚强刚毅的脊梁为亲人撑起一片天,就像此时此刻一样。

    她也读懂了小叔子的内心强大。

    绝不需要他人的同情和怜悯。更不想让人担心觉得软弱,就像此时此刻一样。

    如果不是因为她裙子碎掉造成冲击让小叔子心神失守,小叔子估计会一直压制住伤势,然后躲在没人的地方独自舔舐伤口。

    等到伤势痊愈,再若无其事的出来给人一个阳光灿烂。

    如果是个小男人,出现这种情况必定会借此机会博取他人的同情和好感。

    甚至希望获得别人的厚报,被女人芳心暗许那就最好不过了。

    方玉嘉思绪纷飞,小叔子为她奋不顾身,显然受到了重创,她怎么可能就因为自己裙子碎掉而对小叔子的伤势不闻不问。

    看着肖丞大口吐血。她将羞怯完全抛之脑后。

    方玉嘉没做任何犹豫,坚定的伸出修的,迈出步伐,快速走向肖丞。

    肖丞深呼一口气,将真气运转一小周天,努力将继续吐血的冲动压制住。

    看着嫂嫂半裸娇躯不断吐血,真不是个事儿。

    肖丞看着玉儿嫂嫂的娇躯,擦擦嘴边的血迹,脸色好看了一些。

    “你还好吧?”

    方玉嘉面色绯红。却没有顾忌那么多,担忧的看向肖丞,鼓起勇气柔声问道。

    肖丞眼神忍不住在嫂嫂周身游走一圈,心中暗叹一声嫂嫂果然很美很仙然。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到嫂嫂完美的。

    嫂嫂皮肤白皙到了极点,充满莹润的色泽,就像刚泡过牛奶浴一般。

    身材婉约清丽,便如一枚多汁甘美的青提。

    “没事的!”

    肖丞艰难开口。将翻涌的血气死死压制住。

    此时他状态极为不稳,如果一直压制住伤势到无事,可吐了一半又给压回来就更加难受了。稍有不慎还会再次吐血。

    方玉嘉那肯相信小叔子的说法,只当小叔子是嘴硬,不想让人觉得软弱。

    她绝不会觉得小叔子软弱,小叔子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又不是神仙,受伤在所难免。

    此时见肖丞面色苍白,胸前衣襟全部被鲜血染红,地面全部是血,而裤子上……

    当方玉嘉看到小叔子裤子上颇为壮观的帐篷时,脸色更红几分,心中一颤,连忙抬起俏脸,下身传来一阵酥痒,不知不觉竟湿润了几分。

    男人看女人有生理反应,女人看男人何尝没有生理反应呢?

    她不知道小叔子伤势重到什么程度,看样子,伤势极为严重。

    她银牙紧紧咬着下唇,不由分说来到小叔子身侧,挽住小叔子的手臂,将小叔子扶住。

    肖丞被嫂嫂扶住,手臂立即感受到玉儿嫂嫂双峰带来的丰弹触感。

    不禁深呼一口气,却嗅了满鼻嫂嫂娇躯馥郁独特的处子幽香,当即心中一荡,口水荡漾。

    此时的玉儿嫂嫂就像是一个被剥掉皮清香诱人的橙子,哪怕是不想吃橙子,也会出于条件反射般的开始口水荡漾。

    “噗”

