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1章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什么!”赵满被这个消息惊呆了,没想到自己才出来这几天,就发生了那么多事。

    怪不得那天父亲故意让自己出去,可能那时候已经警觉了。

    不行,我现在就要回去,想到这里赵满就想立马回去,救出自己的父王,和兄弟。

    廖城主看着激动站起来的赵满,同样苦口婆心劝道:“我知道六王子你恨不得直接杀过去,可是现在你孤身一人,而且叛军有近两万大军,你一个过去不影入虎口吗。”

    “而且,大王子已经率领林罪的军团和对面对峙着,这是前几天的消息,现在派出的人都没有回来呢,更何况你这才回来,你可以等一天召集我们的士兵前去支援,总比你一个人强。”

    赵满失魂落魄的坐下,是啊,自己一个人过去根本改变不了大局,廖城主说得对,还不如休整下,召集士兵去支援。

    赵满勉强提起精神举起手中酒杯,对着廖城主敬道:“廖城主真实忠君爱国,我定会想父皇禀报你的功绩。”

    廖城主表面惶恐道:“为陛下,那是应该。”心里去暗笑着,为自己才是更应该的。

    赵满越看越觉的这个廖城主的品质难得,真实患难见真心啊,现在更要好好笼络一下。

    赵满举起酒杯,对着众人说道:“大家为王国做出的贡献,我,陛下绝对不会忘记。”

    说完一口干了,众人纷纷表示对陛下的效忠,和对叛贼的咒骂,在这火热的气氛下,大家吃吃喝喝起来。

    虽然赵满没什么胃口,但是对于敬自己的所有全部一口干,才短短积分就已经下去两坛酒,已经有微微的醉意了。

    廖城主没想到事情那么顺利,示意一个手下,手下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除了古争谁都没发现这个细节,不过,谁问呢,看看这个廖城主搞什么乱子。

    很快,几个伴舞应邀而来,玲珑的身躯,细腻雪白的皮肤,飘飘欲仙的身姿,无风自舞起来。

    赵满虽然不喜欢,可是看着众人看的津津有味,也不好直接让她们直接下去。

    随着舞娘的舞动,一阵阵香风也随风袭来,气氛更加热烈,一坛坛酒搬上来又搬下去,赵满都不知道喝了多少,感觉脑子里晕昏昏的,只觉得自己喝的太多了。

    最后,砰的一身直接栽倒了桌子,雪儿和霜儿也感觉有些不对,可惜已经晚了,感觉身上也有些不对,虽然不至于昏倒可是也有些软弱无力,那果汁中被没掺杂其他东西。

    古争早已经装醉爬到桌子上。

    “六王子,六王子。”廖城主故意在旁边喊道,推了推发现赵满彻底了醉了。

    “哈哈。”廖城主大笑三声,很快几十名士兵包围了这里。

    其实为了保险期间,外面屋顶上还有几十名弓箭随时待命。

    雪儿也看出了不对,可惜却也做不了什么了。

    廖城主心情很好,太顺利,不知道自己刚才心中有多害怕,要是被六王子发现破绽,离这么近的自己是跑不掉的。

    看着雪儿和霜儿还努力强撑着,廖城主笑眯眯的:“两位,请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要不然你这位朋友可是要出血了。”

    以为手下猥琐的笑道“大人威武,这两个姑娘要不然赏给我们。”

    底下人双眼放光,肆无忌怛打量着雪儿,谁让雪儿那么漂亮呢。

    雪儿气的浑身发抖,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古争也装醉,可是雪儿依然相信他。

    因为雪儿相信的自己师傅,既然古争答应师傅照顾自己,那肯定会做到。

    确实,如果对方真的敢放肆,那么古争不建议结束这场游戏。

    幸好,廖城主大声的斥责:“谁也不许动,现在不是想女人的时候,有了这么大的功劳,什么女人要不得。”

    廖城主想着这可能是赵满的女人,说不定后面有什么大用呢,绝对不许其他碰。

    殊不知敢同意的话,下一秒他就死定了。

    不知道自己暂且逃过一命廖城主,满脸春风下达这各种命令,很快一队士兵给赵满套上一副精铁铐链,哪怕赵满一旦铐上也挣脱不出,全身铐的死死的,而且体内的内力也被锁死,和古争一起被抬了下去。

    “两位姑娘,请。”廖城主做绅士状

    “没事的。”雪儿安慰着霜儿,自己已经恢复了自身控制,想到可能是古争给解除的限制,也放心了,不过故意还是之前表现脚下虚浮。

    谢绝那些士兵的搀扶,和霜儿一起回到了之前的豪宅,外面只有聊聊几个士兵。

    廖城主笃定只要赵满在自己手上,这两个美丽小娘子肯定乖乖的。

    要是雪儿知道肯定吐他一口,自己有机会肯定会跑,然后再想办法回来营救赵满,现在当务之急是安慰霜儿,霜儿这几天受到的惊吓比以前还要多。

    地牢中,原先有些空闲地牢现在被塞得满满的,许多人在口中谩骂,也有一些人不言不语。

    腐朽的牢门在一次被打开,引得众人纷纷相看,谁那么倒霉又被抓进来了,不过该抓的都被抓了,怎么还有。

    好像是一对士兵在押着两个人,只是牢笼太黑,稍微远一点都看不清。

    士兵打开一个稍微不满的牢笼,直接把手中的两个人给扔了进去。

    赵满和古争像死尸一样被仍在地上,面孔侧着。

    忽然旁边一个人惊呼道“六王子,怎么可能。”

