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小叔 > 第六八五章:重伤将死、玉泉庵

第六八五章:重伤将死、玉泉庵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华灯下的倪彩分毫毕现,的睫毛,美眸秋水一般,挺翘的琼鼻,粉红的娇唇,神色温柔腼腆,羞意大作,就像一颗熟透的樱桃。

    白皙莹润的皮肤,性感的香肩锁骨,一对笋型玉峰,从上面俯视,就能看到柔媚的沟壑,双腿充满肉泽弹性,紧紧并在一起。

    睡衣刚好包裹住翘臀,一坐下来,立即春光乍现,内里是一条粉红色小底裤,充满弹性,隐隐勾勒出花瓣的形状,同样显得肉呼呼。

    肖丞揽着倪彩的纤腰,抚摸倪彩平滑的小腹,嘴角上扬挂着淡淡的微笑,另一只手则来到倪彩双肩上,轻轻卸下两个小吊带。

    睡裙下滑,剥离来到腰际,倪彩的一对笋型玉峰跃然眼帘,看起来极为诱人,肖丞不由深呼一口气,伸手轻抚这一对可爱的玉兔。

    倪彩娇躯微僵,旋即舒展开,被肖丞捏弄得气喘吁吁,媚眼迷离,干脆闭上眼睛,睫毛颤抖不定,软软靠在肖丞身上,享受这种独特的感觉。

    肖丞看着倪彩的模样,下身升腾起一股热浪,怒龙顶天,放在倪彩纤腰上的手下移,轻抚倪彩光滑圆润而柔软的双腿,沿着双腿上移,手掌探入双腿缝隙之间,将其缓缓分开。

    倪彩感觉到肖丞动作,浑身一颤,胸口[][] 剧烈起伏,心跳加快,有些无法自己,偏头将脸藏在肖丞臂弯中,此时她不在乎是肖丞的嫂嫂,忘我投入其中。

    肖丞手指一动,将底裤两旁的带子挑断,轻轻褪去底裤,顿时一对柔软的花瓣暴露在他眼前,肉瓣圆润,隐隐带着水渍,其上没有任何毛发。让他完全挪不开眼。

    “呀!”倪彩轻呼一声,面红如血,不敢看肖丞,伸出双手护住关键位置,不让肖丞观赏。

    肖丞微微一笑,伸手来到倪彩手下方,细细抚摸这对柔软的花瓣,很快湿滑一片,花瓣弥漫着丝滑的水意,触手滑腻柔软。手感好到极点,欲罢不能。

    夜漫漫,苦短,梅开二度,两人缠绵悱恻,倪彩累的气喘吁吁,面目潮红,带着满足的笑容沉沉睡去。

    或许因为还有些疼,黛眉微蹙。睡容就像个少女,不过自今晚以后,她不再是少女,完成了少女向女人的转变。

    肖丞意犹未尽。却知道倪彩今天太累,自然不会苛求,神色柔和轻轻抚摸倪彩的俏脸,露出快慰的笑容。自语道:“我的女人!”

    不知不觉,倪彩这个嫂子已经变成他的女人,这种感觉无法言喻。让他失神唏嘘好一会儿。

    日上三竿,一如既往明媚的阳光从落地窗透射入卧室,卧室明亮一片,倪彩幽幽睁开眼睛,发现躺在肖丞怀中,不由一愣,美眸微瞪。

    这是她第一次醒来就看到男人,显然还有些无法适应,旋即终于回过神,露出幸福温柔的微笑。

    “醒了!”肖丞睁开眼,看着慵懒的倪彩,笑道。

    “哼!”倪彩皱皱琼鼻,假装生气,不看肖丞,娇嗔道:“就知道欺负我,昨晚……你……也太……到现在还有些疼!”

    肖丞看着倪彩撒娇的模样,心中愉快,一个翻身将倪彩压在身下,笑道:“那我给你揉揉!”

