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突然袭击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自从舒苒开始了艰辛的闭关修炼,她几乎可以说是两耳不闻窗外事。

    每天关心的事除了训练就是训练,吃饭睡觉都成了任务。

    但今晚,有了例外。

    傅易青才吃了一半,餐桌上已经没了舒苒的影子。

    只望到她离去的背影。

    “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由于许婧瑜后天就要回国和秦流北登记结婚,舒苒见缝插针,抓紧时间追问详细情形。

    究竟是怎么想的?

    许婧瑜仔细想了想,自己好像还真没怎么想。

    她的目光七零八落,“也没怎么想,年龄到了呗,认识六年了,在一起也有四年多了。”声音很轻,可声线听上去却又带着几分甜味,“我都28了,其实前两年就在催了,只不过本来想在冬……”

    意识到自己戳中了舒苒的痛楚,许婧瑜心惊肉跳,瞬间敛了笑。

    停顿十分突兀,舒苒知道她在想什么,笑起来,“我都走出阴影了,怎么你们一个个的比我还敏感?”

    舒苒说的是实话,她既然选择回归,就已经准备好面对各种困难,网友们的谩骂都过去了,一个敏感话题又算得了什么?

    许婧瑜对上她带笑的眼,会意一笑,重回讲述人身份时,却又蹙起了眉,“舒苒,有件事我一个人藏了很久了,一直都不敢跟别人说。”

    舒苒一怔,“嗯?怎么了?”

    “其实上次跟他去瑞典见了他爸妈,就是……”许婧瑜目光越垂越低,“我还挺自卑的。”

    “啊?”

    舒苒过于惊讶的惊呼声引得许婧瑜笑出声来,然后又迅速恢复刚才的神情,“因为他家里人对我好像不是很满意。”

    舒苒抿着唇,“可我记得他爸妈不是挺喜欢你的吗?之前不是还说要跟秦流北一起去拜访你们家?”

    “总之,”她拧了眉,“他们家关系挺复杂的,属于富过三代,他爸妈对我还不错,但是他大伯还有奶奶爷爷什么的……哎,总之就是很复杂的家庭关系,不过秦流北说让我别操心这些,等等,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许婧瑜忽然变了语气,像是想到什么的样子,拉着舒苒道,“秦流北无意间透露了一件事。”

    看着许婧瑜激动地像是得到了什么重要情报的样子,舒苒心里咯噔一下,只担心这事怕不是跟自己有关?

    “傅易青……”

    开头三个字就让舒苒心里砸出“果然”二字。

    许婧瑜一副说八卦专用神情,完全不似刚才的低落模样,“他们家好像比秦流北他家还复杂。”

    舒苒眨巴着眼,“怎么复杂了?”

    “你怎么好像不是很惊讶的样子?”

    舒苒悠悠道,“看得出来,你要是跟我说他是什么皇室王子,我都信。”

    傅易青无论是举动还是气质,都跟皇室贵族似的,最重要的是,刚开始参加国际比赛那两年,舒苒成绩不好,所以拿不到国际比赛的奖金,所以全葡京娱乐平台满地跑的衣行主食费用几乎都是先由傅易青来垫,回国后才由舒苒爸妈补上,有时候舒苒忘了跟爸妈说,也就拖上一两个月,傅易青从来没主动提过,看上去也不是很在意的样子。

    种种迹象都证明了傅易青很有钱。

    刚开始,舒苒以为是傅易青本人有钱。

    后来结合傅易青从不跟家人团聚,并且也从不提及家人的存在,舒苒心里对傅易青有了一个大致的定位。

    大约是跟家人关系不好的有钱人家的富二代吧。

    许婧瑜:“王子什么的应该还不至于吧。”

    接着两人又聊了很久,直到傅易青来敲门提醒舒苒该休息了,她才恋恋不舍地跳下了床。

    舒苒和傅易青的房间就在斜对面,正好顺路。

    傅易青在前,舒苒在后。

    走廊很静。

    “你是王子吗?”

    傅易青停下,不解地讶笑一声,“什么?”

    舒苒翘着脑袋,仔细认真地盯着傅易青的脸观察,接着目光跟探照灯似的又将他的头发、手扫视一番,“应该不至于那么复杂。”

    她暗自否定了答案,在傅易青转身前又问,“秦流北家什么环境?听说关系很复杂?”

    傅易青这次是确确实实地笑了,“从许婧瑜那儿问到的?”

    她点头。

    他抬眉,“怎么突然八卦起来了?”

    舒苒:“你前两年不是还说我看上去一点也不像十几岁的孩子?说我成熟来着?所以我现在在努力地当一个孩子。”

    傅易青看了她一会儿,道,“还行,不是太复杂,只是他家里人关系不好,看上去才会有点复杂,总的来说,他爷爷有个公司,因为秦流北他爸妈对管理公司没兴趣,所以一直都是他大伯处理事务,但秦流北这人一直没个正形,也不说不要也没说要,他大伯不希望秦流北回去抢了公司,他大伯是担心他成家后回去分公司。”

    舒苒倒还没料到这里面的水有这么深,她边感慨着钱真不是个好东西,边又重新打量起傅易青来。

    秦流北家尚且这么复杂,那么在他口中更加不简单的傅易青的家庭,又是怎么样的呢?

