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异陵简 > 第两百七十三章:幕后真凶

第两百七十三章:幕后真凶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都督府内,安望海听完伯三昧的讲述之后,大惊道:“糟了,中计了。”

    伯三昧觉得不可思议:“此事只有我们四人知道,怎么会被伏击呢?”

    安望海摇头道:“这件事没那么简单,设下埋伏的人,肯定是知道伯三昧手中有这批军火,也知道我对这批军火有所顾忌,所以,来了个守株待兔。”

    伯三昧猜测:“难道是关陌尘?”

    安望海道:“不会是关陌尘,他没有任何必要这么做,他怎么可能站在江伯其那边?”

    伯三昧继续猜测:“那会不会是胡深?”

    “不会是胡深,胡深去了鲧城,与外界无法联系,根本控制不了这里发生的事情。”安望海起身来思考着,“再者,他已经距离自己的目标很近了,不会再节外生枝,他之前所说的一切也都是为了陵简,现在再帮助江伯其,没有任何意义,这不是他的行事方法。”

    伯三昧苦恼道:“那会是谁呢?”

    “是呀。”安望海慢慢坐下,“那会是谁呢?”

    谁会在这个时候去帮助江伯其呢?知道那批军火存在的人,又站在自己地对面的人,除了江伯其之外,还有谁?

    难道是江伯其自己安排的,他有那么聪明吗?

    ●

    船厂办公室内,江伯其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荣平野,荣平野则盯着桌上那箱子银元,那是他的酬劳。

    江伯其道:“荣军师,若不是您,我手中那批军火恐怕就毁了。”

    荣平野道:“江老板,我帮你,也是在帮自己,所以,不用那么客气。”

    江伯其起身问:“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荣平野道:“我与裘谷波等人有仇,唐安蜀、蔡千青、安望海等人也坏了我的大事。”

    江伯其问:“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知道安望海会派人来销毁这批军火?”

    荣平野抬眼看着江伯其:“这批军火到您的手中,我早就知道了,这消息是张定锋查出来的,如果甬城风云聚变,工会逐渐做大,甬城警局和傅国栋是穿一条裤子的,他们都拒绝了你的要求,足以说明,他们就算没有在明面上帮助工会,也不会插手此事,原因很简单,支持工会的是革命军中的人。”

    江伯其心里一颤,如果革命军要针对他,他无论做什么都没用,难道就受制于工会吗?

    荣平野知道江伯其心中所想,安慰道:“甬城发生的事情,其他各地也都在发生,难道你认为,革命军真的会推翻过去的一切,重新铸造秩序吗?不,不会的,你别忘了,革命军的军费就来源于江浙财团。”

    江伯其试探性地问:“万一这批人过河拆桥呢?”

    荣平野摇头:“绝对不会,江浙财团也好,其他商会也罢,根基都太深了,如果革命军想连根拔起,要想恢复,最少也要十数年的时间,他们没有这个时间。”

    江伯其问:“那为什么要放任关陌尘等人做这种事?”

    荣平野道:“革命军中有那么一批理想主义者,也是因为这批理想主义者,所以才会将革命的火焰燃烧得如此之快,但有时候火烧得太快,终究会烧到自己的,江老板,我问你,如果革命军到了甬城,真的要收回租界,与工会站在一起,你认为商会和洋人会怎么做?”

    江伯其想了半天道:“拼死抵抗。”

    荣平野又问:“可你们是民,他们是军。”

    江伯其不假思索道:“那简单,我们就支持五省联军,支持奉军,总之,肯定会支持与革命军做对的人。”

    荣平野笑道:“那就对了,革命军何尝不懂这个道理,所以,他们不会把你们赶尽杀绝。”

    江伯其脑子还是没转过来:“既然明白,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荣平野道:“因为那批理想主义者必须变成他们眼中的反叛分子。”

    江伯其顿时恍然大悟:“我明白了,原来如此,你的意思是说,现在放任他们所做一切,将来事发之后,不予承认,让他们自己背黑锅?”

    荣平野点头:“没错,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不要讲矛盾激化,能忍则忍,让所有人都知道,挑起事端的不是我们,而是工会。”

    江伯其拱手道:“先生的话,让我茅塞顿开,荣军师,你救了我一命,真不知如何报答。”

    荣平野道:“我不需要报答,只需要将裘谷波置于死地!”

    江伯其笑道:“举手之劳。”

    ●

    裘谷波被抓,裘移山急得不知道如何是好,但他只能装作全然不知道此事,不敢去问海警总局,那样等于是自投罗网。

    且裘移山也不敢将此事告诉自己的妻子和沈青梦,只得谎称说裘谷波除外办事去了,要好几日才会回来。

    最古怪的是,海警总局也没有通知裘移山。

    裘移山心生疑惑,此事是安望海安排的,难不成是安望海与江伯其勾结吗?