    又是一口鲜血吐出来。

    这次他受到的内伤极重,比昨天寿诞受到的内伤还要重。

    本来将将压制住吐血的冲动,现在被诱人的玉儿嫂嫂一激,再次吐出鲜血。

    这次他干脆懒得继续压制,在压制下去真会憋出内伤,蹲在地上不断吐血,将腹中翻涌的气血尽数吐出来。

    肖丞吐出鲜血,脸色惨白,总算好一些。

    此时心中只叹这日子没法过了,不想吐血都还不行了,玉儿不带这么折腾人的,但过过眼福也不算亏,确实颇为好看……

    方玉嘉见肖丞吐血连连,极为紧张。

    她没有顾忌自己的着装,连忙随着肖丞一起蹲下来,轻轻拍打肖丞单薄的后背。

    肖丞抬头,目光扫过玉儿嫂嫂的私处,却惊讶的发现底裤竟然湿了一大片。

    方玉嘉感受到小叔子的目光,匆匆扫一眼自己的私处,就见内裤竟湿了一大片,抬起头,却看到小叔子灼灼眼神。

    四目相对。两人同一时间一愣,方玉嘉能从小叔子眼中看到渴望和挣扎,肖丞能从玉儿眼中看到羞怯和抗拒。

    方玉嘉自然能猜到小叔子此时此刻所想所需要的,她并不反感小叔子的需要,男人有这方面的需求再正常不过了。

    她能接受小叔子这个人,但却过不了心中的那一道坎,而且发展的也太快了。

    她不是单纯小女生,知道这个过程是如何发生的。

    她是个极度洁癖的人,很难接受……

    小叔子的女人好几个,而且还和无数女孩女人发生过这种关系。

    她能接受小叔子这个人。却无法接受小叔子的身体,更难以接受小叔子驱直入她的身体。

    她对这方面存在着恐惧,她知道这是她自己的问题,现世哪个男人不会前后拥有几个或者更多的女人,谁会在意这个。

    在别人眼中看来是极为普通的事情,但她现在无法接受,不是矫揉造作假装矜持,她确实需要一个接受的过程。

    所以现在绝对不可以!

    当然,按照小叔子的实力。完全可以将她强行推倒,她可能会半推半就。

    肖丞看到玉儿嫂嫂的眼神中的抗拒,便立即清醒过来。

    他实质想都没有想过要对玉儿嫂嫂做什么,但凡是男人。偶尔免不了被下半身左右一次,刚刚的完全出于本能。

    “对不起!”

    “玉儿,不好意思!”

    两人几乎同一时间抱歉道,方玉嘉声音弱了很多。

    肖丞的不好意思是不该对玉儿嫂嫂产生这种不该产生的冲动。

    方玉嘉的对不起则是因为现在不能给肖丞什么而感到歉疚。

    肖丞有些疑惑。不知道玉儿嫂嫂这个对不起是从何而来,难道是因为他受了伤而感到自责?

    肖丞想不通便不会去想,尤其是女人方面。女人的心思没人能完全猜透的。

    “嗯!”方玉嘉低着头,满脸血红,从琼鼻中发出一声轻嗯,将头埋低,低声如蚊蚋般道:“其实,这种事情……总之我会将一切保留着的……”

    方玉嘉鼓起莫大的勇气说出了这句话,这话无疑便是一种将一切许给小叔子的承诺。

    她说完这句,松一口气,总算将事情说清楚了,希望小叔子能理解,不会埋怨她才好。

    肖丞早已清醒过来,虽然身体上这种生理反应并没有衰退,但思想上却早已经将刚刚的冲动抹杀掉。

    听到玉儿嫂嫂吞吞吐吐的话,他实在无法明白这个一切都保留着是个什么意思。

    如此含蓄的话,换任何不明女人心思的人来恐怕都难以理解。

    “你的伤怎么样了?”

    方玉嘉并没反感小叔子看她,只是觉得羞怯难耐,半晌才抬起俏脸,问起她最关心的事情。

    “别看我吐了不少的血,其实伤势并不严重的,吐着吐着就习惯了,玉儿别担心。”

    肖丞打消不切实际的想法,恢复了常态,淡淡一笑,眼神扫过嫂嫂的娇躯,却只是欣赏而已。

    “都吐了这么多血,怎么可能不严重,你不要骗我!”

    说起肖丞的伤势,方玉嘉眼眸中蒙上了一层水汽,小叔子这都是为她。

    如果不是因为她,何至于此受到这种伤。

    吐的血都够献血十次八次了,按照人体的血量来说,小叔子现在处于严重缺血状态,如果常人这种情况,很可能早已休克,怎么可能没事。

    “玉儿,真不用担心,真的没事!”

