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小叔 > 第八八三章:灵蝶你好(2合1)

第八八三章:灵蝶你好(2合1)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弦音低头看着碗中的素粥,红彤彤的俏脸似乎能鞠出水来,不敢看紫蕾师太,低声儒儒道:“我……我想有时间去看看我哥!”

    这借口有些跛脚,弦音自己都有些不信,其实她只想留在这里,这里有龙儿,有肖丞,她喜欢这里的平静生活,她舍不得离开肖丞和龙儿。

    弦音和荆此海兄妹重逢,紫蕾师太是知道的,不过却知道这只是弦音的托词,也不点破,这几天她虽然心情低落,可还是注意着弦音。

    弦音是她徒弟,相依为命十几年,她还不了解弦音吗,经过这几日的观察,她早就发现弦音和肖丞的关系没有师兄妹那么单纯。

    不过她却不会反对,肖丞无可挑剔,又是五合门如今唯一的弟子,弦音是她的徒弟,手心手背都是肉。

    只是心中难免还是有些失落,心道“果然女生外向,女大不中留!”

    “恩,过几天确实要去见见荆此海,师娘您就让弦音留在这里!”肖丞淡淡笑道,绑着弦音说话。

    紫蕾师太饱含深意的瞥了肖丞一眼,肖丞只感觉完全被看透了一般,显然师娘已经发现了什么,眼观鼻子鼻观心,讪讪一笑。

    “那弦音就留在这里,你当师兄的多多照顾弦音,别让弦音吃||| .[][][][].亏,弦音心思单纯!”紫蕾师太和蔼笑道,末了加重语气道:“可别欺负弦音,不然我这做师娘的不会饶过你!”

    肖丞干咳两声,有些窘迫,不要欺负弦音,这是紫蕾师太暗示他不要占弦音的便宜。弦音更是羞怯,脑袋险些贴着酥胸,羞的眼睛都打不开,偷偷瞄了一眼肖丞,眼神荡漾。极为温柔。

    “师娘别担心,我怎么会欺负弦音呢!”肖丞连忙点头道。

    “恩,那我就放心了!”紫蕾师太幽幽叹口气,拍拍弦音的香肩,站起身道:“好了,那师娘就走了!”

    肖丞早有安排,在沪海的分身一号来接紫蕾师太,不然这么远的路,紫蕾师太恐怕要好几天才能到沪海。

    送走紫蕾师太,肖丞和弦音站在小葡京娱乐平台入口。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弦音俏脸微红,低眉水目,腼腆娇羞,道不尽的女儿家情怀。

    自从比翼城之后,两人之间的那层纸被捅破,经过一番酝酿发酵,弦音已经渐渐无法割舍这份感情,和肖丞在一起感觉心中总是暖暖的。

    肖丞见弦音这副娇羞腼腆动人的模样。心中一片柔和,为之神醉,轻轻揽住弦音的纤腰,将弦音揽入怀中。感受弦音娇躯传来的温软触感,一阵心神摇曳。

    弦音低头,娇躯有些僵,有些不适应这种近距离的接触。面如红纸,耳朵都变得通红,却很喜欢这种完全被男儿气包裹的甜蜜感觉。

    肖丞看着弦音如玉般光滑圆润的小光头。一阵意动,实在按捺不住,悄悄低头,轻吻弦音光滑的光头。

    轻轻一吻,弦音娇躯一颤,就像触电了一般,惊呼一声,双手猛然发力,将肖丞一把推开,羞窘异常,娇嗔道:“师兄,你……坏透了!”

    弦音说完,扭头跑向游艇,奔跑间娇躯扭动,曼妙的臀线尤为令人眼热,肖丞目送弦音抛开,哈哈大笑,这小师妹真有意思,这么敏感?

