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小叔 > 第三三一章:霸强的师太(3合1)

第三三一章:霸强的师太(3合1)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肖丞不知道五合道人是打算带他们去什么地方,不过瞧五合道人难为情的神色,肖丞大感奇怪。

    记忆中,师傅五合道人一直是个脸皮极厚的人,可从来都不会出现这种难为情揶揄的神色,恐怕要去见的人不简单。

    肖丞询问了一下去见何人,五合道人却讳莫如深只说去了就知道了。

    见师傅不想说,肖丞也不继续问,他只操心着玉儿的生命安危,对旁的八卦并不在意。

    没有拖沓,肖丞当即便抱着休克的玉儿,带上龙儿和可馨御剑升空,紧随五合道人的身形,一直向西飞行。

    他御剑速度极快,但乾震四象剑载重量大,也只是和五合道人的速度相当。

    期间,五合道人向肖丞简略讲述了一下武道的知识。听完五合道人的讲解,肖丞对武道大致有了一个笼统的认识。

    简单来说,武道就是一种以身体为基础的武之道。佛宗、魔宗、仙宗的修炼都是通过吸收天地灵气来提高己身的实力修为,有完整的修炼体系。

    武道和三大宗门都不同,并不需要吸收天地之间的灵气,对于武道者来说,他们的修炼便是修炼自身,从身体中提炼出某种量能,完全不受天地的影响,自成一个独立的体系。{}{} {][}

    武道者提炼出的量能一般称为内息,俗称为内力,就像很多武侠剧中的武林高手。

    武道者的修炼方式和修真者有些类似,都是依靠身体中的经脉,但他们没有丹田之说,而是后雪山气海。

    所有内息全部都储存在后雪山气海之中,而且内息也并没有修真者那么多的变化,不会成为液态,更无法凝聚成为固态金丹,所以他们其实没有严格的境界划分。而且修炼起来完全没有进阶的过程。

    武道者的实力全部来自于内息的强度和内息的运用技巧,内息的强横程度是很难提高的,最重要的还是依靠运用技巧,运用技巧越纯熟,实力越强。

    所以武道是一门极难达到高境界的修炼体系,实力的提高主要依靠对运用技巧的感悟。

    不过武道相对于其他修行体系却有一桩巨大的好处,就是不受天地环境以及规则的影响,武道者都是自身构成一个完整的体系,所以他们不需要渡劫,而且也不受制于天地灵气的充沛程度。