    看着玉儿嫂嫂担忧的神色,肖丞摇摇头,脸色惨白,淡淡一笑,继续道:“其实对于修真者来说吐血是经常发生的事情,吐一吐真就习惯了。”

    这话绝不是骗人的瞎话,对于修真者来说吐血真的是再常见不过的事情。

    修真者吐血不见得是因为内脏受到极为严重的创伤,不能和普通人的内出血相提并论。

    吐血其实是修真者自我保护的排异机能,不同于常人和一些内家拳高手。

    普通人或者内家拳高手遭到击伤之后难免会出现淤血脉络受阻的情况。

    修真者则是通过这个排异机能,每次受到创伤之后,就将淤血、废血、为排出体外。

    排除之后身体便不会有大碍,伤势会比普通人好的更快。

    他和伴山道人硬拼,就是被震伤了经脉,被震伤之后就需要将淤血废血排出体外。才会出现这种吐血的现象。

    这种血气如果一直压制在体内,必定坏事,必须在一个小时之内排除,不然就会凝结在体内,阻碍经脉。

    他现在的伤势确实算很重的。

    如果是普通修者,至少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来疗养,可他因为有九玄仙经的关系,只需要几天时间就能痊愈。

    相比起伴山道人失去了一条胳膊,他这伤势只算是毛毛雨。

    肖丞知道玉儿嫂嫂极为担心他,不说出个所以然是不会相信的。当即便将修真的一些道理讲述给玉儿嫂嫂听。

    方玉嘉极为好,求知欲很强,听到肖丞描述修真者的一些事情,甘之若饴,甚至都忘记了尴尬。

    听完小叔子的讲述,方玉嘉点点头,松一口,还好小叔子没有受到重伤。

    放下心之后,方玉嘉怔怔出神。

    她实在太弱。比起桌青莲柳依依两人,她没有任何自保的能力,和小叔子在一起只能被保护,时常拖小叔子后腿。已经成为小叔子的拖油瓶。

    最近只要一有时间便按照小叔子所给的心经尝试着修炼,奈何一直没有气感。

    明明看着一道通往绚丽葡京娱乐平台的大门,却无法破门而入,太难受。

    “玉儿。你现在真的很好看!”

    肖丞见玉儿嫂嫂怔怔出神,且脸色不太好看,以为是嫂嫂为他受伤的事情而自责。淡淡一笑,促狭调侃道。

    “恩!”

    方玉嘉陷入思索之中,下意识轻嗯一声。

    立即发现不对,抬头又见小叔子目光在她娇躯之上游离不定,最后停在她已经打湿的内裤上。

    方玉嘉自然听出了小叔子话中的调侃之意,大红着脸鼓起勇气狠狠瞪了小叔子一眼,连忙站起身。

    肖丞被嫂嫂一瞪眼,淡淡一笑,他现在发现玉儿嫂嫂是越来越有人味、女人味了,以前可不会情万种的瞪人。

    玉儿嫂嫂可越来越有意思了!

    “呀!”

    云听雨睡眼惺忪的站在楼梯间,看到客厅中凌乱不堪的景象,不由发出一声惊呼,接着又看到方玉嘉仅仅穿着内裤和内衣站在肖丞面前。

    “你们好羞啊,你们在做什么呢?”

    云听雨瞪大漂亮的眼睛,气鼓鼓的看着肖丞和方玉嘉。

    两人的气氛原本好了些,方玉嘉总算慢慢适应小叔子的“欣赏”。

    可此时却听到云听雨的一声大叫,神色一僵,极为尴尬,脸色红的发紫,连耳朵都红了。

    肖丞也满脑子黑线,听雨这丫头偏偏这个时候出来。

    在干什么?这个还真不好说是在干什么!

    云听雨狐疑得看着两人,左看看右看看,在方玉嘉胸口看看,在自己胸口又看看,摇摇头,不知道自己的什么时候能大。

    “我进卧室了!”

    方玉嘉连忙转身离开,走进卧室立即关上门。

    如果平日里被云听雨这妮子看到,她肯定不会介怀。

    可现在她和小叔子面对面,底裤都湿透了,心中羞怯到极点,哪能不害臊。

    方玉嘉关上门,娇躯靠在门上,呼呼喘几口粗气,双峰起伏不定,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从小到大二十三年,这还是她第一次这种样子出现在男人面前,而且还极为羞人的打湿了底裤,还被小叔子看了好几次,太羞窘了。

    好在是小叔子,不是别人,看了也就看了,知道了也没什么,这只不过是正常的生理反应而已,小叔子不也有生理反应么。

    半晌,呼吸平稳之后,方玉嘉露出了浅浅羞怯的笑意,俏脸上多了两个梨涡。

    小叔子总算没有让她失望,并没有强行对她做什么。

    可以后要怎么办呢?既然那次接受了小叔子的感情,那就代表接受了小叔子这个人,总不能一直拒绝小叔子这种要求。

    小叔子作为一个男人,提出这种要求很正常。小叔子会不会因此觉得她太做作,或者因为她的拒绝而觉得她并不塌心?

