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62 宗门之变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剑气激射,八方皆惊。

    楚暮与呼延正庭之间的战斗,渐渐进入白热化,越来越激烈。

    战斗中,楚暮也了解到,呼延正庭的剑法造诣如何,算是很不错,相当的厉害,足以和古乱空媲美,胜过杨战天和练红云几分。

    反过来,呼延正庭则觉得,楚暮的剑法,高深莫测,就算是他施展出全部的剑法威力,也丝毫奈何不了对方,对方给他一种感觉,遇强越强。

    “百年秘境内,我统合所,研创出两招剑法。”呼延正庭正色的看着楚暮,目光,有一种对剑道的虔诚:“第一招,雪落无声。”

    话音落,呼延正庭周身的冰寒煞气,一瞬间暴涨十倍数十倍,虚空之中的空气,仿佛在冰寒煞气之下凝聚,化为一朵朵白色的雪花,宛如蝴蝶翩翩飞舞。

    呼延正庭的剑,挥斩而出,漫天的雪花,全部都飞射向楚暮,每一片雪花的边缘,都散发出金色的光泽,锐利无比。

    铺天盖地,每一片雪花的威力,足以将五星圣级巅峰强者撕裂,让六星圣级初阶强者色变。

    呼延正庭的剑法一展开,楚暮就知道,这是一招完善的,很强大的剑法。

    但,对剑天地参悟愈发深入的楚暮,越是能够分析出对方剑法的优劣之处,是以,只见他轻轻出剑,看似缓慢的一挑一削,剑下的一片片雪花崩裂,粉碎,灰飞烟灭。

    看似强横的一招剑法,却无法对楚暮造成任何威胁。

    “很华丽的剑法……”楚暮道,这是他的评价。

    也许,在其他人看来,呼延正庭这一招剑法,不仅美丽。而且带着可怕无比的威力,哪怕是六星圣级初阶强者,也必须全力对抗。

    但在楚暮眼中,这样的剑法和他自创的剑式相比,显得过于粗糙。

    一招无效,还得到楚暮如此评价,呼延正庭不仅没有任何的恼怒,反而双眼发亮。

    “第二招,剑葬式!”呼延正庭道,声音。带上了一种很奇特的金属质感,手中的金属性灵剑也绽射出金色的光泽,弥漫开去,又在瞬间收缩聚拢,凝聚于剑身之上,金属性灵剑一震之下,发出了嗡嗡的声响。

    犀利无比的气息从剑身上弥漫开去,剑下的虚空,仿佛无法束缚一样。有被撕裂开的迹象。

    楚暮顿时眼睛一亮。

    呼延正庭的剑法还没有施展,他却已经看出了几分奥妙。

    这一招名为剑葬式的剑招,只怕是一招基于灵剑的剑招,是一招与手中灵剑息息相关的剑招。最大程度的将灵剑的威力发挥出来,又不会损伤到灵剑本身。

    严格意义上说,这其实不算什么剑法剑招,只是一种将手中剑的威力。最大程度发挥出来的技巧,但也可以算做剑法剑招。

    惊人的锋芒波动开去,呼延正庭一剑挥出。这一剑,看起来只是很普通的一剑,挥出时,没有特别的技巧一样,但一道金色的光芒,约莫手指粗细,瞬间切开了空气,无物可当似的斩杀向楚暮。

    楚暮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一剑所蕴含的锋芒,无坚不摧。

    剑葬式的威力,要胜过雪落无声许多,足以一剑将六星圣级初阶强者斩杀,威胁到六星圣级中阶强者。

    但,楚暮的实力,却不是寻常的六星圣级中阶能够相比的。

    剑抬起,万千的云雾涌现,剑葬式的金色剑光顿时落入云雾之中,仿佛陷入了沼泽似的,速度受到了些微的影响。

    一道无声无息的剑光此处,十分凝聚的剑光,带着惊人的威力,洞穿一切,瞬息之间,与金色的剑光碰撞。

    没有惊天动地的爆炸,只是轻轻一颤,余波扩散的刹那,金色剑光在楚暮的穿云剑式之下,被洞穿。

    穿云剑式余势未消,依然以惊人的速度,刺向呼延正雄。

    呼延正雄发现,这一剑的速度太快了,快到他难以闪避的地步,尤其是在自己施展出剑葬式后,出现了瞬间的停顿,这停顿极其短暂,却不可避免,正好被对方给抓住。

    是巧合?

    还是刻意为之?

