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之盟(8)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面对彭坦地造访,随后接通电话却是无人接听,纪默默或许想到了当时彭坦一定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自己,一股油然而生的危险讯息让他始终不能平息。Δ㈧㈠ 中Δ 文网就在纪默默愣在房屋左右推论,辛璐倒“忘恩负义”似的和白阿姨谈笑诙谐,没过多久,她们已到三楼白阿姨屋里继续捉谐。当然,纪默默也并没有在自己屋里呆了太久,他先是给彭坦父母通报了自己未和彭坦呆在一起,说了并不知道其去向的通告,而后也通知了彭坦的舅舅,通报的内容大致和彭坦父母相似,只是过多增加了他杞人忧天似的担心。杜成接到通知,只是理所应当说了几句冠冕堂皇感谢之类的话,随后他还是叫纪默默继续留心彭坦地动向,如有任何消息都先行通知他,并且也嘱托纪默默,叫他不要特意告诉彭坦的父母,说这段时间彭坦父母在生意上遇到了困难,一般事情就给我说就行了。纪默默听了,他当然不会怀疑杜成话中所含的寓意。不过,这些特别的叮嘱毕竟寓意深邃,纪默默也不会置之不理,一切从杜成口中听闻的只言片语让他更加困惑隐忧,让他预感似乎有股黑暗势力或许已经盯上了可怜的彭坦。

    有了心事,时间似乎也会匆匆流过。

    纪默默在白阿姨家里吃过晚饭,他坐在客厅早已变形的仿皮沙上,视线却若隐若现地穿过客厅过堂,径直尾随辛璐的背影。他看到辛璐也会毫无大小姐脾性和白阿姨谈天说地,让他不得不佩服辛璐竟然也能和老辈人几多话题。出了白阿姨家,纪默默没有马上回家,而是出乎意料地上了顶楼天台。

    深秋入冬时节,天黑得来及其可怕,不想今天是不是有特殊原因,一片黑幕中一圈月牙孤独的挂在黑穹之中,月牙四周简单点缀了几颗繁星。纪默默也并没有在意黑暗中独有的光亮,此时厉风扑面。远处似闪烁着城市中犬马声色的浮躁。此刻,纪默默终于一人独处于世外桃源般的地方,这里不会有人打扰,黑幕中唯有的月色也会毫无保留地投映在他脸上。望着月牙,他将对着母亲的担忧寄托于月光。纪默默不会知道,他走后的片刻辛璐同样跟随着走出了屋里,而后辛璐跟着他一起上了天台。辛璐没有打搅纪默默孤独地深思,她只是躲在天台另一边怀着无边心事。踽踽思忖。两人就在如此近得距离彼此担忧,独自心伤。

    彭坦激动地疯狂,近乎歇斯底里地吼叫让一向存疑的文心更加确定,彭坦一定知道了关于南华集团,侯家塘以及整个事情背后的某些秘密,否则他不会这么无助。既然文心心里这般推断,她于是表现出同情的神色劝慰彭坦,不但如此,她还慷慨地邀请彭坦不要多想,一切烦恼我们先抛到脑后。还说什么反正我也心情不好,不如我们就到锦里好好犒赏自己,先将那些烦恼的,不愉快的全部忘掉。彭坦也只是失神地暂且答应,随后两人出了老巷搭乘恰巧途径老城区的出租车,一同离开了这座木质阁楼。

    出租车离开且刚刚拐过转角,一辆早已隐匿于此的商务车随即启动,跟随着前行的出租车徐徐驶出。

    灰暗的天幕把气息压制地难以动弹,气氛混杂着气息似乎也能嗅觉到股股杀机。坐在车上的文心也许过于紧张,对于车后的尾巴她也未能察觉。相对于文心难得地慌张。彭坦倒是出乎意料的内心平静。就这样,一路无所多言,等到出租车到达锦里的那会儿,天空尚未尽皆暗淡。彭坦率先走出车门。而后径直走进锦里。文心看到如此,只是无奈地紧随其后,她并没有将两人的距离拉得多大,她用眼神直直地注视在着彭坦,手里却用手机和那个神秘的男人接通电话。谈话的内容也极其简单,她告诉刘队现在她已经完全确定。彭坦知道某些南华集团甚至于万辉集团一些重要秘密。刘队得到如此讯息,当然振奋非常,他心中压抑许久的兴奋通过一席话表达的淋漓尽致。刘队说,这段时间我们的辛苦总算没有白费,为了这件案子,队里都快憋疯了,或许不用多久,这条大鱼就要上钩。刘队说这话的时候,也没忘鼓励文心。之后的谈话多少显得隐秘重要,文心也警惕地顾左顾右。也就在这刻,文心这次地警惕恰巧让她现了早已尾随许久地跟踪者。于是,她立即将遇到的情况汇报给刘队,她说,她现在好像被什么尾巴给盯上了,不知道是自己身份暴露还是事有蹊跷,希望刘队马上派人过来支援。刘队也对文心说了些不要紧张诸如此类的话,也马上做出了让她保持镇定,我随即会派人过来盯上他们,你只要做好你本职工作就行。此后更无多话,文心也总算放下心来,跟随失魂的彭坦走向锦里小吃街的深处。彭坦当然现了文心这通神秘的电话,话中内容也隐秘的如暗语接头,可他并没有怀着好奇多问,而是怀揣在内心深处,细细咀嚼。