    ……

    隆冬将至,北方塞上的冬天来的更早一些,肖丞离开小葡京娱乐平台,依然还在沙湖周围,入目皆是一片雪白,空中飘落着鹅毛大雪,远处银装素裹,千里冰封。

    银川下雪了,今年的第一场雪,美中不足的是雪地里没有来一群小画家……

    肖丞深呼一口微寒的新鲜空气,祭出飞剑一字御剑式划过空,直奔太乙玄界,他和叶灵蝶约好了的,后天一起去皇天门,皇天门出山大典即将举行,这种盛事他作为剑阁的小师叔当然要去看看。

    银川万里冰封,秦岭山脉依然艳阳高照,没用多久,肖丞便来到了太乙宫,太乙宫和以往一样繁荣热闹。

    肖丞遁行来到主峰弟子的住处,没在教场看到楚非鱼,便直奔楚非鱼的卧室,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见到这丫头了,有些想念。

    “咄咄!”肖丞叩响门扉,卧室中立即传来楚非鱼清脆的声音:“进来,门没有闩!”

    楚非鱼正在打坐修行,以为哪个师姐来找她,并没太在意。肖丞见楚非鱼端坐在蒲团上打坐,穿着一身大红色广袖群。

    经过一段时间的修行,楚非鱼更成熟了一些,稚气消失,多了几分妩媚动人,曼妙的娇躯轮廓分毫毕现,比以前更加迷人。

    肖丞悄悄摸索到楚非鱼身边,露出促狭的笑容,轻轻揽住楚非鱼的纤腰,楚非鱼立即睁开了美眸,娇躯一颤,吓了一跳,当看清来人是肖丞,脸上绽放出惊喜的笑容。

    “肖丞!……你怎么来了?”楚非鱼转身便扑进肖丞的怀抱,面色微红,一脸的幸福小女人微笑。

    “为夫想我家非鱼了,所以就跑来了!哈哈,怎么,不想见到我?”肖丞抚摸楚非鱼温软的腰身,凑趣笑道。

    “哼!”楚非鱼娇嗔的皱了皱琼鼻,白了肖丞一眼,感觉肖丞的大手直接探入裙摆之中,抓住了她的大腿,娇躯一颤,立即将肖丞推开。

    “就知道作弄我,偏不给你!”楚非鱼故作生气,将俏脸撇在一旁,假装不理肖丞。

    看着楚非鱼娇嗔状分外迷人,肖丞不觉食指大动,下身腾起一股热浪,已经很久不知肉味了,自己的女人就在眼前,哪有不为所动的道理。

    肖丞将楚非鱼搂在怀里,上下其手,手掌抚摸着楚非鱼的酥胸,笑道:“大了,为夫都快把握不住了!”

    “没得正经!”楚非鱼剐了肖丞一眼,娇躯发烫,软软靠在肖丞怀里,媚眼如丝,任由肖丞肆意逗弄。呼吸渐渐变得粗重,气喘吁吁。

    肖丞轻轻剥落楚非鱼红色裙,露出内里红色的亵衣亵裤,白皙光滑的娇躯如同羊脂玉一般,胸口两颗凸起尤为明显,轻轻弹了弹凸起,楚非鱼娇躯一颤,软若无骨。

    楚非鱼双手缠着肖丞的脖子,炙热红唇亲吻肖丞的嘴巴,如兰似麝的吐息分外醉人。经过一番前戏。楚非鱼已经气喘吁吁,下身一片泥泞,肖丞随手打一个隔音壁障,龙入穴,立即被紧致的花径所包裹。

    楚非鱼轻呼一声,扬起天鹅般的玉颈,双腿紧紧绞住肖丞的腰,迎合着肖丞每一次冲锋,碧波臀浪。迭起,闺房之乐岂能为外人道哉。

    ……

    夕阳西下,太乙宫主峰的温泉花园中显得极为幽静,温泉热浪腾腾。

    叶灵蝶褪去衣衫泡在温泉之中。肌肤如雪,黛眉如画,玲珑曼妙的娇躯极为撩人,发湿哒哒的贴在后背上。雾气中酥胸的红豆若隐若现,简直让人想犯罪。

    叶灵蝶轻轻抚摸洗浴身上每一寸肌肤,神色有些失落迷惘。自从当上宫主之后,她并不开心,很多以前极为熟络的师妹都疏远了她,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突然间就变得极为孤单。

    叶灵蝶看着即将落下的血日,一阵出神,一口晶莹剔透的飞剑出现在手中,随着她的意念飞来飞去。

    这口飞剑正是肖丞送材料给她炼制的,上品飞剑,天下少有,看着飞剑飞来飞去,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以往和肖丞在一起的一幕幕,怎么都挥之不去。

    水波哗啦一声,另一个女子游了过来,只见她发如云,黛眉修如同柳叶,朱唇琼鼻,雍容华贵,姿万千,成熟而妩媚,正是叶灵蝶的师傅江心月。

    江心月见叶灵蝶失神迷惘,清婉一笑,美眸中闪过一丝光泽,笑问道:“灵蝶,在想什么呢?”

