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小叔 > 第四五一章:王宫暗流(2和1)

第四五一章:王宫暗流(2和1)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只是简单的要一杯咖啡喝,咖啡和红茶是阿拉伯葡京娱乐平台常用饮品,肖丞百思不得其解,一杯咖啡难道还触犯了什么规则不成?

    看到大嫂的瞪眼和死狗的幸灾乐祸,肖丞有种不好的预感。

    所有人都看向肖丞,侯赛英王子眉头微皱,九岁的哈熙姆颇有兴趣的看向肖丞,对面年近十四岁的萨尔玛小公主大嘴巴。

    而芳龄十八的伊曼公主则楞在当场,秀丽的眉头紧皱,碧蓝的双眸一阵恍惚,似乎在努力思考做出抉择,白皙漂亮的脸蛋上爬上两抹羞怯的红晕。

    站在杜拉国王身后的四重天强者一身白袍,白纱蒙面看不清真容,听到肖丞这句话,身体不由一震,一双眼睛露出森冷的锋芒,原本温醇顺从的气息瞬间消散,整个人的气质都凌厉起来。

    所有人看肖丞愣了愣,旋即又将目光投向杜拉国王,显然在等国王的决定。

    杜拉国王经过短暂的愣神之后,恢复了惯有的温厚,看着肖丞欣慰一笑,低头品一口杯子中的红茶,半晌才抬起头,咳嗽清清嗓子。

    听到咳嗽声,餐厅中气氛变得极为紧张,除了云听雨和肖丞一头雾水外,所有人都竖起耳朵等待杜拉国王的决定。

    “那()() 我们就喝咖啡吧!”杜拉国王清朗的声音在空旷的餐厅响起。

    这声音响起,所有人神色都变得极为复杂,站在杜拉国王背后的四重天强者眼神微眯,欲言又止。

    侯赛英一愣之后,转过头亲切额的伸出手和肖丞握手,而对面的伊曼公主则面色绯红,看向肖丞的眼神都变得不同,碧蓝的眼眸中饱含亲切的感觉。

    看到伊曼公主的眉眼,肖丞嘴角抽了抽。忽然脚上一疼,显然是宁惊蛰踹了他一脚。

    随着杜拉国王的吩咐,桌上的红茶被撤走,送上了咖啡。

    “我很欣赏你的勇气,关于这方面的问题,我们改日再谈,先用餐!”杜拉端起咖啡,呷一口咖啡,示意肖丞喝咖啡。

    肖丞听到翻译的话,更是疑惑不解。谁能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肖丞礼节性的点点头,举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

    “嗷呜……笑死狗爷了,你王八小子中大奖了,这国王答应了你的求婚,以后那伊曼公主就是你的人了,嘻哈哈哈……

    这伊曼公主据说是约但第一美女,艳福不浅啊……哎哟,肚子笑转筋了!”死狗幸灾乐祸的声音在肖丞耳边响起。

    死狗见肖丞依然很茫然,解释道:“嘿嘿。在这边有一桩习俗,如果男子看上哪家女子,就对女子父亲说我要喝咖啡,如果对方答应了就会说那就喝咖啡吧!嗷呜……这国王还真答应了。哇哈哈哈……”

    听到死狗的解释,肖丞顿时满脑子黑线,一阵扶额无奈,不就是要一杯咖啡。竟然会出如此荒诞的事情,能喝出个公主媳妇来……

    这是什么冷僻习俗?这习俗简直就是用来坑人的,男人到了有女子的家里就不敢要咖啡了?

    肖丞此时真有些想骂娘。实在无法明白为什么有这种扯淡的习俗。

    杜拉国王稍稍犹豫就打算将伊曼公主嫁给他,恐怕便是冲着血色安保实力来的,想借此拉拢血色安保。

    伊曼公主确实很漂亮,气质高贵,皮肤白皙,黑发碧眼,挺翘的鼻梁,无论是气质还是身段还是容貌都无可挑剔,就算用东方人的眼光来看,也是一个美女,年纪也刚好十八岁,充满青春活力。

    不过伊曼公主就算是国色天香,他也没有任何兴趣,只是这种场合肯定不方便直接拒绝。

    要喝咖啡是他说出来的,别人将咖啡送上门来,结果来句不好意思又不想要了,这不是公然甩国王耳光么,只能回头私下再说。

    肖丞下意识打量伊曼公主一眼,伊曼公主脸色微红,却突然冲他眨一个媚眼,媚意十足颇为动人。

    肖丞看到伊曼公主竟然向他抛媚眼,险些将口中的咖啡都吐了出来,八字还没一撇呢,有必要这么热情么?