    “呜……”倪彩察觉到肖丞大手又来到她私密部位,轻呼一声,浑身失去力道,气鼓鼓的看着肖丞,却由着肖丞作弄,其实她也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很舒服。

    被肖丞缓缓拨弄,倪彩呼吸渐深,媚眼迷离,下意识分开双腿,迎上肖丞的怒龙,肖丞驱直入,感受紧致丝滑享受……

    又是一番激烈运动,缠绵一阵,日至天中,两人才起来去吃饭。

    随着关系的巨大突破,少了最后一层隔阂,倪彩变得更为娇媚粘人,时而露出孩子气的笑容,时而又是媚意十足的笑容,让肖丞分不清哪一个才是真的倪彩。

    决战银河的拍摄已经完毕,接下来两日,肖丞和倪彩携手游玩了很多好玩的地方,过着神仙眷侣般的生活。

    而小缚仙,分身带着小葡京娱乐平台很轻松就将小缚仙移植入小葡京娱乐平台中,自此小葡京娱乐平台中多了一蓬巨大的藤蔓,龙儿看着小缚仙发呆了好半晌。

    在镁国的事情已毕,自然没必要在这个没有灵气的失落大陆继续留下去,这日肖丞和倪彩便踏上了归程,一个他留在镁国寻找超级战士研究中心,另一个他则前往伽镎大,寻找十几年不见的生母。

    不过这两个他都不会在镁洲待太久,因为他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能突破元婴之境,两个他需要和他一起渡劫。

    反正超级战士这项目他并不是特别在乎,能弄到最好,弄不到就作罢,自身实力才是关键。

    ……

    这日,晴空万里,天上没有任何云霞,正值中午,艳阳高照,一处峡谷山坳四周皆是陡峭的石崖,下方则是一条幽深的小溪。

    峡谷上方是黄土,没有任何植被,烈日之下,土层的温度很高,斜看去热浪滚滚,让光线都变得扭曲。

    而这时,峡谷下方十数个人正在发生异常血腥的恶战,道术光芒纷飞,爆出绚丽的光团,时而有人染血,时而有人惨叫,场面极为激烈。

    其中十数人不断围杀中央那个体格极为壮硕的青年,青年身上已经染血,古铜色的坚韧皮肤被撕开数条狰狞的血口。

    但战意依然不减,剑眉倒竖,咬牙切齿,双眼皆是杀机,浑身真气激荡。

    他赤手空拳,只依靠一对双拳迎战所有的敌手,背后生着一对金色半透明的巨大光翼,扑扇双翼划过空,不断躲闪飞来的道术,毫无疑问,他便是金翅大魔王荆此海。

    荆此海神色凛然,看向峡谷中三个已死的同门师弟,怒不可遏,全力施为,双拳如。轰向一个又一个的对手。

    不过双拳难敌四手,周围围攻他的并非弱者,五个准元婴强者,七个金丹巅峰强者,还有一个一直未出手的女人,已经超出了他的实力,渐渐落入下。

    眼下这些人早已经准备好对付他们师兄弟四人,他们无意中落入圈套,其他三个师弟没有金翅,逃不出这些人的围杀。很快陨落。

    他则坚持了十几分钟,杀了对方七个强者,不管怎么说,至少并不亏。

    金翅大魔王暗自思索,将所有人的实力算在内,他绝对不是对手,陨落是迟早的事情,他不是迂腐之人,此时此刻最正确的选择就是离开这个陷阱。可上空却被这些强者封锁。

    “鸡翅魔王,劝你不要再挣扎,放弃吧,你逃不掉的。我可不想你死,活着的你更有价值,呵呵!”静静悬浮在高空中的绝美女子轻抚酥胸,娇笑道。似乎根本没有将己方的损失看在眼中。

    女子极为漂亮,丹凤眼,琼鼻朱唇。身着紫色裙,酥胸露出柔媚的沟壑,裙摆下面是两截白生生的小腿,很漂亮的女子,典型东方温婉女子模样。

    她正是欲炼门掌门亲传弟子范绮念,被称为一代小魔女,绝没有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美好,心肠极为歹毒。

    “我天罡门和你欲炼门想来井水不犯河水,你为何杀我师弟?”荆此海怒喝问道。

    如果是一对一,年轻一代他不惧任何人,可这女人却用这么多人来围杀他,他不可能是对手。

    “是哦,确实井水不犯河水,可人家想让你帮我提高修为呢,你是魔王,人家是魔女,可天生一对呢,你怎么能对我如此薄情?

    看着你受伤,人家可真的好心疼呢!”范绮念娇笑道。

    金翅大魔王是年轻一代最负盛名的翘楚人物,若是抓住金翅大魔王给她当鼎炉,她的修为将会突飞猛进,年内突破到元婴之境都不是难事。

    范绮念说完,神色一正,看向下方激战的众人,怒道:“一群没用的东西,连个人都抓不到,欲炼门要你们有何用,赶紧抓住他,别让他逃走,我要活的!”

