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自尽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也不想想太多,我从头到尾最关心的只有一个,就是这个假阿川到底是谁。

    我很想问,一直都想问,但又觉得怕,我从前也问过,但阿川明显不愿说,这一次要做个了断,总该把真相告诉我了,可他一直没有提起它的意思,我如果不问,他肯定不会透露。

    这个人在我身边蛰伏太久了,他的目的肯定不止绑架我拿到玉那么简单,我从一开始就被他盯上了,那时候……我回想了一下,竟然已经快两年了。

    他一直都在,只是现在从暗处转移到了明处,墨家有多厉害我比谁都清楚,他竟然能在墨家的追查下隐藏两年,不,甚至更久,虽然墨家一开始的确没太把他当一回事,但总不能明目张胆地四处行动,如果真让他放开了手脚,现在玉在谁手中还是未知数。

    这个人让我很怕,不是因为他有多厉害,而是他的毅力和隐忍,试想一下,当初那两块玉一直在客栈里,他明明派了人,却一直没有把它们拿走,为的就是给未来铺路,这种诱惑在眼前,我是绝对忍不住的。

    所以我现在才那么担心,放他逃固然是一种手段,但我更想赶紧把他抓住,这个人太擅长忍耐了,说不定在我们以为所有的事情都已解决,又过了十年八年之后他还会再一次跳出来,只要没处理掉他,这个阴影就会一直存在。

    这一点我倒是没法把他和阿川划等号,毕竟我没机会看到阿川是不是也有隐忍的一面,我心里一直有一团阴云笼罩,我觉得我必须提醒他一下。

    “阿川,那个……”我开了口,却又不知道怎么说,这是墨家的计划,不仅仅是阿川一个人的。

    “有什么就说呗,吞吞吐吐的啥意思?”阿川没开口,老黄反倒先开了腔。

    阿川没回答,他在等着我继续说下去,我到底是没说出来,生硬地转了话题:“他们到底是些什么人?他为什么和你长得一样?还有心脏,他的心脏……”

    我看到阿川迅速地眯了眯眼,把后面的话憋了回去,他看向我的目光都不一样了,诧异中带着几分警惕。

    “你想起来了。”他开口,这句话的语气和那个假阿川的一模一样!

    我倏地一惊,实在是太像了,就像那个人在我耳边又说了一遍,不止是肯定的语气,连神情都一模一样。

    我突然不想继续了,只能闷闷地“嗯”了一声,声音很小很小,反倒是老黄毫不掩饰,一拍脑门,大嗓门毫无遮掩:“是啊,老子还纠结这事呢,这次杀的那几个小子可全都是,这他/妈是右心军团?”

    老黄说得很搞笑,但我一点都笑不出来,老黄肯定也知道不对劲,葡京娱乐平台上的确有心脏在右侧的人,但没道理这么多还聚在一起,他只是不太关心罢了,他想的不会是他们出现的原因,而是怎么解决掉他们。

    但我不能忽视,说到底也是和玉有关,如果和玉没有丝毫关系,我再怎么疑心也不敢多问,我又一次想起那具倒在墙边的尸体,他的胸膛右侧被子弹射出了个洞。

    墨家是有准备的,他们知道这些人的心脏在右侧,现在听老黄一说我更觉得怪异,先前只是怀疑,我确定知道心在右的人只有那个假阿川,现在却证实了,这些人全都不一样。

    “这事吧……”阿川竟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犹豫神色,我还以为他准备说出来,谁知他话锋一转,来了一句,“家族机密,无可奉告。”

    就算光线昏暗,角度刁钻,我也看见老黄那个大白眼了,但他竟没追问下去,反倒沉默下来,还对着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别再去问。

    老黄很懂得审时度势,这事肯定是机密,就算阿川有心透露,这边还坐着三个墨家人呢,他也不能明目张胆地说出来,所以想问可以,但不能在这个时候。

    我不知道老黄表达的是不是这个意思,或许他干脆就是不想管了,说起来,老黄这个人比我简单多了,他不喜欢探究原因把自己累得半死,能用行动解决的事更不会耍嘴皮子。

    我和他完全相反,我正寻思着以后找个机会再问,车外却突然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随即就有人叫了句什么,声音短而尖,我愣是一个字都没听清,却见阿川脸色一变,翻身就跳出去了。

    外面发生什么了?

