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小叔 > 第四四九章:圣裔家族(2合1)

第四四九章:圣裔家族(2合1)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人流涌动的广场中,宁惊蛰上身穿着一件银灰色的皮夹克,可能是双峰太高耸的缘故,拉链根本无法拉上去,就半开半掩,露出内里贴身迷彩体恤。

    下身穿着一条沙黄色紧身裤子,裤子是很有弹性的布料,勾勒出曼妙的臀线,将修丰腴的美腿完全显现出来,远远看去都能感受到腿的紧致和丰弹。

    大腿两侧的武装带上插着两把银亮的沙漠之鹰手枪,脚上踩着一双黑色的筒军靴。

    塑体之后的宁惊蛰皮肤比以前白皙很多,站在夕阳之中,露在外面的皮肤竟有些晃眼。笔直的眉毛,眼中带着冷漠的光泽,高挺的鼻子,发简单的扎在脑后。

    宁惊蛰本就高挑,一米九几的身高,踩着一双厚底的军靴,完美到极致且极具侵略性的身材,穿上劲装,两胯插着银色的沙漠之鹰,整个人漂亮却又霸道,似乎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站在广场中与周围穿着袍子的阿拉伯人格格不入。

    此时此刻宁惊蛰无疑是广场中的焦点,不过强大冷冽的气场却又让人不由心生寒意甚至自惭形秽,尽管广场的人不少,可也没有人直视宁惊蛰,顶多是偷瞄几眼。

    宁惊蛰总给人一种错觉,似乎多看一眼,便会立即被拔枪崩死<->,是不可招惹的凶人。

    在肖丞看到宁惊蛰的同时,宁惊蛰也看到了肖丞。肖丞一只手牵着一个女孩,另一只手拖着一条黑狗,同样想不注意到都很难。

    宁惊蛰看到肖丞的瞬间,冷冽神色一变,嘴角缓缓上扬,眉心多了一丝柔和,露出了微笑。

    身在异国他乡,举目无亲。时刻处于战争漩涡,虽然她足够强,周围也有很多佣兵,完全能应付一切,但始终有些不踏实。

    虽然不知道肖丞为什么突然要来约旦看她,但看到熟悉亲切的小叔子,所有疑惑都烟消云散,取而代之只有欣喜,心中忽然踏实下来,这种感觉很奇妙。

    宁惊蛰笑容一闪即逝。旋即伸手揉揉太阳穴,看着这奇葩阵容只觉得一阵头疼,肖丞如今什么都好,就是太不讲究,来约旦竟然还拖家带口,带上云听雨就算了,竟然还拖上一只宠物狗……

    这里可是穆思林葡京娱乐平台,有诸多禁忌,这里人极为反感猪狗肉。虽然狗没有猪那么让人厌烦,可终归还是有很大一部分人忌讳这东西。

    “惊蛰姐!”肖丞来到宁惊蛰面前,看着熟悉有些尘仆仆的大嫂,心中总有些难以言喻的怜惜。

    宁惊蛰各方面都很强。给人一种独当一面的感觉,在无数佣兵或者外人面前,宁惊蛰是个强大的人,但肖丞却不这样认为。

    他比别人了解更多。大嫂一个女人,时刻周旋于危险的战场,经过多少的磨难。受过很多伤。至今为止他都还记得大嫂塑体之前,背上触目惊心的弹痕……

    “惊蛰姐,你好霸气!”云听雨俏皮的吐吐舌头,轻呼了一声。

    “嗷呜……我的天,怎么蹦出个女煞星……”死狗甩甩飘逸的刘海,伸出爪子捂着眼睛,只觉得狗生一片灰暗。

    他拥有大乘感知力,何常不能感受到宁惊蛰身上的煞气,那必定是杀过很多人,只叹肖丞身边果然没一个正常的,原来姚窕还不是最可怕的。

    宁惊蛰听到死狗的话,不禁微微诧异,不过转念就释然了,龙儿和可馨不都具有很高的智商,可馨甚至会说几句英语,出现一个能说话的黑狗,到算不得什么。

    “怎么想着跑这边来?这边可不好玩!”宁惊蛰爽朗笑道。

    “这不是担心惊蛰姐么!”肖丞淡淡一笑,随口扯道,并没说明真实来意。这种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他也说不清楚。

