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风生水起 > 第二十五章 田国强的怪病!(1)【求收藏】

第二十五章 田国强的怪病!(1)【求收藏】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放下手上的玉佩,刘大少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它塞进了自己的枕头下,然后翻了翻身,倒在了被子里,无比困倦的进入了梦乡:“梦,一定是梦,睡觉吧!一觉起来,啥都没了……”他有气无力的道。

    大概的接近凌晨的时候,刘大少被他家老娘们的骂声吵醒了。

    他提着煤油灯,揉了揉眼睛,然后走出了房间。一出门还没来得及喝口茶水,便被眼前的一幕给怔住了:只见刘老实和王桂花都站在屋前,他们面前是燃得正欢的香、还有飞的乱七八糟的纸钱。刘大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见王桂花正用村里最恶毒的语言诅咒在自己家门前烧纸钱的人。刘老实见儿子出来,赶紧上来将刘大少又推回到自己的屋里。

    “兔崽子,别出来,乖乖的回床上睡觉。”

    “爹,我这都醒了,还睡个鸟。跟我说说,出啥子事了!”

    “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问。”刘老实铁青着脸,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坚决的摆了摆手,很直接的推诿了过去,而且还特意给刘大少下了这几天晚上不许出门的命令,惹得刘大少一阵迷惑,也不知道他爹吃错啥药了。

    直到第二天吃早上喝粥的时候,刘老实才将昨晚发生的经过讲给了刘大少听。那晚,全家人都已经睡了,大约后半夜的时候,刘老实被尿憋醒了,披着外衣走了出来,正准备找马桶。却隐约听见外边有人在叫他儿子的名字,第一次他也没有听清楚,于是停住了步子仔细的听。过了一会儿,那个声音又响起了,确实是在叫‘刘大少’,‘刘大少’……而且听声音是个孩子,又尖又细,飘飘忽忽的,一会儿近一会儿远,听的人很不舒坦的。

    自己虽然是个汉子,但这大半夜的,刘老实也不敢贸然答应,便匆匆的嘘嘘了一下,系上裤带,准备提着灯回屋睡觉。就在这时,外面的那个声音又响起来了,还是叫着刘大少的名字。刘老实这回可按捺不住了,心道这他妈的不是吃饱了撑的吗?于是披上衣服,压住心中的恐惧,打开门朝屋外大吼一声道:“谁呀?哪个混蛋三更半夜的找我们家狗少!”

    当院子门被推开的瞬间,那空灵的声音也随着刘老实的吼叫而消失不见,只留了一阵阵短暂的回音。而刘老实也被眼前的一幕彻底给惊呆了:门前不知何时被摆上了两根蜡烛,此刻正红堂堂的燃烧着,青石台阶两旁,搁着一对纸扎的童男童女,惨白的脸颊上,画满了水粉胭脂,两个纸人的旁边,一撮点燃的纸钱在夜风中呼呼的吐着火苗,熏的满院子都是呛人的白烟。刘老实愣了两秒钟,赶紧回到屋里叫醒了王桂花。之后便是刘大少起床时看见的那一幕。

    “马拉隔壁的,太欺负人了!”刚跟刘大少讲完这事,刘老实就大发雷霆的将手中剩下的半碗粥狠狠地砸在了地上,顿时泡汤了一个青花大海碗,刘老实平日里忠厚的很,此刻竟然发怒到了这般田地,显然是已经被触碰了底线。

    但凡乡村,基本上都沿袭了祖宗们流传下来的种种规矩,而红白事这方面更是禁忌诸多。这与其说是封建迷信,倒不如说是一种某种意义上的传承,还是那句话,既然沿袭了这么久,肯定就有它存在的价值。打个比方,谁家成亲娶媳妇了,都会请懂这一行的先生们专门按照新郎新娘的生辰八字选定黄道吉日,再来筹办喜事,如果随便定个日子就结婚,或者干脆就在鬼节抬着花轿去迎新娘,那估计,这个新郎绝对会被新娘家人打得股骨头坏死,下半辈子生活不能自理。而刘老实刚才之所以破天荒的发了这么大的火,也正是因为昨晚的事犯了自己家的忌讳。

    毕竟,这纸钱可是烧给死人享用的,就算是清明节上坟,村里人也都自觉的带着这些不吉利的玩意去自家的墓地烧,从没有人直接把纸钱在自家墙头,或是搁村里烧。而昨晚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鬼,究竟何他老刘家有着什么不可化解的血海深仇,竟然将纸钱对着他家门前烧,还顺搭了两个童男童女,那不是咒自个全家都不得好死吗?想到这,刘老实的气就不打一处出。