    武道境界并没有一个严格的划分。但也是有境界的,大略分为高手、宗师、化境、环宇、捭阖等。

    所谓高手就是修炼出了内息,而当运用技巧达到炉火纯青的程度则被称为宗师,化境则是内息运用达到出神入化的境地。

    这三个境界在俗世是极为常见的,肖国伟死前就是化境武道者,桌青莲修炼之前也是接近化境的武道者。

    但若是想达到环宇之境,就极为艰难,比成为金丹或者元婴强者都要难很多倍,需要依靠顿悟。能顿悟便能成,无法顿悟终其一生都不可能达到。

    环宇之境的武道强者,据说三尺之内自成一个小天地,三尺之内无敌。刀剑难伤。

    因为每一个武道强者都是依靠自己的顿悟所达到环宇之境的,每个人的实力也不尽相同,所以这只是武道的一个境界,并不能和修真者的境界实力想比较。

    捭阖之境就更加玄虚。没有准确的说法,据传内息能纵横捭阖,远距离伤人性命……

    捭阖之境并不是武道的最高境界。以五合道人的原话来说,就是武道并不存在最高境界。

    肖丞有了一个笼统的认识之后,不禁开始猜测早晨玉儿是达到了什么境界。

    不过五合道人似乎看出了肖丞的想法,便毫不留情的打击说这女娃没有境界,只是当时将身体里的浩然之气一瞬间释放出来了而已,连最起码的运用技巧都不会。

    向西御剑飞行了二十来分钟,便远远看到两座大山之间的山坳中有一座孤零零的小院落。

    这小院落是四合院结构,由三栋青瓦白墙的房屋和一道弧形围墙构成,掩藏在一片广阔的碧绿竹林之间,一条小溪绕着院落蜿蜒流淌,让小院落多了几分出尘田园气息。

    因为小院落掩藏在万顷碧绿竹林之中,若不是从高空俯瞰下方,很难发现这个小院落,很是幽静。

    肖丞见五合道人放缓速度下降高度,便知道这小院落便是五合道人要带他来的地方。

    五合道人收声,神情变得凝重,老脸上浮现出不符合年纪不自在,缓缓降落高度,并没有直奔院落,而是来到竹林之间,借着茂盛的竹子的掩护悄悄接近小院落,就像做贼一般。

    肖丞不知道五合道人为何要如此谨慎,不过既然这么做肯定有一定的道理,便也着照做。

    两人一前一后,穿过茂密的竹林,便来到小院落几百米开外的位置。

    小院落没有什么特殊,青瓦白墙,院落旁边还有几畦菜地,春冬季节没有什么好种,全是白菜和萝卜葱苗等等寻常青菜。

    五合道人缓缓降落到地面,肖丞将玉儿小心抱在怀中来到地面,看到不远处的小院落,神色不由变得极为怪异。

    因为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院落,院子的拱形门头上雕刻着几个大字“竹林碧海千寻庵”,原来是一个尼姑庵。

    肖丞知道师傅一直以来有个极为怪异的不良嗜好,就是偷看俏尼姑洗澡,这是他师傅最大的恶趣味,可这次是来寻求高人救治玉儿的,怎么来到了尼姑庵?

    “师傅,怎么来尼姑庵?”肖丞皱眉神色怪异的不解问道。

    “嘘!声音小点!”五合道人连忙制止肖丞,一双老眼做贼般的警惕打量四周,见没人才放松下来。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潜入进去看看……咦,你这是什么眼神,我可没有什么其他不良想法!”

    五合道人见肖丞神色怪异,老脸有些挂不住,一个老头子偷偷潜入尼姑庵确实怎么咂摸都不是个味儿。尴尬一笑,继续道:“嘿嘿,只是进去看看!”

    五合道人说完,踩着凌虚步,一溜烟来到尼姑庵的围墙外,轻车熟路的纵身一跃进入了其中。

    肖丞见五合道人翻墙动作极为熟稔如同行云流水,估计以前没少来此地,不过他前世记忆中,五合道人从来没有来过此地,甚至提都没提一句。

    肖丞没多想。将裹着被子的玉儿轻轻放在干燥厚实的竹叶上,检查了一下玉儿的脉搏和体温,脉搏搏动依然有力,体温却有些不正常,全身冰冷。

    “没事的,很快就能好!”肖丞看着如同熟睡过去的玉儿,眉宇间尽是忧色,明明玉儿听不到,他依然说了出来。或许这句话本就是对他自己说的。

    他不是全知全能的神,不知道最后的结局会演变得如此糟糕,早上本只想着挺过去就行,玉儿最后却突然出现。

    如果知道结果会是这样。他还不如早点动用禁忌之术,将这些人全部杀尽,就不会有如此糟糕的结果。

    实在是他猜不到结果,而且禁忌之术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

    肖丞伸手轻轻抚摸过玉儿的捎带婴儿肥的俏脸。手指划过玉儿莹润的鼻尖,心中一片柔和,四周一片寂静。偶尔传来竹海涛声和溪水的叮咚声。

    可便在此时,尼姑庵忽然爆发出一声巨响,紧接着便从院落中传出如同拂面清却又浑厚异常的气势。

    肖丞豁然抬头,就见一个人影从小院中倒飞而出,速度极快,不像是自己飞出来的,更像是让人从小院种轰飞而出的。

    被轰出的人正是一身满是油渍青黑道袍的五合道人,五合道人横空倒飞而出,闷哼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老脸顿时变得煞白,显然受到了很重的内伤。

    五合道人飞出之后,突然从小院中飞出一根碧绿的竹竿,竹竿速度比五合道人的速度还快,一经飞出,小院中跃出一个人影,人影速度更快,宛如一道残影,身形捉摸不定。

    人影飞出,脚尖在竹竿上轻点,便如一只蜻蜓一般站在竹竿上,竹竿划过空,载着人影极速追向倒飞而出的五合道人。

    五合道人飞出,连忙祭出飞剑踩在脚下稳住身形,见人影踩着竹竿借力飞行追过来,立即一个掐一个印诀,手指向远处的竹竿一点,一道疾烈火之术飞向竹竿。

    竹竿顿时化作一团火花,变成了一蓬飞灰。

    人影见竹竿化为飞灰,身形一缓,脚尖轻点,便似完全没有重量一般轻盈的站在翠竹梢头,翠竹梢头竟没有任何弯曲。

    人影站在翠竹梢头,才让人看真着打扮。

    这是一个穿着一身青袍带着青色小帽的尼姑,尼姑看起来莫约三四十岁的样子,生的很是漂亮,丹凤眼、秀丽的眉头、朱唇小口,眼角浅浅的鱼尾纹让她平添几分沧桑之感,如果不是尼姑,肯定是个极为漂亮的美妇。

