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西行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们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却多了几分人情味,看起来很放松,也没那么严肃了,我更是越玩越兴奋,本来还有点瞌睡,现在却清醒得要命,一旦熟络起来,说的话也不比老黄少。

    渊叔丝毫没有长辈的架子,我和阿川老黄好几次都联手坑他,他也不恼,我们不知不觉玩了很晚,我看到十九好几次都想提醒我们该休息了,奈何气氛实在热烈,他到底是没开口,最后又露出一副顺其自然的样子,随着我们胡闹。

    我连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醒来时才发现被子已经滑落到一边,身边还散落着一堆扑克牌,老黄就倒在我旁边鼾声如雷,睡得像死猪一样。

    真是什么都不记得了,我明明一直在玩,到底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我什么都想不起来,还有被子,昨晚明明还都整齐地叠放在一边,现在却一人一条盖得乱七八糟。

    我晃了晃脑袋,感觉有点昏昏沉沉的,车厢里的灯已经灭了,车尾的棉帘被卷起来,露出外面的灰白色天空,我挪动着身体爬起来,一眼就看到了地面上的粗砂乱石。

    天色还没完全亮起来,正处于太阳即将升起的时候,我转头看了一眼,只见十九和渊叔睡在最里面,两人毫无声息,只有十九的面具看起来格外碍眼,这种硬邦邦冷冰冰的东西,他竟然睡觉也不摘下。

    阿川睡在我的外侧,被子盖得整整齐齐,一点声音都没有,如果不是看见,我甚至不知道身边还有个人。

    十一睡在最外侧,没盖被子,手里抱着剑,微微倚靠在车厢边,我知道他是真的睡着了,如果还清醒着,肯定身板笔直,绝不可能有倚靠的样子。

    神哥似乎没睡过,他背对着我们,盘腿坐在车厢尾,听到了我的动静,迅速转头看了一眼,又转了回去,我正对着天光晃着眼,一时没看清他的表情。

    我看着地平线上涌动着的光辉愣神,我们本来就已经很靠近西北了,竟然还在向西前行,汽车跑了一晚,外面却还是茫茫戈壁。

    阿川说要把我们送到环境好点的地方,总不可能还向西,现在的方向应该只是暂时的,不过这片戈壁当真不小,我先前还觉得那个分部可能不算太偏,现在看来是想错了。

    这是我从未来过的地方,对这里一点都不了解,好在学的是地质,看砂石地形分析分析倒还行,只是时间有点久,很多东西都忘了。

    一定是戈壁没错,太阳开始冒出头来,一束刺眼的朝晖射入眼中,晃得我睁不开眼,天色好像在霎那间变了,由原本的灰白变成了蓝白色,金灿灿的光辉照在神哥的白发上,如霞光流动。

    这是西部独有的景色,连阳光都分外炽烈纯粹,我揉了揉太阳穴,把最后一丝睡意赶走,起身向车尾走去,和神哥并排坐下。

    空旷,荒凉,乍一看像到了某个外星球,我看着冉冉升起的太阳出神,日出很美,但远不及海上的日出,阳光总是和海水更配,温暖的阳光在戈壁上只会让人觉得口干舌燥。

    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还不到五点半,再看看信号格已经完全消失了,更别提网络了。

    还好车是行在正规的柏油路上的,虽然后方空荡荡的一辆车都没有,但既然有路,就不算偏。

    “你不会一晚没睡吧?”我转向神哥,轻声开口。

    “睡了。”他答得干脆,却没回头看我。

    我没再问下去,当着墨家人的面他总有些戒备,我又想起那个金属桶的事,却不好问,别看他们一个个睡得很香,稍微有点动静肯定会立马跳起来,指不定现在就在我们背后眯着眼听呢。

    这些家伙也是,我仔细想了一下,好像从来没见过哪个墨家人睡觉打呼噜的,他们总是安静得让人害怕,好像根本就没睡着,倒是老黄,恨不得贴在你耳朵上告诉你他睡得特香。

    想起老黄,我就忍不住抿嘴笑,只见神哥微微转头看了我一下,眼里带着诧异,我慌忙收了笑容,他肯定觉得我像个神经病一样。

    一成不变的景色有点无聊,我正想回去,却见外面的风景变了,空旷的戈壁滩上出现了植物的影子,都是低矮的灌木,一团一团地零星分布着,干枯的颜色就像死了一般,只有枝叶尖端微微带着点绿色,也是灰扑扑的。

