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小叔 > 第四五七章:邂逅?(2合1)

第四五七章:邂逅?(2合1)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宁静沙白的海滩,微带着淡淡的腥咸习习吹来,落日黄昏,海面闪烁着波光粼粼的金光,就像无数尾鲟鱼翻着肚皮。

    沙滩上几排亚热带树木摇曳着枝桠,时而有海鸥掠过广阔的海面,发出声声鸣叫,黄昏海滩一切都显得那么的自在美好。

    伊曼公主坐在海堤的一个石凳上,穿着一身雪白蕾丝网状的公主裙,玲珑的身段显得极为姚窕,身后出现一抹拉的倩影。

    海习习吹来,公主裙随飘动,时而露出白皙纤细的小腿,耳际的自然卷发轻轻飘动,一对圆形精致的耳环偶尔闪过丝丝光泽,让她整个人平添几分妩媚。

    伊曼公主的侧脸的线条显得极为柔和,白皙的皮肤,挺翘的琼鼻,深陷蓝宝石般的眼眸,圆润的鹅蛋脸让她看起来还有几分稚气和纯真。

    伊曼公主目视远方,神情极为专注,蓝宝石般的眼眸中有几丝忧郁,浑身散发着诗人般忧郁的气质。

    伊曼公主就这样坐在黄昏海滩,落日的余晖将她衬托的更为高贵神秘。有些稚气,有些妩媚,有些忧郁,还有些高贵,很多种气质矛盾的共存她身上。

    远远看去就像一个童话中思念王子的完美公主,又像一个再也无法回到海中受伤的美人鱼<><> 。

    任何人都向往美好事物,肖丞自然也免不了俗,看到远处的伊曼公主,不由愣了愣。甚至有些不忍心破坏这一幕完美的画卷。

    伊曼似乎察觉到肖丞的目光,转过头看向肖丞,当看清楚来人是肖丞。干净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惊喜,身上的忧郁情绪荡然无存,嘴角上扬,露出甜美纯真的微笑。

    伊曼公主笑容似乎很纯粹,便是这一笑,整个人都鲜活迷人起来。

    伊曼公主立即从石凳上站起来,提着蓬松的公主裙。娇躯一矮,行一个贵族礼仪。

    伊曼公主被称之为约但第一美女,无论姿色还是身段都出类拔萃。穿着低胸公主裙,纤腰被束得很紧,胸口露出一大片雪白,柔和的沟壑挤得很紧。甚至让人怀疑这沟壑连手指都无法插入。呼之欲出肉感十足。

    伊曼年仅十八岁,在生活优渥的王室生,比同龄人更成熟一些,此时脸上挂着纯真明亮的笑意,稚气、成熟而又高贵。

    “亲爱的,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很巧!”伊曼公主有些羞怯的轻声道,在她身旁的女翻译立即同步给肖丞翻译。

    “我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伊曼公主!确实很巧!”肖丞和煦一笑。点点头。心道确实太巧了,更巧的是随时还带着中翻译呢。

    “恩。这真是一个美丽的邂逅,用你们东方的话来说就是缘分,不知阁下是在海堤散步么?”伊曼公主抬起头,眸子中带着笑意,又闪过一丝异芒。

    “遛狗而已,呵呵!”肖丞随口笑道。他自然不能说其实他实在祸害花园里的花花草草。

    “嗷呜,王八小子,这跟狗爷有半毛钱关系啊!”死狗不乐意了,乱吠一声,心说你小子真不地道,补充真气就补充真气,将狗爷稍带上干什么。

    “这只狗真可爱哦,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可爱的小狗,你看,它还向我眨眼睛,咦,它还向我呲牙咧嘴,真的好可爱!”伊曼公主看向死狗,就像一个小姑娘一般轻呼一声。

    听到伊曼公主这句夸奖,死狗险些一屁股坐地上,骂骂咧咧大吼:“竟然说狗爷可爱,狗爷这不叫可爱,叫做帅气!”