    这顿饭吃的实在没有任何味道,味同嚼蜡,不是菜不好吃,关键是吃饭的整个过程,伊曼公主总媚意十足的看着他,被看的浑身鸡皮疙瘩。

    吃过晚宴,伊曼和萨尔玛两公主先行离开,肖丞总算感觉轻松了许多,杜拉国王说还有事情,随后离开了餐厅,餐厅便只剩下两个王子和肖丞等一行人。

    侯赛英王子和肖丞寒暄了一番,哈熙姆王子也笑着露出豁牙打过招呼,倒是很快熟络起来,不过也只是表面上熟络。

    “惊蛰小姐,晚上外面很凉爽,不如我们一起在花园走走可好?

    那里有刚盛开的玫瑰,也有郁金香,开放的极为鲜艳,月光下很漂亮,我们可以赏赏花,可以散散步,也可以谈谈后天的行动……”侯赛英站起身,脸上堆满讨好的笑意,极为神士的微微鞠躬,伸手示意,邀请道。

    “不好意思,我没空!”宁惊蛰瞥了侯赛英一眼,冷冷拒绝道,眼中闪过一抹厌恶。

    她已经记不清这是侯赛英第多少次邀请她,实在厌烦了,说白了这侯赛英就是想和她约会。还看什么花?很有意思么?

    “怎么会没空呢?这段时间惊蛰小姐时间一直都很宽裕的,我们只是出去走走而已!”侯赛英不以为杵,不依不挠道。

    “说了没空!”宁惊蛰瞪侯赛英一眼,面色微寒,已经有些微怒。

    肖丞听完死狗的同步翻译,眉头皱了起来,还真没看出来,这侯赛英王子竟然还想打他大嫂的主意。

    虽然知道以大嫂的性格不可能答应约会,但他心里还是有些不自在。

    “没空!王子难道没听懂么?今晚惊蛰姐要和我商量事情!”肖丞口气不善,冷冷道。

    “这不着急了,贵客旅途劳顿,我让哈熙姆带你们四处逛逛,这里的景色很秀丽。你们有事可以明天再商量!”侯赛英努力做出一副笑脸,转头对肖丞理所当然道。

    肖丞冷冷一笑,还真经常遇到这些自我感觉良好的人,似乎他们便是主宰,别人都应该围着他们转,无论什么事情他们都应该优先,别人的事情就应该放在之后。

    “我们走吧,别管他,犯不着和他计较!”宁惊蛰站起身,来到肖丞身旁。拍拍肖丞的肩膀。

    她还真有点担心肖丞跋扈过头,一不留神就将这王子弄死弄残了。

    肖丞猜到宁惊蛰的担心,点点头,确实犯不着和侯赛英计较,瞥了侯赛英一眼,带着云听雨和宁惊蛰一起走出餐厅。

    肖丞等离开之后,餐厅中侯赛英笑容转瞬消失,一脸铁青,握住拳头。咬牙切齿轻声怒骂道:“不过是一群血统低贱的平民,给脸不要脸的东西,不就是手中有点军队,有什么资格……

    也不知道父亲怎么想的。竟然答应将伊曼嫁给这个人!”

    走出餐厅,宁惊蛰在走廊停了下来,看向肖丞,双手抱在胸前。没好气问道:“准备怎么办?你难道真准备娶那个伊曼公主?”