    我一惊,全然忘了自己的处境,挺身就想坐起来,挤到了伤口又“啪”地一声倒下,疼得汗都出来了。

    “你妹/的,你想干啥?”老黄一激动,脏字直接飚出来了,赶紧伸手把我按了下去。

    “外面怎么了?”我根本没心思管自己的伤,只听见外面有好几道快步跑过的声音,肯定不是小事。

    难道他们找到那个假阿川了?

    老黄反倒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只要我没事,他也就没什么牵挂了,现在看我那么急,叹了口气就向车厢边走去。

    他伸着脑袋看了好半天,也没说一句话,转过来的时候我只看到他一脸无所谓:“没什么事,就几个人跑去那边那个车里了。”

    如果是抓住了假阿川,肯定不会动静这么小,老黄一说,我也没什么兴趣了,只淡淡地“哦”了一声,如果我让老黄下去看看,他肯定懒得去,至于别的车,除了那个装载了设备的,还有两个都是和这个类似的密封车厢,估计也是载人的。

    我还是有点放心不下,明显心不在焉的,总想着抬头向车厢外看,却只看到一片空地,连个人影都没有。

    “别看了,关心一下你自己成不?”老黄颇为无奈,“你知不知道你上次刚从直升机上抬下来的时候有多惨?那个样子……老子是粗人,说不出什么好话,反正就像死人一样。”

    老黄的话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心疼,我很清楚自己那时候是什么样子,说实话,如果我和老黄的处境颠倒一下,我肯定连吃了墨家的心都有,更别提老黄了。

    “那个……你没干什么吧?”我小心翼翼地开口,生怕又一次挑起老黄的火气。

    “我还能干什么?真把他们都杀了?”老黄的语气不善,我赶紧闭了嘴。

    “妈/的,你不说我还忘了,你上次半夜三更溜走我还没找你算账呢!”老黄一拍大腿,“我早就觉得不对劲了,你丫竟然和这群混球一个鼻孔出气,就把我扔那儿?”

    老黄语气挺狠,但没有多少怒气,毕竟过去得久了,再大的气也该消了,他也不是真会计较这个,只是想要个说法罢了。

    我暗暗尴尬了一下,早知道就不提这茬了,果然还是被他想起来了,其实我早就做好了准备,他免不了要提起,但我又是真的无话可说。

    都是我干的,想避也避不了,我的确一直在帮着墨家瞒他,也的确在半夜偷偷溜走撇下了他,他就算现在骂我,我也没法反驳。

    “别给老子装哑巴,你就这么对我?”老黄还是有些忿忿不平。

    “对不起,是我的错,那个地方太危险了……”我干巴巴地说着,几乎不敢去看他,他的心情我比谁都理解。

    老黄一听,语气立马软下来:“算了,反正你不可能再有第二次机会了,我以后天天盯着你,看你还能往哪儿跑。”

    我干笑两声,既然说开了,也就没什么顾忌了,当即开口:“上次你没闹出什么吧?”

    “我?我能闹出什么……”老黄明显没什么底气,连目光都移开了。

    “是是是,他在孤岛上呢,又能闹出什么?不过是气急败坏地去码头把一艘船开出了半海里而已。”阿川的声音从车外传来,他回来了。

    阿川的声音带着笑意,看来刚刚不是什么大事,我的注意力全都被他的话吸引了,扭头就去看老黄:“你什么时候还会开船了?”

    我刚问完就意识到自己跑偏了,老黄哼了一声,看脸色就知道他有多尴尬,偏偏还要死撑:“那玩意有什么难的,和开车也差不多……”

    “是,疯子一样在海面乱窜,我们可是好多年都没见过这样的奇景了。”阿川的声音里满是戏谑。

    老黄不说话了,我也不想再去刺激他,毕竟是我的发小,怎么也得给他留点面子不是,我干咳两声转了话题:“阿川,刚刚外面是怎么了?”

    阿川的笑意渐渐消失,换了淡淡的语气:“没什么。”

    只看他那样子我就知道有问题,现在突然生出一股不安来,我莫名地有点心慌,刚刚一定发生了不好的事情。

    “到底是什么?”我尽量平和地开口。

    “真没什么,就是那两个人质死了。”阿川轻声开口,像是怕我误会一般,又添了一句,“他们是自尽。”

    我的心像漏跳一拍,呼吸也变得局促起来,我脑袋里乱哄哄的,像有一大团蜜蜂在飞,下意识地重复了一声:“死了?”

    《玉咒》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