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玄幻葡京娱乐场官方网站 > 神级卡徒 > 371:资源类卡牌,唐妖孽的新思路(七千三求订阅)

371:资源类卡牌,唐妖孽的新思路(七千三求订阅)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若是要保二进一,仅凭一张蓝色星品的瞬间移动卡当然是不心,还需再准备另外一种专利。

    这是唐剑在来之前就已经有所准备的。

    不过当时他也没想过要保二进一,单纯只是想要为龙虎道出出风头,反正就是炫耀下专利和本事,又不是把专利送人。

    可当知晓这联谊会表面是联谊,实际牵扯到了利益纠纷后,唐剑立即也就改变了主意。

    只要赢一场文斗,那就可能是赢了一个教化国一年的自由交易权。

    虽然不知道这其中蕴含了具体多少利益,但必然是不会少的。

    唐剑自然也想从中分一杯羹。

    什么最发财?

    当然是做原材料生意最发财。

    如果能通过龙虎道得到一个天坑教化国内的自由贸易权,那就等于开发出了一个低廉的原材料渠道,对于奇迹公司而言就是巨大的利润。

    当然这分一杯羹的想法,还需要吴世雄包括龙虎道内的一些长老同意才行,不然谁愿意将自己的利益敞开交给你来分润?

    具体还得磋商。

    而磋商的本钱,便是唐剑能否真的实现保二进一的战略。

    这个战略,岳不清这种保守派肯定是不愿意接受的,风险很大,且对唐剑并不完全信任,那就只能请示吴世雄了。

    不过在请示吴世雄之前,唐剑还得确定真的就能研究出第二种专利卡牌。

    ...

    房间之内。

    唐剑通过与汨落互相间的详细交流,渐渐也对新的专利研究项目有了更多细致之处的了解。

    汨落是个真正的天才制卡师,不像唐剑只是个挂逼伪装的。

    每一个制卡天才,都会保持对制卡有着极度高的痴迷和追求。

    因此当这几天唐剑不断透露出新的卡牌专利研究内容时,汨落是始终保持着极度亢奋的研究状态,为唐剑提出了不少有建树性的意见和灵感。

    这也让唐芥正感受到了天才的潜力。

    他可是有着大量理论基础才能提出各种理论知识和奇思妙想的。

    然而汨落却是没有理论基础,只是听了他的想法和理论后,就可以立即举一反三,提出很多建树性的建议和大胆设想,帮助唐剑完善了不少制作方案上的缺漏。

    这特么完全就是天赋上的秒杀了,除此之外完全没于二种解释。

    捡到这样一个人才那是捡到宝了,还好已经收为己用而不是敌对关系。

    偏偏唐剑认为汨落是个天才,汨落却反而被唐剑提出的理论知识与研究方向所震惊,更认为唐剑简直是天才都比不上的妖孽。

    在汨落眼里,他哪里是天才啊,他就是个垃圾。

    在唐芥前,连乐色都算不上。

    曾经汨落还自诩天资卓绝,但这段时间他听了唐剑的对瞬间移动卡的大胆设想和研究方案后,立即惊为天人,有种找到了老师,找到了知音般的感觉,为唐剑的制卡灵光而折服。

    结果到了今天,唐焦然又提出了一个新的卡牌研究方向,而且截然不同,还有很多的理论支撑。

    这代表着唐剑在研究出瞬间移动卡的同时,竟然还在研究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类别的卡牌,而且已经几乎完成了研究的雏形,渐渐向着研究的成熟成果靠拢。

    汨落简直被震惊了。

    一个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灵感,有这么丰富的制卡理论知识?

    关键唐剑才19岁啊,比他还小,这简直不是人,是魔鬼!

    汨落为曾经在微博上讥讽唐剑不学无术的言论附惭愧,也深深庆幸投靠了唐剑,现在他能从唐解里学到更多的知识,还少了一个可怕的天才制卡师。

    两人越聊越是惺惺相惜,敬佩对方,渐渐聊出了几个清晰具体的制卡方案。

    ...

