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小叔 > 第一千零六八章:吐血三升(二合一)

第一千零六八章:吐血三升(二合一)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漫天雪飞,宁倩夕白衣胜雪,纤弱的娇躯迎欲折,俏脸惨白如雪,没有丝毫血色,浑身一片冰凉,似乎比这寒冬的北还要冷几分,冷得她微微颤抖,甚至无法呼吸,酥胸剧烈起伏,贝齿紧紧咬着下唇。

    宁倩夕只感觉周围的一切景物变得飘渺,嘈杂的声音在她耳中嗡嗡作响,脑袋似乎要炸开了一般。宁倩夕努力抑制着心中的刺痛,对宁倩雨道:“倩雨,伤势发作,我会去休息!”

    “啊?姐,你伤势又发作了!”宁倩雨从狂喜中转醒过来,见宁倩夕面色煞白,露出担忧的神色,正打算送宁倩夕回驻地,却感觉宁倩夕的身影一闪,化作一道流光飞向远空,眨眼间消失在漫天雪之中。

    “姐该不会伤心过度吧?糟糕……”宁倩雨此时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顾不得太多,立刻向宁倩夕消失的地方追去。

    万流山上人来人往,并没有太多人注意到宁倩夕两姊妹的离开,都关注着祭台上的发展,希望与焉尊者能给大家一个交代和解释,到底怎么回事?

    “给我们一个解释!给我们一个解释!”万流山上群情激奋,很多人想冲向祭台,形成一道道黑色人潮,维持治安的九处治安卫队努力控制着局势。

    祭台上,所有人都@@@ 看着脸色铁青而灰败的与焉尊者,同样希望与焉尊者给一个合理的解释。与焉尊者听着下方的阵阵怒吼,腾腾腾……倒退几步,险些站不稳。

    “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宁婿,你告诉所有人,你便是肖丞!”与焉尊者怒目看向祭台上淡定自若的肖丞,浑身真气激荡,磅礴无匹的气势笼罩整个祭台。令空气都为之凝滞,让人呼吸变得困难。

    蒋洪振完全没有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将肖丞控制起来,立刻快步来到肖丞身边,气机牢牢将肖丞锁定,隐隐有挟持之意。

    肖丞看着与焉尊者那威胁恐吓的眼神,冷冷一笑,与焉尊者当初想弄得他身败名裂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自己也可能因此身败名裂呢?与焉尊者当初有没有给他留一线机会呢?他也不会有任何仁慈之心。

    即便此时在九处的绝对势力范围之内,他也没有什么忌惮,他清楚九处绝对不敢当众对他做什么。肖丞冷冷道:“不好意思。要让你失望了,我不会这样说,而且,就算说了,别人也不会信,请不要将天下群雄当做白痴!”

    “你……”与焉尊者厉声怒喝一声,努力压制着怒意,如果不是此时人太多,他一定会当场将肖丞杀死。

    与焉尊者深呼一口气。见周围的高层人士都看着他,很快恢复了理智,此时他也开始动摇起来,难道宁婿和狠人真不是同一个人。如果是同一人,又怎么可能同时出现在万流山上?

    此时谁都没有往分身上面考虑,因为只有达到半尊以上的境界才可能分化出血肉分身,这是修行界颠扑不破的真理。而肖丞显然还未达到半尊之境,不可能有血肉分身。

    与焉尊者知道继续纠缠下去已经不可能,别人是不会相信他的。心思电转,想着该如何挽回这个局势,如何保住自己以及九处的颜面。

    与焉尊者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展颜一笑,躬身向所有修者行礼,满脸歉意,道:“实在对不起诸位,原来是老朽自己弄错了,在这里,老朽向诸位赔罪!”

    与焉尊者说完,又躬身向肖丞行礼,态度极为诚恳,至少没人看得出他是在做戏。肖丞淡淡瞥了与焉尊者一眼,不得不承认,这与焉尊者确实算个人物,能屈能伸,态度变化极快,竟然愿意当面向他这样一个毛头小子道歉赔罪。

    不过他自然不会因为与焉尊者的态度而改变计划,别看与焉尊者此时即为诚恳,但心里肯定想着等事情过去之后该如何弄死他。

    “这倒是很好笑,刚刚与焉尊者可说得言之确确,什么偷取秘法,什么冒充别人,什么霸占家产……听起来就和亲眼所见一眼,怎么突然就变成弄错了,这个弄错是不是太轻松了一点?”肖丞提高了语气,冷冷质问与焉尊者道。

    原本很多人见与焉尊者主动赔罪,毕竟谁没有犯错的时候,心中的气愤立刻烟消云散,并不想继续苛责与焉尊者。

    但听到肖丞这番话,心思立刻活络起来,是啊,刚刚说的和真的似地,转眼就变成弄错了,这里面显然另有隐情,绝对不是一个弄错就可以解释的。

    蒋洪振眼中闪过一丝杀机,靠近肖丞,低声威胁道:“宁婿,须知得饶人处且饶人,留一线情面来日好相见,不然……和九处作对,对你绝对没有好处,下场将会极为凄惨。”

    肖丞没将蒋洪振的威胁放在心上,既然已经翻脸了,就注定要得罪九处,何必还留有余地,是与焉尊者自己将事情做绝了,他本希望和平解决这件事。

    肖丞哂笑道:“得饶人处且饶人么?你们整我的时候怎么没有须知这一点呢?我只知道痛打落水狗!”

