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梦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影伏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致命错误

第一百八十一章 致命错误


小贴士:页面上方阅读记录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五日后,缅甸边境丛林。

    顾方诚正蹲在草棚外,抽着没有加过料的干净香烟,头顶的烈日烤在背上汗流浃背,双眼眯了一下又一下,连眼珠都是疼的。一身干净的白色短袖早就被挥发的化学药剂熏得发黄。

    “阿诚哥,有人找你。”有手下钻出草棚,拍着顾方诚的肩膀,不经意间留下清晰的黑印。这里的工厂有不少都是果敢人,说得都是汉语,顾方诚也就没有暴露自己能听懂缅甸语的能力。

    顾方诚咬了咬口中的香烟,洒脱地捻灭在一旁的石头上,对于剩下的很长一截烟屁股没有半点留念,大步流星地往外走去。

    手下见猎心喜,捡起顾方诚留下的烟屁股,往里偷偷加些粉末,深深地吸上一口,露出幸福的笑容。

    本就是家徒四壁的情况,才会把脑袋别腰上来干这害寿命毁身体的工作,能有烟夹着吸一口,往日里都是奢望。

    “谁啊,没看小爷正忙着呢吗”顾方诚吊儿郎当的一把掀开塑料帘,不耐地说道。

    孟溪好笑地望着他演戏演全套,连头发都是卷曲油光的状态,面上却不露声色,“怎么,这里的负责人就这副德行”

    嗯熟悉的声线,讨人厌的语气孟小溪

    顾方诚猛地挣开双眸,戏却没丢,“你他娘的再给小爷说一次,信不信小爷揍你”

    “先生这批货要得紧,负责人还这副模样。医生,我有理由怀疑你们根本就不能准时出货。”孟溪瞥向身后的位置,淡淡地说道。

    医生这才一身舒服的丛林作战服,高大威猛地弯腰走进工作棚内,“泫九先生莫要动怒,阿诚是不禁看,用起来是挺好用的。”

    顾方诚眉峰一挑,什么叫他很好用

    他是东西还是物件,居然还敢说他好用。愤怒地瞪向孟溪,用恶狠狠地目光威胁他你小子敢接话,我跟你没完。

    孟溪心头早就笑得乐不开支,嘴边的笑意也要憋不住,赶忙摆手“行了,你去把货拿出来我看看。”

    从来都只有他指使孟小溪的份,今天陡然调转了关系,顾方诚双眸微眯,盯着孟溪你个孟小溪,给我等着。

    不忿的转头走到一旁堆砌的纸包堆前,顾方诚随手抽出一个纸砖,高高地抛给孟溪。

    “你自己看吧。”说完顾方诚拍拍手,走到一旁抄起手枪反复上膛,检查枪械情况,嘴里还一面嘟囔,得是该上油了。

    孟溪对肉眼检验纯度并没有那么在行,用匕首挑出一些看了看成色,再抹在皮肤上看是否能融化后,就把纸包搁在了一旁。

    “还算不错,这次算你过关。记住了,先生要的货,不能出半点岔子。否则,饶不了你。”抱怨完,孟溪扭头就走,竟连半分留恋都没表露出来,气得顾方诚直跺脚。

    “搞锤子屁股一拍就走了,也不知道带两条烟犒劳一下兄弟们,到底会不会做人。”

    周围正在埋头苦干的手下顿时哄堂大笑,自从有了顾方诚调到他们这里负责监工,别的不说,他们的日子倒是富裕不少,顾方诚对克扣他们每天的工资没有半点兴趣,有时候去镇上还能给他们捎回些好烟。毕竟,吸毒成瘾的人,是干不了制毒这种体力活的。

    嘴上碎骂,顾方诚却没有放松心神,而是走到塑料门帘旁微微掀起一个小角,窥视外面的动静。

    一看他才发现,来得不只是孟溪和医生两人,还有浩浩荡荡的保镖大队。前前后后五辆越野吉普车,站在一旁的保镖都是腰腹鼓鼓,瞥眼就知道不是善茬。

    只不过氛围和他想象的,有不小的区别。那些跟在孟溪身旁的保镖,与其说是在保护他,更似是在监视他,为首的几人眼神始终没有离开孟溪肩头。

    他学过一些保镖的基础知识,就算是再三流的保镖,也知道在这种环境下应该时刻留意周边山林的动静,而不是盯着自己的雇主。

    “阿诚哥,你看啥呢”身后有人凑了上来。

    顾方诚收回探查的眼神,挥手就是一个爆栗敲在额头,“看啥呢看啥呢,活干完了吗都没听见人老板怎么说,今天统统给我加班。”

