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小叔 > 第一千零一五:身不由己

第一千零一五:身不由己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肖丞思前想后,按照宁倩夕回万流山的时间以及叶灵蝶的推断,猜测宁倩夕离开丽湖之后很可能去了他的住处。

    他不是能掐会算的活神仙,根本没想到宁倩夕会不顾一切去蓬莱客栈找他。

    而且,就算去蓬莱客栈没见到他,也不至于能确定他的身份,他没在客栈中留下任何可能暴露他底细的蛛丝马迹,宁倩夕从哪个方面确定了他的身份呢?

    见肖丞眉头拧成一团,叶灵蝶有些担忧,安慰道:“其实,你不用想的那么悲观,我觉得你总是喜欢将事情往坏处想。

    我看她情绪似乎很愉快,这就说明她发现你就是那谁后心里很高兴,或许不至于将你的身份曝光!”

    肖丞同意叶灵蝶的观点,这方面他早就想到,摇头道:“或许?我以及我家族族人的性命不能寄托在一个或许之上。或许不会,或许会呢?

    灵儿,现在问你一个问题,你一定要如实回答我。假如我们第一次相见,我用的假身份,我们产生了感情。

    后来我因为保护你而死,可实际上我并没有死,只是为了斩断和你的一切,害得你断发盘头成为妇人,害得你伤心了大半年,后来你发现原来以前的一切都是假的,是我在玩弄你的感情,你会怎么对/// 我?”

    “我……”叶灵蝶露出深思之色,将自己带入角色中,半晌回过神,俏脸上浮现淡淡的愠色,冷冷道:“哼,如果你敢这么对我,我非得抽了你的筋,拔了你的皮!”

    听到叶灵蝶的回答,肖丞哭笑不得,无力道:“不用这么狠吧。我只是说假如而已。我和宁仙子大概就是这样,按道理说,她是不是应该恨我,所以,不是我悲观,而是确实很可能如此!

    总之,这些都是我们的推测,我们也不能完全确定她发现了我的身份,我回蓬莱客栈去看看!”

    “恩,去吧。哎,你也真是的,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同为女人,我都为她抱不平!不过以她的性格,就算心中恨你,也不见得到处说!”叶灵蝶幽幽叹息道。

    肖丞是有苦说不出,他又不能预知未来,当时故意改变了容貌是为了行走方便。哪里会想到会发生后面的事情,他比窦娥还冤……

    肖丞摇摇头,循着蓬莱客栈的方向飞去,叶灵蝶站在原地目送肖丞离开。一阵出神,不知道在思考什么,或许在帮肖丞想对策。

    ……

    由于分身没有戴剑道束带,进出蓬莱客栈自然有些不方便。肖丞来到蓬莱客栈,干脆一个缩地成寸回到自己的房间。

    房间中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和以前一般。肖丞在房中转了一圈。鼻子吸了吸气,以他元婴之境五识灵敏程度,立刻闻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清馨好闻的香味,这香味并不陌生,正是宁倩夕所拥有的特殊体香。

    “看来她果然来过这里!”肖丞自语道,来到床榻边,从来未睡过的床榻十分平整,唯独床边柔软的被子上有一个微微下陷的轮廓。

    从轮廓的形状来看,显然是有人在这里坐过,翘臀还很圆润,而且坐的时间并不短,不然留下的坐痕会很快恢复,看来宁倩夕在这里坐了很久。

    肖丞来到床边坐下,扫过禅房,和他相对的刚好是一方檀木木桌,桌上还放着他留下的丹药玉瓶。肖丞目光忽然一顿,发现玉瓶少了一个,他记得当时拿出了三个玉瓶,一个青玉瓶,一个蓝玉瓶,一个紫玉瓶,紫玉瓶不见了。

    肖丞立即来到书桌旁边,端起两个玉瓶,发现里面的丹药都还在,但瓶口有打开的痕迹,宁倩夕肯定打开看过。

    “紫玉瓶怎么不见了,难道是倩夕给拿走了?”肖丞有些错愕和不解,按照宁倩夕的性格,绝对不会拿别人东西,再好的东西,她都不会拿,可怎么偏偏拿走了紫玉瓶,里面不过装着她送的两枚复元丹而已。

    肖丞摇摇头,没想通,旋即注意到毛笔似乎被用过,上面的墨汁还没有干,他记得这里放的毛笔都是未用过的,他从来不用毛笔写字,那么很可能是宁倩夕用过。

    这么说来,宁倩夕还专门写了东西给他,到底写了什么?肖丞目光看向桌旁的一叠宣纸,翻了翻,果然从中找出了一张写了字的白纸。

    肖丞定睛一看,心凉了大半截,宣纸上只写了两个娟秀工整的大字“骗子”,宣纸下方还有被水打湿过的痕迹,由于是冬天,打湿的地方依然保持湿润。

    看到骗子而字,肖丞那点侥幸心理荡然无存,看来宁倩夕已经发现并肯定了他的身份,不然不会写下这两个字,这两个字胜过千言万语,也只有他能够明白其中的意义。

    肖丞摩挲着还未干的湿润痕迹,知道宁倩夕一边流泪一边写下了这两个字,心中最柔软的部位似乎被刺了一下,颇不是滋味,无奈叹息道:“哎,罪过,又让倩夕伤心了!”

