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痛苦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是说...那个带着亡妻来的男人?”

    “什么男人?那道长仙风道骨,一看就是成仙之人。他自从来了后从未出去过,今日我却见他出去了,我买菜的时候便跟去看了看。就见到一个瘦弱的姑娘和高大的少侠,他们都说他俩便是这次大战的大英雄呢!”

    男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被称作大英雄的念桐和唐熙有些震惊地看着来迎接的人,念桐本来以为自己应该只是来看看风景的啊...

    不过在看到云未尘那一刻,她心里也就不是那么奇怪了。即使是在这山野之间,云未尘惊尘绝艳的脸和超凡的气质还是足够引人瞩目。而且不知为什么,念桐觉得,云未尘身上的仙气仿佛又多缭绕了一层。甚至和南宫求有些相似了。

    “云师兄。”念桐轻轻喊了一声。

    云未尘似乎有些欣慰,因他来了这里后,再没能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念桐是他的师妹,是他还存有一丝记挂的人。纵使她之前总说要与他一刀两断,到最后看见他,她还是会情不自禁地叫出一句“云师兄”。

    “师兄听说你打赢了大战,是大英雄。”

    念桐的脸微微红了红,说:“是大家一起出力的,而且,最后杀死许云归的,也不是我。”

    云未尘愣了愣,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手碰到她肩膀的那一刻,他有些晃神,随即问道,“你中毒了?”

    念桐道:“师兄的功力何时已经如此强了?竟然碰一下就能看出来?”念桐用开玩笑的口吻轻飘飘地带过了云未尘的这个问题。

    “大战...流芳剑。”云未尘突然想到,大战胜利了,念桐居然还活着,原来,命运真是谁也逃不过的东西...即使留了念桐一条命,在她身上却有了这么重的毒。

    唐熙向来有些不喜欢念桐的这位师兄,当初更是不喜沈雁漪。只有她死的时候,唐熙微微觉得这个女人也不是那么罪大恶极,不过对于云未尘总是对念桐有些纠缠的这件事,唐熙还是觉得不满。

    “唐熙,你其实不必这样看着我。”云未尘笑着说。

    唐熙愣了愣。

    “我现在已经是有妻子的人,我与沈雁漪正式成了亲,她虽已亡,却是我唯一的爱人。念桐于我,只是小师妹而已,你不必太多心。至于我们之前的恩怨,我也就当没有发生过,怎么样?”

    唐熙抱着双手,“哼哼”了一声。

    随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念桐有些不好意思,忙说:“我们先回去吧,总在这里站着,觉得不太好...”

    云未尘和唐熙也点头。

    云未尘的房间很整洁。让念桐有些想到了华山上,他的房间也是这样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与他这个人很像。

    云未尘倒了茶,说:“之前,我便是在这里寻到了周兰。我很敬佩她几十年如一日地等待,也很羡慕她生活在这山清水秀的地方。”

    唐熙说:“大战虽然赢了,但是我依旧让他们选择自己想要过的日子,放他们走了。”

    “他们本就是好人,何况卢先生与周兰给了我两天时间,让我有机会潜入敌营,放了他们,也未尝不可。”念桐说,“大战结束后,我多希望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想要的结局。可惜...”

    可惜,秦桑死了,明珞等不到她的驸马。曲依然和辑生也分道扬镳。而她,也终将面临死亡,与唐熙,也不会有个好结局。

    唐熙打断她,说:“没有什么可惜的,就算别人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局,但我们绝不会。”

    念桐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又悉数吞了进去。

    她也不知道该反驳什么,或者说,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资格反驳。

    “你们来欲水峡湾,打算玩多久?”云未尘适时打断了尴尬,让话题得以继续。

    “玩到念桐觉得想要去别的地方了啊,之前我们还说过要去很多地方的,比如千岛湖啊,丐帮啊,上回虽然去过了,但毕竟没好好仔细再逛逛。”唐熙想着,脸上浮起了幸福的笑。

    念桐忽然说道:“我...想回华山。”

    唐熙的脸色僵住了,他知道念桐想回华山说明了什么。可是,他还要装作不知道的点头。

    念桐想了想,又说:“嗯...我醒来后,还没去见过严言长老和掌门,于情于理不合。”

    唐熙松了一口气,心想还好念桐并不是因为觉得自己将死而想要回的华山。

    “那好,过几天我们就启程回去。”唐熙摸了摸念桐的头发。

    念桐忽然紧紧皱起了眉头,似乎感觉到有千万只虫蚁在胸口咬噬着。痛的她轻呼出了声,弓起了背,冷汗一下子漫上了额头。

    唐熙慌了,一把扶住念桐,说:“你怎么了?”