    肖丞对于九处来说不过蝼蚁一般,无论是蒋洪振还是与焉尊者,都没想过得到人处且饶人,他们过惯了发号施令为所欲为的生活,自然是想怎么整就怎么整。

    “你……哼,即便你占了理,你又能拿我九处如何呢?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不过九处看上的一个打手而已,你也配和九处讨价还价?”蒋洪振冷冷讽刺道。

    肖丞承认蒋洪振有资格说这句话,九处可以说是天下最大的势力,没有哪个势力能够比得上九处,蒋洪振更是九处的处,相比起来他什么都不是,不过就算是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尊严的血性。

    肖丞冷冷笑道:“你错了,我并没打算和九处讨价还价,那样做没有意义!不是么?至于我能拿九处如何。呵呵,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们不就是希望我身败名裂好被你们控制么……”

    与焉尊者直接神识传音冷冷道:“我现在已经当着全天下人的面向你赔罪了,虽然我的名声确实受到了影响,却不可能因此身败名裂,你又能拿我怎么样呢?

    论实力,你远远不及我,我已经是尊者,你不过是元婴强者,一根小指头都能碾死你。论地位。更是相差甚远,你拿什么和我斗?

    接受我的赔罪,向所有人宣布你原谅了我,然后将你的剑器送给我,我还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与焉尊者此时终于摘下了伪善的面具,露出了狐狸尾巴。肖丞早就料到与焉尊者对他必定有什么图谋,与焉尊者的话证实了他的猜想,冷冷笑道:“是的,你是尊者。可尊者我见多了,像你这么拽的尊者还是头一个。

    有一个老人时常告诉我,不要相信任何人,我做不到她老人家要求的程度。但是对于某些不了解的人,总是会防一手!”

    与焉尊者神色一变,猜到肖丞手中可能拿着他什么把柄,立刻暗示蒋洪振。将肖丞控制起来,不让肖丞有什么动作。而这时,外围的修行界高层人士都来到祭台中央。一方面是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儿,另一方面则是阴晦的声援肖丞,让九处不能轻举妄动。

    这些修行界高层人士,要么是一方大派的掌门,要么是某个大势力的掌舵人,和九处多多少少有些矛盾,如果肖丞今天能让九处难堪,他们当然喜闻乐见。

    李承逸一马当先来到场中,今天九处一方面是为了对付宁婿,同时也要落剑阁的面子,他当然更想知道内情,怒声问道:“与焉尊者,我们都需要一个解释!为何诽谤我剑阁的小师叔?”

    李承逸说完,看向远空的肖丞,拱手道:“小师叔,您既然来了,也过来听听看,刚刚与焉尊者污蔑您,九处一定要给您一个公道!”

    “好,我也想知道这老头为何出言不逊污蔑我!”远空的肖丞立刻俯冲而下,来到祭台上,冷冷注视着与焉尊者。

    一时间,与焉尊者成为众矢之的,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与焉尊者难看的老脸上。与焉尊者尽管城府极深,也有些尴尬,却不知道该怎么做。

    肖丞见时机已经成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抬目看向万流山下,冷冷命令道:“亲卫,将那段录音给众位英雄豪杰播放一遍,我想诸位听完录音之后,肯定就能清楚一切前因后果!”

    “录音?”听到录音两个字,与焉尊者脸色大变,他根本就没料到肖丞手中还有录音,不用问,这录音肯定关于合作协议的录音。

    那晚在石室中,他根本没想过要控制肖丞,更没猜到肖丞的真实身份,自然没有这方面的防备,而肖丞对九处则早有芥蒂,被视作龙潭虎穴,当然有所准备,录下了当晚两人的对话。

    而这录音他却没有带在身边,而是交给了自己的分身,因为他也不知道带在身上安不安全,万一九处的人猝然出手毁掉录音呢?

    肖丞一声令下,一个身材匀称的青年从人群中阔步而出,从袖子中拿出了一个手机,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肖丞另一个分身,只不过变成了一幅完全陌生的容貌,身材也稍稍有些变化。

    与焉尊者此时再也无法淡定,惊怒交加,厉喝道:“假的,绝对是假的,这录音肯定是你伪造的!”