    看着两个字,肖丞百感交集,依稀能够想到当时的情形,当宁倩夕知道了他的身份之后,在这里伫立良久,独自流泪,素手执笔写下了这两个字,当时的她一定很恨自己吧。

    简单的两个字,在肖丞看来是那样刺目,这两个字将他所有伪装剥离,瞬间让他变得赤果果,更深深刺进了他心里,涌起一阵愧疚和歉意,这一切不是他的本意,可他还是伤害了宁倩夕。

    像宁倩夕这样的女子,谁忍心去伤害呢?谁忍心让她独自流泪呢?

    肖丞吐出一口浊气,小心翼翼将宣纸折起来收入乾坤手环中,心中突然变得空落落一片,仿佛被完全掏空了一般。

    “写下了骗子二字,又将送给我的两枚丹药收了回去,这是什么意思呢?”肖丞皱眉自言自语道,旋即露出自嘲的笑容:“发现我的身份,知道以前的一切都只能算是骗局,所以写下了骗子二字,然后将送我的丹药一并收回,意思是以后恩断义绝、两不相欠、各走各路吗?”

    尽管不愿意这么想,可宁倩夕这两个举动所表达出的意思只能这么解释,写下骗子,意思便是已经发现了他的身份,收回本就送给他的丹药,可不就是斩断联系么?除此之外,他想不出另一种解释。

    其实他一直抱有侥幸心理,希望宁倩夕知道真相之后能原谅他,还能和以前一样,说真的,虽然和宁倩夕相处的时间并不,可感觉很好。

    每次可宁倩夕在一起,总能感觉心神宁静,还有一种只有男女之间会产生美好却无法描述的感觉,他很喜欢这感觉。

    但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结果似乎和他的客观推测没有太大区别,宁倩夕终归无法原谅他的欺骗和隐瞒……

    宁倩夕会因为他的欺骗便将他的身份大白于天下,让他身败名裂吗?这点他有信心,宁倩夕不是个报复心强的女子,应该不至于立刻将他的身份曝光才对。

    宁倩夕大概做梦都没想到,她灵机一动留下的两个字,又因为感动将紫玉瓶拿走,却造成了恩断义绝的假象。在感情方面,她就像白纸一般的干净,没有任何经验,不然大概不会这么做。

    而她所做的这两个举动,恐怕在任何人看来都是恩断义绝、彻底决裂的意思,绝不是肖丞主观误解。

    肖丞静静坐在椅子上,双目失神,思绪不知道飞到了哪儿,此时他只感觉身心疲惫,好想找个地方安安静静的沉睡个一年半载。

    自从重生之后,他从来没有正真意义上休息过,连睡觉的时间都用来修炼,加上各种势力和人情之间的尽力斡旋,已经让他心力交瘁。

    许久,肖丞回过神,叹息自嘲道:“早知道会这样,还不如提前向她自首,至少还能得到宽大处理吧?现在这样,以后该如何相见呢?

    真不明白她是怎么发现我身份的,虽然不算滴水不漏,但想完全判断自己的身份也并不容易,至少我没留下直接的证据……”

    现在考虑宁倩夕从何判断他的身份已经不重要,反正宁倩夕已经知晓他的身份。肖丞思绪纷飞,不由想起了玉儿那浅浅的笑容和稍带婴儿肥的俏脸,心中一暖,原本的疲态和失落立刻烟消云散,再次充满了干劲,双目神采奕奕。

    眼下不是伤悲秋自怨自艾的时候,路是人走出来的,如今宁倩夕可能恨他,但时间会消弭一切,事情不是永远没有转机。明日便是决赛,这牵扯到他未来的发展和家族的兴盛,这才是最重要的。

    他需要养足精神,调整好状态全力以赴,赢的这场天下擂比,至于其他的事情,擂比结束之后有的是时间再处理。到时候去见宁倩夕,不管如何,将话说清楚,他也有他的苦衷不是,人生在世,哪能事事由己。

    【满地打滚求推荐票,求月票!】

    ~(未完待续……)

    《最强小叔》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