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小叔 > 第八六二章:死灰复燃(二合一)

第八六二章:死灰复燃(二合一)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肖丞只感觉思绪完全停止,身体晃了晃,差点一头栽倒在地,再重的伤他都可以忍受,再苦再累再难再疼,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可不远千里来到真武玄界,抱着无比期待的心情,最后却换来这样一个结果,玉儿感情的背叛,比捅他几刀更让他受伤。

    肖丞剧烈喘息着粗气,强忍住流泪的冲动,他不想流泪,那样只会被人看不起,空洞无神的双眼冷冷注视着玉儿和这个青年。

    直到此时,他依然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可腹部钻心的剧痛告诉他,所有一切都是真的,这并不是一场噩梦,实在太残忍了……

    韩少宗露出戏谑的笑容,凑近玉儿白皙的俏脸,亲吻玉儿的侧脸,笑道:“玉儿不会旧情复燃吧,既然跟了我韩少宗,就不要三心二意,难道玉儿忘记了你之前给我的承诺吗?”

    玉儿撇过头,似乎不忍看到肖丞的惨象,也不想韩少宗继续奚落肖丞,柔声道:“你答应奴家了,不会杀他,你放他走吧!”

    玉儿鼓起勇气,看向肖丞,眼神变得坚定起来,取掉了手指上的戒指,直接砸向肖丞,叮当一声,精致的戒指砸在地面,转了个圈,停在了肖丞的脚下。

    “你走吧,从此以后我不想看到你!”玉<->儿冷冷道,说完撇过脸,美眸中浮现淡淡的泪光。

    玉儿的每一个字就像一把刀,狠狠刺进了肖丞的胸口,肖丞只感觉呼吸困难,人总是会变得吧,可笑我千里来此只为能见她一面。

    肖丞矮身捡起戒指,惨惨一笑,鲜血沿着嘴角缓缓流淌而下,发白的脸色。空洞茫然的眼神,欲言又止,不知道该说句什么话。

    或许他的红颜知己很多,他喜欢很多女人,可若真说爱,他大概只爱玉儿一个,可最心爱的女人,却伤他最深,背着他爱上了别人……葡京娱乐平台忽然变得一片灰暗。

    韩少宗看向肖丞,指着肖丞冷冷笑道:“看在玉儿的面子上。韩某放你一条狗命,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跟我争玉儿,玉儿已经是我的人了,你死了这条心吧!

    不过放过你可以,但你必须磕头谢罪,不然你今日走不出这道门,呵呵……你现在只是废人一个!真叫人可怜!磕头!”

    韩少宗显然不仅仅想奚落肖丞,还要折辱肖丞。可肖丞即便心如死灰,也不会给人磕头,脊梁依然笔直,死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韩少宗见肖丞不为所动。眼中寒意大盛:“给脸不要脸的东西,还不磕头?”

    韩少宗转头看向围住肖丞的黑衣武士,打一个眼色,命道:“让他给我磕头认罪!”

    收到韩少宗的命令。十几个黑衣武士持着寒光闪闪的刀逼向肖丞,一时间禅房中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

    肖丞双拳紧握。嘎嘣作响,却没有任何动作,脑海一片空白,已经失去了理智,玉儿的背叛,对他打击实在太大。

    韩少宗见肖丞依然一动不动,笑容更盛,玉儿将俏脸撇在一旁,不敢看肖丞的惨象。

    可便在这时,轰隆一声巨响,木质阁楼破开一个大洞,整个阁楼都为之震颤,木屑横飞,一道巨大的黑影出现在宽敞的禅房中。

    黑影五六米,眼如铜铃,浑身黑发毛发乍起,屈身站在肖丞身前,寸步不让,用巨大的体型将黑衣人都挡住,露出锋利的尖牙,发出惊天的狼嚎:“嗷呜!”