    伊曼自然无法听到死狗的乱叫,见死狗继续呲牙咧嘴,笑容更甚。两人说话间,伊曼已经款款来到肖丞身旁。

    伊曼极为从容自然的伸手挽住肖丞的手臂,娇躯紧紧贴在肖丞身上,忸怩微羞笑道:“亲爱的,那么不邀请我一起遛狗么?”

    肖丞手肘传来伊曼公主双峰柔软的触感,嗅到伊曼身上馥郁的玫瑰花香,心中难免有些异样,不得不说伊曼公主确实很诱人,无论是气质、容貌和身材都无可挑剔。

    肖丞点点头笑着说:“荣幸之至,那么我们一起遛狗吧!”

    肖丞说着话,目光却停留在伊曼公主胸口那扎眼迷人的沟壑上,一个赤红色的吊坠恰到好处垂落在沟壑,遮住了沟壑末端,让人看不透紧致的沟壑到底有多深,更多了几分诱惑力。

    当然,肖丞注视的自然不是柔媚的沟壑,而是赤红色的吊坠。这赤红色吊坠是由一枚菱形红色宝石和一个宝石托构成的,红色宝石就像一枚拇指头大小的钻石,其中很多个镜面,时刻闪烁着妖异的赤色光芒。

    这枚宝石就是死狗口中的先知圣心,如果提前不知道,可能只会认为是一颗极为瑰丽的红宝石。

    先知圣心宝石确实不一般,其中的无数折射镜面若有若现,似乎有节奏般的出现消失,就像拥有某种生命力。妖异的红芒拥有某种魔力,让人看着便不由深入其中,如痴如醉。

    伊曼公主发现肖丞看她乳沟看呆了,脸上浮现些许羞赧,但眼中却闪过一丝得意,暗叹男人果然都是下半身动物,竟然看这么久。

    伊曼公主纯真一笑,美眸一动,故意深深吸一口气,本就高耸的双峰更高一些,裙子的布料将软肉勒出两条痕迹,紧致深邃的沟壑随之舒张,分开少许,似乎活了起来,叹为观止。

    肖丞收回目光,轻描淡写掠过舒张的沟壑,嘴角上扬微微一笑。

    “漂亮吗?”伊曼公主羞赧的低下头,眼中媚意四射,柔声细语问道。

    “恩,很漂亮!如果能摸摸就好了!”肖丞点点头。毫不避讳的赞赏道。

    摸摸?伊曼公主显然被肖丞的话所震住,心中狂跳,她怎么都没想到这个看似颇有绅士度的人竟然提出这种无礼的要求。让她始料未及。

    伊曼公主心中微微挣扎,天人交战,脸上的纯真娇羞笑意丝毫不变,最后迟疑道:“恩,你……摸摸吧!”

    伊曼公主说完,呼吸变快了些,缓缓闭上眼睛。不但抖动的睫毛出卖她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

    既然伊曼公主都不介意摸摸,那肖丞还有什么好顾忌的,果断伸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抓……捞起了……那枚红宝石。

    红宝石分量极重,入手一片冰凉,并没有因为佩戴沾染体温。肖丞动了动手指,划过宝石的表面。竟没有造成任何划痕。

    肖丞更加确认。这叫做先知圣心的红宝石绝对不是普通宝贝,他的手指极为锋利,每一个指尖都是一口飞剑,就算是最坚硬的金刚石都能被切割成两半,而现在竟然无法给宝石造成任何划痕,由此可见宝石的坚硬程度。

    “嗷呜,小子,好机会哇。赶紧抢下来!扯下来!扯下来就是你的了!”死狗看到肖丞竟然将先知圣心拿在手中,激动得大呼小叫。

    肖丞淡淡一笑。没理会死狗的乱叫。也许现在一用力就能扯下先知圣心,可他却不屑于这样做,强抢一个女子的宝贝,丢不起这人,而且他本就深恶痛疾强行夺宝这种事情。

    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将心比心即是佛心,前世他便是因为很多人想杀他夺宝最后渡劫而死的,那些残忍丑恶的场面历历在目。