    宁惊蛰自然能看出来,当时肖丞只是想随口要一杯咖啡而已,这种场合既然已经说出口。她也不方便提醒,本以为杜拉国王会一口回绝,没想到还真同意了。

    或许在别人看来,和一个王室联姻是莫大的光荣,但她极为反感。

    一方面是一旦娶了伊曼公主,血色安保就肯定倒想约但,佣兵最大的忌讳就是不能有立场,有了立场就被绑上了约但的战车。

    另一方面她很抵触肖丞娶一个阿拉伯女子,至于为何如此抵触,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肯定不会娶,我哪儿知道有这种奇葩的习俗!”肖丞摇摇头,提起这事情便颇为恼火,一不留神就掉坑里去了。

    “啊!原来刚刚是这个意思!”云听雨惊呼一声,直到此时宁惊蛰说起,她才明白餐厅中一切。

    “哼!我就说呢,那什么公主一直对哥哥眉来眼去的!哥哥,你可别娶她,这公主一看都不是好人,不知廉耻。

    而且啊,我还听说阿拉伯人体毛好重,别看她得挺不错的,也许就是个大猩猩,胸毛啊,腿毛啊……呃……好可怕!好可怕”云听雨撅着嘴,露出狡黠的神色恐吓道。

    肖丞听到云听雨最后一句,顿时凌乱了,眼前浮现伊曼脱光光浑身体毛的样子,没由来一身鸡皮疙瘩,心说听雨这妮子嘴巴真不饶人,百无禁忌,什么都说得出。

    “嗷呜……我到觉得挺不错的啊!”死狗下意识插言到,立即遭到宁惊蛰和云听雨的横眉冷对,不由一个哆嗦。

    “走,咱们去花园逛逛,铜球,你自己溜达!”肖丞放下伊曼公主的事情,转颜笑道。

    让死狗自己去溜达,自然不是溜达那么简单,他这次来是为了调查那件事情的,死狗感知力超常,而且不会引起注意,无疑是最好的间谍。

    夜深,月色如水,国王办公室中,杜拉国王和侯赛英父子两人面对而坐。

    “怎么,宁惊蛰还没答应你的约会?”杜拉国王放下手中的钢笔,抬头问道。

    此时的杜拉国王和之前判若两人,温醇的气质荡然无存,脸色阴沉,双眼露出锋利的光芒。

    “恩,宁惊蛰拒绝了。不过,其实没有必要这样,我们约但还不至于要依靠别人。

    而且,据说她还是个已婚丧夫的女人,我是王子,怎么可能娶这种女人,这是对王室甚至先祖的一种侮辱!再者,我并不爱她!”侯赛英鼓起勇气反驳道,脸色有些发白。

    “哼!你懂什么?你都不明白如今的国际环境,不管是中东还是其他地域,随时都可能爆发战争,我们约但只有十万人的军队,若没有外援,一旦遇到战争,必定败亡!

    她是已婚女人怎么了,可人家手中有军队,相当于我们约但三分之一的兵力。

    你别忘了。我们约但男人可以娶四个妻子,你能得到她,你还能娶三个,到时候什么不都是你说了算。

    更不要拿先祖和家族的荣耀来说事儿!”杜拉国王冷冷呵斥道,眼中的失望无法掩饰。

    他对这个子很失望,各方面都和他相差甚远,没有城府,没有睿智的头脑,更没有自信。

    他说的这些道理,侯赛英早就明白。至于什么家族先祖的荣耀更是借口,最主要的还是侯赛英缺少自信,在宁惊蛰面前总觉得男人的自尊受到打击。

    “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这是国王给你下达的命令,你必须完成!一个女人你都无法征服,我怎么敢将约但交给你!”杜拉国王毫不留情打断了侯赛英的话。

    “是!父亲!”侯赛英重重点头,答应下来。

    虽然他很反感这件事,但是为了以后的王位,他不得不接受这项任务。只是想到宁惊蛰的气势和战斗力,他心里发虚。

    “女人的直觉是可怕的,你这种心态完全都不对,她们能察觉到。所以就算你不喜欢,你也要反复说服自己去喜欢,这样才能骗过她们的直觉!”杜拉国王见侯赛英点头,神色缓和了许多。