    来的巨兽不是别人,正是死狗,身形不知道怎么变大了几号,他在外面时刻关注着这里的动静,这群黑衣人来到这里之前,他就通知了肖丞,可却不明白肖丞为何不走,只好来冒险救肖丞。

    看到巨大的死狗出现,威势惊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露出惊容,韩少宗神色一凛,怒喝道:“动手,杀了他们,不要放走!”

    黑衣武士们,经过短暂的惊愕,立即恢复了常色,持刀斩向肖丞和死狗,十几把刀挥斩而下,密不透,将肖丞和死狗笼罩其中。

    “无敌防御!”死狗爆喝一声,浑身腾起红色的光晕,十几把刀再无法寸进分毫,死狗焦急大喝道:“走啊,爬到狗爷背上来,迟了有强者前来就走不掉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是武宗的权利核心,强者多不胜数,他二人势单力薄,岂是整个武宗的对手,只有快速逃走,方能保命。

    肖丞一动不动站在原地,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周围的一切,心都碎了,此时他就像一具行尸走肉。

    死狗心中大急,才注意到肖丞的丹田给捅穿了,眼疵欲裂,管不了太多,伸出爪子,直接将肖丞驮在宽阔的背上,粗壮的双腿猛蹬地面,变成一道残影,折身冲向阁楼外面。

    死狗庞大的身体极为灵活,没有受到任何阻碍,跳出了阁楼,以极限速度逃向远处,快速离开这片恢弘的殿宇。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韩少宗稍稍失神,倍感错愕,没想到肖丞竟然不是孤身前来,竟然还带了一头罕见的妖兽。

    原本打算放过肖丞一命,现在注意立即改变,冷喝道:“追,务必杀了他们!”

    黑衣武士应诺,快速追出阁楼,在殿宇上空飞跃,紧紧追向还未逃远的死狗,这时,殿宇上空突兀出现一个白髯白须的老者,怒喝一声:“何方妖孽,竟敢在圣地逞凶,还不速速受死!”

    死狗心中一沉,暗道不好,这老者武道修为显然极高,和别的武道强者不同,这老者竟然已经达到能御空飞行的境界,想逃走恐怕不容易。

    白发老者言罢,驰电掣追向死狗和肖丞,伸手隔空拍向踩着红色如意棍飞行的死狗。

    死狗不禁变色,只感觉一股无匹的气浪席卷而来,排山倒海一般,所表现出的实力,完全可以匹敌合体上境的尊者。

    死狗身上升起一团红光,将无匹的威力挡住。轰隆一声,宽阔的地面出现一道巨大的掌印大坑,足足有十米深。

    死狗心中发寒,当机立断,口中念念有词,挥动爪子,爪子破空,产生一道玄奥的波纹,似乎触及了某种诡异的法则力量,天空闪过一道光弧。照亮整个夜空。

    “咔嚓!”一声巨响,闪电稳稳劈在老者身上,老者身形巨震,一个趔趄,从高空载了下去,嘭的一声摔在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武道强者对雷电的抵抗力当然比不上经过雷劫蜕变过的修真者,猝不及防之下,老者实力再强。也扛不住这一道雷电。