    再者说,天下宝贝无数,也不可能看到一件就抢一件,所以他只是好奇的看看先知圣心。

    “不错,确实是一枚独特的宝石!”肖丞看向闭着双眼抬头挺胸的伊曼公主,笑容有些邪恶。

    伊曼公主并没有等来意料之中的魔爪,诧异的睁开双眸,就发现肖丞正专注的观赏红色宝石,不由愣在原地,脸上纯真微羞的笑容顿时僵了僵,整个人都显得有些生硬。

    原来肖丞一直说的都是这块宝石,而她竟然以为肖丞想摸她的胸,竟然还答应了摸胸要求,现在让她情何以堪,饶是修养再好,这一刻也险些发作。

    难道自己的魅力还不如一颗宝石有诱惑力吗?伊曼公主愤怒的同时,又有一点点失落。

    “恩,这颗宝石确实不错,是我所有首饰中最漂亮的!”伊曼公主忍住没有发作,还是一如既往的纯真微羞一笑。

    肖丞手中一翻,出现了一枚鹌鹑蛋大小的钻石,钻石其中火彩流转,是一枚上好的火彩钻石,这枚钻石至少值一两百万。

    钻石对他来说没什么用,是那次抢两个门派得来的收获,一直放在乾坤腰带之中。

    伊曼公主看到肖丞手中的火彩钻石,足足有鹌鹑蛋大小,眼中流露出一丝异彩。

    “这枚钻石不错,不知伊曼公主愿不愿意用你那颗红宝石和我换?”肖丞将鹌鹑蛋大小的钻石拈在指尖,和声问道。

    一枚和红宝石差不多大小的钻石,和红宝石相比,用普通人的眼光来看,自然是钻石价值高几倍,恐怕没有人拒绝。

    听到肖丞的话,伊曼公主眼神微微闪烁,显得有些飘忽,很快恢复了常色,摇头抱歉一笑道:“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这枚宝石虽然比不得钻石的价值。

    但是红宝石是我成年礼的时候得到的礼物,意义比较重,所以不能和你换!”

    “哦,原来如此,是我唐突了!”肖丞收起钻石,并没有失望。

    从偶遇伊曼公主到现在,肖丞将伊曼公主的一切反应都看在眼中,不动声色,只是心中冷冷一笑,看明白很多东西,有些厌恶伊曼。

    死狗看看伊曼公主,再看看肖丞,他终归是活了千百年的老古董,心思缜密,终于反应过来,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嗷呜……王八小子,狗爷有时候甚至怀疑你真是个妖怪,狗爷到现在才看明白你的意思!”死狗怪叫一声,感叹的摇摇头。

    肖丞和伊曼的对话看似漫不经心。话中没有任何别的意思,就像是一次美丽邂逅的对话。但里面其实大有玄机,便是几句话。就试探出很多东西。

    这伊曼公主恐怕绝不简单,对肖丞肯定有所图谋,绝非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纯真无邪。

    两人沿着海堤漫步,黄昏落日的海滩很漂亮,气氛倒是颇为融洽,似乎转眼间两人就成为了忘年之交,不过实则是貌合神离。

    落日西沉。渐渐被广阔无垠的大海吞没,黑夜悄然降临,漫天星斗。弦月高挂星汉之中。

    “已经很晚,那我先回房了,记得这里深夜的景色也很漂亮哦!”伊曼公主展颜微笑,身上弥散着阿拉伯情的媚意。

    “呵呵。到时候可能会看看!”肖丞不置可否。心领神会,知道伊曼公主是在提醒他晚上记得要爬墙,继续道:“你不是很喜欢铜球么,你今晚就带着它吧,很有意思的小家伙!”

    “喔!真的吗,那就太好了!”伊曼公主轻呼一声,极为开心的笑了起来。

    “嗷呜!五雷轰顶的王八小子,你#¥%竟然将狗爷送给这女人玩儿!我#¥%#%……”死狗汪汪乱叫。唾沫横飞,恨不得将肖丞杀了。只是下一刻他再也不叫了。

    伊曼公主说完,立即俯下身,伸手极为温柔的将死狗抱在胸口,还伸手摸摸死狗柔顺的刘海。

    死狗感受到一对玉峰软弹触感,露出的神色,张着嘴巴,伸舌头,似乎在笑,只觉得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死狗极为亲昵的在伊曼公主双峰蹭了蹭,看着深邃的沟壑,一双狗眼瞪直了,煞有介事的伸出舌头舔了舔柔嫩的沟壑,然后还挑衅的向肖丞挤眉弄眼。

