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小叔 > 第四五九章:愤怒的殿下(2合1)

第四五九章:愤怒的殿下(2合1)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原本这只是一件王宫夺嫡抢王位的王室事件,无论是当下一任国王,和肖丞都没太大关系。

    王室无论是现任国王以及侯赛英王子或是伊曼,都不是什么好货色。

    现任国王看起来温厚,背地里却想用阴损手段对付血色佣兵团,伊曼表面装纯跟真的似地,实质用心更险恶,起初要完全将血色佣兵置于死地,后来又想玩花招控制他。

    侯赛英表面伪善,却傲气有余智商不足,整个一自负蠢货,背后辱骂他和宁惊蛰不少,满口的低贱什么的,还想打宁惊蛰的主意,虽然他犯不着因此生怒,但依然很是不舒服,绝对没有好感。

    所以这王室打死打活都是王室自己的事情,他只是一个过客,谁死他都不在乎,根本就没想过要横插一脚,但伊曼的做法却牵扯到了血色佣兵团。

    前世也正是这件嫁祸事件,让血色佣兵团万劫不复,使家族失去了坚硬的外壳,肖丞不可能坐视不理。

    夜色中,漫天星斗,海徐徐,肖丞懒懒靠在避雷针上,眼中锐芒闪烁,忽然拔地而起站了起来,夜吹拂黑发乱舞,衣襟猎猎作响,眼中流露出凌厉的寒芒。

    这一瞬间,身上疲懒散漫的气息荡然无存,若有若无的\\\ .()().气势释放而出,取而代之是霸道凌厉的气焰,就像一只懒猫突然变成狩猎的雄狮。

    这段时间很平静,他休憩的够久。洗涤身心,如今整个人似乎焕然一新,气息极为纯粹清晰。

    “既然他们想玩,那就陪他们玩玩!”肖丞看着远处茫茫海面,深呼一口气,嘴边噙着冷冽的笑意。

    死狗看着肖丞嘴边冷冷的笑意,下意识缩缩脖子。虽然他接触肖丞并不算太久,但也极为了解肖丞,看到肖丞的变化,就知道有人要倒血霉了。

    “嗷呜。真让狗激动啊!”死狗怪叫一声。有些激动。

    “不过我还有些疑惑,那伊曼和詹姆对话中提起的青碧圣使又是个什么人物?伊嘶兰教里面没有圣使这个称呼,他们一般叫做神使,你确定你没听错?”肖丞不解看向死狗。

    “嗷呜。这怎么可能听错。阿拉伯语里面“圣”和“神”又不谐音!你竟然敢怀疑狗爷的耳朵!”死狗摇摇头。骂骂咧咧道。

    “那就奇怪了,圣使这个称呼肯定是某个教派的教职,他们都是阿拉伯人。不是伊嘶兰教,又是什么教?”肖丞深思半晌,不得其解,摇摇头打消这些疑惑。

    “这个狗爷也不清楚,这边什么教什么教的,很复杂!狗爷倒是很好奇,伊曼娘皮打算怎么成为女王。

    在这边,男尊女卑的观念比九州还要严重,婚后的女人连抛头露面都不行,她不可能成为女王。”死狗伸出爪子挠挠鼻孔。

    “确实,她想成为女王极为艰难,在这边女人就是男人的私人物品一样。不过既然她这么有信心,那肯定做好了一连串的计划。

    我倒是猜到一点,她先杀死侯赛英这个王位继承人,紧接着她肯定还会想办法除去她父王杜拉。当然,就算这样,人们也无法接受她登上王位成为女王,可别忘了还有个九岁的哈熙姆王子。

    她可以让哈熙姆王子登基,但哈熙姆王子年纪尚幼,她就可以大摇大摆的摄政,渐渐从幕后走到前台,让民众先接受她的存在。

    最后哈熙姆王子突然猝死,那时哈熙姆家族再无继承人,她也已经得到了民众的认可,民众别无选择拥立她为女王。

    伊曼的手法可谓步步为营机关算尽,抛开阴毒的手段不谈,其心机确实了不得,而且年仅十八岁而已!”肖丞虽然不齿伊曼不计一切的行径,但对伊曼的布局却颇为佩服。

    “原来如此!”死狗听完肖丞的话,恍然大悟点点头,神色却忽然一怔,看向肖丞的目光有些怪异,心说你王八小子自己不也才十八岁嘛,唏嘘个屁……

    伊曼的手段让死狗很佩服,可肖丞却能看透伊曼的手段,显然还要比伊曼高一个层次,他活了千百年都没看透,肖丞却一语道破其中的关键。

    这让他产生了一种挫败感,真有些怀疑,到底是他一把年纪活到了狗身上,或是如今的狗脑子不好使,还是肖丞太妖孽了?