    前世就是在约但,血色佣兵被陷害杀死了约但王子,自此血色安保集团一蹶不振,家族也从此失去了坚硬的外壳。

    肖丞言罢,猛地伸出双手,将宁惊蛰紧紧拥入怀中,感受到宁惊蛰身上的温热丰弹,挑挑眉梢,露出会心的笑容。

    宁惊蛰面色不由一寒,却又转瞬即逝,这也不是第一次被肖丞抱住,加之她对这方面并不是很在乎,所以基本已经习惯了。

    肖丞促狭一笑,搂住宁惊蛰脊背的手紧了紧,用力将宁惊蛰身体勒了勒,感受到高耸双峰带来的异样软弹,心中大畅。

    “滚犊子……狗改不了吃屎!”宁惊蛰发现双峰被压,顿时就不能忍了,狠狠瞪肖丞一眼,抬手便是一个窝心拳。

    “嗷呜……这跟狗有半毛钱关系?”死狗瞧着两人,甩甩刘海,翻个白眼,只是泰迪的眼白实在太少了点。

    宁惊蛰这一拳一气呵成,十几二十年练就的体术,这么近的距离,绝不是轻易能闪过的。

    “嘭!”一声闷响,肖丞被霸道的拳劲震退一步。

    宁惊蛰这一拳他是能防住的,开个道盾就能挡住,只是担心伤到大嫂,所以就没做出防御措施,以他身体的强度,这一拳无法带来任何伤害。

    “惊蛰姐的实力可大有进!”肖丞讪讪一笑,揉揉被砸得有些疼的胸口。

    他早就发现大嫂已经达到凝练五阶的修为,短短三个月的时间,从筑基到凝练五阶,这速度除了后天灵体的关系,最重要的便是努力修炼,宁惊蛰在修炼方面肯定没少花时间。

    “嘶”宁惊蛰揉揉发麻的手腕,有些诧异。

    以前打肖丞,还能造成效果,现在一拳就像打在钢板上,让她手腕发麻,显然两个多月不见,肖丞的实力突飞猛进。

    宁惊蛰只是稍稍一愣,没有就此罢休的意思,随着实力的提高,那些佣兵根本不是她一合之敌,她已经很久没全力动过手,有些手痒,抬脚便是一个侧踹。

    肖丞伸手一探,抓住宁惊蛰的脚腕。阻止了宁惊蛰下一步动作,扯嘴笑道:“这里不方便动手,回头找个合适的场地再个够打!咱们现在去哪儿?”

    他了解宁惊蛰的性格,很好战,遇到对手就想打个痛快。

    宁惊蛰干净利落点点头,收回右腿,再次狠狠瞪肖丞一眼,旋即又爽朗一笑,对于肖丞借机揩油,她并不会放在心上。

    “恩。走吧!咱们先上车再说!”宁惊蛰指着广场外一辆沙黄色的装甲车道,瞥了死狗一眼,笑道:“你可真有闲心,跑约但来还拖一只死狗,不过这只狗确实比较特别!”

    “嗷呜……你个小丫头片子,竟然敢骂狗爷是死狗,狗爷跟你拼了,狗爷帅的摧枯拉拉拉……拉朽!咕噜!”死狗极为嚣张的甩甩飘逸的刘海,只是说到最后再也说不下去了。一个哆嗦,不由自主的吞一口唾沫。

    “咔吧!”宁惊蛰眉头一皱,伸手出枪,动作行云流水。一把二十厘米得沙漠之鹰出现在手中,瞬间就打开了枪栓,黑洞洞的枪口指着死狗的脑袋。

    “呃……不跟你计较!”死狗吓了一跳,看着黑洞洞的枪口。有些忌惮,他现在没有修为,一点脾气都没有。

    “安静点!”宁惊蛰将手枪收回。淡淡道。

    她可不是一个爱护小动物的主,更容不得别人出言挑衅,之前这死狗叫她女煞星就罢了,这会儿还冲狗爷。

    不过她也只是吓吓这只狗,没打算真动手。

    死狗识趣闭上狗嘴,却骂骂咧咧神识传音给肖丞:“王八小子,狗爷可真佩服你!”

