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笼中的亚当 > 第十二章 阴森的夜影(其五)

第十二章 阴森的夜影(其五)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卫兵们朝着巴里特的位置聚集了过去,负责保护圣女的卫兵也焦急的催促他们跟上去,并猛地抽打马匹的屁股,使得乔尔与赫米所骑乘的马不安的嘶鸣了起来,吐出了大片的白气。

    而当他们靠近巴里特之后,马匹更加激烈的反抗了起来,乔尔死死地勒住缰绳,以免马匹忽然暴动了起来将他们甩下背去。

    是血腥味让马匹狂躁了起来。乔尔看见那个被拖入黑暗的卫兵,他瘫倒在地上,身形因死前的挣扎而扭曲不已,鲜血染红了他的铁甲与锁子甲,腹部被撕开,内脏与肠子都洒了一地,此刻还在冒着热气。

    血腥味与臭味让得不少卫兵干呕了起来,但也让他们更加警觉的提防着黑暗中的东西。

    “我看见了一个东西,”巴里特看见乔尔骑着马靠近之后马上冲他的方向大喊道,“它躲在了野兽的影子里面!那是什么?小魔怪?!”

    “不管是什么,它们都怕火。”乔尔用沙哑的声音对已经开始不冷静的巴里特说道,“只要火把不灭,我们就不会死。”

    “就算火把熄灭了我们也不会死,”巴里特冲身侧啐了口唾沫,但他的表情并不如他说的话那样又底气,“就算闭着眼睛我也能杀死那些东西!我可不会死在小魔怪的手里,绝不!”

    “继续前进!”巴里特高声下令道,“十字弓上好箭!只要看见一点野兽的影子就马上放倒它们!”

    巴里特的话让卫兵们强行镇静了下来,虽然每个人的眼中都满是恐惧与焦虑,但是他们还是硬着头皮去执行了巴里特的命令。因为他们都清楚,现在只有服从命令才有可能活着回到哨兵镇,如果乱了阵脚显然就只有死路一条。

    那些怪物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将他们中的任意一人拖进黑暗的机会。他们已经见识过被拖进黑暗是一个怎样的下场了,那几乎与故事中公国那残酷的领主施行的“犬决”一般,死状与模样都让人毛骨悚然到会做噩梦。

    卫兵们再次开始了移动,这一次他们的步伐已经凌乱了,时不时还会撞到前方的人,但是即便如此,他们也不敢丝毫放松警惕,几乎可以说每一个人都紧绷了神经,握着十字弓的戴着手套的手也被冷汗给浸湿了。

    忽然一个卫兵紧张的朝着黑暗中放了一箭,也许只是他听错了声音,但还是引来了巴里特的咒骂:“不想死就不要乱放箭!你们手里握着的可不是玩具,而是能救你们命的东西!该死,你们这帮蠢货!别死在自家的城墙底下,也别死在杀小孩的小魔怪手里!会被别人笑掉大牙的!”

    卫兵们挥舞着火把,驱赶黑暗与躲在黑暗中、紧跟着他们的野兽与小魔怪,他们不知道这样做到底有没有用,但是黑暗中确实传来了某种东西瘆人的呜咽声。

    夜风还在呼啸,大雪纷飞,在触碰到火光是嘶嘶的化作了水汽,与火把冒出的烟融成一团。

    “离城门还有多远啊?”罗尼的声音因紧张而变得有些尖锐,然后他开始自言自语的大声抱怨起来:“该死!为什么会这样!亚当不是一个中世纪模拟器吗?!为什么会有这种恐怖游戏桥段啊!”

    “闭嘴,佣兵!”巴里特冲着罗尼大吼道,“不要在这里疯了一样胡言乱语!该死,你这家伙是巫师吗?”

    罗尼没有理会巴里特,而是扭头看向了身旁的赫米,但是因为他的位置更为靠前,所以他只能看见带着白面具的乔尔:“除了逃跑以外,还有什么能够对付小魔怪的办法吗?!”

