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岭南鬼术 > 第二百七十九章 木牌断裂

第二百七十九章 木牌断裂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    ?    “我在树林里碰见了她,她受了伤——现在想起来,的确是我身上的酿鬼伤的她,她看见我,就要对付我,我没办法,只能把她打晕了,先带回来。”

    我们追进树林里的那个身影就是他,他本来是想来看看寨子出现没有,没想到我们在这边扎了帐篷,被发现后,担心我们认出他来,就往树林里跑。

    “你把她带到哪里去了?”我赶紧问道。

    “就在寨子东边的木屋旁。”他道。

    我立即向寨中走去,没想到是这家伙搞的鬼,萧青晚受了伤,又流了这么多血,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

    吧嗒!一个断裂的声响突然响起。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见那些焦炭模样的鬼怪凄厉的惨叫起来,挥舞着双手剧烈扭动,身上冒出阵阵烟气!

    这是魂飞魄散的征兆!发生了什么事!

    我猛的扭头向木牌的方向看去,就见那木牌赫然断裂了!方才朱老根分明还拔不动,怎么突然之间就断裂了!

    “小心!”图额忽然说道。

    一阵威压猛的从木牌的位置涌出,铺天盖地的卷来,我因为要去往老鬼寨,距离木牌的位置最近,事发突然,根本不容我做出反应,只觉浑身一抖,寒毛颤栗,巨大的压迫感朝我碾压而来,仿佛一辆皮卡迎面驶来!

    一个身影忽的从旁边蹿出,挡到我的身前,气势汹汹的力量顿时被挡住,从两旁卷过,仿佛两股强劲的旋风,发出呜呜的声响。那些焦黑的鬼怪在巨大威力下烟消云散。

    我心头砰砰直跳,只见千钧一发之间,挡在我前面的正是图额,他对着木牌的方向抬起双手,神情严肃,眉头紧蹙,掌中涌出的力量强劲至极,愣是将汹涌的威压挡住!韦二爷叫他在顾栖寒面前隐藏实力,但是他这举动已然将自己的能耐暴露无遗。

    威力涌尽,图额垂下手,轻轻松了口气,转向我道:“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示意无碍。

    顾栖寒一行人意味深长的看了图额一眼,转向老鬼寨的方向。

    我向老鬼寨的方向看去,映照着隐隐的红色光芒。

    不好!萧青晚!

    我立即向老鬼寨的方向跑去,一行人迅速跟上。

    “叽——”一个响亮的鸟啼在林中乍响,叽叽喳喳的鸟叫接连响起,树林之中沸腾起来。密密麻麻的飞鸟从树林中涌出,向老鬼寨的方向飞去。

    这些鸟突然间受什么刺激了!

    回到老鬼寨旁,只见所有的鬼怪都以灰飞烟灭,寨子的地面浮现出一个巨大的红色符文,漆黑的寨子笼罩在符纹之中。挨挨挤挤的飞鸟遍布鬼寨上空,不断盘旋。

    顾栖寒一行人震撼不已,但同时显露出一丝兴奋。别有目的的内心暴露无遗。

    再看韦二爷,她的神色很复杂,又震惊又兴奋又怅惘又茫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印证了一点,对于这老鬼寨的奥妙,她同样知道着什么。

    我欲要向寨中跑去,图额一把抓住我:“这整个寨子都被巫咒笼罩了,进去会被咒术伤到的。”

    “可是萧青晚还在里头啊!”我急道。

    图额皱着眉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巫咒必然有它的薄弱之处,我们四处看看,寻找它的薄弱点。”顾栖寒道。

    几人沿着鬼寨周边走动。

    虽说找到巫咒的薄弱点将其破除理所应当,但是这几人的样子,根本不将萧青晚的事放在心上。

    我绕着寨子往东边跑去,图额和韦二爷也跟了上来。

    老鬼寨不大,但由于是处在半山腰上,绕起来很不好走,好不容易来到寨子东边,我用手电向里头照去,手电光照到漆黑的寨子上,就像被吞噬了一般。

    这寨子是不存在的鬼物,手电光自然照不进去。

    我借着符文的光芒看着里头的情况,寻找萧青晚的身影。朱老根那家伙不是说在寨子东边的木屋旁吗,怎么没有,难道是在里侧?

    “在那里。”图额指向某个方向。

    我顺着他示意的位置看去,就见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中,露出一只手,露出的半截衣袖和萧青晚的衣着很像。那手搭在地上,可知那人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我心又揪了起来,扬声叫道:“萧青晚!萧青晚!”

    图额示意我噤声,让我看向那只手边的符文:“她身上应该有什么护身的宝物,那巫咒一时伤不到她,但是她身上的防护很微弱,要是贸然叫醒她,说不定防护就散了。”

    我仔细看着搭在地上的手,手边的红色符文十分暗淡,似乎有一层淡淡的保护层将其隔绝,但十分的淡,仿佛轻轻晃一下就会消失。

    这么说萧青晚没事。我松了口气,说道:“方才那木牌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间就断了?”

    图额想了想:“也许这阵式原本就有什么缺口,所以被触动之后,就自己断裂了。”

    顾栖寒很有可能已经看出来了,找薄弱点什么的不过是托辞罢了,目的就是不想让我们知道。

    我打量着巫咒,木牌是布阵之物,断裂之后阵法也会被强行破解。这巫咒在阵破之后浮现,说明当初那人一开始就布了两层,外层的阵法破解之后,布下的巫咒就会出现。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寨子究竟有什么东西值得他这么费尽心机的保护?

    “它好像是要封住什么……”图额踟蹰道。

    我有些诧异的看向他:“封住?不是为了保护里头的东西吗?”

    韦二爷也看向他。

    他挠着头,想了想,实诚地说:“不知道。”

    如果是封住,那意义可就大不一样了。

    地面的符文忽然闪烁起来,空中的飞鸟凄厉的啼叫,一股脑的往某个方向涌去。

    这是有人触动了巫咒,顾栖寒他们已经找到缺口了!

    韦二爷立即往飞鸟涌动的方向跑去,夙飞永和徐光翼紧随其后。

    我担心的看了萧青晚一眼,她身上的那层微弱的保护层依旧运作,并没有因为符文的闪烁而有所影响。

    我招呼图额,跟着韦二爷三人跑去。

    《岭南鬼术》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