    这下整个牢房都炸开了,所有人都在质疑,毕竟没人想到武艺高超的六王子也栽了。

    “肯定是那个卑鄙小人使得诈。”一个声音忿忿想起,

    “对,要不然六王子肯定不会这样。”

    和赵满同一个牢房的人试图想要把铁链给松开,可是都是徒劳无功,都是死结,没有钥匙,根本打开。

    现在赵满这个状态,身体被捆的紧紧的,颈部,腿部,手腕全被铐住,全身上下一点内力都无法使用,就和普通人一样。

    这时候廖城主也走了进来,众人一看到廖城主全部破口大骂,什么不得好死,奸臣,或者辱骂全家的。

    不过廖城主心情真的很好,只是吩咐明天伙食减半,要是平常那些人都要受点苦。

    “各位,属于永泉大将军的时代已经来临,你们没必要和老皇一起死去,看见没,连六皇子都已经被抓住了,很快,就要被押解到王都,给你们三天时间,如果在不识趣,哼哼。”

    一些人看到六王子被抓已经失望了,听到这话,赶忙喊道:“大人,小的愿意投诚。”

    廖城主指着那几个人,把他们带出来。

    要不是想要这些掌控底下的军队,这些死硬分子早就处死了。

    “刘成,你...”刘成旁边的人不敢相信。

    “对不起,对不起。”这个叫刘成的不断的道歉,六王子都被抓住了,刘成一下子被打击到了。

    还有几个悄然无声的站起来,跟随士兵出去了。

    “好好想想吧。”说完这句话,廖城主伴随着“祝福声”出去了。

    砰的的一声,门被关闭了

    牢房不约而同陷入的沉默当中,全部都看向一个方向。

    哦,头疼死了,赵满迷迷糊糊醒来,已经记不起昨天晚上具体发生什么。

    鼻子里一股酸臭的味道,一下子把还未清醒的脑袋冲醒了。

    “呕。”赵满直接半跪着吐个稀里哗啦的,一股更浓郁的味道散发出来。

    吐了半天,赵满才发现周围不同。

    身上挂着沉重的铁拷,周围一群陌生的人,和肮脏的环境。

    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被关进了牢房,下意识就想挣脱,发现自己已经无法聚力。

    “该死。”赵满狠狠的在想墙壁,急忙忙看了一圈才发现依然在昏迷的古争。

    摇醒故意撞晕的古争,赵满不知道雪儿怎么样,心里着急却没有任何办法。

    竟然一不小心轻信,已经小心防范了,还是落入如此地步。

    事到如今自己脑子里一团乱,一时半会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六王子。”一个有幸见过赵满风采的主事喊道,

    “恩,你们是?”赵满这才注意到周围有些不同罪犯。

    “六王子,我是原这里的负责后勤的主事,这些都是我们的同僚,这为是路校尉。”主事拉着旁边一个高达威武的汉子。

    “见过六王子。”那路校尉微微一辑,右手轻锤胸口,微微叩首,这是一种简化的军中礼节。

    赵满疑惑着看着这一群人。

    那个主事不等赵满询问,变主动交代了清楚。

    原来这群人都是被廖城主关起来的,大部分人都是不支持反叛国家,有军官,主事各种不同意的,大部分人其实都知道只要同意就可以出去,而不必在这等死。

    可是有的是真的爱国,死都愿意和反贼合作,有的是担心万一反叛失败要连累全家,不反叛也就一个人死。

    正说着,廖反贼又从外面回来了。

    “怎么样,六公子,一夜不见,别来无恙啊。”廖反贼得意的笑着。

    “你死定了。”赵满一字一句的说道,自己也懒跟他废话,自己经验不足是自己的错,可自己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嘿嘿。”廖反贼也不以为意,反正自己离泼天的富贵已经不远,“我只是来告诉你,等一会我就大军开拔,美名是为了救援,实际上是什么你就不需要知道了。”

    伴随着廖反贼离去嚣张的笑声,赵满的双手紧紧的握着,用劲之大连青筋就浮现在手背上。

    没有人在投降,虽然都知道自己都活不了多久,可是没有人在低头了,百炼成钢,所有的杂质都已经祛除。

    “我记得雪儿不是送给你个钗子吗?”看着无头无脑在乱转的赵满,有意的提醒一句,感觉自己有一种大号带小号的感觉。

    恩,很像,或许也很有趣。

    “恩,是啊。”赵满下一秒变成个啥子傻笑着感受着头上的发钗,自己可是高兴好很久。

    古争真的很无语了,只好继续提示道“那把钗子据说是她父母留给她的家传之物,据雪儿说过,着把发钗可以捅破任何东西。”

