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小叔 > 第三六二章:试探(2合1)

第三六二章:试探(2合1)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金碧辉煌的大殿之中,两排座位,每排二十五个座位,显然这次品茶盛会只有五十个人参加。

    虚灵崖上聚集着上万修者,昆仑茶会却只有五十个人有资格参加,这五十个人自然是上万修者中的佼佼者,要不是十大圣地的人,要么便是有名有号的人。

    就算是十大圣地,每个圣地也只有两人被邀请参加而已。

    在座五十个强者,皆是心高气傲之辈,而现在却出现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还被宁仙子邀请上座。

    一个不知道来路,实力尚不清楚的年轻修者何德何能上座。

    宁仙子辈分极高,在十大圣地年轻一代之中,实力也是顶尖的,年纪轻轻便达到金丹七阶的修为,修为可能并不吓人,在场还有不少比宁仙子修为高的。

    但宁仙子的实力非常了得,便是普通的准元婴强者都不一定是其的对手。

    众人早已经习惯了宁仙子高高在上,宁仙子坐在上座自然没人觉得不妥,甚至觉得理所当然。

    当众人看见宁仙子伸手很平淡的邀请肖丞上座,均露出不解和不服气的神色,整个大殿瞬间鸦雀无声,目不转睛的瞪着肖丞,眼神中颇有恐吓的意思。

    肖丞没有任\\\ .()().何奇特之处,极为陌生,若不是今天的事情,恐怕在场所有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一号人,肖丞若坐了上座,将他们这群人置于何地?

    那不是意味着,他们这些人都在肖丞之下,肖丞的地位超过了他们所有人。

    肖丞扫视大厅一眼,将众人的神色尽数看在眼中,明白绝大部分人心中的不爽。

    在场所有人,任何人的修为都在他之上,他是大殿之内修为最低的。连金丹之境都还未达到。

    他从不自以为是也不会妄自菲薄,有自知之明,在场之人可不是那些底子稀松的散修,随便一人出手,他恐怕就会落败。

    肖丞只是稍稍迟疑,淡淡一笑,没理会无数怪异的目光,抬步穿过大殿走向台阶之上的空座上。

    不就是一个座位而已,又不是上刀山下火海,别人什么想法。跟他没半毛钱关系,爱怎么想怎么想,他不在乎。

    再者说,他现在的容貌,照镜子他自己都不认识,名字也是假名儿,光脚不怕穿鞋的,他没任何顾忌,有什么好忌惮的。

    “陈道友请坐!”宁倩夕礼节性的微微一笑。示意肖丞坐下,声音很好听。

    “恩!”肖丞点点头,没有任何拘谨,在上座大喇喇的坐下。也不客气,顺手端起宁倩夕手边的玉质酒瓶给自己满上一杯。

    和宁倩夕近距离面对而坐,不得不承认宁倩夕极为漂亮,气质出尘。确实当得起仙子这个称呼,不过肖丞依然一阵浑身不自在,眼观鼻子鼻观心。干脆不去看。

    大殿之中的众人看到肖丞毫不犹豫坐下,这还罢了,竟端起宁仙子的玉质酒瓶给自己满上,完全没将自己当外人,就像在自己家里一般的随意,顿时一片哗然。

    一阵交头接耳之后,下午来到虚灵崖的人得知了早晨的事情,从早晨肖丞表现的实力来看,不过是普通金丹五阶左右的实力而已。

    就这种实力,也敢上座……

    “这人是谁?竟敢真坐上去!”

    “这种实力也敢来茶会?一根手指头都能碾死他……”

    “和宁仙子平座,他配么?”