    死狗不再回头,驮着肖丞快速飞向远空,十几道黑影渐渐被摔在身后。死狗暗叹侥幸,如果不是他修行的吞天妖经。他肯定逃不过这些黑衣武士的追杀。

    死狗快速降下飞行高度,钻入茂密的山林之中,想保持之前那种速度飞行消耗极大,他还未凝君丹。无法坚持太久,躲入茂密的山林中就安全许多。

    黑灯瞎火的,他又是纯黑色。他有强横的神识避开追击,武者却没有神识,只能依靠灵觉或者其他的办法追踪,想抓到他没有那么容易。

    进入密林,死狗松一口气,心有余悸,打个寒蝉,差点一起死在那座山上,武宗的人果然有些可怕。

    死狗放慢奔行的速度,以免颠簸让肖丞的伤势恶化,虽然他没有亲眼见到禅房中的情景,但他也能大致猜到是怎么回事。

    此时此刻他最担心的便是肖丞的伤势,这一刀太歹毒,直接捅穿了丹田,除非肖丞拥有尊者那种重塑肉身的能力,否则恐怕多半是废了,以后无法继续修行下去。

    若是肖丞废了,他们两人绝对无法离开真武玄界,武宗肯定会命人封锁玄界入口,真武玄界虽大,可皆是武宗的范围,举世皆敌,迟早会找到他和肖丞。

    而且肖丞若是真的失去了修为,连小葡京娱乐平台都打不开,根本没地方可躲藏,不由又想到,那弦音和龙儿岂不是一辈子都被关在小葡京娱乐平台里,除非能够飞升仙界。

    死狗摇摇头,都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些有得没得,不过不知道怎么,或许肖丞以前给过他太多惊喜,他下意识不认为肖丞就这样轻易被废掉。

    “喂,小子,你振作点,不就是个女人么,你那么多女人又不缺这一个,嗷嗷,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失去一棵树,拥有整片森林,挺划算的诶……”死狗语重心的劝慰道。

    死狗是肖丞在仙墓中遇到的,他从来没见过玉儿,当然也不清楚肖丞和玉儿的感情,在肖丞心里,没人能够代替玉儿的位置。

    “哎哎,那叶灵蝶、江心月、宁倩夕姊妹二人,还有那什么慕容啥的,不是都挺好嘛!喂,小子,你的伤势到底如何呢?跟狗爷说说!”死狗一边走,一边问道。

    肖丞躺在死狗宽阔软和的背上,呆呆看着天空,死狗的话,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大脑一片空白,浑身冰凉,肝肠寸断,这次的事情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

    之前韩少宗对玉儿又抱又亲,这些画面在脑海里不断闪过,心中刺痛,浑身难受,失望空虚悲伤等等情绪交杂,令他迷失了自我。

    所谓情之深,恨之切,可他却怎么都恨不起来,无法恨玉儿,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他女人很多,没有资格要求玉儿对他忠贞不渝。

    男人追求漂亮的女子,女人追求潇洒英俊的男人,这都是没有错的事,相比起那个韩少宗,无论是气质还是相貌,他都自叹弗如。

    而且还可以看出,这韩少宗在武宗的地位非同一般,不然不会有那么多武士听从命令。

    不恨玉儿,但他却极为憎恨韩少宗,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这乃最深的两种仇恨,他岂能不恨。

    隐隐约约,老祖宗的那句话又在耳边响起“不要相信任何人”。

    没多久,密林山下传来一阵急促的狗吠,远远看去就见几十个黑衣武士牵着几条狗追进山林中,显然想依靠气味来抓住死狗和肖丞。

    死狗听到狗吠声,只感觉有些荒谬,他便是狗,却被别的狗追杀。但却没有任何办法,叹息道:“嗷嗷,希望都他妈是母狗,狗爷还能施展一下美男计……跑!”

    死狗加快了逃命的速度,但狗吠声却越来越近,就算有神识做依仗,也无法逃过气味的追踪。

    这时,黑云遮月,天空下起了雨点,雨越下越大。最后变成了滂沱暴雨,天空时而闪过几道电弧,雷声大作,密林中一片泥泞。

    “嗷嗷!真是天助我也!”死狗骂叫一句,有了这场暴雨,他们的气味就会被冲散,这些狗想找到他们就变得极为艰难,至少有时间休息一下。

    不久,死狗驮着肖丞钻入一个偏僻的石洞。将肖丞轻轻放在干燥的巨石上,趴在不远处夯嗤夯嗤喘着粗气,他还是第一次这么狼狈,都快虚脱了。

    肖丞怔怔看着岩洞的顶部。空洞的双眼恢复了一些神采,努力思考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玉儿突然变成这样,突然出手捅了他一刀。而且下手还如此歹毒。

    难道真是玉儿变了,因为半年来和武宗的接触,产生了归属感。立场变得不同,所以就反目成仇。

    他依稀记得玉儿那不忍的神色,看来玉儿对他其实还有些情分,想起那韩少宗的话,玉儿竟然已经成为了韩少宗的人,心中一阵绞痛。

    亦或者玉儿是被武宗用某种特殊的法门控制,或是受到某种要挟,不得不这么做?

