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小叔 > 第四七二章:夜晚邀请(2合1)

第四七二章:夜晚邀请(2合1)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山头上的一切发生的太快,令人目不暇接,弯刀斩出耀眼的匹练,巨剑光芒大盛,照亮晴朗的夜空,继而沙尘飞扬,乱石激射,破空声、撞击声不绝于耳。

    所有佣兵看着这一幕幕,下意识张大嘴巴,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强大的修真者、彪悍的波斯武士,他们早有所耳闻,但此时才真切体会到修行者的强大,完全超出自然力量,让人感觉心悸且不可抗逆。

    在这种磅礴的剑气刀芒之下,常人如果处于其中,绝对瞬间被绞碎成为一蓬血肉。

    宁惊蛰见肖丞和詹姆开战,立即远远推开,这种级数的战斗她根本无法参与,她不想肖丞因为她而掣肘。

    詹姆一斩击空,一个闪身立即退开,发现两个下属的双腿皆被斩断,怒不可遏,双眼微眯,死死将肖丞锁定,怒吼道:“你……我今天要将你碎尸万段!杀!”

    詹姆爆喝一声杀,周身爆发出一股霸道的威势,踩着奇异的步伐宛如一道残影,举起刀冲向肖丞,一往无前,卷起无数尘埃。

    肖丞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露出匀称的上半身,手中持四象巨剑,神色平淡,不怒不喜,海吹拂,黑发飞扬,显得极为沉静。

    尽管他的气势很淡然,没()() 有詹姆凌厉霸道,可往山头上一站,俨然成为战场的中心,如同暴雨中岿然不动的礁石。

    詹姆的实力显然比早上接触的那个三重天处境的波斯武士要强横很多倍,和他的实力旗鼓相当,身法诡异,比他施展凌虚步还要快几分,绝不是轻易能解决的。

    波斯修行体系是四大修行体系之一,自然有其的可取之处。虽然无法像修真者一样御剑飞行,也没有性命相修的锋利兵器,但其攻击强度和身体灵活程度绝不容小觑,比同实力的修真者要强几分。

    肖丞冷冷注视着詹姆如同残影般的身形,同时放出神识锁定詹姆,郑重对待詹姆这个对手。

    詹姆越来越近,肖丞灌入全部真气,手中的四象剑光芒大盛,发出惊人的剑威,没有任何犹豫。凌空斩向詹姆。

    “轰!”一声巨响,山头一震,乱石激射,山头上出现一道巨大的剑痕。詹姆在巨剑斩下的瞬间,一个翻滚。一个闪身,虽然有些狼狈。却将将躲开了强横一斩。

    “东方灵宗修者不过如此。哼!还是太笨拙了!”詹姆冷冷嘲讽道,脚下不停,快速冲向肖丞,手中的弯刀举起劈向肖丞的面门。

    “笨拙么?我可不觉得!”肖丞淡淡摇头,神念一动,十米的巨剑翁然一声。变成两米的古朴剑。

    四象剑在最大状态之下拥有最强的杀伤力,对付身体灵活程度相近的对手不存在问题,遇到灵活程度更高的,难免显得有些笨拙。

    不过飞剑能在上限和下限之间自由变化大小。变小之后杀伤力降低,却也不会差太多。

    十米的巨剑,忽然间变成两米常见,突兀的变化让人难以适应。

    “这……”詹姆看到肖丞手中两米的剑,微微一惊,却没有任何停留,运转原力,刀光大盛,毫不花哨斩向肖丞。

    肖丞手中的四象剑似乎火起来了一般,行云流水般迎击斩来的弯刀。

    “当”一声爆鸣,火花四溅,一道气圈爆开。

    詹姆腾腾倒退几步,只感觉一股浩瀚的剑气沿着刀身奔向他体内,胸口一闷,脸色白了白,看向刀刃竟出现了一个豁口,面沉如水。

    肖丞后退一步,卸去力道,虎口有些发麻,一股刚猛的力量走遍全身,真气随之一滞,也不好过。

    这一击,肖丞占据优势,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踩着凌虚步,快速冲向詹姆,手中的乾坤四象剑犹如灵蛇,吞吐剑芒斩向詹姆。

