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小叔 > 第三七三章:面若桃花

第三七三章:面若桃花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一个消失千年的天玄女,留下了这样一出道痕烙印,天玄女便在这一番舞唱之后举霞飞升成为真正的仙。

    确如宁倩夕所说,观看这道痕烙印会给修者带来极大的好处,不过现在修为尚浅,根本无法理解其中的玄机。

    而最后天玄女似有似无看了他一眼,他无法理解,干脆当做错觉,或许当时留下道痕烙印的时候,天玄女确实看了他所在位置一眼。

    “这词这曲这舞都不错!”肖丞点点头,由衷的赞叹一句。

    “恩!这词叫做羽衣霓裳如仙,是大唐时期一位叫做冷月无心的尊者词人以天玄仙师的心境所做。

    曲调便是大唐名噪一时的羽衣霓裳曲,舞蹈就是霓裳舞,自然是极为不凡!”宁倩夕微笑道,说着示意肖丞在不远处的石凳坐下。

    肖丞微感惊讶,原来是名头极响的羽衣霓裳曲和霓裳舞,怪不得连他这个大俗人都感觉到赏心悦目不由投入其中。

    霓裳羽衣舞是唐代歌舞的集大成之作,至今仍无愧于音乐舞蹈史上的一个璀璨的明珠,不过却早已失传。

    自大唐破灭之后,这传说中的仙舞再无法现世,没想到今日有幸能一观霓裳羽衣舞,还是即将飞升的天玄女所舞====。

    说起了霓裳舞和天玄女的事情,宁倩夕来了兴趣,和肖丞说话颇为投机,便继续讲述道:“天玄仙师命途坎坷多舛,自入道到飞升莫约一千一百多年。这首词曲便是她一生命途的缩印。

    其实她天资震古烁今,修道三百载便能够举霞飞升成为仙人,但迟迟未走上那一步,都是为了等她的挚爱道侣。

    她道侣也是一代天才,第一世名为兀立,第二世名为陆刺,第三世名为黄岐,第三世也就是千年前峨眉圣地最为有名的黄岐尊者。

    黄岐尊者三生三死,都是在合体雷劫之上倒下的。每次身亡,天玄仙师便用强力逆天改命。让其灵魂之火不灭。重入轮回获取新生。

    修者一旦练就元神,便能够找回前世记忆。

    可便是这样,三生三世黄岐尊者终没能达到飞仙那一步,天玄仙师便这样等了黄岐尊者千年。最后黄岐尊者的灵魂之火彻底归于寂灭。千古期盼成为叹息……

    后来天玄仙师心如死灰毅然斩断红尘太上忘情。一步举霞飞升成仙……”

    “原来如此!”肖丞听完宁倩夕一席话,虽然宁倩夕的话极为平淡,就像随意叙说一个小故事一般。可听在耳中却产生了巨大的回响。

    心中颇为唏嘘,好痴情的一个女子,仙路在前却甘愿等候千年,哪怕道侣殒命都逆天改命继续等候,奈何天道无情,没有童话般的美好结局,一曲人散,终不过一声不甘叹……

    其中多少血泪辛酸,道不尽的愁伤……却是望月斩尘缘太上忘情!

    谁解这千古恨声声的叹,才经弹拨便已落红万千。

    “其实我很不解天玄仙师的执念,仙路在前,竟愿意等候千年,最后黄岐尊者灵魂彻底寂灭,她才将一切看破,才知道仙路才是最终归宿。

    我辈修真,所追求的便是仙道,何必有这些执念……”宁倩夕触景生情,摇摇头,幽幽叹息一声,为天玄女感到惋惜。

    听到宁倩夕的感叹,肖丞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这还是他第一次了解宁倩夕是怎么样一个人,从这口气中不难看出,宁倩夕是个不计一切追求天道的女子。

    不计一切追求自己的目标,绝对不是什么错误,往往这种修者才能走得更远。为了梦想为了目标,愿意放下个人享乐等等,在老一辈人眼中,这才是最成功最成器的人,不过他却不如此认为。