    “看前面,小心被马丢下背去摔断了脖子。”乔尔冷冷的对他说道。

    “到底有没有?!”罗尼紧张的问道,“我感觉它们越来越不耐烦了。”

    正如罗尼所说,黑暗中那些愤恨地尖叫声已经越来越频繁了,甚至连那些野兽都开始发出“呜呜”地低吼声,或时不时冲他们发出咆哮。乔尔转过头去,看见那些野兽的眼睛中反射着火把的火光。

    “我不知道,”赫米茫然的回答道,“我对小魔怪的了解也只是来自于故事书之中。”

    “哇哦,就这样?”罗尼有些意外,他想起了之前自己骗巴里特的时候说小魔怪不会闯进家宅之中——这是他从酒馆喝酒时听来的故事,算是关于怪物流传最广的几个小故事之一,而每个小故事都有着多个版本,光罗尼所听见的有关“小魔怪”的故事版本就有好几个。

    但每个故事中确实都描述得有:小魔怪不敢闯入人们得住宅,因为家宅小精灵是它们得天敌,只有亵渎神明的人才不会得到家宅小精灵的庇护,小魔怪才敢闯入他们的家中。

    而就罗尼了解,这个葡京娱乐平台上敢亵渎神明的人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一般的平民百姓就算是不敬神也不敢亵渎神的名号。

    “你知道什么?”乔尔沙哑的声音问道。

    “什么?不,我不知道。”罗尼矢口否认道,然后他又马上改口道,“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这些有没有用,老实说我对奇闻怪谈非常感兴趣,所以会记住自己听过的这些小故事。关于小魔怪的故事我也确实听过几个。”

    “看前面。”乔尔再次强调道,不过这次他的语气稍微缓解了一些。因为巴里特一直在大喊大叫——尽管他的嗓子早就已经哑了——所以为了听得更清楚,他策马往罗尼的方向靠近了一些,“告诉我你所知道的。”

    罗尼愣了愣,这算是乔尔头一次主动有求于他吧,这倒是让他颇为意外。虽然他很想损乔尔两句,但是一看到他那张苍白阴森的面具他就又把那些话咽回了肚子里去,他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不懂得察言观色的人。

    一想到这里他又对于自己的这个举动自我满足了一下,全让忘记了刚刚自己还紧张得药品四。他清了清嗓子对乔尔说道:“关于小魔怪的故事有着许多版本,我只听说过三个,其中两个是民间童话《迷途的狗》的不同版本,这两个都是我在南方听来的,一个是从拿轮镇听来的,一个是从肖恩镇听来的。

    “还有一个便是来到北方之后听来的,噢,你们是北方来的,应该也知道吧?就是那个阴森得绝对会把小孩吓得尿床的寓言故事。”

    “《黑湖》。”乔尔点了点头回答道。

    乔尔还知道,北方的故事与南方的故事是截然不同的,南方的故事要更为缤纷多彩一些,因为吟游诗人们都更愿意待在温暖的南方而不是寒冷的北方,所以各种题材的诗歌故事数量都远多于北方;而让人惊奇的是,北方虽然也有着自己的诗歌故事,但却都是一些阴森黑暗的寓言故事,北方的大人们便常常会在寒冷的夜晚给自己的孩子讲述这些故事,并告诉他们葡京娱乐平台的残酷。

    这也是南方人与北方人差异巨大的原因之一吧。乔尔暗自想到。

    “对,《黑湖》。那个故事似乎挺长的?反走我是没有听完过,”罗尼继续说道,“但关于小魔怪的段落我却还是记得。该死,谁知道这种故事里面一听就是杂鱼的存在现在居然紧跟着我们还随时可能会要了我们的命!”