    一剑比一剑快,一剑更比一剑强,剑势连绵不绝,劈头盖脸铺天盖地。詹姆挥刀抵挡每一剑,连连后退,迫于应付,根本没机会反击。

    两米的四象剑自空而降,剑势一变,狠狠斩向詹姆的左臂。

    “噗”一声闷响,鲜血飞溅,詹姆身体当即倒飞而出,就像断线的筝。

    詹姆倒飞十几米,一个趔趄,用刀支撑身体的重量,左肩上出现一道深可见骨的剑伤,鲜血不断喷涌而出,染红周围的白袍。

    肖丞看向詹姆的左肩,微感惊讶,这一剑实实在在,竟然没有斩断詹姆的右臂。就算是实力相同的修真者,实实在在一剑,必定被卸下一只手臂。

    “看来他身上流转的光晕薄膜是一种类似护体真气防御手段!”肖丞点点头,心中已经有了判断。

    詹姆摸摸左肩的伤口,脸色阴沉,运转原力,封住伤口,看着远处浑身一尘不染的肖丞,咬牙切齿,用弯刀指向肖丞怒吼道:“呃啊……你让我流血了!今天必杀你!”

    “狂暴吧!圣火永存!”詹姆爆喝一声,身体忽然暴涨,肌肉瞬间坟起,血管隆起犹如一根根蠕动的蚯蚓,身形猛然高整整一米,白袍呲啦一声变成碎布条,从一米八变成了两米八的“巨人”。

    詹姆大口喘气,吐出一团团白雾,浑身弥漫狂野暴躁的气息,似乎转眼间变成一头狂奔的野牛,气势攀升到顶峰,气吞山河。

    “吼”詹姆紧握双拳,发出一声不属于人类的兽吼,古铜色的上身肌肉暴起几分,似乎不可撼动拥有挥霍不完的力量。

    詹姆操起刀,疯狂的冲向肖丞,庞大的躯体,狂暴的气势,就像一辆高速奔跑的坦克,拥有碾碎一切的威势。

    肖丞见詹姆已经狂暴,发现詹姆施展狂暴竟然提高了三成的实力,比阿尔瓦施展狂暴的效果还要夸张,不敢托大。

    “四象剑诀!”肖丞神色一寒,心中轻喝一声。丹田中的真气顿时沸腾,喷薄而出。

    “嗡”一声鸣,四象剑再次变成十米巨剑,发出磅礴的惊人剑势,剑意中蕴含着一股浑然天成的厚重感和海潮般的剑势,将詹姆牢牢锁定在剑意之中。

    四象剑诀出,肖丞整个人的气质随之一变,周身弥散出狂暴刚猛的气势,杀意犹如实质,战意澎湃席卷全场。周遭空气变得粘稠起来。

    肖丞持巨剑而立,面色寒冷,尽管没有此时詹姆高大壮硕,却让人产生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错觉,似乎就是一尊不可撼动的山岳。

    詹姆一跃十米高。发出呼呼破空声,犹如一颗飞掠而来的巨石。手中的弯刀闪烁出炽烈妖异的红光。

    “啊死吧!”詹姆狂放怒吼一声。距离十几米,隔空毫不花哨斩向肖丞的所在位置。

    霎时间,虚空出现一道犹如实质的刀光,刀光的形状和弯刀一模一样,在空中瞬间大涨,变成五米的赤红巨刃。

    “不好。这是圣火战技血刃……”死狗看到虚空中的巨刃,立即传音提醒肖丞。

    “咻!”尖锐的破空声,赤红巨刃如同流光,快到极致。转瞬便来到肖丞的身前。

    肖丞听到死狗的提醒,心中一震,刀光太快,根本无法躲闪,立即将手中的巨剑当做盾牌,挡在身前。

    “轰”一声巨响,地动山摇,赤红巨刃重重斩在宽两米的四象巨剑上,一股磅礴的气浪席卷而来,瞬间吹起地上的沙土,露出山丘的石质。

    遭到重击,肖丞倒飞而出,在虚空翻飞十几米才稳住身形,嘴角溢出鲜血,面色微寒。詹姆狂暴提高三成的实力,又全力施展这一招,威力非同小可,让他受到不小的震荡。

    “你……你竟然还不死!”詹姆重重落地,仰视高空中的肖丞,咬牙切齿,面色铁青,血红的双眼闪过一丝震惊。

    这一击的威力他极为清楚,他狂暴之下施展,就算是四重天初境的强者,也会遭到重创,四重天之下的强者必死无疑,而肖丞明显只具备三重天巅峰的实力,却仅仅受到一些伤害而已。

    肖丞虚空而立,擦擦鲜血,运转真气,化去震荡带来的负面影响,淡淡一笑道:“你想多了!”