    “不过这些和我们没什么关系,我更好奇秦龙佣兵为何要对付血色佣兵?”肖丞声音一寒,浑身杀机升腾。

    伊曼公主只能算是一个帮手,秦龙佣兵才是真正的主谋。秦龙佣兵和血色佣兵一样,都经常活动在中东区域,接受各种佣兵任务参与战争等等。

    两者之间竞争关系肯定是有的,但这种竞争关系并不激烈。

    佣兵在中东主要参与战争,两国开战都会请佣兵,一方佣兵多,另一方也会雇佣更多的佣兵,会让战争规模越演变越大,佣兵集团都能赚到钱,所谓有钱大家赚。

    何况中东有名有号的佣兵团十几家,秦龙佣兵团不可能一个一个对付。

    所以秦龙佣兵团肯定不是因为竞争关系,要将血色佣兵团置于死地,必定另有原因。

    秦龙佣兵团和血色佣兵团一样,都是天朝内的佣兵集团,血色佣兵是肖家的,秦龙佣兵团则是安城隐修家族秦家的势力。

    秦家作为隐修家族,和肖家一样藏的极深,肖丞知道有秦家这样一个隐修家族,却不知其详。记忆中,秦家和家族向来没有任何交集,怎么会突然要对付家族?或是因为别的原因?

    肖丞思绪如飞,没想通其中的关键,看来只有“问问”秦家的人。

    “这事情要不要知会宁女娃一声?”死狗见肖丞回过神。问道。

    “不用通知!”肖丞摇摇头,没打算通知宁惊蛰。

    并不是他想刻意隐瞒,而是他只知道秦龙佣兵团联合伊曼对付血色佣兵的计划,却不知道两方人马具体如何嫁祸血色佣兵。

    既然如此,何必制造紧张空气,让宁惊蛰担心,他有把握处理好这件事情。

    翌日清晨,晨光熹微。

    今天便要“离开”约但,肖丞经过一晚的修炼,很早便起来。所谓离开约但。只是释放一个烟雾弹而已。方便他换个身份和佣兵团随行。

    肖丞看着窗外和以前一般平静安详的宫殿,或许因为心态的变化,总觉得一股巨大的暴在悄然接近此地,现在只是暴雨之前的宁静而已。

    肖丞看着依然熟睡的云听雨。伸手宠溺的拍拍妮子光洁秀气的翘臀。笑着说太阳晒屁股咯叫醒云听雨。便离开了卧室。

    既然要离开此地,出于礼节也需要去给杜拉国王辞行,来到宽阔的走廊。神色一怔,眉头渐渐皱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侯赛英王子此时正站在宁惊蛰的房门前,穿着一身熨帖的西装,碧蓝的眼睛,高高的鹰钩鼻,黝黑的络腮胡子,手中捧着一把玫瑰花。

    侯赛英一脸的鄙夷和倨傲,嘴角挂着冷冷嫌弃的笑意,嗤笑自语道:“哼,想嫁给本殿下的女人都能排成队了,你一个已婚女人还给我装矜持,真以为自己美貌无双!”

    侯赛英说完,立即收起倨傲和鄙夷,努力堆出一脸谄媚讨好的笑容,整理一下领带,举起手准备敲门,余光忽然发现走廊多了一个人影,神色一僵,回头看去,正是他极为讨厌的肖丞。

    侯赛英脸色一变,刚刚说了句不该说的话,不过想到肖丞不会阿拉伯语就释然了,恢复了伪善的笑容。

    肖丞见侯赛英捧着一把娇艳欲滴的玫瑰花,又站在宁惊蛰的门前,自然知道这货是大清早来送花的。

    刚刚侯赛英阴晴变化的嘴脸,他皆看在眼里,心中不由得升腾起一股火气。

    不就是一个小国的王子,有什么好得瑟自傲的,要气度没气度,要魄力没魄力,心智也极为普通,还整天顶着猪脑子自认为多么了不起。

    前天晚上侯赛英和国王的对话死狗都一字不漏给他讲过,自然知道侯赛英什么心态,竟然还满口贬低嫌弃宁惊蛰。

    拿死狗的话来说,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如果不是生了一个好家世,有什么资格嫌弃别人?