    念桐想说一句“没事”,但话到嘴边却被疼痛吞了下去,她欲哭无泪,强行勾了嘴角,却一下子又被席卷而来的疼痛没了下去。

    云未尘赶紧说:“快!先把她抱到床上。”

    唐熙一把将念桐抱了起来,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轻的像一个纸片人。他的心绞成了一团,他觉得此刻,他的难受不会比念桐少一分一毫,念桐有多难受,他就有多难受。

    他像哄着小孩一样,对着念桐说:“不怕啊,我在你身边呢。不疼,不疼......”

    唐熙把念桐稳稳地放在了床上,急忙转身对云未尘说:“这是我们走之前,阿什坤研制出来最新的药,你快去煮药,这里,我暂时走不开...”他回头看了看痛苦的念桐,他知道,此刻他不能离开她。

    云未尘也没有多说什么,用力点了点头,说:“照顾好她。”随后拿过药包转身离开。

    唐熙忙坐回念桐的床边上,伸出手让念桐紧紧握住,他能够感受到,即使念桐很克制,但依旧能够把自己的手背划出一道红指甲印。念桐大口大口地呼吸着,似乎这样就可以减轻一分半点的疼痛。

    “不要,不要...”

    依稀之间,唐熙还听见念桐在喊着什么。

    “不要什么?”

    “不要...我不要看不见...”

    念桐只觉得自己的视线逐渐模糊了起来,不知道是因为过分的疼痛,还是因为体内的毒,导致视力的衰退,她害怕,害怕自己还没有看过着欲水峡湾,还没有回到华山,就再也看不见了。

    “你...你都知道了?”唐熙有些震惊,回想那日,他似乎看了看周围有没有人,可的确没有发现念桐。难道,她真的听到了。

    念桐的泪水从眼角流下,无声地说明了一切。

    唐熙把脸贴了上去,柔声道:“不会的,阿什坤的药已经研制好了,你不会看不见的,你也会活下去的,好不好?”

    念桐还来不及构想唐熙给的美景,胸口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疼的她直接昏了过去。

    “念桐,念桐...?”

    唐熙慌了,看着她惨无人色的苍白面孔,手足无措了起来。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这样害怕。

    ......

    云未尘端来了煎好的药,递给了唐熙,唐熙没有说什么,一口一口吹着给她喂下,有几口念桐根本喝不下去,系数吐了出来。唐熙好心疼,好多次,他都在这样的时刻给念桐喂药,每次他都发誓这样的事情不会再重来一次,可是每次都事与愿违。

    他没用,他不配为人师表,更不配做念桐的男人。

    云未尘坐在了他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像是回忆很久以前的事情那样,说:“我刚认识沈雁漪的时候,她才不是你们后来认识的那个样子。她也胆小怕事,也倔强可爱,但是她背负太多仇恨了,她没有办法像念桐那个样子,所以她一步步误入歧途。我以为,爱一个人,就是要听她说的话,她若成魔,我陪她成魔又有何妨?你来刺杀她过,其实,也不止你一个人刺杀过她。她也会受伤,我也会在每次给她喂药的时候心痛难忍。当她最后为了我,死在了我面前的时候,我从未感受过这样的痛苦...我不知道,没有她的日子,我该怎么办。可是,我又想,这或许对她也是一种解脱吧?你想啊,她每天都那么沉重,现在这样,不是很快乐吗?”

    “...我不会让念桐死的。”唐熙一字一句地说。

    “可天命,终究不能逆,你说是吗?”云未尘有些惆怅。

    唐熙不说话。

    云未尘轻笑,但笑容却掺杂着些不明的苦涩:“其实你心里早有答案,不过是不想说出口而已。”

    唐熙迷茫地望着云未尘,说:“我只想减轻她一点的痛苦而已。”

    再没有人说话,气氛本就沉郁的房间变得更加寂静。

    三日后。

    念桐缓缓睁开眼睛,眼前的东西已经有些模糊,失去了本来的清晰。但是依旧可以看见云未尘的身影。

    “师兄...”她缓缓吐出二字。

    “啊,你醒了?”云未尘回头,看着念桐,道:“感觉怎么样?你比我想的要醒的早一些。”

    “是吗?”念桐笑了笑,为自己还能够看清一些东西而感到一丝丝的庆幸,她最怕的是,她醒来就发现葡京娱乐平台已经一片漆黑了。

    “嗯,看来这个药还是有用的,相信你一定可以好起来。”云未尘说。

    《流芳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