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恋爱

第一百二十七章 恋爱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落捂嘴笑了一会,认真道:“不过我导师说的有道理,文艺复兴出现了很多画家大师,但是这些大师在世的时候,如果他的作品不符合当前的潮流,那在当前是不值钱的。反过来说,如果有大师能开创自己的流派,并且受到认同,那他在世的时候,他的作品就已经非常值钱。时尚同样是这样,我设计出来的衣服也许几百年后会被人发现到优点,但是在现在,我的衣服是不适合出现在舞台上的。”

    曹云道:“似乎有些道理,话说回来,你什么时候有当设计师的想法?”

    林落压低了点声音道:“我偷偷和你说,我最初念服装设计专业的原因是可以拿到奖学金。到了大二的时候,我为了应付作业,当晚临时做了一份作品交上去,结果这份作品被评为半年度最佳作品。当我看见模特专业的学生穿着我设计的衣服在T台上走的时候,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曹云表示理解。

    林落喝口咖啡问:“你呢?为什么当律师?”

    曹云道:“养家糊口,因为我爸被通缉导致我被退学,我妈又没有经济来源,只能依靠贩卖水果为生。学律师的主要原因就是律师这一行能赚钱,当时我并不认为我自己有多少优势。”

    林落道:“不是啊,我上网看了很多有关你的新闻,最多的评价是:年纪轻轻就有不俗的表现,将来肯定是一名出色的大律师。”

    曹云笑着看林落:“不是吧,网络上对我评价的主流看法是:我是令狐兰的面首。”

    “你不用在意那些负面评价拉,很多人都是处于嫉妒的原因。”林落道:“一个人能成为评论热点,本身就说明他已经成功了。没有人会去在意一个默默无闻的人。”

    “我相信你也一定会成为一名出色的服装设计师……嗯?我朋友,我去打个招呼。”

    林落示意随意。

    “算了。”曹云还是坐回来:“她应该不方便和我打招呼。”

    林落看过去,是两名女生,一位女生青春活泼,另外一位女生长的就比较差一些,身高不高,体重严重超标。林落疑问:“莫非是你以前的朋友?”

    “不,不是。”曹云听出林落话语中的暗示,立刻否认,道:“她是我在办案时候认识的一名警察,在执行卧底任务。”在那边正是赵雪和代号三三的黑客张遥。

    林落关心问:“做你们这一行是不是经常会和穷凶极恶的罪犯打交道?”

    曹云道:“很少,我本来就是一名为了赚钱而工作的律师,一般来说不会承接暴力犯罪的辩护案件。”

    林落道:“很少人会这么坦白说自己工作是为了钱。”

    曹云笑道:“我本庸俗。”

    “但庸俗的可爱。”

    这是在夸自己吗?

    两人聊天中隐约能感觉出对方表达和透露出来的一些意思,这种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长。曹云并不拒绝和一位合适的女生谈一次恋爱,他也不会考虑到结婚那么深远。不知道是因为对林落有感觉的原因,曹云发现林落越看越漂亮,越认真看越漂亮。

    漂亮属于稀缺资源,原因是漂亮会吸引异性,即使在动物界,诸如孔雀求偶,也要开屏吸引异性关注自己。因为漂亮而喜欢上谁,曹云不认为是错的。只是因为漂亮而喜欢上谁,那才是错的。

    林落给曹云的观感相当不错,就算林落丑一些,曹云也愿意尝试发展一下这份感情,给别人一个机会,等于给自己一个机会。

    不过真心来说,曹云越看林落越漂亮,甚至走神了数秒,情不自禁道:“你真漂亮。”

    林落对此娇羞一笑,低声道:“谢谢。”

    这餐晚餐时间飞逝,一转眼就十点了。在这样有点意思的情况下,就不能再如同上次一样,第一次见面一样,各自打车回家。这次应该送女生回家。

    ……

    林落住在东唐六区天鹅小区,很普通的一个小区,出租车开到了楼下。这时候曹云感觉有些抓狂,喘不过气的抓狂,自己是应该下车呢,还是直接打这辆车走。下车的话,会不会让林落误会自己想干嘛?但是自己不下车的话,万一可以多说几句话或者发现其他情况,那不是错过了吗?