    一行人坐上装甲车,离开了机场,一路向东南方向驶去,谁都没注意到,一向精力旺盛不得半刻消停死狗,此时看着远处的安曼山城,一双狗眼中竟流露出缅怀和伤感。

    以前他来过这里,还在这里住了十年之久,记得那时还没有这么多的房子,七座山上全是碧绿的植被……往事不堪回首哇……

    肖丞和宁惊蛰许久未见,一路上自然有很多话要说,家族情况,这边的情况,还有玉儿的去向等等,如今身处他乡异国,两人倒是更亲切几分。

    “玉嘉去了真武圣地?那不错,也不知道多久能回来!”宁惊蛰得知方玉嘉的事情,也为方玉嘉高兴,不过眼中却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落寞。

    她已经发现云听雨如今的修为都已经超过了她,桌青莲也在她之上,方玉嘉也去了真武圣地,似乎她还成为了垫底的角色,让心强好胜的她难免有些失落。

    “我们现在去哪儿?”肖丞坐在副驾,看着窗外飞逝的景物,发现并没前往首都安曼城,好奇问道。

    “现在去亚喀巴海港,我最近一直住在那边!另外约但王今晚还要设宴款待你,本来侯赛英王子准备一起来接你的,不过我没答应!”

    宁惊蛰随口一说,语气淡然,似乎约但国王设宴款待肖丞,甚至侯赛英准备前来接肖丞,都是不值一提的小事,语气中还透着强大的自信,侯赛英王子想来接肖丞,她便是一句不答应。

    “国王还要设宴款待哥哥?王子还准备来接哥哥?哥面子真大!”云听雨坐在后面,听到宁惊蛰的话,不由发出一声惊呼。

    对于宁惊蛰的话,肖丞到没感觉任何惊讶,约但本身就是一个小国而已,面积还不如一个重庆市大,兵力很弱,整个约但只有十万人的军队。

    而血色佣兵集团中的专职佣兵都有两万之众,两万人丢天朝只是沧海一粟,但在约但就不同了,是一股极为庞大的势力。

    这两万人都是千里挑一的尖兵,两万人相当约但三四万军队,也就是约但军力的三分之一,对于血色安保集团,约但官方肯定极力拉拢。

    不过有一点他不明白,按说大嫂不会言明他的身份,约但王为什么要设宴款待他,连王子都准备来接机。

    “他们为什么要款待我?”肖丞疑惑道。

    “他们并不了解家族的结构,我只说今天来接一个家族的重要人物,所以他们就以为你是家族的首脑人物!”宁惊蛰爽朗一笑,无奈的耸耸肩。

    “原来这样!”肖丞点点头,立即明白过来约但王等人的心理。

    宁惊蛰是血色佣兵集团的主管,他来约但,宁惊蛰还要来接他,这些人便推敲出。他可能是家族中地位比宁惊蛰还高的首脑人物。

    “我记得约但王脚下有两个王子两个公主,那什么侯赛英应该就是大王子!”

    “就是约但的大王子,也是王位的第一继承人!”

    肖丞点点头,眉头微皱,想起了前世的事情,这侯赛英当真害人不浅,前世就是因为侯赛英的死,让家族血色安保集团堕入万劫不复之地。

    约但国的未来国王死了,绝不是一件小事,在整个国际引起不小的反响。

    肖丞事到如今也没弄明白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是血色安保无意卷入了这场波呢,还是故意有人要对付血色安保?