    詹姆这一击的威力极为恐怖,但乾坤四象巨剑挡住了八成的威力,所以并不会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害。

    肖丞不再废话,从高空俯冲而下,速度越来越快,黑发被劲吹至脑后,十米的四象巨剑携带无与伦比的霸道剑意斩向下方的詹姆。

    山丘上空,肖丞力冲而下,施展九玄四象剑诀,用四象剑的狂暴剑势死死锁定詹姆,神识同时锁定詹姆,将四象剑挥舞而起,发出一声刺耳的破空声,接着干净利落一斩。

    詹姆感受到这一剑的威势,根本不敢正面缨其峰,连忙踩着奇异的步伐闪躲,但直觉突然发现,他无论闪躲到什么位置,这一剑都会落在他头上。

    既然躲不开,那么就接下这一击,詹姆不再躲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手中的弯刀寒光大盛。

    “圣火战铠!”詹姆爆喝一声,光芒内敛,周身浮现出一套半透明的铠甲,铠甲从头到脚,除了眼睛之外,其他部位均在铠甲的保护之中。

    “……他施展了圣火战铠,是一种防御能力极强的原力铠甲,在西方两大体系中,战铠斗铠是极为常见的防御法门,都只有三重天巅峰以上的强者才能够勉强开启……”

    死狗将詹姆的话给肖丞翻译了一遍,见詹姆开启战铠,立即快速传音给肖丞。

    詹姆浑身血色光芒铠甲,气势狂暴,身材高大,就像一个圣斗士一般,仰望高空,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冷笑:“哼!我已经狂暴,开启了战铠,你不是我的对手,这一剑根本伤不到我!”

    “是么?”肖丞眼中闪过一丝锐芒,暗喝一声泰山压顶,手中掐一个指印,向剑体上一拍。

    刹那间,乾坤四象巨剑气息一变,十米两米宽的剑体光芒收敛。变成一柄古朴无华的巨剑,却透着磅礴厚重的逼压之势,似乎变成一座从天而降的山岳。

    詹姆感受到巨剑气息的变化,脸色一变,戏谑之意荡然无存,双手握住刀柄,猛力挥刀,迎向疯狂斩下的巨剑。

    “叮当咔嚓”一声惊天锐鸣,接着又是清脆的碎裂声响起,詹姆手中的弯刀瞬间化为无数碎片。飞向四周。

    “轰”一声惊天巨响,詹姆立足之地乱石横飞,沙尘漫天遮天蔽日,一道狂暴的气浪爆发而出,如同冲击波一般散开。大地猛烈摇晃,突如其来的晃动。让远处站立的佣兵如同割麦子一般倒在地上。

    “啊”詹姆发出一声痛苦的兽吼。高大的身体竟然被钉进了松软的岩石层中,只剩双臂和脑袋露在外面。

    灰尘散去,詹姆身上的战铠明灭不定,七窍流血,浑身皮肤龟裂,右肩之上出现一道深十几厘米的豁口。四象巨剑的剑锋卡在其中,鲜血沿着边缘不断喷涌。

    这一剑携带着巨大的冲击力,几吨的重力,还有狂暴的剑气。威力可想而知。

    就算在泰山的时候,方天圣子都被这一剑重创,狂暴之下的詹姆比方天圣子还要弱一些,而且他如今的实力比当时还要高一成,詹姆不可能挡得住这一剑。

    “噗”詹姆喷出一口黑血,面如金纸,眼中写满惊恐和不解,之前此人明明和他实力相近,他狂暴之后肯定比此人还要强三分。

    按理说此人不是他的对手才对,可现在就是简简单单一剑击败了他,这是为什么?怎么做到的?

    难道说,此人一直保留实力,根本就没有付出全力,此时才施展全力一击?