    裘移山不敢想太深,但又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得在办公室内独自苦恼。

    此时,门却敲响了。

    裘移山漫不经心地说了句:“进来。”

    门开,安望海大步走进,裘移山惊讶地看着他。

    安望海走到办公桌前道:“裘局长,昨晚的事与我无关,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请你一定要相信我。”

    裘移山忍着怒火,上前关上门,这才道:“此事是你安排的,只有你知道,而且你还让我们一定要以夜昙花的身份前往,可是,那明明就是个陷阱。”

    安望海解释道:“原本我的打算是,让夜昙花出现销毁那批军火,然后在城中各处痛击商会的人,这样一来,城中百姓就会认为,夜昙花的出现是为了解决此事,工会中的那些工人也会将希望寄托在夜昙花身上,暂时不会掀起什么风浪,不会再与商会对峙,而警局方面又抓不到夜昙花,暂时可以将矛盾矛盾缓解下来,但没想到,有人来了个守株待兔。”

    裘移山没好气问:“此事是你安排的,那你说,现在应该怎么办?”

    安望海叹气道:“我也不知道,裘捕探被当场抓住,百口难辨,最可怕的是,千青死的时候,你们为了替他报仇,杀了千青的父亲,唯独放过了那个管家,张辅之死后,管家李三严也消失了,万一落到了江伯其手中,那就糟了。”

    裘移山浑身一抖:“你的意思是,我儿子没救了?”

    安望海道:“还有救,只剩下一条路。”

    裘移山立即问:“什么路?”

    安望海道:“让傅国栋出面,保下裘捕探,这是唯一的办法。”

    裘移山皱眉道:“傅国栋老奸巨猾,他现在躲着不出门,不问甬城之事,明显就是不想插手这些,他怎么会出面呢?”

    安望海道:“我此次来就是告诉你,哪怕是拼上我这条命,我都会救下裘捕探,不为别的,只为了还我自己清白。”

    说完,安望海转身离开。

    离开警局,安望海没有乘车,而是步行走回了都督府,他心里很乱,这是他来甬城之后,第一次如此思绪不宁。

    张辅之被扳倒了,用了最卑鄙的手段,但他却隐瞒了一件事,那就是,他没有太大的信心对付胡深,所以,他从周边入手,先扳倒帮助过胡深的人,最后再静候时机。

    可是,胡深的目标是陵简,而不是这个甬城。

    他是胆怯了,一开始就胆怯了,他只是将自己的那种胆怯转成了一种愤怒,而这种愤怒却无法发泄到胡深处。

    这就是他的弱点,他心里最阴暗的地方,他比不上蔡千青,却固执的要为自己死去的挚友复仇,他用那船军火,换取了最后扳倒张辅之的机会,却没想到那船军火最终成为了即将杀死裘谷波的利器。

    如果不是自己,恐怕事情不会如此。

    安望海深知自己比不上蔡千青那么无私,也没有关陌尘具备那么崇拜的理想,更没有唐安蜀那么执着,那么自己还能做什么呢?

    安望海驻足停下,抬头看着天空,无论如何,他都要救下裘谷波,弥补自己的过错,然后再静下来问问自己,自己到底想要什么。

    就在此时,一个男子从正面走向安望海,凝视着安望海,上下打量着他。

    安望海觉得疑惑的时候,男子问:“请问你是安望海吗?”

    安望海看着男子没有作声。

    男子又问:“你就是通天王爷?”

    安望海终于默然地点了点头。

    男子迅速掏出一支手枪,对着安望海扣动了扳机。

    枪响之后,安望海感觉到腹部一阵凉,接着倒地,而那男子却在周围百姓的惊呼声中从容离去。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安望海捂住自己的伤口,就那么捂住,他能感觉鲜血从自己的腹部流出,但他却没有感觉到死神的来临,这一枪并没有击中要害,而那男子明明如此冷静,在这个距离完全可以朝着自己头部开上一枪,再补上几枪。

    可他没那么做,为什么?

    这个男子到底想做什么?鲜血涌出,安望海感觉身体越来越冷的时候,脑子里却在思考着这些事情。

    终于,安望海看到两名警察冲到自己跟前,站在那对着自己呼喊着。

    安望海意识开始模糊,警察也将他架起来,放上了一辆黄包车,黄包车晃动之中,安望海终于坚持不住,昏迷过去。

    《异陵简》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