    “说重点。”乔尔耐着性子说道。

    “重点?你是想知道故事里面是怎么对付这些小魔怪的?好吧好吧,别这么瞪着我,我会看前面的,我也不想被摔断脖子,”罗尼努力的回忆了一下那些酒鬼东一句西一句拼凑起来的故事,“噢,在拿轮镇听见的故事里面,小魔怪是从矿洞里面钻出来的,听说他们害怕煤油灯?啊,似乎确实是这样,噢,他们似乎还害怕果树的干树叶燃烧的味道。

    “所以拿轮镇的不少居民都会很迷信的采购一些干树叶放置在家里。

    “而肖恩镇的故事则要更完整一些。这个故事中的小魔怪不像拿轮镇的故事一样害怕干树叶燃烧出来的烟,而是害怕盐,故事里说它们不敢越过洒在地上的大滩盐,以至于让迷路的孩童与狗逃脱了。

    “还有就是《黑湖》,这个故事你应该比我清楚吧?”

    “嗯。”乔尔沉声回答道,不过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这个故事他自然清楚,北方不少黑暗阴森的寓言他都知道,其中最为长篇的便是《黑湖》。根据寓言中记载,只有圣水、圣树脂与果树的树枝削成的木桩能够真正的杀死小魔怪。

    无论是故事中的哪一种东西,此刻他们的手边都没有。啧,乔尔暗自咋舌,要是安东尼在这里的话肯定就有办法对付这些东西吧?毕竟那家伙懂的东西确实很多,也许他在当佣兵之前是一个灯塔城的学者也说不一定?

    “这些故事真的有用吗?”罗尼怀疑的自言自语道,“会不会关键时刻会被这些迷信给害了性命?”

    “你想说什么?”乔尔瞄了一眼罗尼后问道。

    “你看啊,小魔怪不是怕光吗?也许它们害怕的不是什么树叶燃烧出来的烟或味道,只是害怕树叶燃烧时发出的火光而已;还有就是盐,这东西真的能伤害到小魔怪吧?也许可以吧,我觉得只要有足够大块的盐岩加上足够的力气就行了。”罗尼看着前方的黑暗说道。

    佣兵什么也不相信,乔尔曾经这么听说过,他们不少人都只相信自己手里面的剑。

    “快到城门了!”忽然一个卫兵惊喜的欢呼声让所有人都振奋了起来,而城门上的卫兵似乎也发现了他们这边的异样,开始朝他们挥舞起了火把。

    巴里特身边的骑马卫士也挥舞起手中的火把回应,这时队伍中忽然再次传来了卫兵的惊恐的尖叫声。

    巴里特连忙看过去,只看见三支弩箭射中了一只扑向他们的野兽,那头畜生发出了悲鸣然后倒在了雪地中。卫兵们没有一刻停留,那头畜生还在微微抽搐的尸体被火光抛开,重新被黑暗给吞噬。

    “它们要来了!给我把眼睛放亮一点!”巴里特高声大喊道,“别放过任何一个胆敢靠近的畜生!”

    “来了!”乔尔听见罗尼惊呼道,转过头去,只看见那些在黑暗中闪烁着火光的眼睛考试朝他们扑来,数量密密麻麻的看得乔尔都觉得背脊发凉。有这么多的野兽吗?乔尔伸手握紧了腰间的黑剑“寂静”。

    野兽群不要命了一般从侧翼撞击了卫兵的队伍,它们咆哮着冲进了卫兵的阵地之中,最前面的畜生以及被铁器所杀死,但同伴的死去却没有让这些野兽畏惧,而是更加悍不畏死的冲了进来。

    这些野兽一但咬中东西便绝不松口,不少卫兵发出了惊恐的惨叫,而更多的野兽朝它们扑了上去。不过这些畜生表现出了一个非常反常的行为:它们并不只是单纯的野兽那样扑袭,而是像训练有素的军队一样,在卫兵的队伍上撕开了一个口子,接着更多大大小小的发疯野兽冲进了它们的阵地,引得马匹惊慌失措的嘶吼起来、并扬起了前蹄。

