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网游之征战天下 > 第九章 禅罪塔(下)

第九章 禅罪塔(下)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禅罪塔五层,空间较为窄小,一条一米高,方方正正的台柱竖立在中间位置,台柱上方置放着一样物品,物品被玻璃所罩住;由于年岁悠长,玻璃外层皆是厚厚的污垢;赤坦旦拿出一件普通衣服,再倒出清水,用力的擦擦擦,将玻璃擦的明亮后,看清里面的物品,那物品呈灰白之sè,并不晶莹剔透,表层有很多坑,形状似圆似方极不规则。

    提了提玻璃罩,纹丝不动,被迫接受不可能任务的赤坦旦,一时火起,运起内力直接砸下去,玻璃罩没事,赤坦旦的右手腕处骨头却是“卡嚓”一声折断;手掌软绵绵的垂下,赤坦旦苦拉着脸,将骨头纠正回原位,再取出续骨膏抹上去,叹息着:“何必呢?何苦呢?”

    左手在一米高方天台柱边摸索了一番,方柱光滑的很,没有任何机关存在,赤坦旦又在五层空间里转了一圈,四周皆是石墙;赤坦旦很惊讶的发现,石墙不是由数十上百块石块砌成的,而是单独一整块du li成墙,即四面墙,由四块完整的巨石砌造而成。

    与那根台柱一样,四面墙皆是光滑无痕,赤坦旦发动手艺“石匠”检晰一下石头的质材,他之前在贡院里的一个星期学习果然没有白费,耳边听到系统提示“断层岩石,取自空鸣谷底层,稀有的建筑材料,没有特殊用途。”

    寻了一圈也没在屋内找到开启机关,赤坦旦很不耐烦,顾忌之前一掌把自己骨头拍折,这次则是取下腰间的劈山剑,连着剑鞘一起砸向台柱;只闻铿锵一声,金器交击之音回荡屋内,几抹火星溅闪而出,火星溅之际,赤坦旦似乎看到那方方正正的台柱一面有字迹闪现,他系回剑鞘,从储物腰带中取出火折子,贴在那柱台上,随着温度的升高,在火折熏烤下,台柱露出“推金山、倒玉柱”六个字。

    赤坦旦又利用此法在其余三面试了试,发现仅有一面有字,其余三面皆无字,那六字倒是容易明白,只是赤坦旦觉得很不可思议;若是仅仅一推即可解开机关,那他之前掌劈剑砸的,为什么不能解开?如此想着,手底下却不怠慢,双手平推那玻璃罩,发现还是不动,心思一转,他将手往下移到台柱体上,一推,台柱倾斜而倒。

    在台柱与地面相接触时,玻璃罩与台柱分割而开,待赤坦旦提起罩着灰白玉石的玻璃罩时,塔裂开一条可窝一人腾跃而出的洞,赤坦旦携玻璃罩一跃而出;尚未双脚落地,手中一轻,那玻璃罩己是被人抢夺而走,定眼一看,却是贡院掌教姜子崖,实力相差太大,赤坦旦毫无脾气的耸了耸肩。

    姜子崖满心欢喜的望着手中从赤坦旦夺来的玻璃罩,嘴里低呼道:“陛下果不愧天命所归之人,传说中的鹰眼果然藏在禅罪塔中。”

    “鹰眼?这玩意儿是老鹰的眼睛吗?”赤坦旦有些奇怪的问道,那玩意儿有一个拳头那么大,什么样的变异老鹰能长出这么大的眼睛?

    “陛下可曾听过舍身饲鹰的故事?”

