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玄幻葡京娱乐场官方网站 > 天域苍穹 > 第1284章 变故、亲情【万字】

第1284章 变故、亲情【万字】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月皇看了一圈之后,终于确定,现在有这种感觉的这些人,居然全都是那些跟大执法和二宫主交好的人。

    还有就是,就当前来说,整个琼华月宫,没有在场的高层,就只得她们两个人。

    月皇想到这里,心下陡然升起一个念头,脸色登时一变。

    众人面面相觑,一个个眼中都是一片疑惑不解,浑然不知素来大山崩于前二色不变的月皇怎地竟失态至此。

    不过也知道此事只怕另有蹊跷,当下一阵查询,汇总消息,达成了共识:“大执法与二宫主自从出去之后,就只是在前几天的时候,曾经有发过来了消息,说是已经接近了天钓台……但,再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

    “这事情,的确奇怪……”

    “到底,是什么情况?”

    有一位长老皱眉:“不会是大执法和二宫主竟然冒大不讳也去抢夺那阴阳圣果了吧……”

    这句话普一说出来,众人脸色尽都是齐齐一变。

    抢夺阴阳圣果,这六个字说出来,在众人心中,就和送死没有什么两样了。

    超级宗门的弟子,尤其是高层,是断断不会走这种看似捷径,实则死途的不归路的!

    但若是大执法和二宫主一时利令智昏,真的去抢夺了,那么,此刻没有消息反而成了理所当然,因为早已经死去的死人,如何还能有消息传回来……

    “不可能!”月皇断然说道:“大执法和二宫主两人想来是性格沉稳,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更加不会尝试这等如同禁条一般的所谓捷径。更何况……同去的还有那么多弟子,就算是她们两个人当真出了事情,也不至于一点消息也传不回来。”

    众人纷纷点头,若是大执法、二宫主当真出事了,消息反而会更快的传回来。

    “我推断,这么多人全都没有任何消息传来……大抵就只能有一个可能……就是……所有人都在同一时间里遭遇了某种事情,所有人手都被这件事绊住了,连传递消息的空挡都没有!”

    月皇的脸上,满是忧虑之色:“只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会将人手全部都绊住了呢?”

    众人都是忧容满面。

    月皇显然有所忌讳,没有将事情最严重最坏却也是当前最有可能的状况当众说出来,那就是此行所有的琼华月宫弟子,全部都遇难了!

    月皇沉吟了片刻,沉声道:“二长老,三长老,立即着手联系其他的宗门,看看他们的前去天钓台的高手,都回去了没有,本座要在第一时间知道相关消息。”

    “是!我们立即就去。”两个白衣女子站起来,恭敬的答应一声,转身快速离去。

    众人都知道月皇的意思,神情尽都显得更沉重了。

    若是其他宗门的人手有回去的,或者都消息传回去了,单单只有琼华月宫这便没有消息;那么,事情就不单纯了,很有可能是有人在针对琼华月宫了。

    而能够无声无息将大执法与二宫主乃至为数不少的随行弟子全部做掉的势力,实力必然非同小可,这样的势力对上了琼华月宫,即便强如琼华月宫,仍等同是将要面临一场浩劫。

    一大灾难。

    也许在不久之后,一场惨烈大战即将引爆。

    但若是其他的宗门出去的人手也没有回去,而且也没有消息,那事情就更加的大条了……

    因为那几乎就是有某个拥有超强实力的神秘势力,针对整个青云天域所有宗门的动作,一场巨大的浩劫将临,这或许将是一宗比天还要大的灾难!

    可是对于月宫而言,无论是彼是此,都不是好事,都是灾难!

    当然,还可能有第三种可能,就是如月皇之前最保守、最乐观的说法,一行人悉数被某个事件绊住了,暂时没有消息传出,也许等下就有消息了!

    可是在场众人,真正没有谁敢抱着如此乐观的想法,这可是险恶的江湖。一时间,整个大殿中的气氛,几乎凝滞,空前肃静。

    但就算众人如何的忧心如焚,暂时也是无计可施,与其他门派沟通的消息怎么不会这么快就传回来。

    “要不,我们出去打探一下?江湖消息虽然未必多准确,但胜在快捷,也许此际已经有相关的江湖八卦传播开来了呢”月霜皱起秀气的眉毛,提出一个建议。

    诚然,这对于当前消息断链的月宫而言,算是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万万不可,此刻我们需要的乃是最真实最准确的情报,江湖八卦一经传播,早已将原本消息变更得面目全非,于事无益。”月皇急忙阻止:“当前一切,还等其他门派有消息传回,再做安排。若是当真所有门派的都没有消息回传……那么,整个青云天域……”

    她目光凝重,带着深沉的忧虑,一字字道:“……谁都脱不开身!尽数都身处在这一场浩劫之中……”

    说到这里,心下猛地一怔,也不知怎地竟然想到了……若是雪儿此刻跟随叶南天而去,或者反倒可以摆脱这一场江湖浩劫!