    “它们来了!”巴里特的惊呼声让死死勒住缰绳、夹紧马鞍与马镫以免被甩下背去的乔尔反应了过来。

    他看见那些野兽正在朝自己的方向冲来。它们的目标不是自己,乔尔清楚的知道,它们的目标是坐在自己身后紧紧抱住自己的赫米。

    忽然一瞬间,乔尔似乎看见了一个影子,它就躲在了奔跑的野兽身下的影子里面,一双猩红的眼睛闪烁着怨毒的光芒。它们来了。乔尔想到。

    乔尔夹紧马背,松开了缰绳,手指朝着空中握去,几乎是眨眼睛便从“背包”之中取出了一瓶烈酒,他朝着朝他们奔来的野兽头顶上方抛了出去,接着另一只手中握着的火把猛地砸去。

    酒瓶破裂,烈酒在触碰到火焰的瞬间燃烧绽放出了青色的火光,酒瓶因寒冷的空气与炙热的酒焰而炸裂开来,碎片燃烧着火焰落下,马匹与野兽、甚至是一旁的卫兵与罗尼都被吓了一跳,燃烧的酒洒在了野兽的毛皮之上,瞬间青色的火焰便吞噬了三只块头较大的野兽。

    而乔尔看见了一个黑色的影子不顾一切的朝着乔尔身下的马匹的影子中钻去,它干瘦的身躯在被火光照耀到的时候冒出了黑色的烟。

    “乔尔!它钻到马身子下面去了!”罗尼此刻也看见了那个影子,他大声提醒道,但是乔尔却没有任何办法,如果赫米没有环抱住他的腰的话他可能便直接跃下马去用剑直接刺死那只怪物了。

    卫兵队伍这边发生了骚乱自然也被城门上的卫兵注意到了,号角声响彻了夜晚,接着不断有举着火把的卫兵爬上了城墙。

    而巴里特此刻也被野兽群给围住了,他的表亲已经掉下马去,马匹受惊开始乱窜,撞倒、踩伤了好几个卫兵,而那个表亲的脚则卡在了马镫上,被拖行着前进,他的脸迈进了积雪中无法发出哀嚎,一群野兽追在他的身后,直到马匹带着人冲进了黑暗。

    巴里特一边挥舞着钢剑砍杀着那些畜生,一边大声喝令卫兵们镇静下来,但是此刻已经于事无补,当他发现这个事实之后便立刻咬着牙驱马朝城门口冲去。

    野兽们发现攻击身穿铁甲的巴里特毫无作用之后,便选择了攻击他的坐骑,数匹野兽悍不畏死的扑上前去,结果被惊恐的马匹踢断了骨头,哀嚎一声之后便断了气,倒在了黑暗之中。

    不过那匹马并不是每次都能踢中那些野兽,终于,一匹发疯的狼扑上去咬中了马的腹部,尖锐的牙撕开了马匹,虽然那匹狼在被甩下来之后也被马蹄踢死了,但巴里特的坐骑也因此被撕开了肚子,肠子从那个伤口中落了出来,巴里特发出了惊恐的叫声,接着他的马便轰然倒下,而他的一条腿也被压在了马的尸体之下。

    撞击地面与腿被压住的疼痛让他几乎眩晕过去,手中的火把也落在了雪地之上,发出了嘶嘶的响声,火光开始熄灭,巴里特强忍着眩晕带来的呕吐感,开始挣扎着想要从马的尸体下爬出来,却猛地发现,在火光边缘的黑暗之中,一双猩红的眼睛在注视着自己。

    巴里特几乎叫出了声,他挥舞着手中的钢剑,逼退了那个影子,接着野兽朝他扑了过来,但是他的铁剑抵挡住了野兽的獠牙与利爪。不过他不知道这能让自己撑多久,他头一次感到了后悔。不,我不该这样死去,巴里特绝望的想到,这样死去的话太窝囊了,我甚至不是战死的。

    我不要死。巴里特绝望的看着那双猩红的眼睛朝自己冲来,落在雪地上的火把几乎已经熄灭了。

    “滚开!”那个佣兵的大喊声让巴里特回国了神来,他抬起头去,看见那个名为罗尼的佣兵一边挥着剑一边挥舞着火把,同时发出了大叫声,“我说滚开!是想尝尝铁剑的味道还是火把的味道?!”

    《笼中的亚当》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