    唐剑所研究的新专利卡牌项目乃是一种资源生产类的,属于神秘系基地卡牌。

    对这种葡京娱乐网的卡牌研究,唐剑看过上一世某位已过世的大师留下的研究手札,但手札中记录的只是这种卡牌的研究中期预想。

    单纯想要以一个中期的预想,研究出这种葡京娱乐网的卡牌,非厂难。

    但无疑有这么一个中前期预想,就是给唐剑指明了方向,节省了很多麻烦工作,也奠定了研究的基础。

    在b65天坑潜修时,唐剑还将主意打在了诺曼黑手身上,想要从这位外星来客的身上获得更多其他的卡牌专利牟利。

    不过可惜,诺曼黑手只是一名卡师,游牧部族的大酋长,注定是肌肉塞满脑子的家伙。

    或许黑手有极强的指挥作战能力,有高超的潜逃、匿踪、反追踪、星际作战能力。

    但诺曼黑手却绝对没有出色的制卡能力,甚至于制卡方面完全就是名新手。

    于是唐剑想要牟利的想法几乎要落空。

    但失之东隅收之绍。

    诺曼黑手毕竟也是见识卓绝,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曾经也得到过一种蓝色卡牌的制作方案,于是回想起来后就提供给了唐剑。

    而唐剑提出的一些设想和研究方向被诺曼黑手听了后,诺曼黑手也列举出了沙丘星一些类似的卡牌,并将大致卡牌效果与所知的讯息告知了唐剑。

    这些讯息尽管看起来无关紧要,但却为唐剑的研究方案更加明确了一个最终的方向。

    于是研究过程也就在红卡作弊器“智慧树洞天”的辅助下去芜存菁,变得更为清晰了。

    加上这一种正在研究的卡牌,唐剑目前手里就已经有了两种蓝色卡牌的专利。

    参加一个联谊会,唐剑其实也就只想拿出瞬间移动卡的专利显摆显摆,另外的专利那就算了,此时与汨落讨论,也是打发时间。

    ...

    “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唐兄果真是胜过我太多了。”

    房间里,汨落听完唐剑最后的讲述,感叹着反而起身深深鞠躬,态度端正了许多。

    曾经即使他投诚唐剑,也未必承认唐酵真的在制卡上比他强,但现在他服气了。

    他这正经模样反而让唐剑附颇为不适,笑道,“这种月亮井卡终究属于大型基地类的资源生产卡,倒是不方便个人所用,其实我还有个设想,适合个人所用,汨落兄你日后可以帮忙思索研究一下。”

    说着唐街说了一些想法。

    自然也是一些上一世的残缺资料中记在的理论支撑,但成型卡牌并未研究出。

    “这......这几何学方面的知识倒是好说,但竟涉及到空间法则,不过这设想还真是令我大开眼界,哈哈,好,好,我回头会仔细研究。”

    汨落神色略有痴迷,兴高采烈神神叨叨的离去。

    唐剑汗颜。

    汨落这家伙平日里很正常,一接触到卡牌研究方面就完全像是疯魔了,果然天才都有古怪的一面。

    “我还是做个帅气的挂逼令别人敬仰嫉妒就行了。不需要真的太天才,不然太靠近我的人都怎么活?”

    唐剑自叹,随后便将此事暂且抛置一旁。

    吩咐侍从关上门窗不可打搅之后,唐剑便躺上雕工精细宛如艺术品般的梨花木床上,意识沉浸,进入到梦境之中。

    既然已经简单了解了一下对手,尤其知晓太乙竟是也来参加这次的联谊会文斗,唐剑当然是要发挥一下挂逼的天赋,提前去会会这些对手。

    在梦境之中去深入地了解敌人,这就是非常方便且令人防不胜防的贱招。

    ...

    时间推移到两个斜前。

    凛国王宫乾元殿的大厅之内。

    太乙宗、三元教、春秋宗、罗云宗等四个宗门的人正汇聚于此,三家听着一家说。

    太乙赫然就坐在大厅八仙桌的首座上,说话的人就是他。

    太乙宗带队而来的长老,有着楔神之称的木惑反而坐在太乙的右手旁,一副闭目养神全然由太乙话事的模样。

    三元教的长老带着杰出两弟子程鲲以及艾兵前来。

    春秋宗的长老也带来两名杰出弟子。

    至于罗云宗却就只有长老宁血一人过来。

    此刻桌上正摆着一张图纸。

    纸上写满了此次来参加宗门联谊会的宗门名单,其中大部分都列上了各宗门参加文斗和武斗的弟子名单。

    太乙就望着这些名单说。

    “我喜欢交朋友,我父亲太渊也说你们三家都是我们太乙宗的好朋友,吩咐我在必要的时候,可以给予你们这些朋友一些帮助。

    不过要想吃得多,也得自身的实力够硬。好处给了你们,若你们实力不行拿了好处还吃不下,那也就不关我的事了。”

