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最强小叔 > 第一千一五七章 :夺路狂奔

第一千一五七章 :夺路狂奔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十分抱歉,上一章更新的时候或许是因为复制出了问题,亦或者后台出了毛病,总之后面出现了重复的地方,有兄弟提醒小刀才发现。

    现在已经更正,烦请重新刷新阅读,客户端的兄弟,打开目录长按章节名,再点击订阅下载,方可看到更改之后的。赎罪赎罪!】

    ……

    之前,肖丞出手渡入纯阳真气帮拓跋血月压制了纯阴真气,等同将仙欲噬魂香的药力解开了大半,化解了拓跋血月的危局,也只有纯阳真气极为磅礴的他才能做到。

    但他却没想到拓跋血月的意志这么强,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醒来。

    肖丞愕然看着拓跋血月突然发难,完全没有想过拓跋血月会对他出手,更没有防备拓跋血月,闷哼一声,身形倒飞,飞出十几米才坠落在地,一个趔趄,勉强稳住了身形。

    被人陷害,被人围杀,对肖丞来说算不了什么,顶多是愤怒罢了,可拓跋血月忽然反目成仇,还出手攻击他,这让他真的很受伤,很心痛。

    肖丞面色铁青,努力压制体内狂暴的纯阳真气,冷冷注视着已经站起身的拓跋血月,心中大为愤慨。

    若不是他出手帮拓跋血月压制药力,拓跋血月此时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当时他连自己都没顾忌,首先帮拓跋血月。

    若不是他克制自己,尊重拓跋血月,拓跋血月大概已经被他那什么了,结果却换来此时的恩将仇报。

    此时肖丞心中的怒火难以用语言来形容,咬牙怒喝道:“血月,不是你想的那样……”

    “住口!你还有脸说,休得辩解!”拓跋血月娇喝一声,打断了肖丞的话,横眉冷对。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杀机。

    原本那个娇滴滴的妙人儿,似乎瞬间变成了一个冷血杀手,让人感觉极为陌生。

    拓跋血月此时内里什么都没穿,身外套着一件肖丞的道袍,遮住了曼妙的娇躯,因为药力还未过去,面色潮红。

    拓跋血月饱含杀机的目光冷冷盯着肖丞,娇喝道:“堂堂血煞狠人,竟然是个衣冠禽兽,呵呵。我拓跋血月竟然视你为友人,我简直瞎了眼。

    以路上,你对我的身体垂涎三尺,我本以为你是个坦荡之人,谁知道你竟想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来得到我的身体,无耻之极!

    哼,难道还不想承认么?刚刚喝酒只有你我二人,我中了毒,你却没有中毒。而能得到好处的也只有你,不是你,还能是谁?”

    拓跋血月的话字字诛心,就像一根根利剑插入肖丞胸口。那种憋屈的感觉难以描述。

    是的,拓跋血月分析的很有道理,让人挑不出任何错来,合情合理。就算肖丞矢口否认,也没人会信,黄泥巴糊裤裆。不是屎也是屎。

    “呵呵,血月,不得不承认你真是个蠢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啊!”肖丞气的浑身每个细胞仿佛要炸开,露出自嘲的冷笑,为自己感到可笑,好心换来的却是这个结果。

    “哼,一路上走来,你对血月少主的心思,我二人都看在眼里,现在你还要狡辩吗?”李明芳掐出印诀,将飞剑横在身前,做出全力攻击的姿态,冷冷喝道。

    此时肖丞的状态极差,体内纯阳真气已经暴走,如同无数把锋利的小刀,在经脉中不断搅动,强韧的经脉已经被纯阳真气冲击了伤痕累累。

    真气攻心,肖丞嘴角溢出鲜血来,冷冷道:“呵呵,难道我做出这种事情还需要闹这么大的动静么?将你们全部引来?”

    刘云风连忙喝道:“少要狡辩,你看你浑身血脉凸起,皮肤赤红,一看就是走火入魔了,谁知道你刚刚准备对拓跋仙子施展什么邪术呢?”

    刘云风此时弄不清到底是什么状况,血煞狠人究竟得没得到拓跋血月,但看拓跋血月似乎已经不受药力影响,猜测血煞狠人多半成了。

    他心中滴血,对令荷恨意大增,都怪令荷让他等等,结果被别的男人捷足先登。此时,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要将血煞狠人杀死,一方面是为了杀人灭口,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泄愤。