    还好,这是出租车,一半的车门是不能打开的,恰巧曹云坐在另外一半,所以要么林落从曹云身边挪过去,要么曹云要先下车。

    在停车那一霎那,曹云递了一张钞票:“不用找了。”

    开门,下车,在车门等待,伸手搀扶林落的手,林落下车。两人如同还没有到家一样,慢慢的走向了大门。到了大门,林落手上拿了开大门的感应钥匙,转身面对曹云:“今天我很开心。”

    “我也是。”

    林落食指转着钥匙,等待数秒:“那,我走了。”

    “恩。”

    “你……路上小心。”

    曹云凑近一些,左手轻握住林落下垂的右手,头靠近,林落很慌乱,低头不知所措。曹云做了80%,等待林落的回应。林落小声道:“太快了,不要这样。”

    曹云傻就傻在他就高中谈过一次恋爱,而后所有的恋爱经历纯属影视、生活中道听途说。他也如同犯罪一般心惊胆战,鼓足了勇气才凑上去,当下一听林落这么说,就身子后退了一点:“对不起。”

    林落连续摇头:“我走了。”

    “恩。”

    林落似乎还想说什么,这时候铁门开了,一个大婶提了垃圾出来,两人很自然的分开,大婶从中间走过,导致两人各退一步。大婶过去后,脸红无比的林落手扶住要关闭的铁门:“拜拜。”

    “拜拜。”

    林落看了会曹云,再次:“拜拜。”这次终于是走进了铁门。

    ……

    曹云没有打车,步行出小区,沿着路边走了快一公里,这才把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这种感觉实在太好了。高中恋爱算是一个误会,大家凑CP凑出来的情侣。曹云对女方只有普通的好感,觉得她不错,但是没有到喜欢的地步。

    当然,在恋爱后一年时间,两人因为关系的进展,慢慢的产生了感情。不过前女友和林落给曹云的感觉完全不同。和前女友曹云没体会出小说,损友们描述的初恋的感觉。但是曹云对林落的各种反应符合了小说和损友们介绍的初恋之感。

    这原因说起来也比较复杂,曹云虽然是工作狂,但是也遇见过让自己心动的女生。不过双方的阶层相差太多,曹云总是非常谨慎的处理自己和客户,或者和客户妻女之间的关系,这是不能逾越的职业道德。曹云工作圈非富即贵,再怎么说也是有个几百万的人。这叫门不当户不对。

    门当户对很重要,不是因为观念的原因,而是因为门当户对关系到两人交往,甚至结婚后关系的融洽与否。

    林落给曹云感觉就很简单,虽然她父亲是白家人,但是其父亲加奶奶都没把她当自己人看待,林落等同没有这层关系。林落母亲是一名教授,林落本人在国外生活和求学多年,这两点本也算门不当户不对。不过因为曹云自身的努力,他已经到达了和林落门当户对的阶层。

    为什么要努力?曹云如果是三轮车水果贩子,肯定不会和林落互相之间产生化学反应。

    曹云现在本应该联系寒子,询问寒子打探的信息。但是曹云完全无心去想桑尼,满脑子是林落留给他最深刻印象的地方,比如笑声,比如自己差点得手的红唇,甚至是那幅圆眼镜也在曹云脑海中飘荡。

    电话振动,曹云接电话:“嗨。”

    “嗨,到家了吗?”