    “呵呵,都没有听,你怎么知道是假的,既然你认为是假的,又何必如此紧张呢?”肖丞冷冷反问道。

    祭台下方数千万修者见与焉尊者如此紧张,更加相信录音这回事,都将目光投向拿着手机的青年,很期待九处到底有什么阴谋。

    肖丞的分身拿着手机,很快找到那个录音件,按了一下播放,掐出一个印诀,用道术将声音扩大百倍,让全场所有人都能够清晰听到。

    手机中立刻传来两个人的对话,一个声音显然属于与焉尊者,另一个声音当然就是肖丞的:“好了,不说这些闲话。我们还是谈谈今天的正事,前面老夫已经提到过……”

    万流山上鸦雀无声,都静静倾听手机中的录音,随着录音的播放,所有人的神色变得怪异,原来狠人替九处出手不过是一桩交易而已,狠人根本就不是九处的什么老,此举完全是为了保住九处的威严,压制全天下修者,不让其他门派小觑九处的实力。

    与焉尊者脸色煞白煞白。双手止不住的颤抖,他一生都极为在乎名声,名声或许比他的性命都要重要,可现在……

    完了,这次彻底完了,就算不承认,别人也会这么想,而且九处也因此名声扫地,不仅自己身败名裂。也给九处造成了严重的影响。

    想到以后会背负无数唾骂,遭到无数冷眼,与焉尊者呼吸变得极为急促,怒极攻心。哇的一声,呕出一股鲜血,将华丽的道袍染红,面如金纸。眼神灰败,整个人瞬间老了好几岁,险些站不稳。身后的九处工作人员立刻扶住与焉尊者。

    “丢人啊……”与焉尊者喃喃道,鲜血不断从口中溢出,此时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只感觉一张老脸被肖丞抽的啪啪作响。

    肖丞见与焉尊者被气得吐血三升,心头一阵快意,冷冷逼视与焉尊者灰败的双眼,戏谑道:“现在,你还能和之前一样自信么?还能以势压人么?你实力比我强地位比我高,又能如何?你不过是比我年一百多岁罢了!

    现在是不是感觉脸上无关?呵呵,既然你老不要脸,那我就让你没有脸,抽你的老脸,给你抽的稀烂。自今天以后,你还能以势压人么?我想九处大概不会让你继续把持九处的权利!”

    与焉尊者怨毒的看着肖丞,还未等肖丞说完,哇的一声,再次呕出一股鲜血,脸色更加难看了。是的,他知道肖丞说的没错,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老会一定会解除他现在理事太上老的职务,他将失去所有权势。

    其实肖丞一开始并没想过将录音拿出来公布于世,只想作为一个筹码,让与焉尊者有所顾忌,从而和平解决这件事情,但谁让与焉尊者做得太绝了。

    录音经过肖丞剪切,并不,几十秒之后便播放完毕,数千万修者都露出激愤而鄙夷,比刚刚与焉尊者公布肖丞真实身份的时候还要激烈,传出阵阵凌乱的怒骂声。

    “真无耻,原来狠人并非九处的人,只不过是一个合作,希望狠人给你们出力,现在狠人获得了擂比胜利,你们却卸磨杀驴,哦,不对,是过河拆桥。”

    “卑鄙至极,狠人为你们九处挣得荣誉,为九州修行界争光,最后你们却污蔑狠人,暗害狠人,置狠人于不义!”

    万流山上的情况和舆论趋势瞬间被扭转,这个波并未给肖丞来带负面影响,反而给肖丞带来了很大的好处,众人同情肖丞的遭遇,更加敬仰肖丞的品行,为肖丞不畏强权而折服,所有矛头都指向九处和与焉尊者。

    待众人议论声稍微平息,肖丞继续道:“我想诸位此时应该很好奇,为什么他们要污蔑我,其实很简单,他们觉得我是个优秀的打手,他们想彻底控制我为九处所用,如果身败名裂,他们就可以无所顾忌的囚禁我。

    我想这种手段他们绝对不是第一次用,不知道九处之中是不是有很多被九处阴谋控制的强者……”

    肖丞对九处没有任何好感,死在他手中的九处强者也有好几个,现在借着这个机会,自然可了劲的向九处身上泼污水,而且这样一来,九处面临天下强者舆论的压力,就会拿与焉尊者顶缸,与焉尊者将会更加凄惨。

    此时众人已经完全信任肖丞,何况一直以来对九处没有任何好感,立刻山呼道:“交出被你们控制的强者,交出来,交出来!”

    九处是否控制着某些强者,肖丞不知道,有可能有,有可能子虚乌有,不过他并不在乎这些,只是为了给九处制造压力。

    “你……你信口雌黄,我们九处从来不会做这种卑鄙的事情!”蒋洪振再也压抑不住怒火,怒目而视,厉声喝道:“你竟敢诽谤我们九处,你要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知道诽谤九处什么罪吗?来人,将他带下去关起来,等候审判!”

    蒋洪振的命令刚落,立即有几个老冲向肖丞。与此同时,与焉尊者脖子一歪,假装晕了过去,这种情况下晕过去是最好的选择,如果不晕过去,他又能干什么呢?

    在与焉尊者晕了之后,却传音给肖丞道:“今日之耻,永生难忘,老朽一定要杀了你,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几个老快速冲向肖丞,眼看就要抓住肖丞,肖丞微微有些紧张,袖子中握着传送卷轴的右手满是密汗,而便在这个关头,天空中忽然响起一阵清脆洪亮的剑鸣,嗡嗡嗡……响彻天地,就像数千万只秋蝉在空中鸣,又似无数只毒蜂振翅飞翔。

    【满地打滚求推荐票啊,兄弟们有推荐票就投了吧……】

    ~(未完待续……)

    《最强小叔》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