    怒骂手下要求加班的新晋包工头阿诚自然是没有老实呆在工厂的打算,待到月明星稀,顾方诚就换上了一套轻便的衣衫,穿着作战靴悄悄溜走。

    开上偷偷藏起来的吉普车,顾方诚心情难得愉悦的往城镇方向飞速奔驰。

    先前见面时,孟溪先是在腰腹轻轻敲了两下,再在大腿上急速敲击三下。

    用他们曾经闲来无事约定的规律解释,“今晚凌晨三点,在老地方见。”

    至于老地方,他和孟溪第一次来缅甸时的经历可还历历在目,自然错不了。

    “纪叔。”顾方诚没有走正门,而是直接翻墙头跃进小院。纪叔潜伏在缅甸的年头要远超于鹫塔目前这套情报系统成立的时间,因此也就成为鹫塔内为数不多的一批,单靠鹫塔老板口耳相传的卧底人员。

    只有身份绝密的鹫字卧底,能在执行高难度绝密任务时,知晓其中一两人的身份。

    纪叔躺在小院内的藤椅上,并没有回房休息。

    与上次见面不过两月,顾方诚惊愕地发现纪叔原本花白的头发竟然再也瞧不见灰发,满头雪白,眉眼更是掩藏不住的疲惫。

    纪叔眯了眯双眸,警惕地心缓缓放下,“是小顾啊”

    “纪叔,情况很糟糕”顾方诚脸色蓦地一沉,能让纪叔变成这样,一定是五天前的卧底事件出了岔子。

    “嗒。”院边轻巧地跳下一人,发出细微地响动,顾方诚敏锐地扫过,看见是熟悉的身影后,收回抚上腰后的手掌。

    “纪叔。”孟溪同样感到惊异,他原本只是想借纪叔的屋子作为联络点和顾方诚碰头,没想到纪叔还清醒着。

    “小孟啊”纪叔疲惫地唤了一声,又缓缓地合上眼,这几日探听到的消息已是令他心痛如绞,半点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顾方诚和孟溪对视一眼,心道不好,匆忙躬身后,跃上二层阁楼寻了见敞开的卧室闪身躲了进去。

    “老师。”

    “老师。”

    孟溪和顾方诚面色凝重地望着屏幕那头,几乎算得上是疲倦到极致的杨小玉。

    “孟溪你没事就好。”杨小玉一手调教出两个徒弟,自然知道顾方诚冒险报信后,呆在泫隆老窝的孟溪要冒什么风险,五天都没能传回消息,她心头很是担忧。

    孟溪深吸口气,“老师,那批卧底”先前纪叔的表现,让他问得很轻,后半句也问不出口。

    顾方诚顾不得那许多,直接攥紧孟溪搁在一旁无力绻缩的手掌,指节冰凉,冷得寒透周身血脉。对于他们来说,这个结果很有可能承受不住。

    杨小玉在马佑山的病房里,马佑山已经恢复自主意识,只不过大小都是一场手术,伤了气血,还挂着氧气。

    马佑山挣开氧气罩,对病床前的杨小玉沉声道“把屏幕转过来,我来说。”

    杨小玉叹了口气,按照马佑山的吩咐照做,立在床边的电脑翻转对准病床。

    “老师”两人异口同声地叫道,知道马佑山动手术,却不知道会这么严重,一整套急救设备在身旁列了个齐备。

    马佑山嘴唇苍白,脸颊凹陷下去没有半点血色,唯有一双眸子格外幽深。

    “你们传回情报很好,但是你们应该有所取舍,什么是轻重缓急。你们的任务要求里,没有汇报这类情报的指令。下次若再犯,回来接受处分。”

    骤然遭到指责,顾方诚和孟溪的脸色同时惨白,没能理解其中深意。

    “咳咳”马佑山猛地咳嗽两声,嗓音变得嘶哑。

    杨小玉快步走到病床边,替马佑山轻抚胸膛,舒缓情绪。待到马佑山平复下来,杨小玉才长叹一口气,“那批卧底,有四人及时撤离,其余的六人皆是失去联系,下落不明。”

    “完全找不到吗”顾方诚攥紧孟溪的手掌,心血欲滴,“试着找一找啊,不能放弃。”

    杨小玉摇了摇头,“通讯没能及时,察岩下手很快,你们已经尽力了。”

    孟溪眼神茫然着,脑海里还回荡着马佑山的呵斥,他想不明白,“老师。”他唤的是马佑山。

    “为什么”

    为什么不该汇报这样的消息,那可是一条条活生生的性命,那可是和他们并肩奋战的同僚,为什么不汇报。

    顾方诚咬紧嘴唇,目不转睛地盯着马佑山,他也想知道一个答案。

    杨小玉轻轻拍打马佑山的肩膀,没有阻止。顾方诚和孟溪的确太年轻了,在这条战线上一时冲动就会犯下错误。

    对于他们来说,错误有时是致命的。

    《影伏》随梦小说网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www.whitemanmarch.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随机推荐: