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盟(7)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所以,他只是简单询问了一句,那种语调并非和颜悦色,单从侯家塘眼神中就可以揣摩出话中所含意思近乎逼问,这种近乎逼问的腔调便将诸多疑问推给同样暗怀心机的孙黑子。『㈧㈠中文┡网

    “我不想看到你和杜成勾心斗角,你们都是我的好兄弟,兄弟相残我这个做大哥的好过吗?至于你隐瞒我要你调查的事情,我也不想多做过问,只希望你能帮助老哥我找到我的儿子和李琴。或许在这件事上,你比谁都清楚,我爱李琴,她能瞒着我为我生下儿子,就是原谅我的见证。你能知道,所以你要知道就该真诚的待我,以前的事情我不想过于深究,我只想要个真诚的兄弟,你能做到吗?”

    这种刚柔并济的说话方式,让孙黑子情难自禁,更加让他不能想到的是,侯家塘面对如此问题也能镇定自若,而且还能说得陈词激昂,语含心机,甚至可以理解为侯家塘对自己隐藏的死亡威胁。孙黑子如此推断,口中答辩的语调也变得畏畏缩缩,口齿不清。

    “……不,我只想真诚的待人,可我生在江湖,身不由己,许多事情原本就不是出自我的本意,我只愿最后能独善其身就好,不敢奢求过高……”

    侯家塘也许听出了孙黑子语中的无奈,可他并未将这种显得有点浓墨重彩的装扮破坏,而是依旧环顾窗外,等着孙黑子继续琢磨接下来的话。孙黑子同样迎着侯家塘远去的目光,似乎想要找到深处尽头看不见阴暗的真相一样,说的话难免昏昏糊糊,辞不达意。

    “……事情的真相往往只限瞬息,稍有怠慢将不可挽回,如若逆天而为,那将体无完肤,甚至五雷轰顶。我不想看到侯总您逆天而为,您对我有再造之恩,不能将此事办妥,我宁愿金盆洗手,永不予侯总您相见,可现在的线索已然僵局,想要重新寻找,必须找个更加势大的帮手变相利用,这样找到李琴母子的机率也将大增。”侯家塘收回目光,可眼中无限痴想无比婉狠的神色已让孙黑子为之感动。

    “我已至古稀之年,过多的阴谋诡计我本想抽身事外,悔恨和诡计已经伴随我整个人生,现在值得我念想的也只有亲人和朋友。”说到这里,侯家塘略显孤单地转身,继而再次开口,从哽咽含糊其词中不难听出,他显然将孙黑子那番肺腑之言升华至感激涕零。

    “作为朋友,我们也算莫逆之交。作为兄弟,我们也算生死与共。作为合作伙伴,我们也能共同进退。我不管其他人如何诋毁评价你,我只想让你知道,身份对于你我而言已不是最重要,只要能做到祸不及家人,殃不及池鱼,这样才算对得起亲人和朋友,才能得到社会应有的尊重。”话说到此处,侯家塘走到窗前,望着城市中渐远的薄雾,最后平缓地默默说道:“人的一生,得失互补;事业、爱情、亲人,朋友同样也是如此,我们只能做到不要让自己后悔,那才是无所无悔。”

    孙黑子闻言并未接话,他未能料到自己刻意隐瞒的真相在侯家塘看来只是友情的得失,这种通融的豁达也让孙黑子原本未稳的计谋根基动摇,同样心态未稳的文心也遇到了类似问题。面对失踪多日的彭坦,文心心中也多了许多疑问,眼前这个男孩儿一贯轻浮散漫地举态也会莫名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失魂式的落寞,这种落寞让文心难免疑窦芸芸——病情峰回路转,无故失踪,贸然造访,种种迹象似乎都在表露一个问题,彭坦身上一定生了让他难以接受的事故,否则不会逃避现实,那么这个事故缘由何处,文心当然不得而知。所以,文心在刻意醒悟中明白了眼前这个男孩儿就是彭坦之后,她马上询问了彭坦是否知道纪默默行踪的问题,彭坦面对并不熟识之人的提问,也只是好心地摇头回答自己同样也在寻在纪默默行踪的回答。随后,两人相约同行而去。

    灰暗遮盖住天空真实的面貌,也将同行而去的彭坦文心羽化至模糊不清,唯一能辨别的残影也因各怀心事而深邃可怖。

    老城区这片古老而斑驳的旧巷深处,模糊的灰暗缠绕整座老城区,两个因羽化过度的身影也慢慢走出老巷。临近老巷尽头,一个身影蓦然停住,继而转身望着前方那座木质式阁楼,自我勉慰:“世间百态都会因时间不经意的流逝而芳华消褪,莫要阻止,一切铅华都将洗去。”话语停顿之后也未转身探问,只是望着无边灰蒙的天际无限遐想。站在旁边的身影也未接过话头,只是语锋一转,将整个谈话内容变得通俗纯情。空寂的老巷砖墙,无可避免的将压抑逼迫向两团身影,整条小巷协同身影都延伸着陌名的伤感。

    “文姐!你和我认识的一个人颇为相似,神态眉宇间透露出阳光的气息也十分相似,不知道你察觉出没有?”

