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小叔 > 第一千一五六章 :反目成仇

第一千一五六章 :反目成仇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一千一五六章:反目成仇(二合一)

    北风萧萧,沙尘飞扬。△↗

    几千米外的一个沙丘后面,刘云风和令荷两人正冷冷的注视着小木阁,眼神阴冷锐利,就像两头准备捕猎的恶狼,面带森寒的微笑。

    刘云风有些按捺不住,看向令荷问道:“一切都妥当了?会不会出篓子?

    就担心他们两不中毒,那样就很难办,毕竟那血煞狠人的实力很强,即便不是我对手,想杀他也不太可能,若是被他逃脱,事情就败露了。”

    令荷舔舔嘴唇,露出兴奋的灿烂笑容,道:“刘师兄放心吧,这事情我已经计划了一两年,早已准备妥当,万无一失。

    你可知道我给他们下的什么毒?呵呵,仙欲噬魂香,想必刘师兄听说过吧,之前没给刘师兄说,是因为这东西太过特殊,担心刘师兄怜香惜玉!”

    “仙欲噬魂香?”刘云风露出惊容,完全没想到令荷一个元婴强者能弄到这种罕见的毒药。这仙欲噬魂香太过霸道,即便是神仙,都会受到巨大影响。

    只要进入体内,就会让人失去理智,被**所吞噬,体内阴气或者阳气会沸腾,令修者欲*火焚身,如果不和异**合,阴性真气或者阳性真气会越来越狂暴,直到爆体而亡。

    这种毒严格来说不算毒,而是烈性春*药,对男对女都有效,近乎无解,体内的阴阳真气越充沛,这种春*药发挥的效果越好。

    血煞狠人他不清楚,但拓跋血月则自小修行纯阴心经,修行了二十来年,体内的纯阴真气该多精纯,中毒之后。就算及时和异**合,恐怕也会经脉寸断……

    怪不得令荷之前不给他说,怪不得令荷如此有把握。

    刘云风心中发寒,暗道好狠辣的女人,担忧问道:“不过,我担心他们不喝酒!”

    令荷摇头笑道:“呵呵,刘师兄也以为我将毒下在了酒里面,哈哈,那就大错特错了。

    看来刘师兄不是很了解仙欲噬魂香,仙欲噬魂香是一种挥发很强的膏状毒药。无色无味,只要从桐油中拿出,便会很快挥发。

    而且极易溶于水,他们喝酒的时候,仙欲噬魂香就会溶于酒水中,就算不喝酒,仙欲噬魂香也会溶于两人的口水中。

    所以,他们喝不喝酒都无所谓,一刻钟后都会突然发作。我只不过借着李名芳送酒这个机会而已!

    就算他们两。再机警,就算是神仙,也会着道的!等着吧!”

    刘云风暗自咽一口唾沫,四肢冰凉。看向令荷的眼神都变了,浑似第一次认识令荷,还好他和令荷关系友好,若是处于敌对。那简直是一场噩梦,心机好深沉的女人。

    “那么,我们什么时候过去。你另外两个师姐呢?会不会坏事?”刘云风寒声问道。

    “呵呵,你着急什么,心疼了?肯定要等药效发作一段时间再去,这样万无一失,只要不死就行!至于那两个师姐,她们都被我两个师妹引开,不会耽误咱们两的好事。”令荷冷冷道,露出疯狂阴毒的笑意。

    这一刻,她已经等候了很多年了,想到等会拓跋血月的惨象,她便抑制不住的激动,你拓跋血月也有今天,以后天女派将是我令荷的,想来教主一定会好好奖励我的。

    刘云风听完心中大定,看来这次拓跋血月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想到拓跋血月那曼妙的娇躯,他下身便腾起一股热浪,道袍都被顶了起来。

    ……

    小木阁内,肖丞和拓跋血月一边喝酒一边畅聊,一开始他还说些话,到后来则完全演变成为一个听众,听拓跋血月讲述那些往事。

    “后来,也就是几个月前,我便开始入世修行,我讨厌那些男人的眼神,他们那眼神总像是要将我吃了,这也罢了,还充满了鄙夷……”

    拓跋血月俏脸绯红,似乎有些醉意,说起往事,眼神迷蒙,黛眉紧蹙,令人心生怜意,谁知道她拓跋血月心中其实很苦呢。

    肖丞看在眼里,心不由一软,劝慰道:“好了,血月,别喝了,再喝就真醉了!”