    有些执念并不是想放弃便能放弃的,而且很多执念就算明明知道他是执念,也不愿意放弃,甘之若饴,就算万千艰辛,也要迎头顶上,决不放弃绝不逃避。

    他重生回到现在,所为的又是什么,无非是亲人所在乎的人,这便是他的执念。这种执念可能在一味追求天道的修者眼中看来极为可笑,但这就是他。

    放弃执念追求天道,便是顺应天道,天道无情终归不是自己的道,就算顺应天道走到至强,也不过是一个天道之下的牺牲品。

    放下一切只为顺应天道,天道只是规则而已,凭什么要听从一个规则,凭什么屈服于规则的意志?

    荒古时代并无什么金丹雷劫元婴雷劫,只有大乘渡劫飞升,后来天地规则大变,才出现了这么多劫难,那么这些规则又是谁定下的?

    想到这些,肖丞忽然间明悟了九玄仙经中的四个字樊笼天地。

    天地不过是一个被规则所限制的囚笼而已,在其中的所有人都是囚徒,只有达到规则意志改造目的的人才能出狱,所谓出狱便是飞升成仙。

    “师兄?你怎么呢?”宁倩夕见肖丞半晌无话,好奇的问道。

    “呵呵,没什么,只是忽然想起了一些事情!”肖丞淡淡一笑,今晚能想通这些重要的东西,是最大的收获,心情舒畅。

    “其实我和你的理解不同,我不认为天玄仙师真的看破了尘缘!如果最后不是因为黄岐尊者灵魂归于寂灭,她可能还会继续等,千年甚至万年或许更久……

    唱得这首词,实则是哀叹天道不公,实则是不甘心却无可奈何的认命!逍遥如仙?我觉得这是她的讽刺!”肖丞笑道。

    之前的唱词他听得清楚,虽然他对词赋没有什么造诣,但情绪是能听出来的,既然看破了一切。何必要撕心裂肺?逍遥得撕心裂肺,何来的逍遥?

    逍遥如仙?肖丞从这四个字听出了另外一层意思孤独飞仙不如不仙!

    “也许吧!不过我师傅说天玄仙师等待千年不值得,天道是我辈最终目标,期间过客匆匆,仙道之路注定是孤独的,几千年来从未见过一起成仙的。

    既然早晚都会分离,没人能陪谁走到最后,何必有这种执念?”宁倩夕微蹙眉头,显然无法接受肖丞这种观点。

    “天道茫茫,几千年来真正走到最后的又有几人?你我能不能走到飞仙那一步。极为渺茫。一旦失败便会化作一蓬飞灰,那时候还会剩下什么?人,不如活在当下,未来会如何发展。谁都不知晓!何必为了虚无缥缈的仙路抛弃所有?”肖丞皱眉道。

    他的意思很简单。仙路渺茫。可以作为目标却不能是全部,人还是现实一点好。

    肖丞说完忽然发现自己的话有些不太对,本来话题是围绕在天玄女等待道侣千年值不值得。结果变成了他说服宁倩夕活在当下。

    这话往深里想,不就是就是他在说服宁倩夕找道侣……肖丞什么都没想,不知不觉便说到了这个关口上。

    宁倩夕听到肖丞的话,神色一僵,不得不承认肖丞的话有几分道理,不过还是不认同肖丞的道理。

    转念一想,白皙光润的俏脸上浮现两抹淡淡的红晕,肖丞这么说无疑就是在变相的劝她找个道侣,就差毛遂自荐了。

    看到宁倩夕羞赧的神色,肖丞满脑子黑线,果然被宁倩夕给想岔了,他可真什么都没想,只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可是!我师父说心无旁骛的修道才能走得更远,有了执念,道心就会出现缺口,便会遇到魔障……”宁倩夕微赧轻声反驳道。

    “你师傅说的不见得是对的!他自己能做到么?他就没找过?他若是心无旁骛还会跟你说这么多?他若没有执念,为何百年生死关忽然收你为徒?”肖丞忍不住快语道,说完便想给自己两个嘴巴,说这么多做什么。