    文心她们在一处店面不大但生意兴隆的小店叫上了许多小吃,也简单叫了一些不算烈性的白酒。两人相对而坐,也许在游人看来,男才女貌正是形容彭坦和文心。青石铺成的路面斜插口一隅,同样一家烧烤小店内,几道审视探寻地目光越过行人地阻隔,毫无保留地投向文心身上。

    随着时间推移,灰蒙的天际也逐渐暗淡下来。彭坦和文心也吃喝得眼红耳热,也许谈笑间文心早已忘记几只尾巴不辞辛苦地跟踪多时,她就不会笑得这么轻松自在。付账之后,趋出小吃店一路前行,周围的游人也络绎不绝,文心偶然回,竟然再次现几名鬼祟的男子还在远远地跟在身后。文心蓦然回猜疑地思忖前行,等到幡然醒悟回头再看时,斯人已遁,踪影全无,可让她随之而心静的事情生了。文心看到,一队人马颇为显眼地跟在她们身后,领头人自然就是她视为父亲的刘队。

    彭坦也许受到文心的感染,连日的阴霾也烟消云散。彭坦在前面招呼,文姐!你快点跟上啊。文心应了一声:“啊?”连忙跟了上去。两人又在锦里的街道上穿梭巧看,文心碍于刘队跟在身后,过于亲密的动作她当然不能招摇过市,于是她只好畏畏缩缩,显得忽冷忽热。彭坦也并没有在意这些,她们走到一处卖糖画的小摊,文心兴致颇高地和老板攀谈价格,谈好价格,她在摆弄转盘抽身退回的刹那,再次看到那伙猥琐地跟踪团伙,而正义凌然的刘队一行人却神秘般不知去向。

    一贯镇定的文心再次担忧起来,这份担忧除了对彭坦还有她敬爱的刘队。一切没有容她多想,她怀着坎坷复杂的愁绪拖着蒙在鼓里的彭坦慌张地离开锦里。还在画糖画的老板看着这对年轻恋人,望着转盘上一张十元的钞票,老板怅然地目送文心和彭坦地离开。跟踪者也没有想到还在逛街的文心两人也会离奇的反常,可跟踪者显然也不是泛泛之辈,他们立即安排三个人继续跟踪文心,剩下的两个去问问那个糖画老板,看看她们究竟和老板说了些什么,仔细调查清楚了大家相互联系。

    天幕转眼黑尽,将此刻似黑非浓的天幕熏染的危机四伏。

    跟踪者短暂停顿磋商,三个派往继续跟踪文心和彭坦的神秘跟踪者还未彻底走出锦里,另一群同样神秘莫测的男子倏忽的从文化街道不怀好意地拦住了跟踪者的去路……

    这个夜晚也许让彭坦一生也不会忘记,他原本万分浮躁,无比消沉地跟随一位阳光硬朗却有点几分文弱的女孩儿恣意放纵。当他还在恍惚神移之际,文心近乎疯狂似得拉着还在懵懂傻愣的彭坦冲出熙攘的人群,独留糖画老板以及那还未停止转动的失色且斑驳的木质转针。

    跟踪者当然不可能在糖画老板那客气和善,明眼人单用眼睛就能分辨出这些人显然并非善类,那一副副宽大的墨镜以及一身厚重的黑色西服都在表露出一种答案,就是请不要靠近。因此,糖画老板倒是极度配合地回答了跟踪者几句简单地盘问,随后跟踪者准备联系跟踪文心的同伙,谁曾料到,电话还未拨通,一阵刺耳的声响瞬息之间打破了整个锦里……

    跟踪文心的跟踪者本已错愕,谁知他们还未走出锦里,一群同样神秘的“团伙”一脸肃穆地拦住了这群跟踪者。两者皆非弱类,谁都不想先行暴露,场面危机而持续僵持。直到跟踪者被一个倒霉蛋突兀地撞了个趔趄,那个跟踪者武断地认为这个冒失鬼定是对方绕道而来,伺机偷袭而故意安排。

    僵局的场面便是被这样“残忍”地打破。(未完待续。)

    ps:  求支持,求推荐,求票票!

    希望大家支持订阅,后面的故事将会更加精彩哦!

    爱情也会纷至沓来!

    《我的眼里没有你》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