    中年尼姑面色冰冷,愤怒的看着五合道人,眉头暴跳不已,宽松的青袍之下的胸口起伏不定,显然是怒到了极点。

    “你听我说,这次来……”五合道人捂着胸口,喘一口粗气,连忙解释道,可还没解释完,就被中年尼姑一声怒喝打断。

    “今日不将你这妖道碎尸万段,贫尼誓不为人!”尼姑怒喝一声,脚尖在翠竹梢头猛力一点,如同一道残影冲向五合道人。

    尼姑大开大阖,一个侧踢踢向五合道人的面门,这个侧踢速度快到极致,周围的空气都为之产生了巨大的波动,变得有些扭曲。

    五合道人来不及继续说,连忙打开道盾,这一腿的威力非同一般,若是踢实在,断筋断骨是免不了的。

    轰的一声巨响,震彻山谷,尼姑实实在在一个侧踢踢在五合道人的道盾之上,其中蕴含着无与伦比的巨力。

    “呃!”五合道人闷哼一声,整个人便如同一枚飞出炮膛的炮弹,直接被轰飞出去,咻的一声,人影变得越来越小。

    这尼姑的强横程度超出了肖丞的意料,简直强的让人不敢相信,金丹巅峰的五合道人竟然都不是她的一合之敌。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如此强横的武道强者。以前一直不怎么看好武道。

    果然如五合道人所说,武道完全不受天地规则的限制,这尼姑能够站立在翠竹梢头,完全违背了地心引力。

    五合道人到此本就是为了玉儿的事情,就算不是为了玉儿,五合道人是他的师傅,他也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嘱咐龙儿和可馨照顾好玉儿,在五合道人飞出小院的同时御剑而起,冲向尼姑。

    不过一切都发生在眨眼之间。直到五合道人被击飞,肖丞才来到尼姑三十多米以外。

    只见肖丞双手握着一口和他身形严重不符的十米巨剑,一字御剑式刺向尼姑,来到尼姑不远处,双手举起乾震四象巨剑,改刺剑式为一斩。

    不管是出于什么缘由,这尼姑将他师傅打得吐血,都不是他能允许的,他现在刚好具备十倍的实力。便要拼上一拼。

    “你是谁?”尼姑看到肖丞手握巨剑向她斩来,不慌不忙的娇喝一声。

    肖丞紧皱眉头没有回答,势大猛沉狠持巨剑自上而下劈向尼姑,毫不留情。

    尼姑见肖丞不回答。不慌不忙伸出手,右手呈掌,毫不在意拍向凌空而来的巨剑,她没有神识。看不透肖丞的修为,在她想来这人如此年轻,就算强。也强不到哪儿去。

    “嘭!”一声闷响,尼姑因为掉以轻心,被肖丞一斩击中,巨大的冲击力让她身形不稳,从翠竹梢头跌落而下。

    不过尼姑并没落地,身形一转,很匪夷所思的卸去力道,在竹子上用力一蹬,整个人再次飞上了翠竹梢头。

    尼姑看向肖丞的目光完全变了,变得极为郑重,刚刚被肖丞一剑劈中,硬接了一击,只感觉浑身都有些发麻,心中惊诧不已。

    不知道肖丞是什么来路,明明是个修真者,可所用的攻击手法却类似魔宗和武道,这巨剑中所蕴含的真气她能轻松化解,但巨大的冲击力却难以硬接。

    “好强的杀气,你杀孽很重!”尼姑站在翠竹梢头,警惕的看着肖丞,怒喝一声。

    在尼姑惊诧的同时,肖丞也极为震惊,他这一剑的威力他自己自然极为清楚,剑体本身就有几百斤的重量,加之飞行速度和他双手的力道,冲击力不可想象。

    金丹强者没有几个人能硬接一击,金丹七阶的袁钟浔便是被他一剑击杀的,而这尼姑竟然赤手空拳接下了他全力一剑,而且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肖丞没理会尼姑的话,直径握剑再次斩向尼姑,而这次他给自己打了一个轻羽之术,又动用了五合剑法。