    “别,难得如此痛快,我只是有一点醉意而已!我们都是修真者,哪有那么容易醉!”拓跋血月摇摇头,为自己满上一杯,扬起脖子一口饮尽,笑容很是干净。

    “倒也是……呃……”肖丞点点头,忽然察觉到体内真气有所异动,神色一变。

    紧接着,那些原本蛰伏在丹田深处的纯阳真气突然暴动了,在体内横冲直撞,丹田剧烈鼓胀,纯阳真气如同刀子,在经脉中快速奔流,浑身传来阵阵剧痛,身体快裂开了一般。

    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完全没有任何征兆,几乎瞬间,肖丞身体皮肤变得通红,似刚从开水中捞出的一样,血管暴起,如同一根根蚯蚓,布满全身,显得格外狰狞。

    肖丞心中一惊,暗道不好,恐怕真中毒了:“难道酒中真有毒不成?”

    随后,一股浴*火充斥全身,肖丞的呼吸变得极为粗重,浑身每个细胞都充满了**,长龙抬头,变得坚硬如铁,似乎要将裤子刺穿。

    肖丞立刻运转心经,压制体内彻底暴动的纯阳真气,尝试着炼化那一股药力,却发现根本就找不到毒药,已经猜测到些许,对方下的不是毒药,而是春*药,春*药不算是毒药,自然无从炼化。

    “到底是谁对我下药?血月肯定不可能对我下春*药”肖丞心中暗衬道,抬头看向拓跋血月,就见拓跋血月双目空洞,似乎已经彻底失去了意识,脸上带着妖媚到极点的笑容,浑身皮肤有些发红。

    不仅他中了春*药,拓跋血月也中了,而且比他更严重,他好歹能够保持意识清明,拓跋血月却已经被浴*火吞噬。

    “到底是什么药。竟如此强烈,之前竟然没有丝毫征兆!”肖丞心中发寒,同时也在考虑到底是谁下的药,李名芳两人应该不会,那么就很可能是刚汇合的那三个女修。

    对方选择这个时候对他和拓跋血月同时下药,必定有所图谋,难道是为了让他和拓跋血月发生超出朋友的关系?肯定没有这么简单,对方定有其他的图谋。

    肖丞意识到,已经落入了对方的圈套,而此时纯阳真气已经狂暴。欲*火焚身,实力受到巨大的影响,若对方这个时候发难,下场恐怕会极为糟糕。

    “啊……啊……”拓跋血月此时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被浴*火所控制,娇喘不断。

    她双手用力撕扯身上的衣物,撕拉撕拉,粉红色裙子被撕成了好几块,露出内里的亵衣。粉红的肌肤充满了诱人的色泽,浑身释放者蓬勃的青春气息,变得极为诱人惹火。

    美眸迷离,气喘吁吁。双手还在不断撕扯身上的裙子和亵衣,且不断抚*摸自己的敏感部位,娇躯酥软如泥,时而微微颤抖。

    此时的拓跋血月简直诱人到了极点。尤其是若隐若现的曼妙躯体,更是诱人犯罪。肖丞看着拓跋血月诱人的玉体,双眼火热。此时他一样欲*火焚身,拓跋血月此时的样子对他无疑是致命的诱惑。

    肖丞摇摇头,打散纷杂的思绪,连忙来到拓跋血月身前,拍拍拓跋血月的肩膀,轻喝道:“血月,你清醒点!”