    毕竟,叶家在超级宗门眼中,就只是一只可有可无的小虾米,仅此而已!

    ……

    当天晚上。

    月皇将月霜月寒两女单独叫了过去。

    “你们姐妹老实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月皇突如其来的直白发问

    “什么也没发生。”两女异口同声。

    “不出所料,果然是不肯直说……”月皇心中想着,这才又道:“那请你们将这一次去的所有情况,事无巨细的都说一遍。”

    以月皇的阅历,想要套月霜月寒的话,还真是并不费劲。

    这两个丫头虽然修为极高,却不谙世事,况且在她俩看来,除了有关叶笑就是自己大哥这一件事需要保密之外,其他都是可以直说的,便当真将此行始末全都说了一遍!

    当然,着重说的是叶南天父子如何的不容易,老子费尽无数心力,不到二十年时间就生生攀上了道元境层次,还有儿子叶笑,少年天才,侠骨柔肠,剑胆琴心,天资超然,见之便生好感,这样的父子俩都是绝逼的潜力股,玉成叶南天与月宫雪的好事,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利人利己的好事,就当前态势而论更可借此与飘渺云宫、寒月天阁建立同盟关系,何乐而不为!

    听着月霜月寒描述的经过,月皇越听越是觉得怪异。

    霜寒姐妹对于叶氏父子的评价,会不会太高了呢,始终不过就是两个道元境初阶的水准,用得着那么夸奖么?简直就是红果果的吹捧了好么?

    不过除此之外,霜寒两女所说的,尽都是事实,倒也听不出什么异常,尤其是此行的另一个收获——与飘渺云宫、寒月天阁建立了相对友好的关系,确实是一大收获,若是能够当真建立盟友关系,更是理想,而在其间作为纽带关系的叶家,竟也作为一方势力介入,对于月宫而言,还真是一件好事……

    只不过,让月皇更感兴趣的还有有一点——

    “看来你们对……那个雪儿与叶南天的那个儿子评价极高啊?”月皇问道。

    “是。”月霜吞吞吐吐。

    “听说那个小子,名字竟也是叫叶笑?”月皇有些好奇的问:“长得如何?俊不俊?好看不好看?”

    声音中,竟然有些急切。

    月霜月寒闻言同时抬头,一脸怪异的望着月皇。

    月皇顿时知道自己问错了话,咳嗽两声,道:“我其实是想说,这个小子……有些怪异啊。”

    月霜月寒嘴角抽了抽,并不说话。

    靠,那小子可是咱们的大哥,哪里就怪异,要说怪异月皇你现在这态度才怪异好不好?!

    月皇长身而起,负手缓缓踱步,沉吟着说道:“按照你们说法……这个叶笑委实是不世出的人才,叶家之所以能够成为连接三大宗门之间友好枢纽的关键,便是应在这个小子身上。

    他的另一个身份,就是寒月天阁的第一天才,三大太上长老的衣钵传人,叶冲霄?而也正是这个叶笑回家之后,叶家才发生了巨大改变,清除异己,一家独大……然后,叶家实力整体提升了……”

    “还有,叶南天本身的修为,也是在儿子回家之后,才在短时间内提升到了道元境的……”

    “据说……这个叶笑如今还不满二十?十六岁半的时候,就已经从寒阳大陆飞升到青云天域?……如今,岂不是才一年半的时间,居然也已经是道元境高手?这样的进境,当真了得!不怪你们两姐妹对其有此评价,青睐有加!雪儿有子如此,足慰平生了!”

    接连的几个问题,月霜月寒都是微微点头。

    月皇眼中闪烁着异样光彩,勉力压抑住自己当前激动的情绪,维持着表面的平静,淡淡道:“这么说来,这个小家伙,还真是一个绝世天才?按照他目前的修炼速度,岂不有望在百年之内,便有望登临道元境九品巅峰之境?跻身青云天域的顶级强者之列?”

    月霜与月寒对望一眼,道:“百年?何须百年,在我两人看来,此子至多十年便足以攀上天域顶峰!”