    五合剑法本就是近战剑法,他现在手握巨剑,其实就是近战的打发,用五合剑法到也妥帖。

    虽然乾震四象巨剑的重量好几百斤,但飞剑本就是随心而动,这重量不需要他去承担,他的动作并不会变得笨重,因为有了轻羽之术,整个人身体轻盈,踩着凌虚步在众多的竹梢头上如履平地。

    手中的巨剑虎虎生,剑气四溢,一剑又一剑斩向尼姑,四溢的剑气将翠竹砍到一大片。

    肖丞越战越心惊,他剑招连绵不绝,竟然无法沾到尼姑的身体,每次都相差一点点便被尼姑一掌拍开。

    “你到底是谁?竟然会五合剑法,还会凌虚步!谁传你的?”尼姑大声喝问道。

    正因为肖丞能施展出凌虚步和五合剑法,所以她一直没有对肖丞下狠手,不然以肖丞这种攻击,她照样能够接近肖丞,将肖丞揍得吐血。

    “自然是我师傅教的!”肖丞趁说话这个间隙,掐一个印诀,对远处的尼姑打一个泰山压顶之术。

    泰山压顶之术其实有些鸡肋,对比施术者境界的修者没有效果,修真和武道不是一个体系,他不知道这个术对武道强者有没有用处,以前在肖国伟这个内家拳化境高手身上起了效果的。

    尼姑只见一道浅黄色的光芒袭来,不知道是什么术,习惯性调动内息身手拍向黄色光芒。

    黄色光芒并没有因为这一巴掌而消散,瞬间没入她体内,顿时她便感觉身体重了三倍,当即便站不稳。从竹梢头坠落而下。

    “这是什么术?”尼姑诧异的自语道。

    肖丞没想到这个泰山压顶之术对武道强者竟然有效果,没有犹豫,紧跟而上,双手握剑极为霸蛮不讲理的力劈而下,劈向正在跌落的尼姑。

    在他眼里敌人从来都没有男女之分,更不会怜香惜玉,刚刚尼姑将他师傅打得吐血重伤,他便要找回来。

    尼姑前脚落地,肖丞的巨剑后脚便至,尼姑根本无法躲避这势大沉猛狠的一斩。

    尼姑终于失去了不紧不慢的悠然。满脸凝重,伸出双手迎上巨剑。

    “噗”一声轻响,尼姑竟然合手夹住了巨剑,巨剑无法再进半分,而与此同时,尼姑的双腿深深陷入土壤之中。

    肖丞眉头紧皱,这尼姑的强横程度简直有些让人无法接受,如此猛力的一击,竟然能用双手死死夹住。

    尼姑打出了真火。不再留手,挡住巨剑之后,一记侧踢,重重踢在巨剑的剑体之上。

    “嗡”乾震四象巨剑发出一声绵的嗡鸣。肖丞只感觉剑体之中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道,震得双臂发麻,当即稳不住身形,侧飞出去。

    尼姑双腿用力。从地面拔地而起,凌空冲向侧飞而去的肖丞,尽全力凌空便是猛力一踹。

    肖丞还未稳住身形。连忙将乾震巨剑横在身前。

    “当”尼姑一脚重重踹在乾震巨剑的剑体上,发出一声震耳的嗡鸣。

    肖丞只感觉一股磅礴的力道传来,当即胸口一闷,如同炮弹一般倒飞而出。

    肖丞此时才明白,刚刚师傅为什么被一脚踹飞,这股力量竟然比他全力一斩的力道还要强几分,看来尼姑之前对他还算是手下留情的。

    肖丞和尼姑过招,虽然打了很多招,但也只是发生在一个呼吸之间,五合道人此时才一边摸着嘴边的血迹,一边御剑来到上空。

    “不要打了,有话好好说,紫蕾,我们来找你是因为一个女子生命垂危,让你帮忙救治一下!”五合道人连忙解释道。

    刚刚他进入小院中,打算找到紫蕾师太说道说道,他刚刚收了徒弟,让紫蕾师太多少给他留点面子,然后再说帮忙治疗的事情,结果话都还没说出口,便被紫蕾师太一拳轰了出来。

    “紫蕾不是你叫的,你放尊重点!”尼姑停下来继续攻击肖丞的动作,站在翠竹梢头,有些气喘,皱着眉头问道:“这小子是谁?怎么会五合剑法和凌虚步?叫什么名字?”