    赤坦旦眨了眨眼睛,这故事自然听过,一个叫释迦牟尼的家伙,在公元前几百年的印度活得很苦/逼,某天看到一只老鹰追一只鸽子,这家伙闲得蛋疼,就跟老鹰说不要吃鸽子;老鹰就说可以,只要你用与鸽子等重的肉来换,释迦牟尼同意,拿出一天平,鸽子站一边,释迦牟尼就割肉,结果无论割多少肉,都无法与鸽子等重,这苦/逼的娃顿时悟了,“每个生命都是等重的”,不过这故事好象叫舍肉饲鹰,不是舍身饲鹰的说。

    释迦牟尼悟出来的道理,赤坦旦至今没明白是什么意思,这说明他没有慧根;不过,游戏内的禅宗跟释迦牟尼是一毛钱关系也没有,中原禅宗第一人叫“达摩”,也是禅宗的开派祖师。达摩同志全名叫菩提达摩,据说这是英译名,意译为“觉法”,他在公元50年左右到达中原,据禅宗里记载,丫当时是踏着一根叫“芦苇”的草到达的,所以,“一苇渡江”也成为“天品轻功”。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释迦牟尼跟达摩在外国有没有亲戚关系,那不管,反正中原这边禅宗祖师就是达摩,不是释迦牟尼小王子。

    “释牟尼曾经在禅罪塔内,成为传鹰的虚空炉鼎,此行为被称为舍身饲鹰,而传鹰将战神殿移动规律记载在鹰眼内,以报答释牟尼的帮助,释牟尼是达摩早期化名之一。”姜子崖解释道。

    “战神殿?战神图录,我了个擦,那玩意儿能找到战神殿,我丢,姜子冲,老光棍,老不修,你就这样抢我的东西?”赤坦旦原本是不在意那“鹰眼”,现在听闻这玩意儿跟战神殿有关,尼玛,他顿时跳脚骂道,战神殿啊!且不客这殿里的战神图录是否能领悟,总比如今没有任何下落的天魔策有出息不是?

    “嘿,老儒岂敢让陛下白忙一场,智慧馆向陛下全面开放,陛下何时来皆可无阻挡的进入观看。”姜子崖很霸气的挥手说道。

    赤坦旦犹豫了一下,想想姜子崖这狗ri的也不可能把鹰眼还给自己,倒不如先把好处占下来再说;全天候对他开放的“智慧馆”,相比有些虚无的战神殿,还是比较实际的。因此,赤坦旦伸出右手,姜子崖长笑一声,飘身上前,两掌即将碰在一起时,赤坦旦“刷”一声,不见了?

    不是不见了,而是被人拖离开一段距离,此人自然不是准勃使,丫甲字号三级壁垒的修为,稍有动作,连赤坦旦都瞒不过,何况还有地字号高手姜子崖;拖开赤坦旦的是一个白眉老和尚,其白sè的眉毛极长,都垂落到肩膀处,赤坦旦认识这个老秃驴,他就是大德圣僧准勃使的师傅“枯木禅师”。

    “陛下若想知晓天下事,本宗问禅院之规模不输于智慧馆,若陛下愿意将鹰眼交托给本宗,本宗的问禅院亦对陛下全部开放,且听闻陛下正寻天魔策下落,本宗有极关键线索提供。”枯木禅师声音不大,却让在场数十位玩家听个清楚。

    姜子崖暗自叹息时机不对,此时正是天下三六十宿齐聚贡院之时,换个时机,禅宗的人也不能如此及时的出现在贡院;但换个时机的话,赤坦旦也不会在贡院,所以说,时机这东西,难测啊!

    “哎呀……”,赤坦旦突然惨叫一声,随后倒地扮晕迷,他即不想得罪贡院,也不想得罪禅宗,至于枯木和尚为什么知道他在找天魔策,这一并不重要,只要没有确认他是魔门余孽,一切都好说。

    贡院的弟子个个是人jing,夏ri柚子茶一看到赤坦旦惨叫着倒地,立即与道碑幻殿、沐继吉三人上前,嘴里疾呼着“陛下,你肿么啦?”手底下却不慢,快速抬起赤坦旦,三两下就消失在众人面前。

    大佬的事情太复杂,玩家们不想成为炮灰,包括准勃使在内的玩家们,都以关心赤坦旦的身体为由,个个脚底抹油开溜,至于禅宗的枯木与贡院的姜子崖会商量出什么,这就不关他们的事情。

    在离开两个地字号大佬视线中后,赤坦旦就一个翻身离开夏ri柚子茶等人的手臂,这些家伙虽然是曾经很要好的基友,但基友有时候也会背后捅一刀的,所以,还是拉开一些距离的好;赤坦旦双脚刚刚落地,准勃使、费娇等一众玩家也纷纷赶到,数十个玩家面面相觑后,一部分玩家相继离去,留下赤坦旦、准勃使、费娇、夏ri柚子茶、道碑幻殿、沐继吉、月之哀伤几人。