    曹云道:“那个……那个……还没有,我在散步。”

    “这么迟不要散步,叫车回家了。”

    “恩,你睡了吗?”曹云问。

    “刚钻进被窝。”

    “那你早点休息。”

    “好,你回家后给我发条消息。”

    “好,晚安。”

    “晚安。”

    “……”曹云:“为什么不挂电话。”

    “我等你挂。”林落轻声道。

    如果是前几天,曹云看见电视上这样的对话,会无比鄙视的说出两个字:幼稚。只缘身在此山中。曹云想了好久,林落也不着急,最后还是曹云问:“明天有时间吗?我去接你下班。”

    “有时间。”

    “那晚安。”

    “恩,你先挂电话。”林落道。

    曹云心中甜蜜一笑,按掉了电话。再散步了一公里后,曹云终于是拦了一部出租车。

    回去之后,洗澡进被窝,想念佳人,按照约定发了一条信息过去。没想到林落秒回,借口说恰巧自己上洗手间。于是两人就通过社交工具聊了起来,这一聊就是三更半夜。

    ……

    清晨七点,曹云在睡梦中被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声音吵醒,手机发出的嗡嗡之声,如同让人讨厌的蚊子叫声一般。曹云似睡非睡的拿电话,闭眼,接电话:“喂。”

    寒子道:“还在睡?”

    “恩。”

    寒子问:“要我过去接你吗?”

    “去哪?”

    “去见桑尼。”什么鬼?寒子疑惑,自己打错电话了?这是曹云吗?

    “哦。”曹云许久后道:“好。”电话也不挂断,就这么继续睡了。

    一直到寒子再次来电,震醒曹云,一看已经是早上八点多,接电话才知,寒子已经到了。曹云穿着睡衣下楼,给寒子开门:“麻烦你帮我冲杯咖啡。”不等寒子同意,颓废的拖拽疲惫的身体去二楼洗涮。

    ……

    蹲坑,刷牙,洗脸,总算是有了点精神。

    曹云下楼,楼下的餐桌已经摆放好一份早餐,美式早餐,单面煎蛋,咖啡,炒鸡蛋,火腿片,面包。

    曹云坐下来看了好一会,问:“我刚才又睡着了?”

    “你上去半个小时才下来,是不是睡着我不知道。”寒子自己也冲了杯咖啡,喝咖啡道:“喂,你昨晚干嘛去了呢?”

    曹云道:“失眠。”实际情况是聊天聊到四点多,如果不睡还行,一旦睡了,从近昏迷般的睡眠状态醒来很难受的。

    曹云问:“桑尼怎么回事?”

    寒子通过一个晚上的外围的打听,基本了解了案发情况,但是还不了解警方收集到多少证据和案件细节。

    前天晚上,桑尼在常去的一家老地方酒吧喝酒,这是一个位于西城郊的地下拳赛酒吧,寒子本人觉得酒吧气氛相当不错。按照酒吧伙计、酒保等人的说法,当天桑尼情绪不太高,能看得出他心情不好。不过桑尼还算有克制,只是多喝了两杯。期间有一位职业妹子上前搭讪,不过桑尼没有兴趣,请她喝了一杯酒后,桑尼买了一瓶酒携带离开,那妹子跟随离开酒吧。

    然后是寒子在酒吧附近一家宾馆打听的信息。

    桑尼开了603房间,第二天603房间过了中午退房时间,客房部经理去603房间敲门,许久后在服务员和一名保安陪同下打开603的房门,进入603,没看见人。由于桑尼是老客户,客房部经理吩咐服务员开始整理房间,很快在床底发现了职业妹子的尸体。

    警方到达,调取了酒店监控,发现桑尼在八点三十分左右离开603房间,八点三十二分到达酒店大堂,没有退房,从酒店大堂大门离开。

    下午三点四十分,桑尼在距离案发现场四公里的超市被捕。桑尼没有反抗。

    寒子道:“根据我的了解,酒吧和宾馆的人都很熟悉桑尼,桑尼经常会去酒吧喝酒,喝上五分醉之后,到宾馆休息到第二天。前半年,桑尼大概是半个月左右去一趟,最近桑尼两三天就会去一趟。”

    曹云点点头,问:“监控有没有拍到职业妹子进入宾馆和603的监控画面?”

    “有。”寒子道:“桑尼凌晨一点三十分进入603房间,死者在凌晨一点三十五分到达宾馆,三十七分到达603房间门外,门外停留大约十几秒时间,进入603房间。楼道监控没有再拍到她离开的画面。”

    《覆手》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