    叶灵蝶如梦惊心,才发现江心月看着她,虽然明知道江心月不知道她在思考什么,可还是有些难为情,俏脸浮现淡淡的红云,映衬着天边的霞光,就像出水芙蓉。

    “没,没想什么,只是在思索宫内的一些事情!”叶灵蝶口是心非道,连忙将飞剑收了回来。

    叶灵蝶是江心月看着大的,哪能猜不到叶灵蝶是在思念某个男子,而这个男子毫无疑问就是肖丞了。

    “不妨勇敢一点,幸福是需要自己去追求的!”江心月委婉的怂恿道,她已经将她的那份感情寄托给了自己的徒弟。

    叶灵蝶一怔,不假思索惊讶道:“可是我是宫主,不能有男女之情的,这是宫中的铁律!”

    叶灵蝶刚说完,就发现自己说露了嘴,这不是变相承认她在想念某个男人吗?而且她师傅一定能猜到她在想水,俏脸不由得红到了脖子根。

    江心月像是奸计得逞了一样,露出明快的笑容,笑道:“呵呵,傻徒弟,规矩是人定的,你现在是宫主,除了太上老,谁管的了你呢,太上老大多时间在修行,不会操心这些。”

    叶灵蝶眼神一亮,敏锐的抓住了江心月暗示的关键,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更是有些疑惑,师傅今天怎么了,难道没有当宫主太闲了?

    旋即美眸中闪过一丝黯然,肖丞对她似乎没有别的意思,再者说辈分完全不对,肖丞将她师傅喊姐,她叫肖丞为师叔……好凌乱……

    这时,外面忽然跑进来一个少女,急冲冲的来到温泉边,禀告道:“宫主师姐,外面有个黑衣蒙面人要见你,说有很重要的事情通知您呢!”

    “黑衣蒙面人?”叶灵蝶黛眉微蹙,虽然修真者打扮各式各样,没有谁在意别人的服饰,黑衣蒙面这种装扮也经常出现,可依然觉得有些不太对味。

    “恩,我马上来!”叶灵蝶点点头,飘身而起,飞出温泉,完美的玉体暴露在空气中。

    “哇,师姐你身材好好哇!”少女瞪大眼睛看着叶灵蝶完美的,简直叹为观止,连尊卑礼节都忘了,眼中闪过几丝羡慕。

    叶灵蝶被师妹的惊呼给逗笑了,不过被这样看着,终归有些不自在,尴尬笑道:“你年纪尚小,以后也会这样的!”

    叶灵蝶原地一转。穿上了所有服饰,摇身一变,宫主服饰加身,多了几分雍容仪态,看了一眼水中沐浴的师傅,来到师妹身边,压低声音悄语道:“师傅身材比我还要好……不信你自己看看!”

    少女一愣,下意识看向正在沐浴的江心月,发现有些造次,连忙挪开眼。眼中闪过一抹惊讶,师姐诚不欺我,跟着叶灵蝶一起跑了出去。

    会客厅中,一个黑衣蒙面人坐在椅子上,腰间悬着一口剑器,显然是个剑道修者,黑衣蒙面人显得有些坐立不安,看到雍容绝美的叶灵蝶来到会客厅,不禁呆了呆。暗叹叶仙子的美丽果然名不虚传。

    黑衣蒙面人发现自己有些无礼,连忙挪开目光,向叶灵蝶拱拱手道:“见过叶仙子,叶仙子才貌无双。果然名不虚传!”

    叶灵蝶打量黑衣蒙面人一眼,发现此人她确实没见过,礼节性的拱拱手,问道:“不知阁下找本宫有事么?”

    黑衣人瞥了一眼叶灵蝶身后的少女。叶灵蝶立即会意,转头看向少女,柔声道:“灵柔。你去后花园,看看师傅有没有什么需要!”