    ……

    大殿之中大部分修者压低声音讥笑道,满脸尽是不屑和嘲讽之意。

    这些人都不是凡俗之辈,还未弄清肖丞的身份背景之前自然不会傻到当面说什么,但是私底下说说肯定免不了,不少人提高音调,像是自言自语,其实是故意说给肖丞听的。

    肖丞一个实力稀松平常的修者,忽然凌驾所有人之上,在场所有人心中都极为不舒服,其中还有不少连和宁仙子说句话都没机会的倾慕者,更是义愤填膺。

    当然,除了不忿之外,一众强者也很好奇,肖丞到底是什么身份,让宁仙子如此看重。

    宁仙子在年青一代地位极高,实力和德行都让人敬仰,既然宁仙子如此看重此人,那么此人必定有可取之处。

    不过不管是什么身份和背景,实力才是最重要的,背景和身份根本算不了什么,在场之人谁没身份和背景,也没谁拿身份和背景说事儿。

    肖丞坐在上座,一口饮尽杯中酒,下面的议论声他自然尽数听在耳中,他并不多么在意别人的嘲讽,可依然有些不自在。

    “宁姑娘!”肖丞稍稍犹豫,还是决定用姑娘这个称呼,喊宁仙子,他自己不自在。

    肖丞淡淡一笑,半开玩笑继续道:“很感激你邀请我参加茶会,荣幸之至,不过这位置,实在担当不起……整个一烤肉架……还好我皮实,不然早给烤焦了!”

    肖丞没觉得拘谨,说话很随意,他很想知道这位宁仙子为什么邀请他,还给这么“好”的位置。

    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他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何来的这种待遇?

    宁倩夕杏目闪过一丝诧异,这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用如此随意的口气和她说话。

    刚刚别人的话,她自然也听在耳中,听肖丞这么问,平静没有任何感彩的脸上浮现些许歉意。

    宁倩夕歉意一笑,解释道:“陈道友,多有抱歉。其实每次茶会都是自由入座,你来晚了,所以就剩这个座了!”

    “哦!原来如此!那就不必抱歉了!”肖丞微微尴尬,原来是因为来晚了,而不是宁仙子故意安排这个座位,看来是他自己想多了。

    不过这也不对,下面在座的众人对他坐这里颇有微词,这位置应该有很多人抢着坐才对,难道是这些人脸皮太薄……

    “陈道友对这次仙墓开启有什么看法没有?”宁倩夕伸出素手,端起玉质酒瓶给肖丞满上一杯,和声问道。

    “看法?没什么看法!”肖丞摇摇头。这种笼统的问题真有些不好回答。

    肖丞拿起杯子,示意宁倩夕喝酒,两人杯子轻轻一碰,肖丞便一口饮尽,宁倩夕则是极为优雅,端起酒杯,另一只手捻着白色衣袖,掩着绝美的面庞,只露出一双清透的杏目。

    大殿之中的众人实在看不下去,中央一个身穿明黄道袍的俊美青年站起身。对着宁仙子拱拱手,沉声问道:“宁仙子,我见这位道友气势非凡,想来是师出名门,实力恐怕也非常了得,不知仙子方便介绍一下么,我想在座诸位都想认识认识!”

    身穿明黄道袍的青年笑容和煦,这番说辞听起来似乎没有旁的意思,实质在座之人都能听出其中的讽刺之意。什么师出名门实力了得,都是讽刺。

    “就是,都想认识,不知是何方高人?”在座其他人均纷纷附和。

    宁倩夕早就料到会有人问。便轻轻站起身,解释道:“这位是陈霄陈道友,是我的朋友,今天邀请他来。是以我个人名义邀请的,还请大家不要介意!”

    而便在此时,忽然从大殿门口涌入是个面容姣好的女子。手上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中都放着一本线装的书籍。

    一个清亮的声音恰到好处的响起:“诸位道友,我昆仑派近来出土一块石壁,上面很可能是道术口诀,这是临摹本,邀大家共赏,希望大家有所获!”

    昆仑派的道术口诀?还邀请大家共赏?这是天大的好事!