    约但有两个王子两个公主,侯赛英王子年,熙哈姆王子如今还不够十岁,不可能是两王子争夺王位造成的。

    如今他掌握着未来的一些信息,肯定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但他更想知道躲在幕后的敌人到底是谁,不将幕后的人挖出来,他寝食难安。确实应该去约但王宫一趟。

    一路上肖丞从宁惊蛰口中了解到这次出佣兵的主要任务,主要就是保护侯赛英王子的安全。

    这段时间,侯赛英王子要以约但国使者访问周边几个国家。约但周边国家不是一般的乱,西边叙利亚、泥巴嫩、以色咧。东北方是伊啦克,南方是沙特,简直就是一个被战争包围的国家。

    因此侯赛英王子访问各国需要强大的兵力护卫安全,本队肯定不能进入别国的领土。便雇佣在中东享誉盛名的血色佣兵。

    约但的面积很小,国土从西南向东北延生不过五百多公里,从安曼到亚喀巴红海海港只有两百多公里。宁惊蛰开车速度极快,沙尘滚滚,穿过延绵的戈壁,一个多小时就来到亚喀巴红海海港。

    亚喀巴红海海港是约但唯一的海港,其商业和战略地位极为重要,约但王宫便坐落在红海之滨,有几分天子守国门的意思。

    亚喀巴是个海港城市,来到亚喀巴周围的景物一改,久违的绿意出现在人眼前,入目的街道周围全是碧树绿草,让人精神一振。

    约但王宫极为华美,是大圆顶类似清真寺的建筑,蓝色的大圆顶,雪白的墙壁,一道道粗大的石柱支撑着整个建筑,建筑一共只有八层,虽然主建筑并不高,但却异常恢弘。

    宁惊蛰驱车没有遇到任何阻拦,每过一个要道,都会有王宫侍者点头示意。宁惊蛰直接在王宫主建筑前停车,一行人走下车。

    云听雨看着华美瑰丽的王宫,眼眸中闪着亮意。

    肖丞匆匆扫一眼王宫,到没觉得什么,亲眼见过仙墓地宫中的恢弘宫殿和红鸾宫之后,这小宫殿还真难入法眼,甚至觉得有些寒酸。

    肖丞扫一眼面前的情形,王宫大门洞开,一道纤尘不染的红地毯从大门铺出,延伸十几米,红地毯两旁站着穿着白色礼袍的仪仗队。

    肖丞目光最后停留在仪仗队前一个青年身上,不用介绍,不用猜测,便猜到这青年便是侯赛英王子。

    这青年大概二三十岁,相貌英俊,鹰钩鼻,深邃的蓝色双眼,卷曲的黑色头发,穿着一身妥帖的西服,身材壮硕,举手投足之间流露出王室该有的上位气质。

    “热忱欢迎来自天朝的贵客,家父忙于政务,不能亲自迎接贵客,还望贵客见谅!贵客这边请!希望……”侯赛英王子用跛脚的中道,伸手示意肖丞进入王宫,一脸的温醇笑容,显得极为热情殷切。

    尽管他努力做出一副亲和谦逊的态度,但还是难以掩盖眼中的倨傲和轻蔑,不过能做到这种程度也算不错了。

    “殿下客气!”肖丞点点头,侯赛英眼中的倨傲和轻蔑自然逃不出他的注意,却不会在意。

    侯赛英确实有倨傲和轻蔑别人的资格,侯赛英是哈熙姆家族的继承人,是未来约但的国王,如果仅仅如此到不值得骄傲,哈熙姆家族的来头有些吓人。

    哈熙姆家族不是王室家族那么简单,他们有一个而吓人的姓氏.本.阿卜杜拉.本.阿卜杜勒.塔利卜.本.哈熙姆,没错!这个家族就是穆罕默德.本.阿卜杜拉.本.阿卜杜勒.塔利卜.本.哈熙姆的直系后裔。

    穆罕默德是伊嘶兰教的创始人,在十几亿伊嘶兰教信徒心中,穆罕默德便是神明一般的人物,而他的后裔哈熙姆家族称之为圣裔家族,在如今伊嘶兰教徒心中享有神圣的地位。

    在西方人们最看重的便是血统和家族史,中东这片区域,哈熙姆家族毫无疑问是第一家族。

    约但被无数战争国度环抱,但这些年都一直很和平,一方面是因为国王的运筹帷幄,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血统,如果想对付哈熙姆家族,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应付十几亿伊嘶兰信徒的愤怒。

    【二合一到,晚点还有一更,谢谢兄弟们的支持!】

    ~(未完待续……)

    《最强小叔》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