    宁倩夕待他不错,他也确实将宁倩夕当做一个朋友来对待,所以很反感宁倩夕动不动便师傅怎么怎么说,似乎她师傅说的全是对的……

    说到这里,肖丞便不想在继续说下去,其实他也知道,他的思想对于任何修真者来说都是极为叛逆的,用这种叛逆思想衡量别人有失偏颇。

    得到了九玄仙经的传承,他便注定是叛逆的,混元天道毁灭的雷劫用来给自己练剑,从那一刻起,天道便成为了他的玩物。

    肖丞从来都不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绝不会认为自己的观点就是绝对正确的,人人都有独立的思想,不存在对与错,何必要说服别人和自己一样?

    不过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而已……

    两人半晌无话,宁倩夕反复思考着肖丞的话,神色羞赧出尘,肖丞则是干脆闭嘴,言多必失。

    忽然两人相视一笑,都觉得今天讨论的话题极为可笑,他们的修为才什么程度,一个先天一个金丹,距离仙路十万八千里,现在却因为成仙的问题说的脸红脖子粗,如此良辰美景月圆夜,说这些多煞景。

    “师兄,我给你弹奏一曲吧!”宁倩夕低头微笑道,清透的杏目煞是好看。

    “恩恩!”肖丞点点头。

    宁倩夕青葱般的玉指拂过琴弦,古琴发出叮叮咚咚宁旷动人的声音,悠扬的旋律在波光粼粼的花湖上飘荡。

    月光下,白衣胜雪的伊人弹奏,琴声悠扬,意境唯美,奈何肖丞是大俗人一个,实在没听出其中的味道,只觉得好听,更不知道这是一曲极为有名的《心波漾》。

    对牛弹琴大略就是说的此时此刻……

    宁倩夕也不知道为何,本想弹奏一曲望月,结果手指一动,便鬼使神差的弹出了《心波漾》。

    一曲终了,肖丞感叹道:“恩!好听!”

    宁倩夕原本以为肖丞听完会有一些琴道见解,或者讨论一下弹奏等等,便得到这样一句极为庸俗的夸奖“好听”,便再也没有了,微微有些失望。

    “咳咳……”宁倩夕奏玩一曲心波漾,忽然猛烈咳嗽几声,素手中央出现一抹殷红的血迹。

    肖丞见宁倩夕咳嗽,顺手将黑色大衣脱下来搭在宁倩夕的肩上,三月春暖,但夜深时刻虚灵崖顶却春寒料峭,修真者不惧普通冷热,不会偶染寒,可也有冷热之感的。

    这个举动几乎是下意识的,自小生活在都市,对于这些东西总会耳濡目染。

    “怎么呢?”肖丞询问道。宁倩夕修为不凡,咳嗽不可能是因为感冒。

    “没事,前日受了些伤,刚刚弹琴耗费了一些心神,此时伤势复发,不碍事!”宁倩夕感受到肖丞大衣上的男儿气息,有些难为情,心中却不由升起一股暖热,这还是她第一次被人这样对待。

    宁倩夕说话之间,便感觉大衣胸口位置有什么东西垫着,低头看去,发现大衣内袋里竟插着几束开放正艳的桃花。

    难道这是师兄摘来准备送给她的?宁倩夕不知怎么,霞飞双颊,面若桃花。

    宁倩夕伸手拿出几束桃花,将桃花捧在手中,低声垂目道:“谢谢师兄!”

    “呃!”肖丞看着宁倩夕手中的桃花,一阵错愕,这桃花是宁倩雨给他准备的,他根本就没想过要拿出来,便没在意,竟完全忘记了大衣口袋之中的桃花,现在宁倩夕却拿了出来……

    “呵呵!不客气不客气!应该的应该的,祝师妹早日康复!”肖丞干笑两声,挠头道。

    【今儿有事耽搁哇,不好意思,更新晚了,还差一更,后面必定补上!!!】

    ~(未完待续……)

    《最强小叔》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