    月皇闻言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神色间,萦绕着继续疲倦,还有继续莫名的欣慰,以及一种淡淡的后悔氛围……一时间,惘然失神,半晌不语。

    良久之后,深深叹了口气,很有些身心俱疲的挥挥手,道:“多谢两位长老,回去休息吧……”

    月霜月寒彼此对望一眼,显然是不大明白月皇这是什么意思。

    但是在这里待着,气氛又实在是有些压抑,不大舒服,两女更不多言,逃一般的赶紧走了出去。

    霜寒两女离去之后,月皇就自顾自地静坐在窗前,遥望着天空明月,久久不动。

    也不知到底过了多久,一滴清泪,悄无声息滑落下她的脸颊。

    她站了起来,犹豫了一会儿,终究还是一推门,走了出去。

    走向飘花小筑。

    那里是月宫雪居住的地方。

    ……

    飘花小筑。

    月宫雪迄今仍旧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自从君应怜来访之后,她的幽禁之地就从月罚洞改到当前的飘花小筑中;这段时间以来,非但衣食不愁,连修炼资源的供应,也多多少少恢复了一些供给。

    只是月宫雪自己心里最是明白,自己现在所享用的,不过是琼华月宫一般弟子的供应;而且,这些还都是看在君应怜的面子上。

    幽禁在飘花小筑的另一个坏处就是总有月宫弟子游荡,每个人的脸色都难看得很,时时风言风语四溢,不过是月宫雪在月罚洞度过十多年孤寂岁月,肃静自受,早已修成无人可及的耐心,心志之强大,心境之沉稳,又岂是轻易可以撼动的,对于那些个无礼诟病,始终不问不理,安然若素。

    然而这一两日,月宫雪愕然发现,自己的待遇,竟然又再出现改变,而且还是巨大的改变!

    跟以前相比,直接就是判若云泥。

    首先自己的被褥床铺等家具,全部都被搬了出去,取而代之的,却是玄玉桌椅,充满了灵气,地面之下,也被放置了最高级别的暖玉,甚至连桌椅、靠垫,上面都铺垫了风熊皮……

    修炼用的灵玉,一箱一箱的搬进来,竟然全都是上品灵玉,通体散发着紫光盈盈。

    还有自己的衣服,也是从里到外,全部换成了冰魂蚕丝,清凉舒适;一套又一套,各种颜色,各种款式……

    一应饰物,竟然都是琼华月宫顶级!

    对这些供给,月宫雪目不暇接,彻底愣了,无法置信。

    这些……就算是自己原本身为琼华月宫圣女的时候,都不曾享受过;这完全就是月宫长老才能享受的待遇。而且,还得是那种实权长老。

    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几天里,来送东西的人,脸色也是十分的恭谨,充满小心翼翼,那种小心规模,让月宫雪一时间都想不出合适的对比形象,除了传说中,世俗界伺候皇帝皇后的那些个太监宫女……

    唯恐大人物一个不高兴,就能直接下令推出去的打死程度……

    “这是为什么??”月宫雪拉住一个抱着暖玉往自己房间走的月宫弟子。

    “弟子不知。”这年轻的少女一脸惶恐,连回话都显得那么谦卑小意,斟字酌句。

    “那这些物事又是谁让你送来的?”月宫雪皱眉追问道。

    “是……是公事堂长老……”这位弟子怯怯的回答,总算给出了一点点线索。

    “罢了……你去吧。”月宫雪皱起眉头,公事堂长老负责配给整个月宫的物资供应,他有权限供给给自己这些物事,倒非是难事,可是问题是,此人往昔与自己至多算是认识,即便自己身为圣女之时,地位实权也远不如此人,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到底是出自什么原因,能够让这位实权长老对自己这般曲意逢迎!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必然是有什么特异事情发生,且牵连到了自己身上。

    只是……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再过半晌,成冰梅带着人过来,满脸堆欢,嘘寒问暖,那态度,简直就好像是自己许久不见的亲姐妹来访。

    月宫雪对此更是一头雾水。

    这个女人,从当初大家都是月宫弟子的时候,就是自己的死敌,连面和心不和都算不上;即便是自己成为圣女之后,位列其余弟子之上了,也没见她对自己有过什么好脸色,至于东窗事发后,更曾受其百般奚落,彼此矛盾可说绝难化解!

    今天这是怎么了?

    居然专程上门,一脸请罪的态度。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会不会太玄幻,太灵异,太波谲云诡

    《天域苍穹》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