    地势在变化,平缓的丘陵开始渐渐拔高,大有进入山区之势,但我想多了,这段多变的地形距离很短,没过十几分钟就又回到了最初的样子。

    还是在向西行,我越看越觉得不对劲,这条路太直了,不断跑过的路面一直延伸到天边,消失在视线尽头,完全不像有岔路和弯角的样子。

    “神哥,我们是在朝哪个方向去?”我问道。

    “西。”他的话音还是很平淡,眉头却微微蹙了一下。

    我疑惑一下反应过来,他肯定把我当傻子看了,太阳跟在屁股后面,肯定是向西行,连幼儿园小孩都知道的事我竟拿来问。

    “不是,是整体的方向。”我慌忙开口,我可不希望给他留下个弱智的印象。

    “那也是西。”他的表情总算没再变化。

    怎么还是西?我懵了,甘肃再向西会到哪儿,内蒙古?新疆?墨家到底想搞什么,明明说是送我到环境好的地方,怎么越来越偏了。

    我没了看风景的心思,这里也实在没什么可看的,我默默走了回去,晚睡早起的后遗症还在,头总是晕乎乎的,他们都还没爬起来,我也想再睡会儿。

    太阳已经整个升起来了,周围的气温在迅速升高,这也是戈壁滩的一大特色,温差大得吓人,这里还有些许丘陵,也没有我想象得那么干燥,若是再继续向西,就真的要早穿棉袄午穿纱了。

    我把被子踢到脚下,枕着手臂就开始迷糊起来,坐车总是和睡觉相连,似乎车身震动的频率和大脑瞌睡的频率一致,明明不怎么舒服,却总是让人忍不住发困。

    我很快就睡着了,这一睡就是一上午,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车已经停了,除了神哥,所有人都围坐在车厢尾,仔细一看,他们竟然还在打牌,只是我的位置被十一替代了。

    我以前咋没发现阿川老黄有这么大的牌瘾,但他们的声音都很轻,像是怕把我吵醒,此刻见我醒来,正对着我的十一立马把牌丢下,像见了救世主一样地看着我。

    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了,汽车却又突然开始行驶,我这才把目光移到车厢外,难怪刚刚看起来有点暗,原来我们是停在一个加油站里,汽车渐渐驶回大路,我看到这里是个不大的小镇,零零散散只有十几幢房屋,一对比就显得加油站特别高大豪华。

    可惜周围的风景还是戈壁,我看到了路旁的编号,G218,这是218国道,太阳已经快升到头顶了,但我仍能看出我们还是在向西行。

    他们该不是要一直开到沙特去吧,我真想问问阿川这是怎么回事,他却先指着车厢尾的一个纸箱开口:“醒了?去吃点东西吧。”

    我茫然地应了一声,爬起来走到纸箱边一看,里面是几个真空包装的面包和几瓶水,还有一大堆空包装袋和空瓶堆在下面。

    我随手捡起吃喝,那边阿川已经催上了:“快点儿,这么多人等着你开局呢。”

    我无语了,这些人哪里还有点墨家人的样子,以前的他们可不是这样,现在活像一群聚众赌博的瘾君子,连十九都掺在其中。

    我迅速吃喝完,为了探险而训练的本领竟用在了这里,十一拿起放下的一大把牌递给我,我接过看了两眼,靠,这把烂牌还真不是盖的。

    十一还是没什么表情,只有我能看出他是多么急于离开,不过他会玩这个倒是挺稀奇的,我印象里的十一还是更适合舞剑。

    我一加入,牌局立时热闹起来,烦杂的事也被我统统抛到脑后,他们愿意把这当成一场旅行,我当然求之不得,这种玩闹的机会着实不多。

    昨晚看不见,自然玩得欢快,此刻我却有点心不在焉,总是有意无意地回头看,卡车的速度不快,我也无法判断我们走了有多远,现在跑了不过十几分钟,周围的景色却变了,地势变得复杂起来,灌木越来越多,渐渐有连成片的趋势,我还看到了零星分布的小小湖泊,和范围稍大的绿洲。

    可惜这些景色几乎都是一晃而过,地形还是低矮的丘陵,但没有那么干燥了,有了植物的影子,渐渐地,周围的环境全都变成了这样,虽然都是低矮的灌木,但好歹有了连成片的绿色。

    “我们到底是去哪?怎么还在向西?”我忍不住问道。

    “放心吧,好地方,难道我们还能把你卖了?”阿川随口说着,他的心思更多的还在牌局上。

    《玉咒》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