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小叔 > 第一千一五四章 :一人一个?

第一千一五四章 :一人一个?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虽然拓跋血月性格要强,但对于喊肖丞一声大哥并不是多么抵触,她已经将肖丞看做唯一的朋友,而且肖丞看起来也确实比她更成熟,心怀敬意,自然不会排斥。△

    何况她清楚的认识到,血煞狠人此举并没有占她半分便宜,反而是她占了血煞狠人的便宜,血煞狠人被她喊做大哥,那么也就代表以后遇到什么事情,血煞狠人都愿意帮她。

    不过,她却极为不解,按道理说,她让血煞狠人帮忙出手保护肖丞,不拿好处,血煞狠人已经很吃亏了,为何血煞狠人还愿意更吃亏一点。

    拓跋血月聪明的没问,美眸光彩流转,看着肖丞,发现越来越看不懂血煞狠人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明摆的好处不要,反而让她称呼其为大哥……

    肖丞当然不会要拓跋血月什么好处,自己保护自己,还问拓跋血月要好处,他自己恐怕都看不起自己了。

    “哈哈哈,这就对了,听得我心花怒放啊!来,再叫一声!”肖丞哈哈大笑道,被拓跋血月用酥酥的声音喊一声大哥,那真是人生一大快事,大为快意。

    “宁大哥……”拓跋血月笑靥如花,拖长尾音撒娇般再次喊了一声,肖丞只感觉骨头都轻了三两,拓跋血月一颦一笑加上甜柔的嗓音,简直要人命。

    不过,肖丞当然不会因此忘乎所以,转言问道:“不过,血月,你让我去保护他,我怎么取信他?总不能跑去说‘不要怕我保护你’,他肯定不信的!”

    “呵呵,这方面小女子已经考虑好了,你只需要说那封提醒他不要进入内墟的密信是你一个朋友写的,委托你护他周全。他多半会信!”拓跋血月轻轻笑道。

    “额,那封信是你写的?”肖丞愕然问道,刚出口,便发现失口了。

    “宁大哥知道那封信?”拓跋血月俏目闪烁着疑惑的光芒,惊讶的注视着肖丞。

    “这个,咳咳,排队的时候我就站在他后面,见他神神秘秘的打开信,好奇之下就偷瞄了一眼!”肖丞尴尬道。

    拓跋血月掩嘴轻笑:“原来宁大哥也有偷窥别人**的习惯?”

    “偷窥?咳咳,我那是光明正大的看。就如现在一样!”肖丞讪讪一笑,光明正大看向拓跋血月酥胸那抹柔媚的沟壑。

    拓跋血月白了肖丞一眼,广袖掩住若隐若现的沟壑:“不许看,再看,小女子可真翻脸了!”

    “喔,血月翻脸的样子应该也很好看,翻个脸来给哥哥看看!”肖丞凑趣笑道。拓跋血月只感觉浑身泛起一阵无力感,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另外,他若是还不信的话。大哥可以将这枚玉佩给他,他定会相信大哥!”拓跋血月说着,手中光芒一闪,将一块刻着莲花浮雕的玉佩交给肖丞。

    肖丞接过玉佩一时间愣住了。拓跋血月说只要他看到这玉佩,就会相信,可偏偏……他根本就没见过这样一块玉佩,何谈信任?

    “这玉佩什么来头。为何确定他看到玉佩就会相信我呢?”肖丞故作不解问道。

    拓跋血月有些犹豫,没有立即回答肖丞的话,目光看向远处。美眸中多了几许柔光,幽幽道:“这玉佩有两块,一模一样,一块如今在我手中,另一块想必在他那里,所以他肯定会相信的!”

    “呃……有两块?”肖丞立刻感觉有些不对,他根本没有这样一枚玉佩,见都没见过,拓跋血月怎么确定他就有这样一块玉佩的呢?

    “对,有两块,怎么呢?”拓跋血月见肖丞神色有异,不解问道。

    肖丞旁敲侧击问道:“你怎么确定他就有这枚玉佩?你确定没有认错人?你会不会将他误以为是别人呢?”

    拓跋血月被肖丞的问题弄得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肖丞为何会这么问,不过还是回答道:“绝对不会弄错,他是俗世沪海市隐修家族肖家的后裔,他父亲名叫肖国庆,他自小体弱多病,多次险死还生……他生日是……”

    听到拓跋血月将自己的生平过往如数家珍一般说了一遍,肖丞彻底怔住了,拓跋血月竟然这么了解他,连生日都知晓,加上两枚一样的玉佩,难免让他产生很多复杂的想法,难道他和拓跋血月的关系非常不一般?

    “呃,看样子你们关系似乎不大寻常。你肯定不会跟我说,让我猜猜看,你们两人曾定下了娃娃亲,你是他的未婚妻,两块玉佩是信物,对不对?”肖丞目光灼热的盯着拓跋血月。

    他没道理不这样想,很多狗血电视剧里面不都是这么演的么?