    “就是,一切都说明是你下毒暗害血月少主,还想抵赖吗?”令荷冷冷喝道。

    原本她以为她的计划会因此败露,没想到却顺利的被误解,有血煞狠人替她背黑锅,这样真是太妙了,她还可以继续隐藏下去,等待下一次机会。

    “不用废话,他现在状态极为不稳,正是杀他的好机会!动手!”令荷冷冷厉喝道,言罢,直接祭出飞剑,打出道法轰向肖丞。

    肖丞看向刘云风和令荷二人,拳头紧握,嘎嘣作响,此时如果再明白到底谁才是幕后黑手,他就太白痴了,设陷下毒的人显然就是刘云风和令荷。

    肖丞冷冷瞥横眉冷对的拓跋血月一眼,立刻转身冲向东边。

    现在他状态极差,就算没人和他动手,继续下去,也会经脉巨损,必须离开此地,找个地方控制体内狂暴的纯阳真气。

    待控制真气之后,再卷土重来不迟,刘云风和令荷两个贱*人将他害的这么惨,还让拓跋血月和他反目成仇,必须得死,不死难消他心头只恨。

    至于拓跋血月,他即便很愤怒,可依然提不起半分怒意,拓跋血月是个受害者,换做任何一个女子,恐怕都会这么想,何况拓跋血月和他似乎还有另外一层关系。

    肖丞快速奔向东边,虽然纯阳真气作乱,但速度却不慢,急速奔跑中,身后卷起一道长长的灰尘尾巴。

    “我们追,别让他跑了!他坚持不了多久,而且十五区就这么大!”令荷冷冷喝道,和刘云风一同追向肖丞。

    同时,李明芳、柳飞絮和另外两个强者也准备追去,拓跋血月冷喝道:“等等,他们两人去追杀足够了,你们就留在此地,为我护法,我需要修行疗伤,防止他调虎离山!”

    “是,少主!”李明芳和柳飞絮尽管有些不甘,恨不得亲手杀死血煞狠人才解气,还是点头答应下来。

    另外两个女修互相对视一眼,迟疑了一下,也点头道:“是!”

    拓跋血月此时的情况同样极为糟糕,体内真气混乱,两股真气互相冲击,难舍难分,需要静下心来控制真气。

    不过,若是能够彻底炼化体内混乱的真气,对她修为有极大的好处,甚至短时间内能突破好几阶。正所谓,祸兮福之所及。

    拓跋血月并没有立刻打坐修行,目光远眺,紧紧盯着三道快速远去的灰浪,杀意大盛的眼眸中闪过复杂的光芒,直到三道灰浪彻底消失,拓跋血月才回过头。

    拓跋血月神色冷漠,缓缓走下山岗,看似随意,从那个女修身边经过,身形忽然一顿,手中光芒闪现,一口寒光闪闪的血镰刀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手中。

    女修者忽然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还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噗的一声,腰腹剧痛,低头看去,就见血镰刀的刀尖将她丹田位置刺穿,刀尖露出三寸,鲜血不断滴落。

    女修者瞪大双眼,恐惧的看向身边神色安静且冷漠的拓跋血月,惊愕道:“血月……少主,你?”

    看到这一幕,李明芳和柳飞絮都呆住了,拓跋血月杀害同门?

    ……

    肖丞夺路狂奔,身后卷起无数烟尘,浑身赤红,身体滚烫,呼吸都变得极为炙热,体内的纯阳真气奔流不息,不断破坏着经脉。

    而身后两人却紧追不舍,时远时近,以他现在的状态,远距离奔行坚持不了多久,他需要时间压制体内狂暴的真气。

    “狠人,别逃了,你逃不掉的,你今天注定要死在这里!”

    “呵呵,没想到吧,你最后沦落到这个下场,连拓跋血月都误会了你,要置你于死地,呵呵,以为你下的药,真是让人感慨啊!”

    “两个贱*人”听到身后传来的冷笑,肖丞咬牙启齿骂了一句,心中杀机大盛,第一次被逼的如此狼狈。

    只是眼下该怎么办呢?直接土遁隐藏?可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而且,在内墟之中,非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不会选择土遁,这里的地貌经过几千年的演变,天知道土地之中会不会藏着某个杀阵。

    忽然,肖丞神色一动,蓦然想到了翎羽尊者送他的那个玉瓶。当时翎羽尊者送给他一个玉瓶,说能够帮他解决纯阳真气作乱的问题,让他等她飞仙之后再打开。

    后来他事情很多,也没有遇到纯阳真气无法控制的情况,于是就将玉瓶搁置在须臾戒指中,直到现在都没曾打开,不知道里面放着什么东西。

    肖丞心念一动,那个紫色玉瓶便出现在手中,入手一片冰凉。肖丞看着玉瓶,眼神亮了起来,自语道:“翎羽仙女,希望你没有糊弄我,不知道给了我什么东西,最好如你所说的那般有效!”

    肖丞一边奔跑,一边小心翼翼打开密闭的塞子,打开之后,玉瓶中立刻涌出一股摄人心魂的幽香,如兰似麝,极为好闻。

    肖丞立刻将玉瓶中的东西到出,手心多了一枚通体紫色的丹丸,其上流转着紫色光雾,散发出阵阵冰冷馥郁清香的气息,显得极为不凡。

    “这是……”肖丞看着手中的丹丸,彻底愣住了。

    ——

    ~

    《最强小叔》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