    三元教的长老闻言哈哈大笑,“太乙贤侄这话说得,我们若是自己实力不行那只能怨自个,哪儿还能怨到你这恩人的头上?”

    “不错,只要太乙贤侄你在必要时候能够指点迷津,那么我春秋门必定感激不尽。”

    “我罗云宗也会铭记和太乙宗的友谊。”

    见几家都表了态,太乙微微颔首,又看向了罗云宗的宁血。

    “你们罗云宗对上龙虎道,那龙虎道派出的文斗之人乃是唐剑,这个唐剑我知道并不简单,难道璎合姑娘仍旧固执己见想试一局?”

    宁血闻言苦笑,他自然知晓试一局的风险。

    但此事既然璎合不愿意,他也根本不好强求,否则即使将文斗的答案提前交给宁血,宁血也不屑去看,有时候这些年轻人就是要当头棒喝了之后,才懂得屈就。

    宁血道,“璎合的想法我不能强行改变,不过我们文斗的卡牌专利方面,我们罗云宗已经准备得十拿九稳了。”

    太乙微微颔首微笑,“我非常欣赏璎合姑娘的做法,代我向她问好。”

    欣赏?

    欣赏个鬼噢。

    但为了维持正面形象,太乙自然是表现得谦和有度,且无比支持欣赏有正能量的人的。

    三合教的弟子艾兵闻笑着恭维,“璎合姑娘虽然有个性是好事,但却是辜负了太乙兄你的一片好意啊。

    不过那唐剑我听说也才十**岁,幸运地研究出了三种专利,想必现在已是灵光枯竭,未必还能发明出什么专利,璎合姑娘应该是稳操胜券的。”

    他这话一出,顿时其他人也跟着附和。

    太乙微笑摆手,“这唐剑的确算是有真本事的,诸位莫要酗了此人,我曾经还想与此人成为朋友,不过可惜他对我似乎有些误会。”

    “错过与太乙兄你成为朋友的机会,此人真是有眼无珠啊。”

    “太乙兄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太好太大度了。”

    一群人商业互吹完毕,将大体的事情也已敲定,当即便各自志满意得拜辞离去。

    有了太乙宗的保证,接下来的联谊会,他们这几宗投机壬的其实基本就稳操胜券了。

    这就完全是暗箱操作了。

    宁血等人来时大大方方,去时自然也是大大方方,彷如只是来太乙宗这边拜访一下,显得风光霁月。

    他们几家向来是与太乙宗关系颇好,自无忌讳。

    但唐剑却就已在梦境之中于这个时间段游荡到了这边。

    他于梦境中打听到太乙宗人的下榻之处后,就一路来此。

    原本还想悄悄潜入进太乙宗下榻的乾元殿内部,但通过灵明石眼卡,唐剑却提前察觉到了乾元殿外布置有预警的卡牌阵法,其中就可能存在预警周围卡牌催动的阵法。

    只要蹿卡牌催动效果帜卡师靠近过去,绝对会被发现。

    故而即使唐剑蹿三不猿卡的低调匿踪状态,也不能贸然靠近。

    当唐烬附一筹莫展时,宁血等人却就联袂而出,唐剑顿时一惊。

    “这些人好像都是岳不清的资料记载帜宗门人,其中一个好像是罗云宗的长老?竟然都去拜访太乙宗?难道在酝酿什么阴谋?”

    高度警惕的唐酵始终有种被迫害妄想症,走在路上都感觉总芋民想害朕。

    他可不清楚罗云宗等宗门与太乙宗之间的友好关系,立即觉得这些敌人竟然聚到了一起,还布置预警卡牌这么大阵仗,肯定是蝇营狗苟商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非承可能会针对他......

    ...

    ...

    推荐票月票掠夺卡

    《神级卡徒》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