    峡谷中的强者听到范绮念的话,浑身一个寒颤,立即更卖力攻击荆此海,荆此海冷喝一声:“霸王轰天!”

    钢拳光芒大盛,赤色光芒让人无法正视,霸道的气场弥漫空,振翅冲向高空,一拳轰向一个挡住去路的强者。

    “嘭!”一声闷响,那强者顿时被击飞,口吐鲜血。荆此海不做停留,急速冲向范绮念。

    范绮念神色未变,作为修真者,最惧怕的便是被魔宗强者近身,如果被荆此海近身,她肯定会遭到重创,立即祭出一个法轮冲向荆此海。

    荆此海只为突围,这不过是声东击西,见数人飞向范绮念,要保护范绮念,东方形成一道空门,以不可思议的弧度扭转方向,急速冲向东方。

    “不要让他逃走!”范绮念娇声轻喝道,如果荆此海逃出峡谷范围,以荆此海的速度,他们根本无法追上。

    两个准元婴强者立即飞向东方,挡住荆此海的去路,祭出飞剑刺向荆此海。

    荆此海神色狰狞疯狂,根本没有躲闪的意思,这个机会错过,他今天只能交代在这里,他已经身受重伤,坚持不了太久。

    “噗!”一声闷响,锋利的飞剑直接将他左肩下方刺出一个血洞,强横的身体只让飞剑刺入了三寸,飞剑再无法寸进。

    “吼!”荆此海怒吼一声,冲向那个挡道的准元婴强者,手中光芒一闪,忽然出现一口三米的朴刀。

    朴刀形状有些类似关公偃月刀,朴刀极为神异,齐上盘龙附凤,光滑流转,一看便知不是凡物。

    荆此海挥舞朴刀,煞光弥漫,破空斩向准元婴强者,刀芒惊人,速度快到极致。

    “噗!”手起刀落,一切来得太快,准元婴强者根本就没想过荆此海手中还有魔兵,来不及防备,瞬间被一刀斩成两半,猝死当场。

    以荆此海如今的实力,还不能完全催动这口魔兵,魔兵的消耗太大,不然他早就拿出来使用,不会等到现在。

    范绮念看着荆此海手中的魔兵,丹凤眼一亮,轻呼道:“竟然是霸王破天斩,没想到会在他手里,抓住他,这口魔兵我要了!呵呵!”

    荆此海没有回头,趁一个准元婴强者死亡的空档,突破了封锁,振翅冲天而起,气血翻涌,速度如闪电,划过空转眼消失不见。

    荆此海飞行两百多里地,神思变得飘忽,浑身涌起一股倦意,内伤复发,吐出一口黑血,身体晃了晃,光翼闪烁消失,一头从高空中栽了下去,消失在山坳弥漫的气雾中。

    玉泉庵静静矗立在山坳,忽然一个人影快速坠落,就像一颗流星,恰好冲向玉泉庵的宽阔法场。

    “轰”一声巨响,地面被撞出一个坑,荆此海浑身是血,躺在坑中,双目紧闭,呼吸紊乱。

    听到巨响,玉泉庵的尼姑被惊动,身穿僧袍的弦音来到大坑旁边,看着坑中的人,美眸中闪过一丝疑惑和不忍,低声问道:“你你你是谁?你你你还好吗?”

    随后一群尼姑赶来,发出一阵议论,最后看向弦音道:“弦音,我佛慈悲,这人重伤,你医术最高,你救救他!”

    弦音点点头,就算没有我佛慈悲,她看到有人重伤将死,也不会见死不救:“那那那,先先先将他送送到厢房……”

    “轰”一声巨响,地面被撞出一个坑,荆此海浑身是血,躺在坑中,双目紧闭,呼吸紊乱。

    听到巨响,玉泉庵的尼姑被惊动,身穿僧袍的弦音来到大坑旁边,看着坑中的人,美眸中闪过一丝疑惑和不忍,低声问道:“你你你是谁?你你你还好吗?”

    随后一群尼姑赶来,发出一阵议论,最后看向弦音道:“弦音,我佛慈悲,这人重伤,你医术最高,你救救他!”

    弦音点点头,就算没有我佛慈悲,她看到有人重伤将死,也不会见死不救:“那那那,先先先将他送送到厢房……”

    最后看向弦音道:“弦音,我佛慈悲,这人重伤,你医术最高,你救救他!”

    ~(未完待续……)

    《最强小叔》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