    “哦,他是我徒弟!”五合道人心说这问题老夫也没整明白,却不能直说,至于叫什么名字,忽然发现他竟然还没问叫什么名字的。

    “你小子也是的,怎么能对辈动手动脚的,不过不知者不怪罪!”五合道人又对着肖丞责备道,虽然言语上是责备之意,但眉开眼笑老怀大慰。

    刚刚他虽然没看真着,似乎紫蕾师太对肖丞有留手,但肖丞竟然能和紫蕾师太战得旗鼓相当,莫名其妙收了这么彪悍的一个徒弟,睡着了都要笑醒,幸福的人生不需要理由。

    肖丞稳住身形站在飞剑上,听两人的对话是一阵错愕,没搞明白两人到底什么关系,似乎有些复杂。

    刚刚两人明明喊打喊杀的,结果现在却似乎极为熟稔,这个转变也实在太快了一些,听紫蕾师太的口气,似乎对五合剑法和凌虚步都极为熟悉,可前世五合道人没有这号熟人……

    这都是什么狗屁倒灶的事情……

    “徒弟?收徒弟这种事情,你这妖道怎么没有知会我一声!”紫蕾师太郑重其事的责问道,问的理直气壮。

    肖丞又是一阵错愕,心说两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关系,似乎果然不简单,可前世真的没有紫蕾师太这号人。

    “紫蕾,咱们不提闲话,有个女娃生命垂危,专门送过来让你看看!”五合道人连忙道。

    “让贫尼救人?这种事情你们不是更擅一些么?”紫蕾师太疑惑的看向五合道人。

    治病救人,修真者比武道者要擅许多,很多武道高手受了重伤,都需要寻求丹药治疗,怎么现在反其道而行。

    “女娃的情况有些特殊,你看看就知道了!”五合道人摇摇头,依然和紫蕾师太保持着距离,不知道紫蕾师太会不会突然暴起揍他。

    “那你刚刚怎么不说!”紫蕾师太狠狠剐了五合道人一眼。

    五合道人讪讪一笑,心说老夫倒是想说,可你压根就没给机会说,一脚就将老夫踹飞了来着,一点都没给老夫留情面,让老夫在新徒弟面前丢了这么大一个人。

    五合道人自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弱,刚刚并没出手攻击紫蕾师太,还不就是不想和紫蕾师太动手,让紫蕾师太揍几下也就消气了。

    “小子,请你带路!”紫蕾师太看向在一旁的肖丞,和声道。

    肖丞懒得猜测两人具体什么关系,最担心的还是玉儿的情况,现在这师太情绪缓和下来,看来治疗有希望了。

    不过他却发现,这师太似乎因为得知他是五合道人的徒弟,态度忽然变得亲切了一些,和刚刚的霸强姿态完全是两码事。

    三人转瞬间便来到玉儿身旁,紫蕾师太看着平躺在地面的方玉嘉皱了皱眉,露出担忧的神色。

    紫蕾师太蹲下身子,伸手给方玉嘉把把脉,面色凝重。

    肖丞不知道是什么情况,问道:“情况怎么样?”

    “她似乎一瞬间耗尽了内力,内力一旦耗尽,身体便失去了支柱,也就是武道所说的油尽灯枯,既然是油尽灯枯,那就要补充灯油。情况有些棘手!”紫蕾师太站起身,叹口气,摇摇头。

    听到情况有些棘手,肖丞大松一口气,棘手说明是有办法的,只是肯定会很麻烦。

    不过却发现紫蕾师太似乎没有看出玉儿的特殊体质,武道强者没有神识,也不会用道术去试探身体,无法察觉到也正常,紫蕾师太的检查方式到更像中医把脉手段。

    而得出的结论和五合道人的猜测很类似,应该不是瞎说。

    “你将她抱起来送进庵中,你个妖道绝不能进去!”紫蕾师太对肖丞道,随后又瞪着五合道人怒道。

    肖丞点点头,将玉儿抱在怀中,打开小院的木门,抱着玉儿走进庵内。

    五合道人干笑两声,看着紫蕾师太和肖丞走进庵内消失不见,心中不是个滋味,徒弟都让进,就是不让他进去,这也太厚此薄彼了。

    回头就见龙儿和可馨眯着眼睛露出嘲笑的意思,不禁恼怒:“你们两个小东西懂个屁,有什么好笑的!”

    三合一章节到!厚着脸皮求五分评价票啊!!客户端的兄弟也可以投的,双击阅读页面,点击评论互动,上面会出现一个评价,点击评价,就会显示有一张免费的评价票的!望兄弟们支持哇……

    ~(未完待续……)

    《最强小叔》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