    “呵呵,贵客您好,昨晚休息的可好,据父王说你今天就要离开王宫,我着实为此感到遗憾……”侯赛英温和一笑,用一口流利的英语说道。

    “say_hello_to_your_mather,please!(问候你母亲)!”肖丞没能听懂侯赛英的话,用跛脚的英语淡淡道。

    侯赛英微微一愣,不知道肖丞为何突然向他母亲问好,想到肖丞来王宫没见到王后,以为临走之际想打个招呼。这句话只是常见的问候语,所以根本就没往骂人上面想。

    “你过来!”肖丞随便打开了一间空荡的卧室,对侯赛英招招手。

    侯赛英看着空荡的卧室,有些不解,不过却没多想,随肖丞一起进入卧室,笑问道:“不知……啊!”

    肖丞没有给侯赛英说话的机会,伸手夺过娇艳欲滴的玫瑰,便是一记撩阴腿。

    “你竟然敢踢我……你……我是约但王子……未来的约但王……!”

    侯赛英瞬间脸色煞白,伸手捂着下体,疼得浑身发抖,眼中闪过怨毒,更不敢相信肖丞竟然敢踢他,而且还是在王宫的之内踢他。

    “再不揍你可就没机会了!”肖丞寒声道。说着又是一记窝心踹,侯赛英腾腾后退几步,噗通一声翻倒在地。

    连日来侯赛英上蹦下跳,各种嘴脸,又是背后谩骂又是背后鄙夷,虽然犯不着和侯赛英较真,可终归是极为不舒服,侯赛英马上就要被伊曼玩死,再不出口气真就没机会了。

    “你……有话好好说。难道贵客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侯赛英挨了两脚,终于看清形势,好汉不吃眼前亏,连忙改变语气,身体不由往后退拖几步。

    肖丞不知道侯赛英叽里咕噜说了什么,也不需要知道,走过去,脱掉一只鞋子,一脚踹在侯赛英胸口上,侯赛英自然而然张开嘴。立即极为野蛮粗鲁的将臭鞋子塞入侯赛英口中。防止侯赛英大呼小叫。

    侯赛英眼中尽是愤怒和不可思议,他堂堂一国王子王位的继承人,身份如此高贵,竟然遭到这种极端的羞辱……

    肖丞可不管什么王子不王子。虽然碍于家族利益。不能杀了侯赛英这个王子。但是揍一顿还是没问题的。

    肖丞不做二话,便是一顿拳打脚踢,窝心踹、黑虎掏心、双龙戏珠、砸鼻梁等等。可谓施展浑身流氓解数,揍的一个过瘾。

    侯赛英愤怒的双血红,不断发出沉闷的惨呼,真想将肖丞生吞活剥了,可却无可奈何,最后被一记双虹贯日给锤晕过去。

    “呼!真不禁揍,不过殴打一国王子感觉不赖!”肖丞看着晕过去的侯赛英,深吐一口气,胸中的郁闷一扫而空,极为痛快的笑了起来。

    从去年到现在,一直都活得太理智,好久都没如此跋扈欺男霸女过,此时将侯赛英揍晕过去,只觉得酣畅淋漓,就像夏天吃着冰激凌,似乎瞬间回到了少年轻狂时代。

    这样暴揍侯赛英似乎很没度很流氓,不过他可从来都不讲究什么度,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人生难得轻狂一次。

    “恩,这花倒是不错的!”肖丞看着手中保存完好的玫瑰花,淡淡一笑关上门来到宁惊蛰的门外,毫不犹豫叩响房门。

    宁惊蛰刚起来不久,因为肖丞在身边的缘故,又因为关系的改变,整个人显得很放松,浑身散发着独特迷人的气息,比以往似乎更靓丽了几分。

    宁惊蛰打开门,入目便是一大把娇艳欲滴的玫瑰花,玫瑰花挡住了人脸,只能看到半截身体。

    宁惊蛰面色一寒,猜到又是侯赛英,毫不留情面怒道:“滚,说了别送花,恶心!”