    詹姆抬头看向依然一尘不染的肖丞,惨惨自嘲一笑,鲜血顺着咧开的嘴角流淌而下。

    他狂妄的认为必能杀死对手,以为狂暴之后一招血刃就能将对手分尸,现在才知道,原来对手根本就没拿出全部的实力,这是多么的讽刺,他死的不冤。

    “噗”肖丞没有怜悯迟疑,用力一拉,四象巨剑没有任何阻力切入詹姆的胸腔,约但一代传奇天才武士就这样英年早逝。

    他确实没用全力,没有逆转赤丹,更没有使用禁忌剑诀。

    一方面是为了节省真气,这里灵气太稀薄,不方便补充。另一方面,难得遇到詹姆这样一个对手,他需要印证一下最近的所得,即将突破到金丹三阶,需要战斗来刺激潜力。

    肖丞收剑而立,吐出一口浊气,解决掉凯斯、詹姆以及控制另外两个武士,此行目的已经达到,血色佣兵团再不会受到嫁祸的影响。

    肖丞飞剑消失,山头上立即失去了光源,一轮皎月高悬夜空,投下如水的月光,四周一片静谧,所有佣兵目的刚刚的一切,目瞪口呆,屏住呼吸,没有任何人发出响声。

    三个金发碧眼的以色咧漂亮女官,看向肖丞,眼中闪烁着复杂的亮泽,被刚刚一幕所震惊。

    另一边,宁惊蛰双手托着夸张的超级狙击,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地面的两人,不然两人动弹,见一切落下帷幕,才松口气。

    她知道肖丞实力很强,可肖丞毕竟才十八,詹姆却早就是约但一代传奇天才武士,两人孰强孰弱,她没有确切的判断,所以她很担心肖丞。

    现在肖丞一剑将詹姆击败并击杀,让她放下心的同时,又微微恍惚,这王八蛋真是以前那个王八蛋吗?怎么转眼就拥有如此强横的实力?

    宁惊蛰回过神,爽朗一笑,放下手中夸张的狙击枪,走向已经被剑气刀芒削平好几米的山头,眼中充满感染动人的光泽,步调缓慢,竟显得有几分优雅忸怩。

    这一役,如果肖丞不出现,恐怕血色佣兵团这波人全军覆没,而她也会被伊曼的人所控制,想想都有些后怕。

    好在有肖丞在,想到肖丞远渡重洋而来,冒险解决这么多的事情,馥郁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有这样一个霸道护短且混蛋的小叔子,其实也挺不错的!”宁惊蛰心中自语,破天荒有些小窃喜。

    “不打算给我一个胜利的拥抱?”肖丞转身看向宁惊蛰,放松打趣道。

    宁惊蛰瞪了肖丞一眼,微微迟疑,忽然大笑。一个小跑,来到肖丞面前,狠狠给了肖丞一个熊抱,感慨道:“不错不错!真没想到你已经拥有这种实力!真快!”

    “怎么,惊蛰姐是不是打算束手投降了?”肖丞搂着宁惊蛰腰身,讪讪一笑问道。

    “滚,刚夸两句你就喘上了!”宁惊蛰没好气微怒道,她自然知道肖丞口中投降所指的是什么,白了肖丞一眼,却有几分挣扎。

    宁惊蛰说完。看向肖丞带血的嘴角,心中莫名一酸,别看肖丞此时有说有笑,可实际上是一个人扛下了外界所有的压力和险。

    宁惊蛰微微犹豫,脸缓缓靠近肖丞。红唇轻轻印在肖丞的嘴上,一触即分。这恐怕是她第一次公然的亲吻肖丞。在场这么多双眼睛。她都不再顾及。

    “喔”借着月光看清两人的动作,周围佣兵举起手中的枪,发出一阵震天的欢呼,不少人将帽子都抛向高空。

    在无数佣兵的眼中,宁惊蛰是一个刚强不屈的铁血军人,拥有极为强大的实力和作战经验。更多时候,他们甚至将宁惊蛰当做一个纯爷们儿来看待。

    此时此刻宁惊蛰的主动亲吻,落在众人眼中,就像一方巨石扔进了镜湖。瞬间引起了轩然大波,久久无法平息,竟然有人能征服宁大主管强大的心捏……这简直是一大奇闻。

    “吵什么吵?再闹,罚你们每个人全副武装一千个深蹲……”宁惊蛰听到周围佣兵瞎起哄,有些难堪,冷眼扫视一周,轻喝一声。

    宁惊蛰的轻喝声犹如冬天里的刮骨寒,嗖的吹出去,所有起哄声戛然而止,开什么玩笑,全副武装一千个深蹲,恐怕一星期走不动道,还是不起哄为好。

    两人说话间,以色咧三个女军官已经来到山头上,目不转睛看向肖丞,碧蓝的眼中闪烁着赤果果的媚意,看样子恨不得将肖丞一口吃下去。

    以色咧女兵向来很开放的,一方面国内男女比例严重失调,而且年轻男子大都投入在军队中,二十来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看到入眼的男人,自然显得很迫切,而且开放的她们从不掩饰。

    另一方面则是国家人口很少,政令鼓励早生多生,对怀孕生子的女子有很优厚的待遇,一旦怀孕就可以离开军队,后半身政府养活。以色咧人都很富有,如果不是因为义务兵役,没有谁愿意放弃优渥的生活。

    所以久而久之,就形成了极为开放的气。

    三人看向肖丞露出饱含深意的笑容,然后转头看向宁惊蛰,其中一个叫做苏依丝的漂亮女军官越众而出。

    苏依丝用一口流利的汉语笑问道:“惊蛰主管,不知到底怎么回事儿?既然在我以色咧境内发生,我们就应该知道事情的真相!”