    “sāo年们,是不是有想法?”赤坦旦笑嘻嘻的抱着双臂说道。

    当然有想法,战神图录乃是虚空四书中的第一书,虽然踏破虚空离他们这些玩家比较远,但若能学会战神图录上的武学,对他们帮助也是极大的;何况,战神殿里不仅仅只有武学,还有很多能增加修为的药品,万一有类似天竺长生水一样的物品,吃下一粒就从甲字号蹦到天字号,尼玛,那真是赚大发啦!

    贡院跟禅宗如何扯皮不知道,只是“鹰眼”即是落到贡院的手中,想来贡院也是不会拱手相让,最后有可能两派会搞个什么“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之类的蛋疼协议;而玩家们若想偷到鹰眼,且不谈困难如何,一旦事情败露,贡院这批玩家就有可能被踢出门派,一身武学会被收回,严重的话,会被废掉修为。

    因此,赤坦旦就成了这些玩家们要争取的对象,他们想让赤坦旦出手偷鹰眼,而要让赤坦旦出手,那自然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实话说,这些家伙开出来的价码,令赤坦旦垂涎三尺,心动,太心动了,可是,这事能干吗?

    一众玩家望着赤坦旦离去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赤坦旦这魂淡果然是草根啊!一野心也无,如此大的蛋糕放在他面前,丫居然忍住诱惑,很坚决的掉头离开。即是如此,玩家们也不强求,反正两派的玩家都是核心弟子,两派若是达成协议的话,肯定会公布任务,由他们这些核心弟子去完成。

    赤坦旦离开贡院时,去了一馆真正的智慧馆,把暗枭所想要的书籍刻录一份,交给暗枭后,他就抽身离去;至于贡院不/伦之恋的事情,己经不是很重要,天下名宿们都在为获得“战神图录”而振奋,现在商讨的就是如何破解“鹰眼”的秘密。

    按姜子崖的想法,鹰眼还是要靠赤坦旦来破解的,只是他先被禅宗枯木大师耽搁,后又被其余的名宿耽搁,等他摆脱这些麻烦后,赤坦旦却是离开了贡院;姜子崖有些小失望,不过转念一想,智慧馆就在贡院,赤坦旦若是想学习,就肯定会再来贡院,到时候,再跟这个小滑头商量商量。

    山野的清晨格外壮美,浩淼的水面在火红天幕下金波粼粼。一轮红ri涌出水天相接处,山水风物顿时朦朦红sè剪影,苍茫苇草翻滚着金红的长波。连绵不断的野草结成壮阔绸缎,环绕水面形成巨大的弧形。

    “哗啦……”,一道人影从湖中腾跃而起,晶莹的水滴顺着他健美的身体滑落,水滴四洒之间,此道人影己是轻喝连连,九朵不同颜sè的花在空中绽放;踩着花朵浮图,人影手中长剑刺出,朦胧的雾气刹那间由内力凝结而成,将剑与使剑之人笼罩在其中,,一股含有万钧之力的剑气贯横而劈,湖面硬生生被劈开。

    “哎,可惜还是修为不够,不能把湖水真正的劈开露出湖底的沙子。”收起“雾剑千钧”,赤坦旦摇头叹息道,每天把自己最得意的武学施展几遍,是一个成功玩家侠客必备的功课;武功这玩意儿并非深植在脑海里,而是做为数据的存在,只要不断的练习加成印象,才能够真正了解自己的武学含有什么jing妙之处,到与人生死之战时,才能杀敌救己。

    八位美丽的女子各含不同的风情,她们或娇媚,或冷淡、或清秀、或冰酷,在现实中想见到其中任何一位,都是极小概率的事情,而现在,这样各具风情的女子却集体出现在山野间,并且一排站开,齐齐观看一位半/裸上身的男子在练剑。