    “很恶心么,我觉得挺好,应该是刚摘的!”肖丞笑着挪开挡住脸的玫瑰花,挑挑眉梢打趣道。

    “你……”宁惊蛰微微错愕,真没想到送花的竟然是肖丞,脸上的寒意瞬间融化,变成了爽朗有些揶揄的笑容,顺手夺过肖丞手中的玫瑰花。

    她确实不喜欢什么花花草草的,可那也看谁送的,肖丞送她花,不也是心意么。

    “送花还遮着脸做什么?见不得人!”宁惊蛰没好气瞪肖丞一眼。

    肖丞玩味一笑,伸手关上门,将宁惊蛰拥入怀中,宁惊蛰挽着肖丞的脖子,两人心照不宣的热络一番,良久才分开。

    “呼!”宁惊蛰吁了一口气,看着手中的玫瑰花,微感诧异问道:“你什么时候改了性子,竟然想起送玫瑰花了?”

    “刚刚看到侯赛英送花,于是就抢了过来!”肖丞没有半分不好意思,笑着说道。

    “都快走了,招惹王室做什么?”宁惊蛰语气带着责备,不过却没有任何不高兴,反而颇为快意。

    她了解肖丞的性格,向来都无所顾忌,抢了侯赛英的花,肯定还将侯赛英揍了一顿。侯赛英被肖丞揍一顿,没什么大不了,杜拉不会因此翻脸。

    宁惊蛰稍稍低头,忽然发现肖丞竟然只穿了一只鞋子,另一只脚竟然还光脚丫子,指着肖丞的脚没好气:“我说你……就这么跑来给我送花的?”

    宁惊蛰感觉真有些凌乱,她知道肖丞向来不讲究,可你送花敢不敢庄重认真点?

    “这个……另一只还在侯赛英嘴巴里,我琢磨着还是换一双鞋子算了!”肖丞讪讪一笑,也觉得确实有些太不讲究了:“我换双鞋,去给杜拉打个招呼,然后就走了!回头找你!”

    “恩,快去!”宁惊蛰故作嫌弃的瞪肖丞一眼。

    肖丞收拾了一下东西,迅速前往国王办公室,没有说太多话,只是简单的走个辞别过场。

    杜拉表现出惋惜,还含蓄的劝了劝肖丞接受伊曼,拉拢意思极为明显,肖丞对此只是摇摇头。

    开玩笑,接受伊曼?姑且不论伊曼会不会愿意,如果真接受了伊曼这个野心家,恐怕后半辈子都永无宁日了。

    离开国王办公室,就撞见了面带淤青还咬牙切齿的侯赛英,肖丞像什么都没发生过,耸耸肩问殿下怎么摔成这样子,语重心说以后可要多加小心才是。

    侯赛英气得浑身发抖,他堂堂王子竟然在自家王宫被暴揍一顿,现在始作俑者还一幅跟我没半毛钱关系的作态,怒极攻心。

    可他却只能忍着不能发作,因为王室不能得罪佣兵团,还必须千方百计拉拢,就算他现在发作,也顶多怒骂几句,不能奈何肖丞。

    直到肖丞的身影消失在王宫尽头,侯赛英才回过神,猛一摔,哗啦一声,手中的碘酒瓶子摔成粉碎。

    侯赛英眼中充满阴狠,咬牙切齿,谓左右两个波斯武士道:“他离开的时候宾礼部肯定会安排人手护送他们离开本国,你们两个去护送他离开,宾礼部问起来就说本殿下的命令。

    半路上找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将他杀了,这是本殿下的命令。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你们两一个是三级武士,一个是二级武士,对付他不存在任何问题。

    不用心存顾虑,我们中东恐怖组织可不是一般的多,到时候推到恐怖组织身上就行。你们听明白没有?”

    “是!殿下!谨遵殿下的命令!”两个波斯武士对视一眼,重重点头。

    虽然这命令在两人看来都有点不妥,可侯赛英过几年就会是国王,为了前途,他们必须听从侯赛英的命令。

    “在我的国家中和本殿下作对,竟然还敢殴打本殿下,这便是你的取死之道!”侯赛英双眼眯成一条缝,握紧双拳自语道。

    ~(未完待续……)

    《最强小叔》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