    拓跋血月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根本听不到肖丞的轻喝,而此时肖丞身上释放出的阳刚气息,对拓跋血月同样有致命的吸引力,正是拓跋血月最为需要的。

    拓跋血月娇喘一声,柔软的娇躯如同长蛇,将肖丞缠住,一手撕开自己的亵衣,一手挽着肖丞的脖子,娇唇吐气如兰,凑向肖丞的嘴巴,旋即紧紧吻住了肖丞的大嘴。

    肖丞感受到嘴唇上的温软炙热,浑身轰的一声,似一团火爆炸,欲*望瞬间被点燃,呼吸变得更为粗重,下意识回应拓跋血月的亲吻,舌头探入拓跋血月的娇唇中,忘我享受拓跋血月的芳泽。

    拓跋血月将裙子和亵衣都撕开,露出赤果果的娇躯,傲人的双*峰,纤柔的腰身,曼妙的臀线,最要人命的是双腿之间那饱满的肉瓣,让人根本挪不开眼。

    拓跋血月身体紧紧贴着肖丞,双手下意识撕开肖丞的衣服,将酥胸紧紧贴在肖丞身上,身体发颤,轻轻摩挲,玉手下滑,钻入肖丞的裤子之中,自然而然抓住了肖丞的长龙。

    肖丞是个血气方刚的男子,此时欲*望正浓,加上本性使然,怎么抗的住拓跋血月的挑*弄。可现在不是时候,清晰的认识到,这是别人的圈套,不管别人要怎么对他们二人,总之不能让对方得逞。

    更何况,此时拓跋血月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若真由着自己的性子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恐怕拓跋血月会恨他一辈子,而且他也不愿意趁人之危。

    肖丞猛咬舌头,恢复了些许清明,强行挪开自己的嘴巴,将拓跋血月柔滑无骨的玉手拿出来,暗骂道:“他妈的,哪个贱人害老子,让老子知道了,定将他碎尸万段!”

    肖丞气喘吁吁,已经心神打乱,不知道该如何解决眼下的困境,他勉强能够扛得住药性,但拓跋血月不行,继续这样下去,拓跋血月肯定出问题,说不定会因此失去修为。

    “不管了,只能试试!”肖丞咬牙道。经过短暂的思考,已经有个值得一试的想法。

    根据他的判断,这种药性是作用于阴阳真气,促使阴阳真气沸腾,让修者失去理智,迫切需要阴阳交合,那么将自己的纯阳真气渡入拓跋血月体内,就应该可以压制拓跋血月体内狂暴的纯阴真气。

    至于他自己,纯阳真气太过雄厚,就算交合,估计也无法解决问题,除非听雨在此……

    肖丞来不及多想,掐出一个印诀,立刻将体内沸腾的纯阳真气缓缓由拓跋血月的任脉注入。他的真气极为磅礴,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住,所以需要缓一些。

    金色的真气缓缓注入拓跋血月体内,拓跋血月体内的纯阴真气立刻被引动,快速冲向纯阳真气。和纯阳真气汇聚在一起,互相旋绕衍生。

    阴阳相生相克,可以互相克制,也可以互相融合变成更为高级更为精纯的真气,对修为有很大的好处。

    被注入纯阳真气,拓跋血月娇躯颤抖不已,喘息声更急促,紧紧缠住肖丞,娇躯变得一片炙热,眼神更加迷离。朱唇吐气如兰,不断的想亲吻肖丞,显得很痛苦,又显得很快活。

    拓跋血月很不安静的乱动乱抓,让肖丞无法稳定注入真气,干脆俯身稳住拓跋血月的香唇,拓跋血月发出几声甜腻的哼哼,动作缓了下来。

    不出一分钟,肖丞便注入了很多纯阳真气。令拓跋血月体内的阴阳真气达到微妙的平衡,总算压制住了拓跋血月狂暴的真气,拓跋血月也渐渐的安静了下来,闭上美目。似乎昏睡了过去。