    方玉嘉有些忐忑,现如今她失去了家族,小叔子就是她唯一的牵挂,如果再失去小叔子,她真不知道以后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

    方玉嘉平复心绪,来到纯白色的床边,看向自己的内裤,脸色红了红。

    她小心翼翼的将内裤褪下,下意识伸手到自己的下体。手指却无意触及到粉嫩的红豆,全身立即一紧,如同过电一般。

    “啊哎”方玉嘉发出低声喘呼。

    “玉儿,怎么了?”

    方玉嘉压低声音的轻呼,如何能逃过肖丞的耳力,她很快便听到门外传来关切的问候声。

    “没!没什么,只是脚崴了一下!”方玉嘉脸色腾的一下红了,连忙解释道。

    听到小叔子没有再询问,才松一口气。

    方玉嘉再次想起小叔子那颇为壮观的帐篷。自嘲一笑,摇摇头。

    短时间内她肯定是无法接受这件事情的,光是想一想小叔子进入她身体,她便觉得浑身不舒服。

    她绝不是嫌弃小叔子。而是因为小叔子和太多女人发生过关系,不知道沾染过多少女子的体液,让她觉得极其杂乱。

    不过她却没多想,顺其自然便好。

    她无法想到的是。其实有一种两三块钱一个的小东西可以轻易解决她的担忧和洁癖……那就是……(大家别掐住本刀的脖子啊!)

    肖丞吐完血,内伤好了些,又将龙儿的伤势包扎了一下。给了龙儿五颗蕴灵丹。

    龙儿的伤势不轻,确实血肉伤,并不大碍,吸收灵气将养一段时间就能痊愈。

    而且过几天等他痊愈之后,他便会给龙儿服食天元果,到时候伤势立即就好了,不用着急。

    现在别墅内已经变成这幅样子,没门没窗,客厅家具变成了碎片,肯定不能继续住这里。

    他打算将玉儿嫂嫂和云听雨送到族中暂住一段时间,马上天极之年,他需要在这之前将自己身体底子打好。

    从晋级到先天到现在不过两三天,他却经历了好几场战斗。

    在战斗过程中他收获颇多,现在有伤在身,刚好可以借此机会闭关一段时间,养伤的同时,还可以冲关。

    按照现在的情况,他一口气冲到先天三阶应该不存在问题,最近战斗的经验他还需要花时间总结一下。

    而且上次进入小葡京娱乐平台时间太仓促,他需要时间好好研究一下这个小葡京娱乐平台,探索一下如何物尽其用,总不可能真只当做乾坤物品来装东西!

    肖丞整理好思绪,回头看着面前气鼓鼓的云听雨,只觉得很荒谬。

    这妮子是发的哪门子火气,别说他和嫂嫂没发生什么,就算发生了什么,也轮不到这个小丫头片子吃味吧。

    “你们都做了什么?”

    云听雨气鼓鼓的看着肖丞,瞪大眼睛,嘟着嘴。虽看起来很生气,却透着一股子无法无天的可爱劲儿,粉嘟嘟的俏脸让人看着都想掐一把。

    肖丞没好气的在云听雨额头敲一指:“大人的事情,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掺乎什么?”

    “人家已经是女人了,而且初吻都给了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你个负心汉!”云听雨振振有词道。

    听到负心汉一词,肖丞无奈扶额,心道这丫头是什么闺怨小说看多了不成,怎么思想这么酸腐。

    肖丞架不住云听雨的软磨硬泡,又不忍心责骂,只好随便编一个借口搪塞道:“其实我们刚刚是在修炼,你知道你哥哥不是普通人!”

    “嘻嘻,真的?那我也要像玉嘉姐姐一样和你修炼!”

    ~

    【这是修订版,昨天的四章系统给挂了!小刀快哭了都……

    完整版在小刀的空间中……喜欢的朋友可以加裙,裙信息在书评中……

    】(未完待续……)

    《最强小叔》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