    虽然夸张了点,但是这个钗子确实是一个宝物,对于这小小的枷锁,还是轻而易举的。

    赵满小心翼翼从头上摘下,发钗通体呈银色,很简单朴实,就像和普通的银钗一样,没人会想到银钗无坚不摧。

    这是之前山东雪儿送给赵满的,因为赵满之前的在打斗中丢失了,也可以说是古争送的,谁让那些女妖精恨不得连鞋子都做成法宝。

    虽然这跟钗子可能只是边角料的边角料,但是它足弓坚固就足够了。

    像这种铁拷,其实就是一种最低级能量环,只要扎破一点,那么可以说本身禁锢的能力就消失了。

    赵满的把左手上的铁拷抬起,用冒着银光的钗尖轻轻的往里面一捅,无声无息的捅了进去。

    铁拷便面闪出一道青光,想要阻止悲惨的而命运,可惜白做无用功。

    被扎进去的铁拷,最后闪了几下青光,彻底市区作用。

    赵满依法炮制的把其他的铁拷给扎破,浑身一震,所有的铁拷都掉了下来。

    旁边的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看到这一幕的目目相觑,眼中冒出一种光芒,这种光芒叫做希望,下面隐藏着复仇。

    恢复了全身的力量的赵满,此时恨不得立马去把廖反贼的狗头给取下来,不过去之前还要做一件事。

    去去牢笼根本无法阻挡赵满,单手一扭,胳膊粗的铁栏杆直接扭成麻花。

    一次性把所有的人都放出来了,没人在说话,所有都看着前面的额招满,等候他的指令。

    “大家听我说,如今要紧的并不是各自回去辟谣,而是先要去直接把廖反贼给击杀掉,然后在把他的同党手下全部抓起来。”

    “来几个能打的,跟着我,其他先呆在这里,等我取了廖反贼的人头,你们在出来,省的被那狗急跳墙的手下给误伤。”

    赵满对着在后面的古争说道:“表哥,你也在这吧。”

    古争耸了耸肩,表示同意,反正在哪都一样,自己都能看到发生了什么。

    不过古争还是惹得众人侧目,六公子的表哥,看来来头也不小啊。

    气势汹汹的赵满带着五六个人直接上去,剩下的人就在这里等着。

    从牢房到地面上需要经过长长的斜坡,赵满直接一脚把门踢飞,率先走了出去。

    原本旁边有两个卫兵的,是专门留下来看守底下的牢饭,看到这架势识趣的直接扔掉手中的兵器投降了。

    “姓廖的那贼人呢。”赵满严重闪着文献的目光,如果对方一个回答不满意一刀就砍了他们。

    “在大校场那里。”卫兵才不会做无谓的抵抗,更何况自己根本打不过啊。

    赵满直接打昏对方,后面的把他们两个剥光仍在一边。

    “大校场在哪?”赵满直接询问后面,

    “在东北面,离这很近,在下带路。”一个汉子出生道

    “走。”

    几个人超近路奔去,路上遇见巡逻的,反抗当场杀死,投降或者溃逃没有问,这样等到了大校场的时候,几个人已经全副武装了。

    此时校场上已经聚集将近二千名士兵,这还是靠近贝斯山脉,防止流传的野兽,寻常的最多200人左右。

    这时廖贼就站在高台准备讲什么,手下分布在四周警示着。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赵满一看到廖城主,二话不说直接向他突进。

    二个呼吸,在所有人没反应过来,就站在了廖贼面前。

    意气风发的廖城主正准备发表自己的演出,转眼间,沾满竟然出现在自己眼前,整个人吓得差点瘫痪在地上。

    “你...你...怎么出来的。”廖城主磕磕巴巴的说道,是在太惊悚了。

    真实一秒天堂,下一秒地狱,形容的就是他的心情。

    “很意外是吧,没想到吧,我就是出来,我看看这会你耍什么花招。”到了这里,赵满反而不着急一刀结果了他,这样根本无法发泄自己的心头只恨。

    廖城主第一反应是有手下背叛了自己,转念一想不可能,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谁也跑不掉。

    “上,杀了他。”廖城主嘶声裂肺的喊道,自己却转身逃跑,心腹们看到,没有办法,不是他死就是自己死,谁也不想自己死,绝望了扑了上去。

    赵满直接一跺脚,伸出把手中的刀向廖城主扔去,自己转身向那不怕死的心腹冲去。

    廖城主还没跑几部,那把刀像流光一样,带着风雷之势砸向了廖城主的腿部。

    “咔嚓”一声响,廖城主的双腿直接从小腿往下都砸断了,现在廖城主像死狗一样痛苦的嚎叫着,全然不复之前的风光。

    那些不怕死的心腹也被赵满三拳五掌打的死的死,伤的伤,即使赤手空拳也不是这些小啰啰能对付的。

    底下有些士兵正在试图让大军攻向赵满,可是之前列队的时候,手里根本没有武器,等到一小捏士兵取回武器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

    而且路校尉带着人也赶了了过来,从开始到结束,不到一分钟,只够他们赶路的时间就一切结束了。

    《餮仙传人在都市》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