    文心闻言并未惊讶,只是故作讶异捉谐道:“是吗?改天有空介绍给我认识认识,说不定是我妹妹也不一定。”

    彭坦依旧木然地反射性回答:“不过,我倒觉得我们好像认识,只是我近段时间脑子比较乱,有些事情一时半会儿也无法理出个头绪。”这句话刚说完,便被文心敏感地察觉,于是她将这种敏感转为疑问,将疑问变为主动出击:“认识谈不上,不过相信你在商贸管理学院的胡作非为你不会忘记了吧?看不出来,年纪轻轻记性倒差得这么多。”

    “哦,我想起来了,当时我还搂着你帮你演戏,后来我就昏倒了是吧。”彭坦倒未察觉自己说出这话的时候某些暧昧的话是不能直接挑明,怪也怪他心直口快。不过,文心听闻并未表露出不悦,只是强调彭坦把话说得过于直白,直白的含义也颇为复杂,这种复杂在文心巧妙地设计下,变得意义深邃。

    “我从你的眼中看到了秘密,这个秘密让你痛苦不堪,它将你一向诙谐人生的生活态度折磨的面目全非,我有理由相信,你现在一定矛盾而不能自拔,就像我当初在医院守护你的时候……”

    这句在彭坦看来只是无心之说的话中却暗藏隐喻,这些正是文心一直要寻找的答案,原本早已失落的眼神也立即焕青春。文心迫切地探寻答案倒让彭坦更加忧心忡忡,忧心致使他低落的情绪败坏到了极点,而文心此时的口吻,也显得恍惚离合。

    “活在世上,每个人都有其命运安排之下的秘密,守住这个秘密是一种本事,可我们能有几个能守住秘密呢?”

    彭坦并没有反问文心,而是语重心长地说出了一串更加匪夷所思的惊天秘密,说出秘密的同时也因情绪的激动而近乎疯狂。

    “万辉集团总是令我们盲目追求,而南华集团更是辉煌万丈,可……可我万万不能想到的是它们能为了地位、金钱而暗中残杀,相互暗斗,甚至……甚至是互相利用。我一向崇拜的舅舅也是如此,我不想看到他因权力的斗争沦为利益的牺牲品……我,我不想……你知道吗?我不想……”

    彭坦这句有点儿埋怨世态炎凉的腔调,却让文心敏锐的感觉到,自己等候多时的良机即将出现,现在正是迎合上去的最佳时机。于是她看着彭坦,看得目不转睛,让一向风流成性的彭坦都不敢直视。

    也许谁都无法预料自己下一步会做出何种举动,可辛璐面对今天生蓄谋已久的“撞车事故”却早有准备。对于薇薇真情的流露以及事态不合常规的展,以致后面生的疯狂行为,辛璐也都能原谅,毕竟自己失去的相比薇薇显然更加微不足道。当然,这些事情的原委经过,纪默默他并不会知晓,他只能将辛璐与薇薇能够冰释前嫌的功劳归功于在天有灵的萧然。当天随辛璐返回市区,她们并没有各回各家,而是出乎纪默默预料之外地前往老城区那栋早已无依无靠的木质式阁楼,到达老城区那条斑驳的旧巷时,天色也已彻底黑尽。等到上了木质式阁楼的二楼,那位和蔼慈祥的白阿姨也告诉了纪默默下午彭坦造访过此的事情,等到纪默默明白掏出手机的那会儿,他才现手机早已没电关机。

    秋风萧条,转眼已至秋冬交替,几分寒意也逼迫来袭。木质式阁楼这刻孤独地坐落其中,难免显得几多凄凉。谁曾想到,如此孤寒萧瑟的晚夜,也会有淡淡温馨。纪默默瞅着早已黑屏的手机屏幕,过多的忧虑再次毫无征兆地展现。他马上进屋将手机进行充电,继而开机把持有的焦虑一并带上,希望通过电话能将猜疑尽皆抹去。纪默默担心的事情还是生了,这次电话并没有关机,而是拨通之后的久无反应。

    《我的眼里没有你》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