    宁惊蛰爽朗一笑,看肖丞一眼,摊手道:“这事情还是他清楚一点,让他来说!”

    肖丞被三个女军官毫不掩饰的看着,真有些不自在,不过这边的俗就是这样,尽管有些不理解,却并不反感,笑道:“事情很简单,就如你们看到的一样,两个势力联合起来想杀死侯赛英王子。

    说点你们感兴趣的,其实就是你们邻国约但的伊曼公主想杀死侯赛英王子,从而得到继承王位的机会。

    我们之前并不知情,所以被约但势力和秦龙佣兵团里应外合劫走了侯赛英王子,并杀害了侯赛英王子,对此我们深感遗憾和悲哀。

    但,显然,我们也是受害者,虽然没有死亡,但也有不少佣兵受伤严重。”

    说到这里,肖丞摸索出一只手机,正是死狗录音的手机,打开录音界面,递给苏依丝道:“这手机是从詹姆身上得到的,我想这个对你们会很有用!”

    听完肖丞简短的说明,苏依丝等三人立即来了精神,她们都是聪明人,这一条信息中大有章,如果运用得当,绝对会给以色咧带来极大的好处。

    苏依丝接过手机,打开录音,听完简单的对话,双眼更亮几分,有了这份录音和地上的两个人证,约但王室的夺嫡之争已经不容狡辩。

    这事情可大可小,主要看如何操作,不要忘了,约但王室可是穆哈默德的后裔,称为圣裔,在阿拉伯人心中拥有崇高的地位,伊曼是一个女人,却想夺得王位的继承权,阴谋杀死了侯赛英这个顺位继承人。

    如果能将这件事情利用好,甚至能给周边的啊拉伯国家造成内乱。

    他们国家和周边的啊拉伯国家互相仇视,血仇可谓不共戴天,啊拉伯国家内乱,对他们大有好处。

    “谢谢你提供的材料和信息,我们代表国家感谢你!”三人恢复了正色,重重向肖丞鞠躬感谢。

    对于三人的感谢,肖丞并没诧异,因为这也是他计划中的一部分。为什么要邀请三人上阵地观战,就是为了这一步棋。

    伊曼联合秦龙佣兵暗算血色佣兵团,他怎会轻易放过,秦龙佣兵团已经背负了杀死王子的罪名,伊曼却依然能置身事外。

    他手中掌握着这个消息,怎么放出去是个问题,如果他自己放出消息,说服力很低,没有几个人会信。所以就将这一切交给以色咧官方,以色咧官方放出的话,肯定比他更有说服力。

    而且,以色咧和周边国度都有血仇,不可能互相妥协,肯定将这个消息利用到极致。这样一来,他完全就可以撒手不管置身事外。

    “不客气!我们血色佣兵团和贵国关系一向很好,而且我也很希望通过你们将这个阴谋发布出去,所以不用感谢!”肖丞微笑摇摇头,坦言道。

    “恩,感谢你的坦诚,放心,放出消息会将贵佣兵团的干系撇清的!”苏依丝点点头,露出会心勾人的微笑。

    “如此最好!”肖丞点头笑道。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简单很多,完全不需要暗示,对方自然而然就能考虑到方方面面。

    这件事情之中,血色佣兵团虽然没有被嫁祸,但王子的死,血色佣兵团也有保护不力的责任,传出去肯定影响名声。

    佣兵团最在乎的便是名声,名声好才能接到更多赚钱的任务,以色咧官方能帮忙撇清干系,他自然求之不得。

    “你很优秀,很有魅力,今晚我们三个想请你喝一杯,不知先生有这个兴趣么?”旁边另一个女军官忽然用媚人的嗓音问道,说话之间还挺挺高耸的双峰,向肖丞挑挑眉梢。

    女军官的暗示如此直白,肖丞愣了愣,哪有听不懂的道理,而且还是一次三个,其中的旖旎意味不言而喻。作为男人,收到这种邀请,就算明明会拒绝,但心里还是颇为受用且愉快的。

    【二合一七千字到,满地打滚求推荐推荐推荐票嗷呜】

    ~(未完待续……)

    《最强小叔》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