    “爹,别窝火了,指不定看你越生气,人家就越乐着呢!”刘大少夹了口咸菜道。

    “哼,别让老子给逮着了,不然指定拿开水将这娃子洗洗,扒皮抽筋。”刘老实咬牙切齿的道。

    “您也就说说,图嘴上快活。”刘大少放了碗,笑嘻嘻的道:“上次跟邻村的王木匠吵架,被人家拿锤子敲了一下,回家也是唧唧歪歪的又要绑人家媳妇又要拐人家女儿的,还要打得王木匠跪地上给你磕头,结果第二天撞着王木匠,不照样屁都不敢放一个,这腿脚软的,差点给人家跪下了。”

    “你说啥!”刘老实眼珠子立马翻了起来。

    “没,没,吃饭吃饭。”刘大少赶紧低下头,扒起饭来。

    “哎,我说兔崽子呀,你说昨晚那到底会是哪家小孩吧!你是不是又跟谁打架了,给别人惦记上了。”刘老实用筷子在桌子上捣了捣,问道。

    “我?”刘大少扒饭的动作一滞:“您儿子品德这么好,怎么会做打架这种没素质没修养的事呢?再说,村里的一帮娃子跟我都铁的很,谁没事搞这道道,万一要是被捉住了,那可不是一顿鞭子就能解决得了。”

    “这话也对!”刘老实琢磨了下,点了点头:“那会是谁呢?我听那声音,就是孩子声,没错,大人做不了假。那声音也奇怪,一会儿近,一会儿远,真他娘的吓唬人,该不会是撞了鬼了吧!……”

    刘老实说到这最后一句时,对面的刘大少眉头明显的一皱,身子也同时颤动了下,不过刘老实正被这个问题困惑着,并没有注意到他儿子的动作。

    风卷残云般的扫完了自己的饭食,刘大少抹了抹嘴:“我吃完了。”

    “这么快?要不要再盛一碗,锅里还有,热乎着呢。”

    “不用了,我还有事。”刘大少摇了摇头,就去换了身衫子,准备出门。

    “你小子又去哪呀!不是叫你这几天别出门了吗?”

    “我有事。”刘大少答道。

    “屁事,准是又跟那几个二叼蛋玩去了。记得早点回家呀!”刘老实给了刘大少一个鄙夷的眼神,好像在说,我还不知道你。

    “知道知道。”刘大少一跨出门槛,便加快了速度,风尘仆仆的往田国强家赶去。

    看着刘大少的背影,刘老实没来由得叹了口气,一边收拾碗筷一边自言自语道:“孩子呀,那东西也不知道是个啥,既然一直叫你的名字,肯定是针对你的。这思来想去的,爹还是放不下心呀!待会我凑点卖谷子的收成钱,买点礼品去观花婆婆家走一遭吧!”

    田国强家院子很大,保守估计也有其他人家的两倍吧!也难怪人家是村长,官大一级也就罢了,房子也要比人家大一级。刘大少边扫着周围的花草树木,边叩响了田国强家的大门。门是田国强他爹开的,见是刘大少,田村长勉强笑了笑,不冷不淡的说了几句场面上的客套话,就把他婉言拒绝在了门口。

    “田叔叔,这是演的咋出?”跑人家被人赶着连门都不给进,任谁心里都不舒坦。

    “国强他身体不舒服,得病了,正躺床上呢,等病好了我叫他找你去啊!”田村长说道。

    “病了?”刘大少一愣,眼睛狡黠的转了两圈,随即冷笑道:“村长,你该不会是随便编个理由糊弄我吧!”

    “怎么可能?我是这种人吗?”田村长不高兴了。

    “我可知道,国强他身体一向是倍儿棒的,一棍子都拍不倒,怎么可能病得这么严重。”

    “我不骗你,是真的。”田村长苦笑。

    “你说真的就是真的?”刘大少可以肯定,这个老家伙是在跟自己扯皮了,估摸着是怕自己和狗蛋他们带坏自己儿子,玩物丧志了。所以完了这出空城计。

    “您呀,也就别演空城计了,咱不是司马懿。”

    “你……”田村长彻底被刘大少这个人精搞得是哑口无言了,只能将身子往屋子里一让,用手往房间指了指:“你这孩子,倔起来真是两头牛都拉不回来。自个去看看吧!看你田叔叔有没有这个必要骗你。对了,记得进去的时候放下帘子,风大,国强他怕冷。”

    “行!”刘大少点头,散步并作两步走进了田国强的房间。

    《风生水起》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