    “你到底想说什么?”

    傅易青的声音打断了舒苒的思绪,而她漫无边际的脑补猛然惊醒,也让她老脸一红。

    她操心这些做什么?

    就好像她是要嫁……

    舒苒再不敢继续想,格式化大脑,说了句“没事”,快步绕过他径自进了自己房间。

    徒留傅易青在原地依旧面露不解。

    *

    许婧瑜离开后,舒苒度过了几天没舞蹈老师的日子。

    对于舒苒来说,没有舞蹈老师,无非是陆地训练时没法练各种流行音乐的新舞蹈动作而已。

    在她看来,跳舞除了能提升体能和练习节奏感、灵活度以外,没更多效果,而这些效果,练之前的舞蹈也能达到同样的目的。

    但傅易青并不太放心,几天后又给舒苒请来一位新的舞蹈老师。

    也是他们的老熟人。

    林嘉卉。

    林嘉卉还是老样子,只要一进入工作状态,就任由自己的第二重人格出来教舒苒跳舞。

    一个月过去,舒苒已经学会了所有节目。

    但接下来的巩固和强化任务并不轻松,甚至可以说更为艰辛。

    艰难且枯燥的训练生活转眼也要过去了。

    上午训练完,舒苒换了衣服准备和傅易青他们一起去吃饭。

    贝鲁斯早在舒苒学会所有节目后就回了大学给学生们上课,林嘉卉虽然还在,但向来不跟他们一起吃饭,今天倒是个例外。

    所以一路上,舒苒还在跟她讨论着刚才的动作。

    到了那家常吃的餐厅,三人坐下点餐。

    舒苒向来不负责点餐的重任,目光百无聊赖地四处打着转,四处游离的目光瞬间聚拢到窗外一扫而过的人影上。

    她怀疑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挪到窗口,攀附在上。

    傅易青的余光瞥到她,镇定自若道,“嗯,你没看错,是他。”

    舒苒扭头,瞪如铜铃的眼对上傅易青,思绪翩飞,“你知道他会来,所以你们约好的?”

    话音刚落,只听一声清冷的男声响起,“抱歉,来晚了。”

    舒苒抬头,正对上源仓御那双波澜不兴的眼。

    “大家,好久不见。”他淡淡一笑,笑意很浅,但要比拒人于千里的淡漠友好太多。

    林嘉卉往里面挪了挪,给源仓御让出空位,他顺势坐下,并摘下头上的鸭舌帽,随即抬手招来服务员,“抱歉,请给我一杯清水。”

    舒苒看看他,再看看另外两个人,突然有种只有自己被瞒着的感觉。

    面对她的眼神审问,傅易青随即开口,“他是来训练的。”

    “哦。”

    “所以……”

    舒苒刚恢复如常,听到这儿,大概猜到了什么,“所以?”

    傅易青:“回国前的训练,你们俩一起。”

    舒苒只觉后背冷汗淋淋,有激动,剩下的便是紧张。

    和葡京娱乐平台冠军一起训练三天,突然好激动,也盼着自己能够好好把握这么难得的机会。

    外面有传言源仓御会在下一届长岛冬奥会前退役,但距离冬奥会只剩下两年,还没传出可靠的消息,加上他们国家新生代的男单选手里,除了源仓御这张王牌以外,没人有把握再将花滑男单冬奥会金牌揽入本国,所以源仓御会否退役,成了一个迷。

    在舒苒看来,源仓御大概还有可能再参加一届冬奥会。

    看上去状态还不错的样子。

    不过女单和男单状况有所不同,所以衡量标准自然不一样。

    舒苒还是将心思投入到个人训练中去。

    舞蹈房训练结束,舒苒几乎脱了力,整个人瘫软歪斜,脑袋往后仰,双手撑着地面。

    源仓御的情况比她稍稍好一些。

    舒苒正大口喘着气,任由汗珠往下落,只听到自己的名字,睁开眼,源仓御正居高临下递来一块毛巾。

    她接过毛巾,心里不由得因为他过于精致的长相再次感慨一番。

    他随性地坐在地板上,“右脚的伤,好了吗?”

    太久没见,两人的身份已有了天差地别。

    源仓御本就有葡京娱乐平台冠军的头衔在,上次一别,他身上有多了个蝉联葡京娱乐平台冠军的头号,而自己却是黑料缠身。

    从同行的角度出发,舒苒心里免不了地生出了距离感来,但这一句简单的关心,却打破了舒苒的多余想法。

    她心里一暖,本能地摸上右脚踝,“暂时没事,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事。”

    “我听人说,如果上帝对一个人过于残忍,那么这个人重新站起来后,她一定会获得比从前更多倍的胜利。”

    舒苒还来不及品味这句话里的意思,就见他起身往外走,“那么下次见面,就是世锦赛了。”

    《她在冰上光芒万丈》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