    “嗷呜……好滑爽……嗷呜……好……嗷呜……今天真是狗爷最幸福的一天,幸福的打摆子!哇哈哈哈……嗷呜……有点想吃奶……嗷呜……”

    肖丞看到死狗的举动,一阵扶额凌乱,浑身鸡皮疙瘩,这死狗可是活了千百年的老古董,这真的合适么。

    “呵呵,这狗可真有趣!”伊曼公主胸口有些痒,抱着死狗转身离开海堤。

    “多多听话!”肖丞看着挤眉弄眼的死狗,提醒道。

    死狗自然知道肖丞话中的意思,是要让他当卧底,多打探伊曼公主的事情,干嚎道:“我得意的笑啊,我得意的笑哇,笑看人生永不老哇……彪悍的狗生不需要理由……嗷呜!”

    肖丞远远看着伊曼公主抱着死狗一起走进王宫,神情有些复杂,伊曼确实是一个出类拔萃的女子,不过心机实在太重了,恐怕野心也不小。

    “哥哥,人都走远了,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哇!”云听雨突然从大树后面跳出来,抱着肖丞的手臂,撅着嘴,颇为不满。

    “呵呵!怎么没睡了?”肖丞宠溺的揉揉云听雨紫色的头发。

    云听雨因为昨晚没睡好,中午又玩得太累,所以下午回来就回房睡觉去了,刚刚才出来。

    “睡醒了!哥哥这女人有什么好的,笑得好假,都多大年纪了,还装什么清纯!”云听雨气鼓鼓的讽刺道。

    肖丞诧异的看向云听雨,刮刮云听雨的琼鼻,高深莫测一笑:“笑得好假?听雨都能看出来,难道我看不出来?”

    “那……哥哥还跟她有说有笑的?”云听雨皱皱琼鼻,抱怨的语气弱了几分,狐疑的看向肖丞。

    “人生就像一场戏!”肖丞深呼一口气,看着月光下苍茫的海面微微出神。

    当一样美好事物忽然被破坏之后,难免有些不适应,下午第一眼看到伊曼公主的时候,他只感觉眼前一亮。

    如果不是早就发现了伊曼公主的蹊跷,或许还真会以为伊曼公主就是童话故事里面的公主。

    刚刚见到的伊曼公主根本就不是伊曼公主的本来面目,用云听雨的话来说,就是完全装出来的。

    从伊曼公主的翻译开始翻译的时候,肖丞就知道一切都是伊曼公主一手安排的,不然就这么巧会带上中翻译?

    既然都是伊曼公主安排的,那么什么意境什么美好什么邂逅什么忧郁纯真都是假的,不得不说伊曼公主是个实力派演员,见面时的所有都极为逼真,根本分不清真假。

    伊曼公主自导自演了这一出,他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便试探了一番伊曼公主。

    他那句摸摸其实是三重试探,伊曼公主误解他想摸胸,是他故意造成的。

    伊曼得知他要摸抓的时候,内心极为矛盾,那就说明昨晚亮着灯是故意引他进入卧室,但绝不是要以身相许,如果以身相许的话,就不会矛盾到底同不同意他的无礼要求。

    不是以身相许,引他去卧室又是做什么呢?可能性很多,总之绝对没有好事。

    伊曼最终答应他的无礼要求,可以看出伊曼愿意用自身美色作为代价来对付他,愿意付出这种代价,所图的也不会小。

    最后的试探是想知道伊曼对先知圣心了解多少,伊曼显然并不将先知圣心当做普通宝石,知道先知圣心是宝物,却又不知道先知圣心有什么样的具体能力。

    刚刚伊曼离开的时候又变相邀请他爬墙入香闺,伊曼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对付他?

    肖丞淡淡一笑,引他入室?他只能想到一个词引狼入室!

    【二合一到!】

    ~(未完待续……)

    《最强小叔》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