    众人均是一惊,将肖丞的事情完全抛之脑后,连忙接过托盘中的线装书籍,五人簇拥在一起观看。

    肖丞微感奇怪,道术口诀一直是各大门派的隐秘,绝不会公之于众的,现在昆仑派竟然将道术口诀拿出来共赏。

    不过转瞬间便明了,昆仑派单单飞仙的先贤都有十一个,留下了多少宝贵的心经和道术,也不会在乎这么一点。

    与此同时,宁倩夕黛眉微蹙,她根本就没安排这种活动,旋即发现宁倩雨在大殿门外朝她打眼色,指了指肖丞,她才明白,原来这是用来试探肖丞的。

    不过一本书而已,如何试探肖丞是不是古族?宁倩夕有些不解。

    一群人极为激动的簇拥在一起研读线装书籍,很快便摇摇头,露出失望的神色,所有人都没能从线装书籍中获得道术口诀。

    肖丞见众人露出失望之色,有些好奇,看向人群手中的线装书籍,却没能看到任何内容。

    近处的几个人见肖丞看向线装书籍,反正他们看不懂,冷冷瞥了肖丞一眼,将线装书籍递给肖丞,这么多人都看不懂,他们可不相信肖丞这个实力低微的家伙能看懂。

    肖丞淡淡一笑,接过线装本,打开扉页,瞬间明白为什么这些人都看不懂都没法得到其中的口诀,因为这里面是清一色的甲骨。

    甲骨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字,而且年代极为久远,那时候的人语法和现在完全不同,极为难,就算那些考古者专家,得到一篇甲骨也要共同商讨推敲很久才能推敲出大致意思。

    一门语言,绝不好,就像天朝人英语一般,没几个人能短时间会。

    甲骨距离现在几千年,现在根本用不到,除了一些特殊的从业者,谁会花心思甲骨,在场众人都一门心思倾注在修炼之上,更看不懂甲骨。

    前段时间,他除了修炼炼丹之外,便是习甲骨,毕竟要想得到天碑上的剑诀,就必须弄懂甲骨。

    经过一个多月的钻研,加之有祭台上的全篇甲骨可供参考,这才个七七八八,如果没有祭台的甲骨参考,恐怕要花更久的时间,这本线装书籍上的甲骨基本能看懂。

    宁倩夕发现线装书籍中全是甲骨,立即明白了小妹试探的伎俩,原来是用甲骨来试探肖丞。

    两人均怀疑肖丞是古族,肖丞的战斗格和现在迥异,飞剑形态古朴,就像几千年前的样式,所施展的道术闻所未闻。

    荒古神族从荒古延续到现在,很少与外界交流。还保持着史前的生活状态,那么自然认识甲骨。

    宁倩夕见肖丞目不转睛的看着线装书籍,还不断一页一页翻过,平静如水的道心竟破天荒微微激动,柔声问道:“陈道友,你……能看懂?”

    肖丞点点头,端起酒杯饮一口酒,没抬头,继续翻看线装书籍。

    见肖丞点头承认,宁倩夕清透的杏目闪过几许亮意。立即有了判定。

    肖丞战斗格飞剑形态以及道术,任何一种都无法说明肖丞是古族,认识甲骨也不能肯定肖丞是古族,但这么多巧合凑在一起,那么就只有一个结论,肖丞必定是古族。

    早晨的时候,她觉得肖丞很特别,而且对她态度自然,心中一动便想结交一下。

    既然是入世修行。在红尘俗世历练的便是人情世故,肯定要多结交一些朋友,连朋友都没有,算什么入世修行。

    不曾想。肖丞竟然是一个古族传人。

    古族是什么,那是自荒古传承至今的神族,拥有普通人无法比拟的天资和血继神通,是修行界金字塔顶端般的存在。

    肖丞并不知道宁倩夕所想。一门心思扑在书籍上。

    这本线装书籍中所记载的并不是纯粹的道术,其实是篇墓志铭,讲述一个叫做陆琪仙人的生前事迹。

    因为继承了九玄仙经的关系。肖丞对荒古的事迹极为感兴趣,九玄始祖最后去了哪里,鸿钧始祖为什么消失无踪,后来九玄始祖和鸿钧的仇怨到底是如何收场的?