    显然杜拉国王并不了解宁惊蛰的性格和肖家的情况。宁惊蛰意志极为坚定,不可能动摇。

    而且肖家的情况也极为特殊,是个隐修家族。就算在国内了解肖家的人都很少,他自然也不知道,所以他这个打算必定会落到空处。

    “恩,父亲说的有道理!”侯赛英点点头,不想继续纠缠这个话题,疑惑问道:“父亲,你难道真准备将伊曼嫁给那个青年,我看那青年非常普通,没有任何可取之处。

    没有礼仪,不讲度,不知进退!甚至为了一只狗,和我争论,我再怎么也是王子。

    我看他求婚态度不诚恳,就算父亲答应了求婚,他也没有多么兴奋。”

    杜拉国王叹口气,眼中的失望越发明显,这子竟然连求婚的实际情况都没看出来,眼力真的有些差。

    “你当他真的在求婚么?他根本没有求婚,他不了解这里的俗,当时只是单纯的想要一杯咖啡而已,这你都没看明白?

    没有礼仪不讲度不知进退,可我觉得他比你强很多,就算他没有求婚的意思,我故意这样误解,他依然很平静,神色如常,没有立刻反驳,这才是气度,你懂么?”

    “这……”侯赛英不由语塞,他还真没看出这些潜藏在桌面下的东西。

    “可既然他没有真的求婚,那为什么您要故意误解他?还答应将伊曼嫁给他?他反悔了怎么办?”侯赛英不解道。

    “这青年的来头显然很不一般,宁惊蛰所主管的佣兵集团只是天朝某大家族的一个分支势力,而从宁惊蛰的态度来看,这青年肯定是这个家族中的重要人物。

    东方的家族和我们没有多少区别,只有一个继承人。你是国王的继承人,下面的人对你和哈熙姆的态度就有很大的区别,那么这青年很可能就是这大家族的继承人。

    如果伊曼能嫁给他自然是好事,伊曼以后也会幸福很多。天朝上国,绝不是吹嘘出来的,那里的条件比约但好很多倍。”杜拉细细给侯赛英分析道。

    他的观察可谓细致入微,仅仅只见了一面,就将肖丞的真实身份推测的不离十。

    “可是他本就没有求婚的意思,他很可能会退婚!”

    “呵呵!”杜拉胸有成竹一笑,继续道:“你想的没错,我猜他不出三日就会来向我说明这件事情。到时候送他一份让他无法拒绝的大礼,这事情也许就能成!”

    “还送大礼?”侯赛英显然无法接受这一切,送了伊曼公主不说,竟还要送大礼。

    “你懂什么,没有付出哪来的回报,我们约但如今势如累卵,付出这些拉拢盟友,以后会获得更多!”侯赛英冷冷解释道。

    一个女儿加一份丰厚的嫁妆,换取一个不仅仅拥有约但三分之一兵力的盟友极为值得,女儿迟早是要出嫁的,嫁妆迟早是要送的。

    “当然,这件事情能不能成功不好说,后天有关宁惊蛰的那个计划不变,我们必须将血色佣兵推到周围国家的对立面。

    这样他们才会塌心和我们合作,也能给你带来机会,这是一个战略目标!”杜拉国王寒声道。

    虽然现在出现肖丞这个可以抓住的机会,但另外的计划同样重要,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

    父子二人继续讨论有关计划的事项,将每一步计划的各种可能性都推演出来,一直到深夜十一点,却没发现有一只穿着红裤衩的黑狗就在窗台下面。

    ……

    深夜,肖丞在花园中吸收草木之灵修炼一番,不久死狗就找到他,将国王办公室中的父子对话原原本本给他讲了一遍。

    “这杜拉国王果然有些不简单,我现在甚至怀疑那红茶是他专门给我安排的!”肖丞淡淡一笑,眉头不经意间皱了起来。

    杜拉国王没有道理害死自己子来嫁祸血色佣兵集团,那这之中还有谁伸手操控这一切?

    【满地打滚求推荐推荐推荐票,兄弟们有票就投了吧,兄弟的支持是小刀码字最大的动力!温馨提示:本书起点首发,欢迎支持正版订阅!】

    ~(未完待续……)

    《最强小叔》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