    可又为了什么,玉儿会先诱惑他,让他完全放松警惕,在突然动手要废掉他?如果真要翻脸,直说就行了,为何要这般?可能是玉儿清楚他没有那么容易被抓住,想走就走,所以才这般!

    肖丞思绪纷飞,想出了各种各样的可能,但却没有一个理由能说服他相信这一切,这些解释都不合理。

    死狗喘息了一番,总算平静了下来,身躯变小,恢复了两米的度,忍不住插言问道:“喂!小子,你伤势到底怎么样了?不要太放在心上,女人多得是,大丈夫何患无妻?

    这事情其实也怪我,若不是我将你在仙墓拖了个把月,兴许你二人已经成婚,就没有这档子事情!”

    肖丞自顾自思索着各种可能,听到死狗的话,拍拍死狗的脑袋,最爱最信任的女人合谋废掉他,反而是一向不怎么靠谱的死狗不顾一切救了他,说起来确实有些讽刺。

    “喂,小子,你伤势到底怎么样了?回答狗爷,有什么好伤心的,这女人和那男人,显然是设好了陷阱要废掉你,你难道还看不出来么?为这种女人伤心,根本不值当!”死狗痛心疾首呵斥道。

    肖丞身体一震,忽然感觉像是抓住了什么,转头寒声问道:“你说什么,你在重复一遍!”

    死狗见肖丞眼神冰冷,口气不善,吓得缩了缩脖子,随后梗着脖子道:“狗爷说为这种女人伤心不值当,怎么了?”

    “前面那句!”肖丞喝道。死狗冷哼道:“狗爷说这是陷阱,明显是早有准备要阴你,以你的智商难道还看不出来吗?

    否则你刚被捅了一刀,那男人就带着一群人冲进来,哪有那么巧的事情,都是准备好的,只等你掉入陷阱!”

    “陷阱!”肖丞咂摸着这两个字眼,浑身发寒,双眼一亮,闪烁着希冀的神采,敏锐的抓住了一些东西。

    死狗说的有道理,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对方显然早有准备,怪不得进入玄界如此轻松顺利,峡谷入口连一个守卫都没有,原来是请君入瓮再施美人计的连环计。

    可这依然改变不了玉儿捅他一刀的事实!

    肖丞努力克制混乱的情绪,恢复思考能力,和玉儿相见的种种细节再次浮现在脑海中,清晰可见,任何细节都逃不过他的观察。

    肖丞神色一变,双眼神采奕奕,瞬间恢复了往昔自信的气质,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老子真傻,差点给骗了过去!两个贱人!”

    此时此刻,以前那个肖丞又回来了。死狗听到肖丞大笑,连忙伸出爪子紧张的捂住肖丞的嘴巴,现在武宗的武士可漫山遍野搜索他二人的踪迹,这一笑别将这些人给招来了。

    肖丞打开死狗的爪子,转眼间已经明白了所有,大起大落之下,心情突然变得极好,简而言之,这个玉儿是个假的,不是真正的玉儿。

    玉儿怎么会这样对他,前世玉儿宁愿自己死,也要为他逃亡争取时间,如今有了男女感情,更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恐怕宁愿自己死,也不会捅他一刀。

    回忆起当时见到假玉儿的情形,见他突兀出现在禅房,这假玉儿极为惊讶,惊讶没什么,就算玉儿突然看到他来到玄界,也会惊讶。

    关键在于假玉儿看到他,似乎没有第一时间认出他,直到听到他说话,假玉儿才确定是他,这才发动情感攻势。

    ~(未完待续……)

    《最强小叔》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