    肖丞这一看,心无旁骛,浑似忘记了时间,期间不断喝了好几杯酒,竟一口气将这本十几页的线装本看完。

    看到最后一页,便发现不对,怎么每次喝酒,酒杯都是满的。抬头便见周围所有人或坐着或站着,似乎都等着他看完。

    今晚在场的人都是修真界中的精英,修为越高所了解越多,对这本线装书籍越看重,要知道里面临摹的全是甲骨,很可能是来自荒古的道术。

    来自荒古的道术便是传说中的上古道术,莫不是威力绝伦,这么厚一本,该有多少道术口诀,堪比一部旷世心经。

    一旦能得到其中的道术,他们实力肯定能获得极大的提高,在场众人谁不想提高己身实力,对这本线装书籍自然极为在意。

    现在只有肖丞一人能看懂其中的甲骨,如果肖丞将其中的内容讲出来,他们才能得到这些道术,能不能得到全在肖丞一念之间。

    之前在场大部分人对肖丞颇有微词,但现在相比起荒古道术这种实际性的好处,这点微词根本就算不了什么,谁会蠢到因为一点小情绪放弃巨大的好处,那上座谁爱坐谁坐。

    肖丞见众人均等着他,明白众人的心理,还不都是想得到书中的道术。

    刚刚大部分人对他各种嘴脸,现在却一同等着他看完,这个转变让他有些感慨,修真者便是这样的现实。

    “谢谢宁姑娘斟酒!刚没注意到!”肖丞微微一笑,让一个老人家斟酒,他刚还喝得如此自在,确实有些过,端起玉质酒瓶不紧不慢给宁倩夕倒上一杯酒。

    大殿中不少人刚刚对他各种讽刺,现在着急想得知线装本中的道术口诀,他还偏要将这些人晾一晾。

    “不客气,你是客人,应该的!”宁倩夕摇摇头,礼节性的轻轻一笑。虽然她已经断定肖丞是古族传人,但要变得多么热情她却做不到。

    “陈道友,不知……书中记载着什么道术?”大殿中一个大概二十三岁左右的年轻强者终于按捺不住,上前拱拱手问道。

    “书中主要记载陆琪上仙的生前事迹,大略讲道……”肖丞将篇墓志铭简单介绍了一下,知道所有人都在乎的是道术口诀,便继续道:“后面确实记载着三条道诀,道诀是这样的……”

    当即,肖丞便将三条道诀讲述出来,这三宗道术只能算是不错的道术,怪不得昆仑派愿意将道术拿出来 ,这三种道术对于昆仑派这种飞仙圣地来说真算不了什么。

    不过这三宗道术对在场众人都是有用处的,一宗疗伤道术,一宗攻击道术,一宗防御道术,没有心经的限制。

    众人对肖丞的话没做怀疑,肖丞总不能当着昆仑派的人睁眼说瞎话,得到道诀,如获至宝,立即收敛心神尝试三宗道术。

    至此,再也没有人对肖丞所坐位置表现出不满,所谓拿人的手短,虽然道术是昆仑派拿出来的,但若不是肖丞,他们今天可能什么道术都得不到。

    就算不少人心中依然颇有怨愤,却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

    经过这事情之后,在场众人对肖丞再无轻视之心,甲骨可是几千年前的字,不是谁都认识的,只觉得肖丞很神秘,愈发好奇肖丞到底是什么来头?

    随着悠扬的琴瑟之声响起,十来个昆仑弟子端着托盘,从大殿门口走入大殿,托盘之中放着清一色玉质的茶杯。

    【这几天更新有些少,状态还未恢复,恢复过来了就好了!十分抱歉!!】

    (未完待续……)

    《最强小叔》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