    呼延正庭觉得是后者。

    那一剑,惊人无比的剑光,刺穿了虚无,刺向眉心,呼延正庭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眉心处传出的撕裂般的疼痛,那是因为对方的剑,太过犀利造成的。

    剑停顿在眉心处,剑尖与他的眉心互相接触,却没有刺入,但是那种仿佛被贯穿的感觉,让呼延正庭有毛骨悚然的感觉,头皮发麻,元神发颤。

    楚暮,并未杀死呼延正庭,因为呼延正庭并非他的敌人。

    “多谢真剑候指教。”呼延正庭收剑,一脸正色的对楚暮行剑礼,赫然还是三剑礼。

    要知道,说起来他与楚暮是同辈,行一剑礼即可,三剑礼,那完全是将楚暮当做了前辈高人来对待,还是那种值得尊敬的前辈高人,远处的清隐王等人都是一呆。

    呼延正庭此人,或许是本身的性格,或许是出身的关系,性子冷漠,像呼延正雄等等天才,也休想获得他的一剑礼,一般的辈,呼延正庭也不会去理会。

    但此时,他竟然对楚暮行三剑礼,不得不叫人感到惊讶。

    “雪落无声太过华丽,剑葬式不错,威力可以更加集中。”楚暮坦然受之,并且说道。

    这一战,说是双方的对决,还不如说是呼延正庭在请教。

    论剑道上的造诣,楚暮远超同龄人,像古乱空呼延正庭等等,都无法和他相比。

    一个对剑对剑道虔诚的人,对他行三剑礼,楚暮不觉得奇怪,尽管呼延正庭看起来,给人感觉很冷漠,这种冷漠只是因为他的心思都在剑道上。

    “真剑候,我还再来找你的。”呼延正庭道,转身离开,他这句话,没有任何的威胁,只是在告诉楚暮,日后,还会再来找他,估计,又是请教。

    ……

    “真剑候……”

    “可怕的剑道天赋啊。”

    “万古唯一的恐怖剑修。”

    “估计要不了多久,他的实力,就会超过我了。”铁剑王感叹道。

    一尊强大的九星剑圣这样说,足以让人震惊了。

    但,楚暮当得起这样的评价。

    “我觉得,陛下做了一个很好的决定,对我们皇朝,十分有利。”

    “以真剑候如此剑道天赋,给他足够的时间成起来,未来至少是绝世强者,还是绝世强者当中的至强者。”

    几位亲王一边议论着,一边返回皇都。

    楚暮,也重新进入飞舰之内,往真剑宗的方向飞去。

    虽然呼延正庭的实力,还比不上他,但已经是很强的那种了,万古一妖孽级的天才,再者,他的剑葬式,给楚暮的感觉,相当不错。

    乘坐着飞舰,楚暮继续参悟百年秘境所得。

    一百年的修炼,积累了许多的潜力,在日后,可以慢慢的转化。

    很快,十几天就过去了。

    皇室飞舰,在真剑宗山门外停下,楚暮飞出了飞舰后,飞舰调转方向离去。

    原本他离开山门时,一大群跪在山门之外忏悔的人,现在都不见了。

    楚暮不禁摇摇头,从他离开到回来,也不过才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而已,一个多月的时间,对于普通人来说,也许挺的,但对于修炼者而言,却不算什么。

    他们既然来忏悔,却连一个多月时间都坚持不下去,完全没有什么诚意。

    当然,就算是他们有诚意继续跪在这里忏悔,楚暮也不会给他们机会,将他们重新收入真剑宗内。

    崛起的真剑宗,如果愿意,只需要再大开山门一次,就可以招收到一批有天赋也有心性的弟子,而不是那种养不熟的白眼狼,在关键时刻放弃宗门逃脱的人。

    之所以现在不打算大开山门招收弟子,是楚暮打算,先培养在关键时刻没有放弃宗门的弟子,让他们尽快成起来,壮大真剑宗,直到真剑宗强大到一定程度后,再招收新的弟子。

    “弟子拜见宗主。”镇守山门的四名弟子一看到楚暮,连忙激动的行拜剑礼。

    “那些人什么时候离开的?”楚暮问道。

    “回禀宗主,那些人并没有离开。”其中一名镇守山门的弟子,回答道,他们四个,都露出了异色和愤慨,让楚暮意识到,似乎在他不在真剑宗的一个多月时间,真剑宗发生了一些事情。

    “把你们知道的说一说。”楚暮道。

    “是,宗主,情况是这样的。”一名镇守山门的弟子当即详细的说明起来,其他三人则给他做补充。

    从他们所说的话当中,楚暮渐渐的知道了情况。

    原来,在他乘坐皇室飞舰离开真剑候,约莫过去十天左右,外面,来了一群人,总共是三波。

    这些人自称和真剑宗有很深的渊源,和真剑宗一般,是真神剑宗灭亡之后遗留下来的分支,因为听到了真剑宗的名声,得知了真剑宗的来历之后,特地从其他的域赶过来,与真剑宗汇合。

    而那些跪伏在山门之外忏悔的弟子们,则是被那三波人同意回到真剑宗。

    这只是大概的过程,楚暮却能够去想象,脸色不由一沉。(未完待续……)

    《剑道独神》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