    此八位美丽女子即是魔门八后,“yin后”官诗诗、“花后”观cháo兰、“艳后”荆紫妍、“文后”沐成婉、“莲后”尚清儿、“君后”昔月素、“邪后”金虹雪。

    游戏中的侠客不是随便给的,高富帅后面肯定是“公子”,白富美后面肯定是“仙子”,而皇后这样后缀侠号,那是比白富美更一个档次的女玩家;当然,皇帝不一定是长得帅,很多皇di du长得很丑,但皇帝挑的女人那肯定是美丽的,生下来的皇二代基因才有所转变。

    魔门八后配战争皇帝,谁要敢说是绝配,起码两千万的男玩家会吐口水淹死那说绝配的家伙;赤坦旦自己都没有起过那种心思,这样美艳动人,却极具实力的女子,不是他的菜啊!他喜欢的是居家型的小清新,而不是皇后这类强势的女子。

    只是人家八位皇后如怨妇般千里迢迢找来,赤坦旦也不敢就此闪避而开,否则,这八个女子万一起个什么小心思,他这个战争皇帝就有成为“战争狗屎”的可能ing;但搭理她们的话,赤坦旦有可能连战争狗屎都不是,会成为战争空气,魔门余孽啊!谁沾上,谁不死也得脱层皮,赤坦旦打死不承认自己是魔门余孽,而这八个小妞却是来让他返祖归宗的。

    “守籍护法,你究竟要如何才肯定同当上?”官诗诗与赤坦旦接触过,其余的皇后不是首次与赤坦旦接触。

    实话说,当听到系统提示说“赤坦旦成为魔门守籍护法”时,八个皇后有种喜极而泣的感觉,没办法,她们确实很漂亮,但游戏有游戏的规则;漂亮不能当饭吃,很多侠客虽然爱慕她们,但在师门要除魔卫道的命令下,也只能硬着头皮追杀这八个小妞。

    当然,漂亮虽不能当饭吃却也可以救命的,这八个小妞能活到如今还没有被活擒受“武林公审”,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很多侠客在做任务时放水,这才让她们能够不断的逃窜而出;而每次的成功逃窜,她们都能够得到丰厚的奖励,这是系统给魔门余孽们的优待,由此,八个小妞在漫长的逃亡中渐渐成长起来,如今也终于迈进甲字号壁垒修为,虽然仅是一级,但也算是高手一只了。

    而赤坦旦同为魔门余孽能让她们如此高兴,完全是赤坦旦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假象造成的,小妞们虽然彪悍,但整天打打杀杀也是很惹人厌烦的;若是有个能打能杀还能扛的肉盾在前面,她们八个皇后在后方摇旗呐喊几句,这才是轻松的游戏,这才是潇洒的江湖,所以,她们千方百计的打听消息,终于找到了赤坦旦。

    赤坦旦一口回绝她们的要求,令八个皇后很受伤,可她们也知道美丽对赤坦旦不起作用,但凡那些走到一定高位的家伙,对美sè都有一定的抵扛力;而在利益与美sè面前,几乎所有的男银都会选择利益,而不是美sè,爱美人不爱江山这戏码,在游戏男玩家面前是演不出来的。

    穷、破、人丁稀少、苦/逼即是魔门现状,除八个皇后外,魔门还有一些弟子,只是这些弟子都起不了什么作用,去找他们的话,万一身份败露,还会让这些弟子陷入困境;因此,八个皇后都没有去找那些魔门玩家的心思,官诗诗曾经举办过一次魔门聚会,但她被系统给误导了,以为所有获得魔门武学传承的玩家,都是魔门弟子,结果,那次魔门聚会让她差送了命。

    等魔门两派六道的八位掌教全部出现后,官诗诗等人才获得到魔门弟子的名单,只是名单也不是百份百准确,其中也有正邪两道派间谍混在里面;若是去找这些弟子的话,万一遇到的是间谍,那下场是极为凄凉的,正邪两道都以活捉她们魔门八后为目地,捉到她们就会召开“武林公审”大会,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不能与魔门勾结。

    到现在为止,赤坦旦是唯一一个由系统提示通知到的魔门弟子,只是“守籍护法”究竟是什么,八位皇后也是不清楚的。

    《网游之征战天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