    “噗嗤!”看着肖丞瞪大眼睛的样子,似乎八卦之魂熊熊燃烧,拓跋血月很没风度的噗嗤一笑,旋即笑的花枝振颤,许久才停下来,摇头道:“宁大哥,你是不是故事听多了,会有如此狗血的思想!”

    “那是什么,我继续猜猜,难道你们二人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妹,因为种种特殊原因不能相见?”肖丞完全不在意拓跋血月的嘲笑,继续问道。

    拓跋血月白了肖丞一眼,摇头道:“这当然也不是,你觉得我和他长得像么?”

    见拓跋血月的神色不像作伪,肖丞稍松一口气,还好不是亲兄妹,呃,为什么我有这种念头呢?一定是错觉!

    “哦!那就好……额,我是说确实不像!那你们是什么关系?”肖丞继续问道,他也只能想到这两个可能。

    “什么叫那就好?”拓跋血月立刻抓住了肖丞的语病,白了肖丞一眼,却没太在意,盈盈笑道:“宁大哥,小女子真的有些不敢相信,你还是那个叱咤风云的血煞狠人么?这么八卦!别猜了,总之你猜不到的!”

    废话,这事情有关于他自己,他能不好奇么?肖丞点点头:“恩,确实很难猜,什么时候想说了,就告诉我,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

    “一定!”拓跋血月颔首微笑道。

    “那咱们启程往西边赶!恩!真香诶!”肖丞忽然低头轻嗅一口拓跋血月娇躯的芬芳气息,哈哈一笑,收好玉佩,大步迈出隔音壁障走向西边,猎猎的北风,吹得他黑衣翻卷,显得很是洒脱。

    拓跋血月俏脸爬上两抹微不可查的红晕,看着肖丞稍显单薄的背影,微微有些失神,旋即摇头笑着自语道:“真是个奇怪而有趣的人,让人捉摸不透!”

    随后,四人便徒步走向西边方向,因为另外两个女修身负重伤,行进速度并不算太快,时而遇到一些低级的妖兽,肖丞顺手斩杀,一路倒是很平静。

    虽然周围一片荒野,不过有拓跋血月这个妙人儿在身边,时而逗一逗,时而看看婀娜生姿的曼妙曲线,也不会觉得无聊。

    ……

    内墟天空总是灰蒙蒙的,让人感觉极为压抑,周围皆是荒山,依稀生着某些特殊叫不上名字的植物,在北风中瑟瑟发抖。

    十五区通往十四区的一片低洼的山坳内,有一个黝黑的石洞,石洞内时而传出男女的粗重喘息声。

    洞内被一颗夜明珠照的通通透亮,一个女子身上的衣服极为凌乱,露出大片春光,头埋在一个英俊的男子道袍中两腿之间,不断一上一下,男子双眼微眯,气喘如牛,露出一副极为享受的神色。

    如果范炙血在此,一定一眼能够认出,此男子正是荆棘谷的天才强者刘云风。刘云风嘴角带着笑意,喘息道:“令荷,我实在忍不住了,我现在就想要了你……呼呼……”

    令荷停下动作,抬起俏脸,媚意大作,伸出灵巧的舌头,舔舔下唇,仿佛意犹未尽,娇笑道:“风郎,不是人家不愿意给你,人家需要留着处子之身呢,没有处子之身,可做不了下任天女派掌门呢!”

    刘云风发出一声低吼,直接将令荷捞起来,掰开某处,疯狂的刺入,令荷尖声大叫,疼的脸色绯红,不过却没挣扎,因为刘云风并没有刺入她那处,而是另外一处。

    良久,骤雨方歇,刘云风脸上挂着怪怪的笑容,靠在石头上喘着粗气,一手捏着令荷的臀瓣,笑道:“这样感觉也挺不错的,哈哈哈!

    对了,拓跋血月应该快来了,你准备好了没有,一定要确保不出纰漏!”

    令荷捂着几乎被撕裂的某处,狠狠瞪了刘云风一眼,暗恼刘云风不懂怜香惜玉,笑道:“刘师兄,放心好了,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保准几个小时之后,拓跋血月便是刘师兄的人呢。

    刚巧,这片必经之地出现了腐蚀毒雾,他们肯定会停下来歇息等毒雾过去,而且那拓跋血月身边两个强者都已经受了重伤,真是天助我也,过了今天,拓跋血月将永远失去成为掌门的机会。”

    “你那两个师妹可靠不可靠?”刘云风问道。

    “放心吧,绝对可靠,她们都是我的人!”

    “哈哈,那便好!不过,血煞狠人怎么和拓跋血月走一起去了,我总觉得血煞狠人是个变数,他会不会影响这次的计划,最好能够将他引走!”刘云风皱眉道。

    “可能只是碰到了一起。他到不用担心,我自有对策,不用引开他,放掉他未免太便宜他了,到时候,拓跋血月和他,你我一人一个,我保准将他吸成人干,呵呵!”令荷说着,贪婪的舔舔嘴唇,充满了向往。

    ——

    ~

    《最强小叔》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