    肖丞收嘴,抬起头,浑身都是热汗,虽然事情看似很简单。却极为耗费心神,尤其是心中极为矛盾,天人交战。最损心神,累的浑身都提不起力量。

    而且,此时体内的纯阳真气暴动愈演愈烈,横冲直撞的纯阳真气似乎要将他整个人撕开。再这样下去,他经脉非变成千疮百孔不可,就算不会因此被废掉,也需要十几天的时间才能恢复。

    拓跋血月曼妙的娇躯躺在他怀中,让他心神恍惚,忍不住想犯罪。肖丞连忙从乾坤腰带中拿出一件自己穿的宽松道袍,给拓跋血月穿上,遮住拓跋血月的娇躯。

    总算看不到拓跋血月那迷人的**,肖丞好了一些,将拓跋血月放在腿上,全力运转真气,试图压制体内彻底暴动的纯阳真气,但是效果甚微,根本无法压制,纯阳真气需要一个宣泄的口子。

    “该怎么办呢?”肖丞眉头紧皱,满脸痛苦之色,浑身都是热汗,皮肤赤红,身形发胀,身体似乎要爆开一般。

    “吼……”肖丞再也无法忍受,直欲发狂,仰天发出一声长吼,声音撕裂北风,传响四野,狂暴的真气从毛孔中逸散,充斥小木阁。

    小木阁吱呀几声,接着轰隆一声爆开,木屑飞的满天都是。

    这时,远处正在等候药力彻底发作的刘云风和令荷两人互相对视一眼,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按理说中毒之后,会失去理智,拼命寻找交合的对象,怎么会这样。

    两人当然没有料到肖丞的意志坚定到什么程度,不知道肖丞有分身,意识被分为好几道,自然不会因为仙欲噬魂香迷失自我。

    他们更料不到肖丞会造成这么大的响动,造成这么大的响动,肯定会将两个忠于拓跋血月的女强者招来,那样他们计划就无法继续进行下去。

    “糟糕,李名芳他们肯定会快速赶到,我就说要早点去,你为何要让我等这么久!”刘云风愤怒的轻喝道,立刻冲向破碎的小木阁。

    令荷哪里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她本打算悄无声息完成一切就行,紧随其后冲过去。

    于此同时,李名芳和另一个女修也听到了声音,她们两在帮另外两个女修搭建小木阁,距离拓跋血月的小木阁并不算太远,立刻快速冲向小木阁。

    另外两个和令荷一伙的女修也没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紧随两人冲向小木阁。

    “该怎么办呢?”肖丞眉头紧皱,满脸痛苦之色,浑身都是热汗,皮肤赤红,身形发胀,身体似乎要爆开一般。

    “吼……”肖丞再也无法忍受,直欲发狂,仰天发出一声长吼,声音撕裂北风,传响四野,狂暴的真气从毛孔中逸散,充斥小木阁。

    小木阁吱呀几声,接着轰隆一声爆开,木屑飞的满天都是。

    这时,远处正在等候药力彻底发作的刘云风和令荷两人互相对视一眼,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按理说中毒之后,会失去理智,拼命寻找交合的对象,怎么会这样。

    两人当然没有料到肖丞的意志坚定到什么程度,不知道肖丞有分身,意识被分为好几道,自然不会因为仙欲噬魂香迷失自我。

    他们更料不到肖丞会造成这么大的响动,造成这么大的响动,肯定会将两个忠于拓跋血月的女强者招来,那样他们计划就无法继续进行下去。

    “糟糕,李名芳他们肯定会快速赶到,我就说要早点去,你为何要让我等这么久!”刘云风愤怒的轻喝道,立刻冲向破碎的小木阁。

    令荷哪里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她本打算悄无声息完成一切就行,紧随其后冲过去。

    于此同时,李名芳和另一个女修也听到了声音,她们两在帮另外两个女修搭建小木阁,距离拓跋血月的小木阁并不算太远,立刻快速冲向小木阁。

    另外两个和令荷一伙的女修也没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紧随两人冲向小木阁。

    ——

    ~

    《最强小叔》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