    少女点点头,好奇了打量黑衣人一眼,立即离开可会客厅。

    “是这样的,在下来太乙宫见叶仙子,是因为知道叶仙子和肖少侠关系极为亲密,所以想请叶仙子带一封信给肖少侠。”黑衣蒙面人说着,拿出一封用火漆封好的竹筒送到叶灵蝶面前。

    刚刚还在回忆肖丞的事情,此时蒙面人突然提起,叶灵蝶神色不由变了变,迅速恢复了常态,结果竹筒,点头道:“好的,一定带到!”

    “如此多谢了,还请叶仙子在两天之内送到肖少侠手中!”黑衣人说完,也不告别,大步流星扬而去。

    叶灵蝶看着竹筒,微微沉吟,从黑衣人的态度来看,这封密信极为重要,而且时间紧急,两天之内送到肖丞手中?心说“谁知道那混蛋在什么地方呢?”

    叶灵蝶想了想,楚非鱼和肖丞是情侣关系,楚非鱼肯定知道联系方式,毫不拖沓,脚尖一点,飞出会客厅,直奔楚非鱼的卧室。

    叶灵蝶来到楚非鱼的卧室门外,伸出玉指叩响门扉:“非鱼师妹,你在里面吗?”

    她如今是一宫之主,若是别的事情,大可以交给其他人去办,可这封信看起来很重要,而且有关肖丞,所以她才会专门找楚非鱼。

    半晌卧室中都没有回音,叶灵蝶轻轻推了推门扉,发现门没有关,迟疑挪动莲足走进卧室中……

    叶灵蝶看清卧室中的情形,娇躯忽然一颤,玉手捂着娇唇,愣在原地,只见床榻上一男一女胶合在一起,忘我奋战中,女的是楚非鱼,男子正是肖丞,二人一丝不挂,甚至可以看到两个人的私密部位。

    “啊……”叶灵蝶惊呼一声,俏脸通红,芳心狂跳,这还是她第一次目睹这种事情,而且还如此清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才好。

    肖丞正在发起冲锋,忽然见门扉打开,就看到了叶灵蝶愣愣站在原地,目睹这他二人的动作,一时间停下了动作。

    卧室中他布下了隔音壁障,外面听不到里面,里面也听不到外面,叶灵蝶叩门他根本就没听到,他哪里知道叶灵蝶会这个时候突然出现。

    肖丞只感觉好尴尬好尴尬,解除隔音壁障,讪讪笑道:“呵呵,灵蝶你好!怎么来了?”

    叶灵蝶愣神之后,连忙闭上眼睛转过头,快步走出卧室,将门紧紧关上,背靠在门扉上,大口大口呼吸新鲜空气,这一切实在太羞人了,她竟然什么都看到了,以后该怎么相处?

    肖丞和楚非鱼的关系她十分清楚,发生这种事情极为正常,可偏偏让她看到了,刚刚那一幕怎么都无法挥去,快疯了,疯了……

    肖丞正在发起冲锋,忽然见门扉打开,就看到了叶灵蝶愣愣站在原地,目睹这他二人的动作,一时间停下了动作。

    卧室中他布下了隔音壁障,外面听不到里面,里面也听不到外面,叶灵蝶叩门他根本就没听到,他哪里知道叶灵蝶会这个时候突然出现。

    肖丞只感觉好尴尬好尴尬,解除隔音壁障,讪讪笑道:“呵呵,灵蝶你好!怎么来了?”

    叶灵蝶愣神之后,连忙闭上眼睛转过头,快步走出卧室,将门紧紧关上,背靠在门扉上,大口大口呼吸新鲜空气,这一切实在太羞人了,她竟然什么都看到了,以后该怎么相处?

    肖丞和楚非鱼的关系她十分清楚,发生这种事情极为正常,可偏偏让她看到了,刚刚那一幕怎么都无法挥去,快疯了,疯了……

    可偏偏让她看到了,刚刚那一幕怎么都无法挥去,快疯了,疯了……可偏偏让她看到了,刚刚那一幕怎么都无法挥去,快疯了,疯了……可偏偏让她看到了,刚刚那一幕怎么都无法挥去,快疯了,疯了……

    ~(未完待续……)

    《最强小叔》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